沧海给了蝴蝶一秒钟的澎湃,

她却要用一生去飞越,

终于坠落,

再看不到春暖花开;

你给了我一秒钟的温情,

我却要用一生去忘记,

终于剥离,

再看不到春暖花开。

沧海宽阔的怀抱里,

漂流着蝴蝶脆弱的尸身,

那晶亮着的是否是沧海的泪水?

一切自在来源于选择,不是吗?

所以,蝴蝶选择了沧海,

这是否意味着选择了痛苦?

蝴蝶不解,

你容纳百川的胸口何以容纳不下我的爱情?

你无休无止的澎湃

是为了掩饰内心的孤独

还是身不由己的呜咽?

来来回回的往复

是红尘中永不停歇的故事,

如何做到弃世离俗,抛却所有美艳的光彩?

沧海说:“放手罢。”带着离别的微笑。

原来,离别也是可以微笑的,

只是,再怎样地努力掩饰,

仍然少了原本的甜蜜气息,

就象花儿没有了灵魂。

所以,沧海选择放弃蝴蝶,

这是否意味着选择了结束?

沧海不解,为何你宁可放弃生命也不放弃你的爱情?

你无休无止的展翅只因为我无意间在你心上投下的波影?

不如放手,当局者迷。

可是,最终的最终,我无法忘记你,如同蝴蝶飞不过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