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随着战局的发展,局势已经逐渐稳定,对于复国军这边来说,此刻已经是胜利在望了。而刘兴的心情也变的轻松了许多,不再象战斗刚开打响时那样,是不是就会在地图上比画上一阵。每天吃过午饭或者是晚饭后,也会经常的到处走走、看看。有的时候,甚至会主动和从身边路过的行人进行攀谈,以了解获取一些信息。而此时刘兴心里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军队的扩编和人员的安排,而另外一个致命的弱点,也在时刻困绕着他,那就是后勤系统的供给,特别是弹药供给,打胜这场战役完全是在吃库存,在得以支撑,可是毕竟库存有限,所以比起部队扩编的问题来,弹药的供给则是当务之急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这些都是外人都无法知道的,毕竟掌握全局的只有刘兴他一个人。

这天吃过中饭后,刘兴按往常一样准备出去走走,刚迈步出门。就见有警卫人员急匆匆跑过来报告到参谋长彭全和送给养的部队一下来了,最先刘兴并没有在意。当他听清楚是自己的搭档彭全,复国军总参谋长彭全来到天云县后,刘兴的第一反应就是感到惊讶。心里开始暗暗的嘀咕着:这家伙怎么想起下来了,怎么事先也没有个招呼啊。不管先见见面再说其他的。想着,便吩咐副官带着警卫班和自己一起接总参谋长。

这也难怪刘兴会比较迷惑,因为按常理参谋长有什么事情都会先通知刘兴,等刘兴答复后,参谋长才会给出建议,或者是直接执行。而这次居然是没有一点信息就跑了下来,估计是有什么事情,不然也不会亲自跑下来。刚走到司令部大门口,就见彭全那特别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睛里,刘兴一把将彭全给抓了过来,然后笑着说到:“老伙计,你怎么不打个招呼就下来了啊。”

彭全在挣脱刘兴的拥抱,然后笑眯眯的说到:“基地建设已经完成了,生产的事情有章部长在抓。我待在那洞子里面都快闷死了,正好要送给养和弹药给你,所以我就顺路下来了。这一来是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商量下,这二来吗?整天待在洞子里面,感觉身子都快起霉了,所以也就顺路跑出来晒晒霉。”

说完后,刘兴和彭全两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刘兴松开了彭全后说到:“老伙计,到底是我的老搭档,这场战役马上就要收尾了。估计这一网下去,肯定会条大鱼啊。下面也许会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安全期,我想趁着这个时候将部队进行扩编下,而且有些事情我们该分下工,不能再这样糊涂乱搞了啊。”

彭全考虑了下说到:“我赞成啊,是该明确下分工了。不然对以后的发展不利。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分配啊?”

刘兴突然一脸正经的说到:“怎么分配?随便怎么分,你彭全也别想离开我啊。”说到这里,两人再次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两人迈步走进司令部内,彭全略微观察了下,发现这是一个里外两间所组成的房子,外面的装饰摆设加上职业的敏感告诉他,这里应该就是刘兴指挥作战的地方了,他估计里面就应该是刘兴的休息室了。

在刘兴的陪同下,彭全迈步朝里面走去,两人坐下后,副官将茶水送了上来,然后刘兴吩咐到:“我和参谋长商量点事情,除开前线的紧急战报外,否则其他事情,尽量不要打扰我们啊。”副官答应着出去了。

彭全在喝了口水后说到:“好了,我们的司令大人说下你的构想吧。”

刘兴然后便把最近思考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所遇到的问题和担心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彭全在听问后,若有所思的说到:“你说的这些问题还真比较棘手啊,说真的,如果要是老周还在这里就好了。哎~~~~~~~~~,”说着两人都低下了头。

在彼此都沉默了一会后,就见刘兴接到:“对啊,如果老周不死的话,估计现在这些问题也不至于让我们这么为难啊。”

彭全见刘兴因为自己提起了过去的那些伤心事,而变的神色黯然,于是便说到:“好了,过去的事情,不说了。老刘,你看这样行不行,党务工作还是覃旭来管,地方政府工作还是让徐富聪来抓。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要给两人配备一个强有力的副手,这个问题可以先缓缓。至于说到宾岩的安排,我看就让他先带着部队打一阵子再说啊。毕竟那些都是他的老部队,你突然换人领导他们,估计两边的矛盾肯定少不了。不如先安插一些新军官进去,等他们和那些人员都熟悉了,再把宾岩提上也不迟啊,你说呢?来至于说到其他部队吗?我觉得你就干脆将两个师直接扩编为两个军,也别再搞合并、分编了,这样搞的实在麻烦啊。第一师直接扩编为第一军,至于第四师,直接扩编成第三军。至于说到宾岩的部队,我觉得现在还没有必要扩编。不过说真的啊,一个七千人的部队,你才给团级编制,你忒小气了点。这次将第一游击纵队改成第一独立师就可以了啊,你认为呢?”

听到这里,刘兴略微同意的点头说到:“恩,我看行,就先这么决定着。在听取他们个人的意见后,我们然后再宣布啊。”

正在为下步计划而发愁的刘兴在听取了参谋长的分析和建议后,似乎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而正在前沿指挥作战的焦敏宏和欧阳明则忙的不可开交来,先是有部队说日本突然对一些进攻支撑点发起了进攻,这多少让焦敏宏和欧阳明开始有点紧张起来。在分析一阵后,欧阳明判断这是板垣在突围前,在故意制造的烟雾。而随后就有唐迅和方林报告说在他们的正面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鬼子兵,从现在所了解的情况来看估计板垣是想突围。焦敏宏听到这里,用商量的语气说到:“参谋长,我看这样啊,你在这里坐镇指挥,我带着预备队上,只要我们这边一进攻,我想鬼子兵就一定要回撤。”

刚准备走的焦敏宏被欧阳明给一把拽了回来说到:“老焦,你真的认为我们一进攻,日本人就会回来增援吗?日本人的目的就是要跑,他们那些所谓的进攻部队只是为了拖住我们而故意设置的迷魂阵。你就算把那些进攻的鬼子全杀了又怎么样啊,只要板垣跑了,这战我们那怕杀了再多的鬼子,那也没有多少意义啊。”

听到欧阳明的分析,焦敏宏似乎突然醒悟了过来,然后猛一拍脑袋说到:“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点呢?那你说怎么办吧,我的参谋长。”

欧阳明在地图前略微比画了几分钟后,对身边的通讯参谋说到:“命令炮群立即朝五五四点七、三三六点、四五七点九这三个高地实施十五分钟的炮火覆盖。另外通知方林和唐迅尽量不要与鬼子纠缠,现在的情况前指无法派出部队进行增援,所以只有最大限度利用火力进行增援。如果他们觉得需要,前指可以将炮群的指挥权直接下放给他们。让他们务必坚持到战役结束,绝对不能让一个小鬼子逃跑。另外命令所有的部队立即对鬼子发动进攻,既然他们放弃了已经设置好的防御阵地,那我们就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随着一连串命令的发出,战场上的情况开始有所改变起来。而板垣则开始有点想不通了,刚开始的时候前线部队说进攻顺利,已经占领了部分阵地。板垣还在这里想看来自己声东击西的计策是成功了,刚高兴没多久,随着一阵又一阵炮声的出现,随后就有人员报告刚刚组织好的进攻部队受到突然的炮火覆盖,人员损失惨重。而且复国军各部队已经开始对我部展开了进攻,后卫部队正在殊死抵抗。而此时的板垣似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但是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他知道自己的败局已定。而自己是否能看见明天是什么样子,估计只有天才知道了。

而此时正在指挥部小侧房商量事情的刘兴和彭全在谈到基地保密的时候,刘兴在沉思了一阵后便说到:“老彭,你认为焦敏宏是否存在叛变的可能性呢?”

彭全想了很长一段时候后,便开口说到:“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不过我感觉不大。因为他和日本人的仇恨不是一点点,中年丧妻亡子,这些都是因为日本人发动的这场战争所导致的结果。所以我感觉老焦这个人投靠日本人的可能性不大。至于说到下面部队的人,知道这个基地存在的秘密,除开我们以外,焦敏宏带他的那些参谋也就只有六到七个,所以我们目前是要控制好这六到七个人,如果有必要就让那些人永远闭嘴。至于说宾岩,那边,虽然说可靠,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啊,你认为呢?”

听到这里,刘兴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补充到:“我看就这样吧,等下吃饭的时候,我们给黄厚杏说下。让他具体负责处理下,然后在部队中下发一个加强保密相关的规定,相信老十四军团的人都应该能心领神会的。然后我们两人再找时间和焦敏宏说下,估计这个事情就成了。”

听到此,彭全点头表示赞同,这时他发现刘兴的额头上并没有出现多少皱纹,这让彭全感觉有些奇怪,于是便好奇将眼睛凑了过去。见到彭全这一怪异的举动,刘兴心里就纳闷了:彭全这家伙想做什么啊?我额头上总不是长出什么宝贝了吧,不能啊,早上我洗脸的时候还没有呢?这才多长时间啊,怎么这一会就出来了啊。

见彭全还在往上面凑,刘兴用手挡住了彭全的脸问到:“老彭,你干吗啊?”

彭全将刘兴的手给拿开后,脸便继续往上面凑过去。见到此,刘兴不的不往后退,边退边问到:“行了,老彭,你有问题就说,别凑了。我对男人没有兴趣,你老小子什么有这爱好了啊?”

听到此,彭全奇怪的说到:“喂,我说老刘啊,你说你都快五十的人了,怎么你头上没有一根白头发,额头上的皱纹也不象五十的人啊。你老小子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啊。”

听到此,刘兴笑了笑说到:“我当是怎么回事啊?原来是这个啊,你问起了,我也就告诉你就是,不过说真的,要是在那边,我还真不敢告诉你。我的实际年龄才三十五而已。”

听到这里,彭全张大了嘴巴说到:“不会吧,你的实际年龄怎么比你的档案年龄小了这么多啊?”

刘兴笑笑说到:“这都是那一年为了提少将,而我的年龄还一点,但是那是当时的李副总长在位的最后一年,如果那次上不去的话,估计以后就不会有机会上去了,于是我便出了点血,在李副总长的关照下把年龄提高了点,这才挂上了少将衔,不然现在也许就是一大校到头了。”

听到此,彭全微笑到:“你小子尽玩这些花样,好了,你我都是在部队待了这么久的人了。以后你小子见到我要打敬礼啊,要知道我可比你大了五岁多,将近六岁啊。”

听到此,刘兴无奈的笑了笑说到:“行了,我的总参谋长大人,以后你走进来前让你的副官提前通知我一下,我好准备军乐队来欢迎你,如何?”

说到此,两人开怀的大笑起来,正在这时副官报告到:“司令员、参谋长,前线有紧急战报。”听到此,两人停止了笑声,两人的神经再次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