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聊这北京的吃

亚军 收藏 9 168
导读:  北京人好吃,会吃那是有名儿的。几千年的历史,特别是元明清成为皇都,造就了这‘吃’文化。   有那什么八大堂、八大楼、八大春、八大居外,还有什么号、店、斋、园、庄、馆、轩、厅、家、铺等大小饭店,看那字号:同合居、合义斋、浦五房、烤肉宛、茶汤李、小肠陈、便宜坊烤鸭、东来顺、厚德福、淮扬春、鸿宾楼、白魁老号、听鹂馆、仿膳饭庄、来今雨轩、方泽轩、功德林、养生斋、时珍苑等,莫斯科餐厅、马克西姆餐厅等,还有那钓鱼台国宾馆、北京饭店,一看就知道是吃饭的正宗地方。   现如今,满大街筒子和那小胡同里,更有那令人眼花

北京人好吃,会吃那是有名儿的。几千年的历史,特别是元明清成为皇都,造就了这‘吃’文化。

有那什么八大堂、八大楼、八大春、八大居外,还有什么号、店、斋、园、庄、馆、轩、厅、家、铺等大小饭店,看那字号:同合居、合义斋、浦五房、烤肉宛、茶汤李、小肠陈、便宜坊烤鸭、东来顺、厚德福、淮扬春、鸿宾楼、白魁老号、听鹂馆、仿膳饭庄、来今雨轩、方泽轩、功德林、养生斋、时珍苑等,莫斯科餐厅、马克西姆餐厅等,还有那钓鱼台国宾馆、北京饭店,一看就知道是吃饭的正宗地方。

现如今,满大街筒子和那小胡同里,更有那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新式大酒楼、家常菜馆,什么苑、村、寨、城、府、阁、街的。还有那靠宣传取胜的洋快餐,麦当劳、肯德鸡、罗杰斯、艾德熊、德克士、派派思等赶着凑热闹儿。

在这汇集了全国,乃至世界上的各色美食。有鲁、川、粤、闽、苏、浙、湘、徽八大菜系,有鲜、蒙、回、藏特色餐厅,有宫廷菜肴和宅俯家宴,也有那法国大餐和土耳其烹饪,更有那中国民间绝活儿---小吃。


这多好东西,一天吃一样儿,恐怕是这辈子不定能吃个全乎儿,再说了,没有那能用筐盛量的‘子儿’,是没法儿满足那可以盛满世界的肚皮的。

这一般的饭馆没啥吃头儿,大陆菜居多,虽说写着各种各样的,花里胡哨的,或码儿定码儿的什么菜系、特色,吃了就知道都一个鸟味儿。上那大饭店确实囊中羞涩,坐进去浑身紧张,捎不留神,就会上演那‘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活话剧。

其实,您只要能吃全乎儿这老北京的小吃,就很了不起了的。比如说:豆汁儿、面茶、油茶、杂碎汤、老豆腐、炒肝、门钉肉饼、艾窝窝、馓子麻花、卤煮火烧、褡裢火烧、糖火烧、一品烧饼、爆肚、焦圈、蜜麻花、甜卷馃、豌豆黄、椰蓉糕、豆面糕(俗名驴打滚儿)、凉糕(也叫扒糕)、凉粉、灌肠、墩儿饽饽、枣卷馃、姜汁儿插排、糖耳朵、三鲜包子、麻团、杏仁茶、奶油炸糕、烧羊肉、“一窝丝”、炸松肉、烧肚板、白水羊头、爆肚、白魁烧羊头、芥末墩子、小窝头、肉末烧饼、羊眼儿包子、五福寿桃、麻茸包、麻豆腐、炸酱面、螺蛳转儿、薄脆、焖子、芸豆卷、银丝卷、麻茸包、......(写这么多好吃的,咱自己都是吸溜着哈喇子才完成的)


小时侯儿,人小腿儿短,也就转悠在西四、西单、闹市口、牛街,只有在大人的陪同下(多数儿都是死皮赖脸的撒赖央咯下),才转遍了前门大栅栏、天桥、王府井、隆福寺、地安门鼓楼,也才有口福吃那美妙的,吃完了还要嘬手指头的小吃,就是这样,好多也是长大以后,自己个儿,(不怕您笑话)更多的是陪着小女生满世界的转悠,才品尝到的。

记得闹市口头几家儿是在高台阶儿上,有小吃店,杂货铺,小酒馆儿,缝衣铺,粮油店,中药铺子。小吃店里能接长不短儿地吃到糖油饼,那时候虽然物价低,攒个块儿八毛的,那就是‘爷’了的,但东西不好掏弄,糖还是控制供应的,一个糖油饼一毛大票儿外加二两粮票,一个椒盐大火烧也就六分钱二两粮票,要是能再夹上酱牛肉或是羊头肉,在炉子沿儿上烤那么一下儿,嘿!解馋!也曾手攥着兜儿里那几个钢崩儿,小腿儿倒腾着,逛那西单大马路,渴了买上五分钱一根的小豆冰棍,小心地添吃,绝不放走一丝一毫。老人那时侯下来了,在西单商场里看门儿,放假时可以在那平房的商场里东游西逛,也就有口福吃那么几小碗儿凉粉。凉粉是用大桶凉水泡着的,型如小鱼儿或蝌蚪,不是现在可见的那种条条儿状的,用罩帘盛进小碗,浇上用热花椒油烹过的酱油、醋和蒜末儿,一毛钱才一小碗儿。恩!香!喝着凉快,败火。工作后,才又在十三陵水库大坝边儿上,重见这好东西,一口气连喝了三碗。后来,直到去手下的小妹妹家去探家,才明白了这好东西的做法:用绿豆淀粉(土豆或白薯粉的不筋斗)凉水调好,然后倒进火上的开水锅里,熬成糊糊状,有些个像勾芡儿或做燕儿窝,但要稠得多,然后盛在满是窟窿眼儿的桶里,下面是装满凉水的大盆,再用木板挤压,一下一下的,要是一按到底就成粉条了哈。(貌似又成回忆了,言归正传)


说北京城里的小吃,有一样儿是非说不可,那就是豆汁儿。这玩意儿可是地地道道的北京独一份儿的特产。把绿豆磨碎,调成做粉条儿用的浆水,经过发酵就成了豆汁儿。熬一熬就能喝了。不稠不稀,灰不唧的还透着点绿,大老远的就能闻到那么一股子酸涩的味儿,不爱喝的,闻一下就会捂着鼻子躲开了去,可那些个爱喝的,闻见那股子味儿就流口水,说是一辈子不喝这豆汁儿就算是白活,老北京人都爱这口儿,问一个人是不是老北京,只要问喝豆汁儿不喝,那就够了。

梁实秋在《雅舍谈吃》中有这么一段精彩描述:“胡金铨先生在谈老舍的一本书上,一开头就说,不能喝豆汁儿的人算不得是真正的北平人。这话一点儿也不错。就是在北平,喝豆汁儿也是以北平城里的人为限,城外乡间没有人喝豆汁儿,制作豆汁儿的原料是用以喂猪的。但是这种原料,加水熬煮,却成了城里人个个欢喜的食物。而且这与阶级无关。卖力气的苦哈哈,一脸渍泥儿,坐小板凳儿,围着豆汁儿挑子,啃豆腐丝儿卷大饼,喝豆汁儿,就咸菜儿,固然是自得其乐。府门头儿的姑娘、哥儿们,不便在街头巷尾公开露面,和穷苦的平民混在一起喝豆汁儿,也会派底下人或者老妈子拿沙锅去买回家里重新加热大喝特喝。而且不会忘记带回一碟那挑子上特备的辣咸菜,家里尽管有上好的酱菜,不管用,非那个廉价的大腌萝卜丝拌的咸菜不够味。口有同嗜,不分贫富老少男女。我不知道为什么北平人养成这种特殊的口味。南方人到了北平,不可能喝豆汁儿的,就是河北各县也没有人能容忍这个异味而不龇牙咧嘴。豆汁儿之妙,一在酸,酸中带馊腐的怪味。二在烫,只能吸溜吸溜的喝,不能大口猛灌。三在咸菜的辣,辣得舌尖发麻。越辣越喝,越喝越烫,最后是满头大汗。我小时候在夏天喝豆汁儿,是先脱光脊梁,然后才喝,等到汗落再穿上衣服。”

还有众多的名人也都珍爱这口儿。老舍那是自称“喝豆汁儿的脑袋”的,梅兰芳先生爱及豆汁儿是界内共知的。

喝豆汁儿有个讲究法儿,要配上辣的芥菜丝儿和焦圈儿。焦圈儿是圆的,像及金手镯儿,黄灿灿的,炸得是又焦又脆,稍微一碰就能掉渣儿,咬一口焦圈儿,嚼那么几根儿辣辣的菜丝儿,再吸溜儿两口烫嘴的酸豆汁儿,香、辣、酸,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那叫一个舒坦。这豆汁儿虽然难看、难闻,可营养丰富,有蛋白质、维生素C、粗纤维,还有糖,按中医讲究,食补胜于药疗的,这东西祛暑、清热、温阳、健脾、开胃、去毒、除燥,好处可是大大的哦。


说了这半天了,肚子好饿。您也是?得!那咱赶紧说。

现如今,这北京城改造啊、重建啊什么的,要想吃到这北京的好东西,没个熟人领着,还真容易转向。先说这王府井儿,现在搞了个步行街,那是吃主儿的一个去处儿;附近不算多远,是隆福寺,那儿也不错;北城就数地安门大街、鼓楼大街和后海沿上了,那儿吃的地方多;往西可以去西四牌楼和护国寺;哦!忘了说大栅栏还有南菜园儿;想吃清真口味儿的,最好是去牛街。这些个去处儿,是咱工薪族还消费得起的。前不久听说西单劝业场要重开,是个好消息的,以前那可是有好多好吃的的。

对了,从世界三大菜系中国菜肴,法国菜肴,***菜肴看,清真菜那在北京是占重要地位的,北京的五大传统名菜中“北京烤鸭、宫廷菜、谭家菜、烤肉、涮羊肉”,就有烤肉和涮羊肉是清真菜肴。名小吃中也有很多是清真食品。



得勒!不耽误您吃饭了啊。颠儿喽!





本文内容于 2007-5-13 21:26:20 被亚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