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国下流[首发]

大国下流

大国者下流。

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

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

大国者下流。

大国应当居于谦下的位置,就象大海一样,可以容纳百川。这里的下流,不是我们常说的人格低下卑鄙无耻的意思,而是类似于下游。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下流,就是“众人之所恶”,即谦下的位置。这句话是本章的论点,侧重点在“下流”二字上,其他文字都是围绕这个论点展开的。

大国在国际关系中居于下流位置和圣人在国家与社会生活中处于谦下位置的道理是一样的。众所周知,大国因其自身的条件,比如人口、土地、财富、武装力量等,在现实中已经位居别国之上了。如果它仍不满足,企图凭借自身的优势地位攫取更多的资源和空间,其他国家的生存和发展必将受到严重威胁。届时整个国际关系的平衡被打破,其他国家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自身的利益,一定会联合起来共同对付那个咄咄逼人不断扩张的大国。当前,美国身陷伊拉克,进退不由,其中的奥妙正在于此。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坐收冷战红利,可是山姆大叔并不就此满足,反而欲望膨胀,不断对外扩张。911以后,布什政府打着反恐的旗号,企图一举拿下中亚和中东这两个战略制高点,控制别国,称霸世界。其他国家为了自身的生存,纷纷开始反击。尽管单独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美国的对手,可是一旦大家联合起来,美国就吃不消了。布什政府而今在中东问题上一筹莫展,就在于他们太为己甚了,不懂得谦卑,不考虑别国利益,作茧自缚。

除了老子,儒家也曾提到过“下流”,不过态度却有很大不同。

孔子说:君子“恶居下流而讪上者”。(见《论语•阳货》)

讪,谤也,不满之义,君子非常讨厌下面的人对上面表示不满。这句话隐含了孔夫子尊上而抑下的思想。下位对上位具有天然的劣势,甚至连表示一下不满都要遭到鄙薄,所以君子应当力争上游,占据优势地位发号施令,而不是身居下游。对于这一点,他的得意门生子贡讲得更清楚。

子贡说: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见《论语•子张》)

大家都知道,纣王这个人生前干过不少坏事,最后甚至连江山都搞丢了,但他一生的所作所为的确就象传说中的那样不堪么?恐怕未必。纣王因为干过坏事,身披恶名,使自身处于不利的地位(下流),所以后人不免将一些子虚乌有的罪名都算在他的脑袋上。正是这个原因,君子才“恶居下流”,因为一旦身处下流,那么“天下之恶”恐怕就要不招自来了,呵呵。

从孔子师徒的两段话中,我们不难发现,儒家对上位的尊崇是全方位的,不仅有道义上的“上”(子贡语),也有社会等级秩序中的“上”(孔子语)。这种崇上观念对推行礼制,维持稳定的社会秩序是有利的,比如子女孝顺父母,弟妹敬爱兄姐,下属尊重上级等。但是它的负面影响也是非常明显的,拥有崇上观念的上位者,比如父母、长官等必然不能容忍子女或者属下有任何“冒犯”,譬如周厉王止谤,所以历史上那些明君纳谏的故事根本不可能发生;而拥有崇上观念的下位者,比如子女、下属等也不会去主动“冒犯”父母或者上司,所谓“家有诤子,国有诤臣”也只能是句空话。汉武帝罢黜百家以后,儒家思想的正统地位逐渐确立,其中的崇上观念被历代统治者不断强化,为制造皇朝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也许是孔圣始料不及的吧?

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

天下之雌,就是天下人心交汇的地方。

牝,雌,代表柔和、娴静,此外还有给予、哺育之义;交,交汇、聚合。

“天下”是个比“国家”更大的概念,两者可以看作是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作为局部存在的国家一旦采取正确的策略,用老子的话说即“下流”,就能形成聚合之势,使自己成为天下人人向往的中心,进而引起其他局部关系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转化,或“取小国”或“取大国”,实现掌握全局的目的,正所谓“天下归心,万国来朝”,或者“战胜于朝廷”。

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雌性往往以淑静胜却雄性的躁动,因为静处下位。

这句话是对“天下之牝”的进一步解说。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平定、安宁、富足的生活始终是心中的渴望,没有几个人愿意生活在贫困、战乱和死亡的威胁之下。然而这种安定祥和的局面如何才能实现呢?对一个国家来说,扩张不行,暴力也不行,因为扩张会遭遇反扩张,暴力也会遭遇更大的暴力。一旦陷入杀戮、破坏和摧残的深渊,对双方而言,就只剩下萧杀而没有生机了,当前伊拉克的混乱局面就是如此。只有采取谦下的态度,通过安定、平和的方式奉献自己,容纳别人,才能使生命更加繁盛,进而赢得普遍性的拥戴。

静,代表平和、有序、孕育,牡,表示躁动、混乱、消耗。

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

所以大国以谦下的态度对待小国,可以赢得小国的信任和拥戴;小国以谦下的态度对待大国,可以赢得大国的尊重和庇护。

此处的“取”不是外力征服,而是由人心归附带来的实际效果。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以取,大国以谦下态度得到小国的拥戴,于是生存空间扩大了,影响也扩大了,这种“取”是直接的,所以称之为“以取”。

而取,小国以谦下的态度赢得大国的庇护,大国对小国的生存和发展给予一定的支持和保障,对小国来说,这种“取”是间接的,因此称之为“而取”。

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

大国的发动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土地、人口以及更大的控制力,但是暴力的使用却未必能够得到这一切,因为消耗与反抗是同时存在的。如果能够通过一种非暴力形式达到这个目的,何乐而不为呢?“下流”的意义就在于此。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小国。小国也面临着生存和发展的问题,国小、人少、力弱,一不留神说不定就被人吞并了。而扩张、兼并就更不现实了,一旦触犯大国更容易陷入灭顶之灾。所以用谦和的态度对待大国,赢得后者的尊重和庇护,进而拓展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才是切实可行的正确方法。

夫两者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

两者,是指“大国畜人”和“小国事人”;各得所欲,达到各自的目的。

在两种类型的谦和中,“大者宜为下”,大国应当做得更好,比小国更加“下流”,呵呵。因为大国是强者,强大者处下。这句话归结于论点。

本章文字是老子提出的处理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是其国内政治思想自然延伸。老子国际关系理念的中心思想就体现在“和平”与“共存”上,反对武力兼并。但是反对武力兼并,并不等于反对自然融合,国家之间可以通过和平竞争,最终实现统一。这样的统一是各种综合因素优胜劣汰的结果。武力只是众多要素的其中之一,武力过于强大则会掩盖其他方面的缺陷,而这些缺陷一旦发作,将会产生致命的后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