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随着钱誉的被抓和钱誉部的溃败,板垣回撤大庆的大门最终还是被无情的给关上了。而方林与唐迅的会合更让板垣意识到自己的末日已经快来临了,他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承认自己的失败,所以他接连命令三个联队施行交替进攻,企图以此打通回撤的道路。但是在三个联队的连续进攻都遭到失败后,板垣立即意识到自己也许真的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但是本能的反应驱使他立即将自己的部队做了调整,将原来的进攻立即转为了防御。希望以此拖延时间,能等到援兵的到来。等焦敏宏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板垣已经建立起一个完整环行防御网。就冲这点,让焦敏宏不得不暗暗的佩服起板垣来,要知道一旦时机把握不好,其结果可能是整个部队的毁灭。

正在司令部休息的刘兴被突然而来的报告声给惊醒了,揉了揉朦胧的眼睛,发现邱随正站在门口,见到此,刘兴所有的睡意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一把上前将邱随仔细的打量了一翻,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连精神头都显得有些是强打起来的。刘兴迈步走上前,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问到:“怎么样?任务搞定了?人抓到了吗?”

见司令急着这样,邱随笑嘻嘻说到:“报告司令任务已经完成,人也安全带回,只是这次我损失了几个兄弟。”

说着不由的低下了头,看上去样子有点悲伤。刘兴的心里此时也不免的有点难过,要知道那些都是跟随自己从那边一起过来的兄弟,现在说没了就没了,心里难免有点伤感。

略微停顿了下,就听见刘兴说到:“好了,带我去看人吧。等下还有任务布置给你们啊。”

邱随答应着陪同刘兴一起来到了侧厅里面,就见两个战士正押着一个家伙站在那里,而此人正是钱誉。

刘兴只是略微的打量了一下钱誉,然后对看押的人说到:“把这家伙送到情报部去,我想黄厚杏应该会喜欢和他说说话,聊聊天的。押下去吧。”

战士们答应着将钱誉给押了下去,而刘兴和邱随则迈步来到了指挥部内。在副官送上茶水后,退了出去把门关上。刘兴对着邱随说到:“下步你带着你现在的这些人跟随着文言的训练团一起去齐齐哈尔,我准备先把训练基地设在那里。”

听到这里邱随惊讶的说到:“司令,不会吧。好象你到目前为止在齐齐哈尔方向之派出了一些警戒部队,而且还都是一些从地方上抽调出来的、临时编组的部队,你要说那些部队没有战斗力我不相信,但是你说就凭那些部队可以攻下齐齐哈尔来,你别说司令我还真不相信啊。”

听到这里,刘兴哈哈大笑的说到:“是这样,在战前宾岩和焦敏宏就都与齐齐哈尔的城防司令武其雄,还有另外两个城防师的师长分别是武其雄的二弟武其斌、三弟武其勋都已经接触过了。因为之前和他们交过手了,所以他们当时还在犹豫是否进行起义。后来敌工部长许崇生在听取了情况汇报后,坚持要求亲自去做工作,并且拍着胸脯说保证让他们进行战场起义。就这样黄厚杏在和我商量后,就同意了许崇生的意见。在几次接触后,对方司令和两个师的师长答应起义。不过要求先把他们的家属给解救出来,我想这不算什么问题,我已经安排部队去做了。而且我也准备把整个训练基地都暂时设立在齐齐哈尔。

一是因为它相对比较安全,

二是训练好的部队在没有编入正规军前,可以对黑龙江的西北方进行扫荡,在这个方向鬼子没有派驻多少兵力,给那些新兵们练手估计不会太难。

这第三吗?齐齐哈尔毕竟是完整过来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很好的发挥一下他的优势。而且我在考虑把你编入情报部,专门负责对重要人物的保护工作。你看如何?”

邱随听到这里,不无幽默的说到:“得,这下好了,我由特工变成特务了。司令还是那句老话,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跟你来的兄弟,永远都听你的指挥啊。”听到这里刘兴满意的点了点头,邱随在敬礼后,便离开了司令部带领部队朝新的战斗方向开去。

眼看着板垣的进攻部队在焦敏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由进攻转为了防御,这实在让焦敏宏有点想不通,刚才前沿还报告说部队正在抵抗着日本人的疯狂进攻,自己还在担心部队是否能经的起这轮进攻,毕竟部队已经和日本人打了快半个月了,自己部队伤亡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这都是因为部队在换装后,按照刘兴和彭全参谋长的意思,重点演练了合成防御以及如何发挥装备的最大杀伤力,而放弃了以前那种消极防御的战斗模式。在攻防的转换上,部队可以根据情况来决定是进攻和防御,自己对这些虽然掌握的不是很好,但是因为有欧阳明的提醒,所以自己还是可以掌握的。而在团级指挥员中,除开方林外,其他的人都习惯于听到进攻命令后,就进攻,让防御就防御。所以在这点上,焦敏宏感觉自己的部队实在是无法和刘兴的一师比啊。

他寻思着,等这次战役打完后,他会建议让那些营团职军官再到培训中心去好好的学习下,培训考核不行的,一律下连给我当普通兵去,什么时候合格了,什么时候你再上来当你的营团军官。

这边正想着,欧阳明走到了焦敏宏身边说到:“老焦,在想什么呢?”

焦敏宏立即回过神来说到:“没有什么,我在想部队的下步发展问题。毕竟我们不是只想做山大王的人,我们的目标是让整个民族得到解放,我估计这战打完会有一段时间相对的稳定期,我准备把营团级干部再送到培训中心去培训下。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在内,如果这次不是你在身边提醒我进行攻防的快速转换,估计我的损失会比这还大啊。”

欧阳明笑了笑说到:“估计他们没有这个时间了,你也没有这个时间了。”

听到这里,焦敏宏如同丈二和尚,开始有点摸着头脑了,然后便好奇的问到:“我说参谋长,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啊。要知道你怎么算都是属于刘兴的嫡系啊,你就别卖关子了。”

听到这里,欧阳明说到:“其实也不是什么内幕消息,只是我的分析猜测而已。我估计这场战打完后,部队会有一次大的扩编。就一师这次出去打游击,到最后接到命令开始收拢部队的时候,出去的三万多人在最后居然扩编到将近六万人。你的一个团出去不是在回来的时候,也变成了两个半团了吗?说真的,如果不是你上次坚持要求派一个团去进行扩编,估计我们的部队还不能这次经打啊。而且我猜测,下步部队将扩编为两个军,而且我来之前,有人说齐齐哈尔已经是司令的囊中之物了。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么部队可能扩编成三个军加一个师那都是有可能的,不过我估计司令可能在宾岩的任用上有点为难啊。”

听到这里焦敏宏立即插话问到:“怎么拉?他现在不是担任着复国军第一游击纵队的纵队长吗?”

听到焦敏宏的疑惑,欧阳明不紧不慢的说到:“我估计起初司令的意思是想让宾岩去负责党政的事情,接覃旭的手,这样覃旭就可以脱身出来全力抓军队的政治系统工作上来。但是这场战役打下来,宾岩用他那不到七千,换装率不足百分之七十的人马居然将一个两万人的正规师团带着在山里转了一圈下来,两万人也就只剩下三千来人。就凭这点,我敢说就是我们司令都不见得能做到,那么这样说来,当初传他一个团抗日军三个师团的进攻应该不会是假的。而就是这战让司令开始左右为难起来,让他去搞党政吧,感觉有点舍不得,如果不安排他去,那么现在就实在没有合适的人来做这些事情啊。所以司令为难也就为难在这里。”

焦敏宏听到这里,略微同意的点了点头说到:“如果这次真的扩军,我会要求司令把你安排做我的军参谋长。”

欧阳明笑了笑说到:“老焦说真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更愿意去做一个团长。虽然军参谋长也是独当一面的,但是我更习惯于自我决定。不过你老焦能给点实惠给我,我还是可以考虑的啊。”

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焦敏宏和欧阳明不知道的是,从这刻时候开始,他们开始长达将近三十年的患难,也造就中华民族的战神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