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阿嚏,是在小树林臭水沟中长大的.我脏、我穷,但我心中有我自己的理想.自我出生以来就知道这辈子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去吸血,要么饿死在荒郊野外.我也想过吃些果汁,但上帝并没有赐我能扎透果皮的嘴,我曾经为这事伤心过,可是上帝却在偷偷的笑.



我记得我娘生下我那年就不要我了,我爹也不来认我,我孤苦伶仃的生活在那臭水沟里,我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臭水沟是我的托儿所.可是这没娘孩子呆的地方管理是非常混乱的.那可怕的大蜻蜓也把自己的孩子放到这里.天那,这还了得!简直想让我夭折在摇篮中,由于家贫,又是孤儿也只好忍气吞声了.但我的意志力告诉我:想让我死,没门!但是那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这天,我吃饱饭后懒洋洋的在水面晒太阳,不知不觉想起了我的父母,辛酸泪不停流入我的心田,可是一个庞大的身影阻隔了我的思绪,他从天而降,站在水沟边张开大嘴要来喝水.这时,一只上了年纪的"香油"虫惊叫:"麻雀,快逃!"因为我当时长的小,臭水沟伙食又好,我的身体又胖了许多,我使出吃奶的劲才脱离苦海,差点被麻雀吸入了嘴中.事后,我还有些后怕,我一夜未眠,头脑中只有一句话:我现在年幼,还没有充分享受那青春的快乐,怎能早早的离去.经历那一次后,我再也不晒太阳了.那夏威夷的日头成了我梦中的期盼......



五月的一天,那多情的老天爷又哭了一场.哎,这个不负责的人又在想他沧桑的往事,完全没有注意到臭水沟里发生的一切.我被响声吵醒了,那铺天盖地的泪水落入了我的托儿所.水在暴涨,我幼小的身体在波浪中苦苦的挣扎.还好,在苦日子中磨练的我,有着无限的耐力,我决不让青春的快乐离我远去,我坚信我要活下去.可是我不争气的肢体却渐渐的失去了意志.不知什么时候,我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头脑中第一个声音告诉我:"阿嚏还活着,阿嚏还没死!"我欢喜的泪混在了水中,我发现我扶在一根树枝下,从泪水的缝隙中看到了一个我所不认识的世界.[待续]



极狐作 注:未经本人同意请勿转


本文内容于 2007-5-16 16:05:55 被极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