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六章 收复扬州 第十六章 收复扬州(四)

HimalayaRange 收藏 0 1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六章 收复扬州 第十六章 收复扬州(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6—4


部队包围扬州有五天了,对扬州元军几次劝降,但均是遭到拒绝。这几天部队补充了弹药,在城外建造了几座木塔,从塔上侦察城里元军的布防。闵烟整编的真州的宋军也加入了围城。


从第六天开始,各部队开始炮击城里的元军,每次炮击时间都只有一两分钟,但目标都是装备精良的元军主力部队。元军在城南搞了一次逆袭,遭到惨重失败,损兵折将三千多人。从第七天开始,大量元军开始在夜里缒城出逃投降。


围城第十天,半夜里扬州城里大乱,元军内讧了,扬州城四面都有城门打开,但是部队没有乘机攻进城里,只是控制了所有的城门,接收出城投降的元军。天亮时城里元军主力部队的兵力已经被反正的士兵砍光杀尽,各部队开始进城,收复了扬州。


在扬州府衙大堂里贾迩冶见到了一个老熟人,原来的大宋涟州知州、现在的大元淮东都督陈岩。贾迩冶将五花大绑的陈岩仔细打量一番,“陈大人,别来无恙否?”


陈岩显然吃了不少苦头,披头散发,满脸血污,他认出了贾迩冶。“果然是你。将军不是说要到海外寻找仙岛去吗?”


“嗯,是啊,可是没找着。既然仙境难寻,只好继续逗留人间了。陈大人,听说你战功卓著,升大官了,是吗?”陈岩在元军攻打宋军防守的泰州新城时立了战功,在姜才为了打通运粮通道率扬州宋军攻打丁村堡时增援丁村堡元军也立了战功,受到元廷嘉奖,陈岩升官发财了。


对贾迩冶的调侃,陈岩无言以对。“哎,陈大人,听说你现在很有钱,忽必烈赏给你多少钱啊?”


“将军何故有此一问?”


“只是好奇而已。好像钱是可以赎罪的,大人不想用钱赎罪吗?”


“将军何必戏弄阶下之囚,欲取欲夺,全凭将军。”


“噢,大人有自知之明啊。大人当初为何在涟州出逃投降元廷?”


“唉,岩父当时已经归顺大元,岩只有出逃投降一条道可走。岩全家都被朝廷籍没,男子为奴,女子为伎,至今下落不明。”


“噢,看来一人有罪株连全家的做法确实不好。不过,陈大人,即使你担心被株连,你可以逃走就行了,为什么要投降元廷呢?”


陈岩沉默。贾迩冶继续调侃,“陈大人,听说你现在又是妻妾成群啊,而且还有了蒙古人和色目人小妾,是吗?”


陈岩心情复杂地笑道,“将军,妻妾和钱财一样,都是身外之物,将军都拿去好了。”


“陈大人有什么期盼吗?”


“岩自知难免一死,无所期盼。”


贾迩冶叹息,“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陈岩,如果你不为元廷立战功,以致罪行太大,我是不会杀你的。自作孽不可活,陈大人你只有受死了。不过,我不会因为你有必死之罪而株连你的家眷,只是元廷赏给你的财产是要没收的,你的家眷以后只能自食其力了。”


陈岩甚感意外,不由地长声叹息,“多谢将军。如果当初没有株连之罪,岩也不会是今天这般下场。”


贾迩冶也长声叹息,“你有今日,并非错在株连之法,而是错在你的选择。你有机会选择逃避,而不是选择做侵入者的帮凶。家事国事,岂可混为一谈。”


陈岩被斩,其妻妾奴仆被遣散。贾迩冶见了另一位被逮捕的大官,原大宋淮东安抚副使朱焕,他在扬州原来的宋军逃亡城外和反正时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被捕时束手就擒。朱焕被押进府衙大堂时看见了盛在木盘里的陈岩头颅。


贾迩冶吩咐给朱焕松绑,“朱大人请坐。”


“将军礼遇朱焕,焕就此谢过。但焕乃有罪之人,能立着面对将军就是将军的大量了。”


“朱大人犯有何罪?”


朱焕错愕,思忖良久,“其实焕也可说无罪。”


“有罪之说因何,无罪之说又因何?”


“如今将军是胜者,焕乃将军阶下之囚,故可曰有罪。然焕并没有与将军为敌,可曰无罪。有罪与否,全凭将军定夺。”


“朱大人举扬州之城投降元军,可曰无罪吗?”


朱焕坦然说道,“无罪。焕举城投降时扬州已经陷入绝境,不降则全城军民皆无活路,故焕自认无罪。大宋有法令,守城百日得不到外援则可降,焕投降时扬州已经坚持一年半有余。另外当时大宋朝廷早已投降,太皇太后两次下诏命令守军投降,故焕举扬州之城投降对大宋朝廷而言也是无罪。”


“噢,朝廷还有这种法令啊。”贾迩冶暗思古代的文明程度确实不简单啊,但是这样的法令会不会削弱军队的战斗意志呢。“朱大人,李庭芝拒绝朝廷下达的投降诏令,率军坚守扬州及淮东是否有罪?”


朱焕思忖片刻,“李大人不顾自身及家人生死荣辱,散尽家财,坚守扬州,令人敬佩,不可曰有罪。然李大人无计保全扬州和淮东,也不能帅大军突围南下,一切努力都归于徒劳。”


“朱大人对文臣武将尽死节如何看待?”


“尽死节牺牲者可敬,焕自觉惭愧不能以死守节。”


“朱大人举城投降时没有遭到下属反对吗。”


“当时城中已经绝粮,军民皆食草根树皮马鞍皮革,民间已有惨绝人寰之事发生,军心早已涣散。虽有一些军人不愿投降,但众人皆知回天无望,有些军人潜出城外逃遁,焕并无阻拦。其实军人皆已饿得乏力,逃亡者也难逃元军骑兵追杀。焕下令开城投降时,并无武力冲突。”


“元军进城后有无劫掠奸淫?”


朱焕低下头,身体颤抖良久,“将军说起这事,焕也不肯定自己是无罪了。”


“元军的罪恶,只要朱大人没有参与,不能算作大人之罪。朱大人,继续主管扬州民政如何?”


“啊,真的吗?焕愿效忠将军。”


贾迩冶摇摇头,“朱大人,做官不是效忠某人,做官是为民服务,管理百姓民生是很辛苦的工作,更难得的是要心系百姓,为民谋利。”


“将军,元军势重,如果元军再次大军压境,扬州再次陷入困境该当如何?”


“朱大人,扬州府今后的军务就不用大人承担责任了。今年旱情严重,现在需加紧备荒,这是近期的首要大事。朱大人,扬州府原来的文官下属,捕头衙役等各级公务人员,只要没有恶行,仍可继续留用。军队不问民政之事,如有需要,军队会协助政府。”


“将军,焕一定恪尽职守,现在可以告辞了吗?”


贾迩冶笑道,“该告辞的是我。大人即刻上任吧,这个位子还给大人。贾某告辞了,有空贾某会登门拜访大人,讨论天下大势,寻找发展民生之策,还可以向大人请教学问啊。”贾迩冶确实需要大量读书人和官员,几近饥不择食。


在扬州军营指挥部贾迩冶见到了湘云,贾迩冶假装拉下脸来,“湘云,你不守在盱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湘云嬉笑道,“二哥哥,肖烈来了,我是来看肖烈的。习荏和古丽能到泰州看望二哥哥,难道我就不能看望自己的老公吗?再说,我还有别的任务呢?”


“不对吧,听说你参加了攻打丁村堡的战斗,围困扬州你也参加了,还爬上了望塔指挥炮兵,那也是看望肖烈吗?”


“二哥哥,我的炮兵被无忌借用了,我怕他把我的炮给弄丢了,我是来看着我的炮的。既然来了,当然要参加作战。”


“你丢下盱眙不管,难道不担心将盱眙丢失吗?”


“二哥哥,那些小鬼都比猴子还精,我不在盱眙也不会丢掉的。”


“噢,这么说来,有没有你这个团长都没关系啊。这样吧,你也别当团长了,你到参谋部来工作吧。”


湘云不高兴了,“我不,参谋部成天就是计划这计划那的,写写算算,像秀才,又像账房先生,我才不想干那些事呢。二哥哥,我喜欢练兵打仗。”


“嗯,我知道你喜欢练兵,训练很有一套,特别是特战方面,最近你又迷上了火炮,还颇有心得。我让你到参谋部工作是为了发挥你的特长。我事先向你透露一点,肖烈也要回到参谋部了。你不愿意和肖烈天天都能见面吗?”


湘云有些犹豫,“二哥哥,可是我也舍不得那些小鬼,他们中的许多人跟我训练特战时都还没有成年呢。”


“湘云,现在各部队都组建了特战连,以后还要扩大编制。参谋部要组建教导团,负责训练炮兵、特种兵、骑兵以及其他兵种的新兵,我要你参与参谋部的工作,并担任教导团团长,具体负责训练特种兵,研究各个兵种的战术和装备,提高我军战术水平。湘云,训练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把这个工作做好了,比自己带兵打仗的意义更大。”


“那么,二哥哥,我以后是不是没有打仗的机会了?”


“湘云,我们打仗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来无仗可打。不过,即使无仗可打了,也要练兵不懈。别的兵种无仗可打了,特种兵部队恐怕还是要打些隐秘的小仗,将引发战争的因素消灭掉。”


“二哥哥,训练一批精干的特种兵骨干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要在未成年时就开始训练,人员需要仔细挑选。”


“这些都由你全权负责,保留好部队的种子,就能够薪火不绝。”


“好吧,我服从命令。二哥哥,以后部队都不要女兵了吗?我的那些女兵怎么办?”


“文化底子好一些的可以安排在参谋部和情报资源司令部做文职工作,特战部队还是需要一些女兵和女教官的,重要部门和重要人物的保卫工作也需要女兵,情报部门也可以吸收一些。总之,一个都不许遣散了。”


“噢,多谢二哥哥了。”


“不要谢我,是你们表现出色。湘云,刚才你说还有任务,是什么任务呀?”


湘云笑了,“二哥哥,你的那些将军多是光棍汉,他们求我给他们介绍对象,我给他们物色了一些美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