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飞来横祸

妙心幻玉 收藏 0 1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飞来横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隐玉紧紧握着他的手,那群人正将他们围在中间走在长街上,前面一片漆黑。隐玉咬着嘴唇,此时她真想融化在第五长醉的身体里,藏在他的身体中,这样也许会更安全些。

她道:“你是说,有人有控制野兽的本领?”

“你会鸟语,经过训练就可以控制鸟类。那么,就有可能有人会兽语,控制兽类。”

“太可怕了。”

“也许那个老者就是会兽语的人。”

“他为什么要害我们?他也想要宝藏?”

“也许是他想要宝藏,也许是他被别人控制,现在还说不好。”

隐玉泪眼朦胧,扬起脸看着他道:“长醉,我们会没事的,对吧?无论什么事,你都有法子解决的,是吗?”

第五长醉低头看她,微微笑道:“事情有开始,就有结束,相信我。”

隐玉压低声音道:“我们逃走吧,他们不是你的对手。”

“他们当然不是我的对手,但我却不想逃。”

隐玉着急地摇晃了一下他的胳膊,低声道:“跟他们走正是中了他们的圈套。”

“如果此时逃走,就又中了别人的圈套,而且更让他们坚信我就是凶手。”

“你想好法子解决了?”

“还没有。”

“长醉……”隐玉急得一跺脚。

第五长醉冲她微微一笑,温柔地道:“你只要相信我就好。”


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香州城的最北端,这里荒凉一片。

房屋均已破损,院墙倒塌,垃圾成堆。

人们早已搬到繁华的商业区去住,这里便成了流浪汉、乞丐和小偷们的乐园了。

人群将第五长醉和隐玉带到一处院落前,院门大开,里面灯火通明,却无半点声响。

为首的大汉一指门里,道:“第五大侠,请进吧。”

第五长醉没有片刻犹豫,对隐玉微微点点头,便大步走进去。随后,院门被紧紧关闭。

院子相当宽阔,只是久未住人,一片萧索。

堂屋大门敞开,可以看见两排木椅上坐满了人,最里面正对着门口的,是一把大交椅,上面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

第五长醉已经走进堂屋,站在两排木椅中间。

屋里所有的眼睛都紧盯着他们,每双眼睛无不喷射出愤怒和鄙夷的火光,但却没有一人开口说话。好像他们根本就用不着开口,只须用眼神就可以杀死残害生灵的凶手。

第五长醉毫无惧色,甚至可以说是轻松悠闲,他身体如青松般挺直,在愤怒的目光中却仍面带微笑。

隐玉站在他身旁,竭尽全力控制住狂跳的心脏,也学着第五长醉的样子挺起胸膛。

良久良久,都没有人说话。

那群人的坐姿与眼神也丝毫没有变化,仿佛石雕泥塑一般。

终于,坐在交椅上的老者开口道:“第五大侠,最近江湖中,阁下的名号真是越来越响啊。”他的声音低沉缓慢,但每一个字都说得清清楚楚,就算站在院子里都可以听得很真切。

第五长醉微微一笑,道:“没想到我的名字竟有也人提起。”

老者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阁下杀了那么多人,难道还想抵赖吗?”

“你是指赌场里的那些人?”

“那只是一小部分,你自己应当最清楚。”

第五长醉皱了下眉,此时他已全完明白,有人打着他的旗号杀人,嫁祸于他。他问朗声道:“各位怎知一定是在下所为?”

“你师父百变葫芦从不杀人,武林中人人皆知,个个敬佩,但没想到他的传人却是一个心如蛇蝎的歹毒之辈。”老者竟有些激动,不禁提高声音。

“请问死者都为何人?”第五长醉仍旧不慌不忙。

老者一拳拍在交椅扶手上,怒喝道:“狂妄小辈,休想在此狡辩,今天老夫定要替天行道,惩罚你这残害无辜百姓的狂徒!”

“请问我是如何残害百姓的?”

分坐两边的众人已经再也控制不住愤怒的情绪,纷纷站起来,抱拳当胸,道:“洪爷,别再跟他废话,这种无耻之辈趁早杀掉,也好祭奠惨死的无辜百姓!”

洪爷一抬手止住他们,道:“我当然会主持公道,但他现在心里不服。各位都是正人君子,英雄好汉,就算让他死,也得让他把话说完,也算对得起仙去的百变葫芦。”他目光如刀,沉声道:“冲着你腰间的葫芦,就让你死个明白。”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道:“惨死的百姓均是被野兽咬死分食的,对吧?”

“这个你当然清楚。”

“请问在下何来那么大本事能控制野兽去吃人呢?”

洪爷道:“目前武林中把酒当作武器的只有你一人,那些野兽所到之处无不散发浓烈的酒味。”

“有酒味就一定是我吗?那岂非天下所有的酿酒作坊都是我开的?天下所有的酒都是我一人喝的了?”

“天下能喝酒的不止你一人,但能将酒用内力逼入人体,再控制他们行凶的,恐怕就只有你一人了。”

“你看见我控制谁去行凶了?”

“曹全中、云里行、山中鬼王,这些都是已成名的侠客,而就在前几天,他们全都神秘死亡,身体没有半点伤痕,但是,在他们的尸体上却散发出浓烈的酒气,而他们周围惨死的人却没有半点酒味。”

“这就能说明是我控制他们杀人的?难道就没有可能是他们自己喝多了酒,再去杀人的吗?”

“第五长醉,休要狡辩,武林中谁不知道这三个人与你师父有隙,你师父不杀他们,你却心胸狭窄,定要结束这三位老侠客的生命。”

“如果我想让他们死,直接杀了他们就行,何必费事把他们灌醉,再让他们与别人同归于尽呢?”

“因为你也想象你师父一样,落个不杀人的好名声。”

第五长醉朗声大笑,道:“这又何必!如果我想杀人,天下绝没有一人会看见,我照样可以落个好名声。”

洪爷刚要张口怒斥,却被第五长醉一抬手制止住,他接着道:“如果我真想落个好名声,又为什么在他们三人身上留下酒味呢?我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杀死他们。”

话音未落,突然一人飞身向前,眨眼之间,一柄长刀闪着寒光已经斜斜劈向第五长醉的脖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