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九章反攻哈尔滨 (三)伪满剿匪军哗变

ddtt 收藏 6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金玉生气归生气做事归做事,她在树林内往外看发现鬼子的炮弹密集的落在山坡附近就知道事情不好,几挺歪把子的射击声提醒她敌人火力比张学义强,她飞身上马两脚一踩马蹬两腿一夹马肚子就从后山绕道下山,她可以不抓缰绳骑在马上,双手摸出两支盒子炮拇指压下击锤就冲出驻地。

战场上那么混乱张学义那管老婆干啥,反正他一心杀鬼子,他端着歪把子不停的扫射鬼子,“都给我撤,先跑到有树的地方建立防线,拿步枪的先撤,我最后撤离,你们先去后边掩护我。”

“是。”警卫连的连长一招呼手下,大家把身边的手榴弹全部塞进弹药包里,子弹也都拿走,警卫连就迅速撤出没有树木做掩护的山坡,退到山林边建立防线掩护机枪射手撤离。

大家一起使劲向鬼子前进的路上扔手榴弹,居高临下的手榴弹攻击炸出一道烟墙,张学义趁机抱着机枪往回跑,张汉杰又扔出几枚手榴弹,“去你娘的,都给你。”他扔完东西拿着备用子弹和自己的几支枪就跑了。

张学义带上部队和缴获的武器立即骑马向没人的地方跑,反正鬼子就是轻装前进也追不上他,两条腿的还跑不过四条腿的兵呢。他带队伍就喜欢占便宜,以缴枪捞东西为主,这样积累起资本才有资格打打仗,才有机会立功,他就顾自己跑根本不管老婆去那了。

金玉为了掩护他们逃跑,自己骑马绕到鬼子后边,依仗着战马速度快边打双枪边跑,连续击毙鬼子部队后边的几个掷弹筒手她才得意的离开,骑马继续追自己的队伍。


尾野和白川带着一百个鬼子攻占了山坡以后才发现几具尸体,密集的子弹和炮弹没打死几个敌人,看来这是支有经验的部队,枪法都很好,从军装上看是东北军,从领章的颜色上看是骑兵部队,他查看完尸体带几个人追到山上的林子内,发现这里有很多马蹄印,另外还有很多马粪和马吃剩下的草,看来敌人真是骑兵,日本陆军是彻底的大步兵军队,战马都是当后勤工具,骑兵队的比例还不是很大,可对手马还真不少,自己吃了好几次骑兵的亏,以后自己也想办法申请点骑兵部队帮忙。

“队长,他们的作风很是像胡子,您记的榆树的战斗么,敌人不就是下了马的骑兵抵挡了我们迂回进攻,或许这是个熟悉的对手。”白川查看完战场后提醒小队长。

此时通讯兵放下电台,接收司令部的电报,然后电讯兵报告:“报告队长,特务机关发来电报,他们已经侦察到冯占海的作战部署,失踪的张学义已经是冯占海部的骑兵团长,带一百多人迂回剿匪军的补给线。”

“原来又是他?”尾野连续几天收到特务机关,他还知道上次埋伏他的人就是张学义的一支人马,这个小子果然背叛了满洲国和皇军,难道他不喜欢钱和女人,关东军送给他的女人是特务机关里最漂亮的女人,他真舍得放弃这一切,下次一定要捉到他,不过他已经总结出张学义的特点,他从不打人多的部队,看来自己的小队应该扩大了,上边应该给自己多派点人,自己最好多打胜仗,干脆放弃打精锐抵抗分子,转而对付冯占海的大部队。

“我们下一步去那?”白川请示队长。

“去正面战场,只有我们的部队扩大了才有机会抓住他,走吧,继续向东行进。”尾野指挥部队先把马车上的空弹药箱子扔掉,把伪军尸体扔到路边,他的部队坐着马车继续行进。


冯占海的部下姚秉乾旅长率领部队击溃了于琛征的正面攻击,立即追出去几地里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然后就地转入防御,得了便宜他才不退兵呢,要用缴获的弹药继续跟汉奸打下去。

尾野舒服的坐着马车向东走迎面遇到溃败的下来的伪军,他站在马车上问一个带队的伪军,“你们要去那里?”

“太君我们实在打不过土匪出身的姚秉乾,他的旅有六千多人,快比我们俩旅都多,他们各个冲锋陷阵不要命,我们挡不住。”

“八个压路,马上回去,继续打。”尾野一挥手一百号鬼子烂住去路,三八大盖上的刺刀冒着寒光,机枪手把十挺歪把子全亮出来跟步兵站在一处,配备了步枪的掷弹筒手和机枪副射手也亮出枪,枪上没上刺刀。

一个营的伪军就和一小队鬼子正面对峙起来,伪军团长根本不认为鬼子会真心杀他们,亮枪是吓唬而已,团长走上前跟尾野说:“长官,敌人的前锋营马上要追上来,我们还是快走。”

“我命令你回去,就在此地建立防线守住,快去。”尾野发了火抽出指挥刀把手枪也拔出来。

“太君有话好说么,你有枪我也有。”伪军团长摸摸自己的盒子炮。

尾野看他摸枪,其实人家是拍拍枪套,他神经高度紧张理解成要动手,满洲军队敢动他?他真有点生气,顿时右手挥舞起指挥刀一下就把伪军团长的脑袋给砍下来,人头落地乱滚,身体站地上顺着脖子往外喷血,吓的后边的伪军就集体后退一步,白川端着三八大盖指着几个企图掏枪的伪军,他知道队长不会杀所有伪军,因为他们死了谁为日本卖命呢,但是伪军一肚子火,玩了半天命团长死在鬼子手里,实行认人为亲的伪军一个单位就是个小朝廷,团长身边的人都是他的兄弟,当然不会罢休,一个营长拽枪就想给团长出气,白川端刺刀一个箭步冲出去一刺刀捅进伪军的胸膛,伪军军官顿时气绝身亡,后边的伪军警卫连顿时全亮出双家伙抄起盒子炮对着鬼子就打,幸亏尾野手下的几个班长聪明,机枪手也不傻全部亮家伙,十挺歪把子顿时对准伪军团部警卫连以及第一营的警卫排就开火扫射,机枪手就站在马车上和路边,密集的弹雨打向伪军,伪军也火冒三仗,一个营闻枪声迅速投入战斗,警卫连的警卫左右手同时开枪,身后的机枪手冲锋枪手一起开火,步兵扔手榴弹的蹲地上打冷枪的一起加入到为团长报仇的战斗中,公路顿时就成了战场。

尾野趴在马车上倚着马车的车槽举着手枪打距离最进的几个鬼子,白川身体侧倚着马车蹲地上不停的拉枪栓射击,他一枪一命弹无虚发,迅速击毙了离自己最近的几个拿双枪的敌人,然后迅速掏子弹压进枪内继续打。

鬼子火力猛,一阵机枪扫射就把一个连的伪军扫倒在地,机枪手和副射手装子弹,掷弹筒手发射榴弹轰炸付与顽抗的伪军轻重机枪手,爆炸声在路两边响成一片。战斗力很次的伪军玩了命的打也没支持住连三分钟,轻易的就被鬼子密集的机枪击毙了大半,剩下来转身就跑,可是十个掷弹筒快速打出的炮弹把退路给封锁了,往那跑呀到处是爆炸的榴弹。

“停。”尾野中尉中尉下命令,手下士兵的机枪步枪立刻停火,三百多伪军倒在路上,地上鲜血还顺着尸体往外流,尾野把指挥刀从新放回刀鞘内,手枪从新装好他从马车上下来,“打扫战场,把尸体扔到路边,把他们的武器收起来放车上。”他下车把地上一支盒子炮拿起来,连同枪套一起拿走,其实尾野知道日本陆军的十四年式手枪非常难用,刚才自己连开几枪都没打死一个人,受伤的一个伪军警卫拼命举双枪倒在地上还向自己开火,他看看这毛瑟战斗手枪威力大,比自己的配枪好用,干脆用盒子炮吧,另外指挥刀没什么用,还是摆设带着怪累赘的,可军队不许军官不带刀,带刀还容易成为狙击手的目标,反正自己老不见上级,见上级再带把。他从地上的死人堆里找了两支最新的盒子炮带上,发现还有快慢机,他就更喜欢,然后把自己的手枪从武装带上拿下去,挂上两支盒子炮的皮枪套(缴获的是不带木枪托的盒子炮)。

经过多次战斗的白川曹长也发现战斗中自己的步枪有问题,他瞄准一个几百米外的敌人,打了三枪都没命中要害,受伤的伪军还在挣扎,过了一会才死的,小口径的三八式步枪很难一枪击毙对手,除非打敌人的头,可打移动目标根本打不到脑袋的,他也在地上寻找可用的武器,他用刺刀把死人拨开,拣起毛瑟步枪看看膛线,然后退出子弹留着把膛线磨损严重的毛瑟枪丢到一边去,最后才选了一支比较新的毛瑟枪带上,反正不是参加阅兵,战斗中可以利用缴获的武器跟敌人玩命,毛瑟步枪和子弹留可以防止三八枪没子弹时候自己火力中断。

满地找战利品的还有鬼子的机枪手,歪把子机枪总是卡壳,火力很难持续,机枪手把枪放回马车上,也选一些比较新的机枪留下来自己备用,反正喜欢深入敌后的小队长肯定要把他们弄到最危险的地方送死,不找点应急装备那能行?另外还可以从死人身上找到不少有用的东西,比如装酒的葫芦、钱、手表、香烟、火柴、打火机等等私人物品都归了小鬼子,士兵里穷人多自然不会放弃发财的机会,鬼子兵跟寻宝似的四处翻尸体。

几个军曹把十来个阵亡的士兵放在马车上,唯一的一个卫生兵忙着给其他一群伤员包扎伤口。尾野命令大家把能带走的武器全装上马车,然后又让电讯兵向上级报告他镇压了哗变,另外要求上边派人把伤员和阵亡士兵转移走,另外军火也需要移交给别人,他一个小队百十号人带不走三百支枪。


哈尔滨的日军派来几辆大卡车,把日本伤兵和阵亡士兵接走,又根据本庄繁的命令送来补充兵和补给,然后带着大量缴获返回。

尾野得到补充以后还是一个完整的小队,另外马车也归了他,他可以不用徒步走路行军,可以悠闲的坐在马车上行军,节约下的体力可以用在冲锋上,另外士兵们轮流赶车可以让其他人在行军中休息。

又得了两百支枪的张学义跟鬼子脱离接触以后发现老婆没了,他放慢马速故意等老婆跟来,没一会工夫金玉追上来了,她还背了一支三八枪,“你跑的这么快,不懂等等我。”

“你去那了?”张学义好奇的问。

“我从鬼子身后下了家伙干掉几个,为证明我的确打死鬼子,我还拿飞爪捞了支枪。”金玉把背着的枪交给张学义。

张学义一看没上刺刀,就问:“似乎是掷弹筒副射手的枪。”

“你还不傻呀,很聪明,那小子背对我,我打死他就捞他的枪,你该给我记功,给我发奖金。”

“别闹了,赶快回司令部。”


“你可回来了,司令正问你去那呢。”宫长海一出房间就遇到回来的张学义,高兴的打着招呼,俩人都是绿林人所以不用怎么相处关系也很近,一笔写不出俩绿林。

“是呀,一路走来听说你们又把于琛征给干趴下了。”张学义羡慕宫傻子,他是福将,在东北目前没人比他运气好,一旦遭遇敌人就很容易击败对手,遇到危险可以立即转危为安,这次伪军六个旅被他一个旅多次出击打的大败而归,现在他的胜利又点燃了冯占海司令收复哈尔滨的愿望。

“你去吧,我先忙去了。”宫旅长转身走了。

张学义进去见冯司令,冯占海亲自给他倒上茶水,“好小子,你又发财了是不是?”

“才两百支半新的三八枪而已,发什么财连机枪都没捞到。”张学义坐在炕边喝着热茶,现在已经是四月初,他迂回敌后的几天内,冯占海部大获全胜击败伪军六个旅,士气正旺,周围几个县还在冯占海手里控制,依兰县的地盘一点没丢,天气转好以后冯占海策划更大的战役,他手下两万人马损失的少补充的多,实力处于上升状态,只是为了保存势力主动放弃了方正地区。

“你的新兵训练了一个月,我经常去看看,我发现你给他们的伙食不错,周末都是火锅,你小子太奢侈了吧?”冯占海抽着烟闲谈着。

“哎,指望人家玩命能不给人家吃好点,跟我吃糠腌菜那不都打报告去了宫长海旅了么?”

“你小子行呀,本事很大,你给我的钱我都改善士兵待遇了,一天三顿饭两顿可以吃干的,我要谢谢你。”

“司令,咱俩谁跟谁,就当我给您的钱是汉帅给的军费吧,不过您以后别忘了让汉帅补发军费,不能让他省这笔钱,你现在有啥计划,我看看能给您帮什么忙?”张学义感觉自己有两下子,还打算出去捞一把。

“我们要打哈尔滨了,下一步先夺取方正、会发恒、宾县,你的新兵不参加战斗,你带警卫连就给我打先锋吧?另外把你搞的两百支三八大盖先支援给我?”冯占海感觉他又是宫长海似的福将,不论战争多危险他都会安全归来,还能带回自己最需要的东西。

“司令,你有打我主意,不行,我还缺毛瑟枪的子弹呢,所以我打算给警卫连装备一半三八枪,这样弹药可以靠缴获鬼子接济,我截留五十支剩下的给你,手榴弹和子弹我不给呀,我手下都是神枪手呢,子弹给他们总比让新兵蛋子浪费了好。”张学义知道自己是先锋,所以要回去准备一下,他准备转身就走。

“别走,我跟你去警卫连,我要带人去拿枪,免得你转手把枪自己藏了。”冯占海批上衣裳跟他去拿枪,他还不放心这小子,万一说话没准晃一下自己就麻烦了,自己才不吃亏呢,带兵和打仗都不吃亏。

“司令,咱们反击哈尔滨这下马占山没理由继续诈降,估计他要有动作可以减少我们的压力。”张学义边走边聊。

“是呀,他要继续当汉奸我就派刺杀队干了他。”冯占海现在积极筹备大战役就是吸引鬼子,如果他引走鬼子马占山就可以轻松的反正。

“他继续当汉奸我就干了他,我见他是可以带枪的,对了,我送你的汽车摩托车你用了没?”

“哎,没汽油,汽车改马车了,我派马拉着汽车,坐里边还很暖和。”冯占海笑了笑,他的新发明不错,“我找人把发动机什么的没用的东西全拆了,四个马拉着走很快的,风吹雨淋一点事都没有。”他把汽车真改成马车了。

“那您不送我点什么?”张学义还想从司令那换点东西,总是自己送他这个那个自己不吃亏么?

“你要啥?”

“给部电台吧,这样联络方便,我搞到钱和枪直接叫你派人拿,我部队快速机动带不走很多物资的。”

“好,行,冲你雪中送金的交情上我给你部电台,新缴获伪军的,正经日本货。”

“谢谢司令。”张学义现在打小算盘,自己军费、给养充足不需要在他手下呆很久,自己有电台就可以跟戚贵联系,自己也当当司令,也独挡一面拉起队伍抗日,总比打工强吧,九一八到现在都半年多了自己还是个小跟班,一点意思都没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