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6—3

袭扰湾头堡元军营盘的战斗进行了五天,后两天元军作了伏击和反击行动,吃了不少地雷,以后元军干脆缩在营寨里不出来了。直属团全部和赵林团的炮兵部队进入江都城,水军陆战团分出两个营驻守泰州和泰兴。

江都军营指挥部里参谋向贾迩冶报告,“都督,闵烟师长的部队和金无忌师长的部队突击天长和盱眙成功,占领了两座城池,还拿下了黎城和铜城两个小城堡,这两处城堡的守军没有抵抗,都是投降的。”

“攻打两座县城的战斗激烈吗?”

“不算激烈,守军主要是原来淮西的宋军,对夏贵投降元廷本来就有不满,基本上都没有认真抵抗我军。我军抓获的俘虏有三千多人。”

“夏贵丢人啊,可耻又可恶。他的投降导致李庭芝孤立无援,他还坑害了镇巢军,洪福将军死的冤啊。” 洪福原来是夏贵家童,军功累积升为统制。夏贵帅淮西大军投降元廷时洪福不服,更仇恨元军奸淫掳掠,帅镇巢军抵抗元军,杀光元军派来的色目人军队。后来夏贵亲自招降洪福,致使洪福被骗而放弃抵抗,洪福被斩首,镇巢军尽遭杀戮,人民涂炭。贾迩冶问参谋,“对我军攻占盱眙和天长,元军有何反应?”

“元军恢复了扬州西北的丁村堡营寨,守军五千人。”丁村堡是阿术围困扬州时的一个重要据点,在此阻截淮安、宝应向向李庭芝的部队供应粮草,当时运河通道已经被阿术截断。丁村堡多次发生过激烈的争夺战。

“五千太少了,最好要像湾头堡一样有一万人时再集中兵力消灭之。传令:一,将天长、盱眙的俘虏及其家眷迁往宝应,交给留守部队和特战部队,编一个训练团,安置家眷及淘汰老弱军人;二,虎威的部队派出一个营驻守沂水;三,湘云的部队移师驻守盱眙;四,无忌师的主力驻守天长;五,闵烟师的主力进驻真州,整编当地宋军;六,以上调防必须在十天内完成,十天后无忌的部队对丁村堡之敌开展袭扰战,诱使扬州元军向丁村堡增兵,闵烟的部队对瓜洲之敌开展袭扰战,使之不能全力增援湾头堡。”

贾迩冶去了一趟盐城,原因是郑不败驾驶浏河号来到新洋港。战船运来了大量武器装备,可以装备七个多团的装备。另外郑不败通报了一个好消息,两艘新式战船即将完工,下水后将有六艘战船同时开始打造。每艘长达十五丈的新战船将装备十门大型迫击炮。贾迩冶对此没有太多的高兴,这种新式战船的建造周期长达两年,现在拥有八艘战船,等到拥有十六艘战船时已经是两年之后,加上八艘武装商船,二十四艘大船也没有把握消灭元军南下的几千艘战船。贾迩冶非常希望拥有强大的水军,一举消灭元军水军主力,这样军队就可以进退自如了。但是看来与元军水军决战的日子还早着呢。

郑不败还带来了坏消息,去年将近年底时福州行朝为元军大军所迫欲迁徙泉州,招抚蒲寿庚有异志,杀尽在泉州的朝廷士大夫、赵氏宗室和二千多在泉州的淮兵,后来投降了元军,接着漳州也投降了。泉州基地和在外开矿的人员几经波折去了台北。虽然人员没有遭受损失,但是生产设备丢光了。漳州都在元军的掌握之中,看来小皇帝只能逃到广东避难去了。

现在徐大锤又停止了钢弩的生产,原因是硼砂又快没了,钨矿石也失去了补充。还有一件糟糕的事情,送给李庭芝的两艘商船的船员没有赶到泉州,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李庭芝现在去了什么地方。按日期推算,李庭芝前往福州时小皇帝已经离开那里,而且泉州已经出事了。

元军沿浙江、福建南下的大军分水陆两路,元军在浙江的水军战船多数开到福建去了。如果李庭芝撞到元军水军,一定是凶多吉少。在真实的历史中李庭芝和姜才是在扬州被斩首的,难道两人还是难逃一死?

贾迩冶和杨无过以及警卫排返回江都时,队伍里多出了林冲锋等十名杨无过的老部下和他们的家眷。贾迩冶将林冲锋、张顺水、阮二郎三位当过职业军人的好汉安置在参谋部,其余七人安置在特战司令部,仍由杨无过领导。他们的家眷暂住泰州。

林冲锋等人带来了两个徐大锤让他们转交给贾迩冶的密封木箱。箱子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很长。贾迩冶打开箱子后差点乐得不能自禁。箱子里装的是十支步枪和子弹,枪长五尺,七毫米口径,有膛线,有装弹五发的弹仓,枪口装有消音器,还装有三倍瞄准镜。

这种步枪虽然打一枪需要拉一次枪栓退弹壳和上子弹,但在这个时代已经是绝对先进的武器了。贾迩冶试枪玩了半天,每支枪打了五发,共耗费子弹五十发,这枪在贾迩冶手中二百米内指哪打哪,四百米距离仍然有很不错的精度,不用消音器杀伤力更强。贾迩冶将步枪给警卫排的每个班配置三支,自己留下一支做玩具,化了一天半时间教警卫排打枪,每人耗费子弹三十发。

贾迩冶回到江都后立即了解了前线形势,丁村堡元军仍然是五千人,各地元军都采取坚守不出战的策略。贾迩冶下达了如下作战命令:范广师、直属团和陆战团的两个营及团直属部队攻占湾头堡,以基本相同的兵力和优势兵器火力消灭一万精锐元军,抢夺粮仓,由范广做总指挥;无忌师和湘云特战团的炮兵部队佯攻丁村堡,闵烟师佯攻瓜洲,牵制两地元军;五月二十五日拂晓三面同时行动。在此之前,各部队仍然继续开展骚扰战行动。

二十四日夜里,在江都养精蓄锐的各部队从西门和南门相继出城,逼近湾头堡元军营寨。在距离湾头堡四里多的河边停了下来,三支部队的六十门大型迫击炮支了起来。部队铺设了三道浮桥,然后逼近到营寨的东门和北门二百米处,总共一百二十门小型迫击炮做好了发射准备,步兵垒砌了胸墙。随后大型迫击炮阵地前移五百余米,做好了射击准备。这是大小迫击炮交替掩护的战术,同时掩护步兵和骑兵进入攻击位置。

营寨里警声大起,元军严阵以待。但是部队没有立即展开进攻,只是静静地等待命令。一个连的步兵用木料建造了一座三丈高的瞭望塔,范广和两名参谋爬了上去。本来是用不着范广爬上瞭望塔的,那个位置是属于炮兵参谋和炮兵观察兵的,但是范广说既然不让他这个师长冲在前面,还不如亲自指挥炮兵来得过瘾。师长要占居的位置谁还能跟他抢夺?除非贾迩冶能把他拉下来,不过贾迩冶哪有闲心管这老东西的闲事。

东方的天空刚刚有些亮光,瞭望塔上的参谋摇动红蓝两面小旗,六十门大型迫击炮开始火力覆盖元军营寨里敌群,三分钟后,炮击集中到北门和东门,攻击部队逼近寨门一百米,部分小炮跟随步骑前移。当大型迫击炮延伸射击时,小型炮击炮开始射击。

西门和南门各有一股元军骑兵出寨,分别向北门和东门的阵地扑来。当骑兵集团前锋接近阵地一百余米时,遭到三十门小炮拦截火力的打击,部分大型迫击炮拦截其后续骑兵的冲击队伍。北门和东门阵地担任阻击任务的直属团和路战团两个营投入了战斗。

很快,元军的骑兵部队逃跑了,直属团的四个营向南门和西门方向追击两股元军而去。了望塔上的参谋又摇动了红蓝两面小旗,部队开始冲击,从营寨的北面和东面攻入敌营。

敌营崩溃,南门和西门逃出大量元兵,企图向瓜洲方向和扬州方向逃命。直属团的骑兵截杀亡命的元兵。范广师的部队剿杀南门和西门之敌,其余部队攻向城堡,伴随步骑进攻的小型迫击炮毫不留情的炮击群集在南门和西门的敌群。

贾迩冶、杨无过的一帮人和警卫排杀向城堡。贾迩冶不断地用步枪射击,击毙数十名元军官兵,这一伙人帅先攻入城堡,和直属团的警卫连和陆战团的两个营无情地消灭了城堡内所有的敌人,有效地阻止了敌人放火烧粮的企图。当确认城堡内再无敌人时,贾迩冶命令陆战团的一个营守护城堡,其余部队加入剿灭残敌的最后战斗,自己带着警卫排在城堡的城墙上用步枪点杀元军军官。

从炮击开始整个战斗持续了不足一个时辰,部队开始打扫战场。中午时贾迩冶得到报告,丁村堡的元军只有二千阿术的主力部队,其余三千是原来宋军扬州的守城部队。当无忌指挥炮兵将大部分装备精良的元军主力杀伤过半之后,元军内讧起来,结果剩余的阿术主力部队被杀干净,原来的宋军也死伤过半。无忌师冲进城堡时没有遇到抵抗。

闵烟师佯攻瓜洲遭到五千元军骑兵的疯狂反击,在炮火打击、手榴弹杀伤和弓弩射击消灭掉三千元军骑兵之后剩余敌人从侧翼冲入阵地,两军骑兵短兵搏杀,元军被全歼,闵烟师骑兵虽有手枪之利,但仍然死伤四百多人,这是我军最大的一次伤亡。闵烟稍微整顿部队后全师攻向瓜洲敌营,消灭了二千多元军步兵,三千元军水军驾船跑了。

贾迩冶下令各部队就地稍事修整,然后连夜行动,无忌师在扬州北面、范广师在东面、闵烟师在西面、直属团和路战团的部队在南面,包围扬州。贾迩冶计算扬州城里还有三万五千元军,其中北方来的的主力部队只有八千,其余两万七千是原来的宋军。根据丁村堡原来扬州宋军的表现,贾迩冶判断他们不会拼死抵抗的可能性很大。因此贾迩冶命令各部队第二天开始打击扬州的元军时,优先炮击装备精良的元军主力部队,争取原来的宋军投诚、起义或元军内讧。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