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六章 收复扬州 第十六章 收复扬州(二)

HimalayaRange 收藏 0 4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六章 收复扬州 第十六章 收复扬州(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6—2


三月份下了两次下雨,稀稀拉拉的雨点掉在地上就被干燥的土地吸干了,土地变成雨水的无底洞。四月份过了一大半了,老天只下了一次短暂的小雨。土地龟裂,兴化北面的大片大片水泽变成了草地,骑兵部队的多数战马都在此放牧,肥了战马,急坏了根据地的军民。灌溉水田成了头等大事,甚至耐旱作物都需要浇水。部队分批帮助农人抗旱,部队自己开垦的土地也要抗旱。


淮东大小河流密布,有便于灌溉之利。但是北方将如何?淮西、河南将如何?贾迩冶的脑海中出现了秋天时大批饥民逃难的景象,总是挥之不去。北面和西面的高原季风地带的草原是不是已经干旱一两年了?甚至干旱了更长的时间?蒙古贵族之间的战争与干旱有没有关系?在贾迩冶有限的历史知识记忆中有一个强烈的印象,北面高原草原地带如果有二三十年的风调雨顺,则草茂羊肥,羊多了,人也就多了。如果再来几年的干旱,草枯了,羊死了,人将如何?战争,掠夺、杀戮、罪恶将不可避免。这是大江大河孕育的华夏农耕文明挥之不去的恶梦。怎样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沿江地带的军民在江边沙土地上种植了许多甘薯苗,现在已经结出手指般粗细的甘薯。洪泽湖和高邮湖湖面水位下降,湖滩种植了甘薯、大豆、棉花等耐旱作物。贾迩冶又将眼光瞄向两个大湖之间的狭窄的地带,应当尽量控制更多的湖滩地带。只要有足够的粮食,秋后根据地必将涌入大量的饥民。根据地的人口越多越好啊。


“宝兄弟,南宫的报告,最近元廷又向北面草原地带派遣军队,除了燕京一带的卫军之外,还有阿术的一万蒙、汉精锐部队,镇守高丽的二千部队,还有河北、河南等地的少量部队。”忽必烈当时确实有些紧张,他的一个叫昔里吉的侄子反了。昔里吉是蒙哥的儿子,而忽必烈是在蒙哥死后自封大汗的。


“噢,这么说扬州的元军只有六万了,精锐元兵只有三万。”


项飞说道,“公子,这个情报与范广的侦察部队的情报相符,年初扬州之敌就有异常调动,湾头堡驻军有所加强,但是瓜洲和扬州调走的部队更多。”


“宝兄弟,战略情报部队还有报告,开春以来江南各地的元兵都有调动,但都是派往南方。”


贾迩冶感叹,“忽必烈一方面在草原上打仗,一方面在加紧消灭南方的抵抗力量啊。”


“宝兄弟,南宫的情报还有一点,元廷在二月份发布了禁酒令。”


“噢,蒙古人很爱好饮酒,怎么会发布禁酒令?”


“公子,酿酒是要耗费粮食的。”


“啊,项飞,这是关键。北方旱情一定很严重,因此才会有酿酒令发布。哇,这是什么人给忽必烈出的主意?”


杨无过笑道,“宝兄弟,出这种主意的绝不会是要饮酒的武将或蒙古人,只能是那些深谋远虑的汉人文臣。”


贾迩冶有些悻悻然,“是啊,忽必烈身边不乏熟读圣贤之书熟谙经世之道的儒者啊。可惜他们为外族所用。”


一位参谋说道,“都督,那些人都是汉奸。”参谋多是东山庄园的子弟和庄园培养教育出来的孤儿。


贾迩冶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汉奸肯定是有的,那些投降元廷并为之所用的文臣武将可谓汉奸,但是还有一些人很难界定。汉朝时中原文化就北至漠北,隋朝时疆界深入高原草地,唐朝时直达北海(贝加尔湖)之北端,有多少汉人与草原上的部落交融啊。多少汉人文臣武将和普通百姓世代相传,保持了汉人习俗礼仪和文化传统,今虽为外族所用,但不能简单归为汉奸之列。”


参谋有点不服,“都督,那些人应当算什么呢?”


贾迩冶笑道,“不算什么,只是敌人罢了。项飞,传令各部队将领召集作战会议,有两个议题,一是扩大一些临近水域的地盘,二是试试扬州之敌的胆量。开合他们就不要过来了,将海州训练的新兵编入开合师,该师扩编为三个团,下发一个团的武器装备,沭阳也划归开合师驻守。这件事要在月底前完成。”


五月初,贾迩冶、杨无过和吕铁头等人来到江都,这里距离元军的湾头堡营寨直线距离只有十三里。贾迩冶、杨无过、范广、党宁、萧德海和一些参谋人员登上西门城楼,用架在城楼上的高倍望远镜观察湾头堡元军的营盘。


“范将军,能确定元军营盘中间的城堡就是粮仓吗?”


范广答道,“都督,肯定没错,我亲自观察过多次,看见元军往里面运输麻袋,有时往外运出,但是进多出少。”


“元军为何将粮仓建在前沿营寨里,而不是将粮仓建在瓜洲或扬州城里?”


“都督,元军围困扬州时就在那里驻扎大军,储备粮食。那里东、西、北三面环水,尤其是东面有三条水道,易守难攻,还有城堡,其上储粮可以防潮。瓜洲城堡被李庭芝当年撤退时毁掉了,阿术的营寨建在水面上,是用大量缴获的宋军战船改造成的水上城堡,不利于粮食防潮。扬州守将投降后元军没有将粮仓搬到扬州城去,可能是打算向东进攻我军时可以就近运粮到前沿。”


“范将军,打造浮桥的保密措施可靠吗?”


“都督放心,十分可靠。匠人是从别的地方召集的,集中在军营里打造浮桥,造好后暂时也不放他们走,安排些事情让他们做。”


“范将军,今晚我们就在此观赏部队是如何骚扰敌军的。你要弄些宵夜的小菜啊,我来请酒如何?”


范广笑了,“没问题,几样小菜比都督的酒便宜多了。”


“那你得将茶也备好,要龙井茶。”


“哈哈哈。”范广大笑起来,“那我要多喝些酒了。”


下午贾迩冶美美地睡了一觉,像他这样下午睡个大觉的人还大有人在,今晚偷袭敌营的部队都被命令下午睡觉。晚上天黑后贾迩冶又登上西门城楼,范广已经在这里等侯了。


“哇,范将军,这哪里是几个小菜,将军今天破财了。”


范广请贾迩冶和杨无过入座,贾迩冶环顾四周,“党宁,德海,铁头,时移(直属团副团长),范阔,今天是观战,可以喝酒,都入座吧。”


众将入座,欢欣鼓舞,但是范阔婉言拒绝了,“都督,我值勤,不可饮酒。”


“好。”贾迩冶由衷地称赞,“各位将军,大家只能意思意思,以三杯为限,只有我和大哥可以痛饮。”


吕铁头说道,“没关系,我们多吃菜。”众将笑了起来。


天旱也有好处,天上没有云彩,月光明亮,凭肉眼就可以依稀看见元军营寨轮廓。子夜时,一位参谋对范广耳语几句,范广说道,“都督,出击的部队到达前沿。”


贾迩冶用八倍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又用高倍望远镜观察了一会,最后还是在一名参谋的指点下看见元军营寨东南角几个模糊的人影。


“范将军,部队训练的不错嘛,能够如此隐秘地接近敌营,用的是特战连吗?”


“正是,特战连的人员都是从各部队抽调的精悍士兵。”


“湘云的部队有没有支援人手?”


“参谋部和特战司令部联合调来五个人,连长就是史团长支援的人。他和我师的团长和副团长都很熟,一起训练特战连。都督带出来的人都厉害的很呐,即能打歼灭战、攻城战、阻击战,又能搞偷袭,而且计谋百出,可谓诡计多端啊。那个连长和李四海副团长行动起来就如同鬼魅,恐怕盗贼也不如他们。”


“李四海啊。”贾迩冶笑着看了看时移,意味深长。


时移有点不好意思,向贾迩冶拱拱手,“都督留情,莫说过去的事情。”吕铁头、党宁和萧德海都笑了起来,杨无过也面有笑意。


范广不解其意,“都督,什么意思?什么过去的事情?他们笑什么?”


贾迩冶笑而不答,原来李四海和时移都是吴公公和四位侍卫官当年送来的二十名特招士卒的成员,是蟊贼出身。这样的特招蟊贼还有四个,现在在五个师和直属团都有一名。吕铁头也是特招的士卒,不过他犯的前科是斗殴伤人。“范将军,李四海当年跟我出生入死,是我最早的士兵之一。最初我只有二十名警卫士兵,稍后发展到四十名,增加的二十名警卫是皇上送给我的,都是些有特殊本领的人才。他们现在都有出息了。”想到当年的警卫,贾迩冶忽然一愣,若有所思,不禁自言自语,“呀,该死,怎么把他们两个人给忘记了?”


范广诧异,“都督想起谁了?”


贾迩冶看看吕铁头和时移,“噢,我刚才想起两个老部下,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吕铁头和时移对望一眼,吕铁头说道,“都督是想起于辉和游济吗?”


贾迩冶长叹一声,“是啊,不知他们现在处境如何。噢,于辉的小弟和小妹应当长大了,不知近况如何?”


杨无过说道,“宝兄弟,于辉的小弟和小妹现在都在情报部队。”


“啊,那怎么行。万一出了事,将来如何向于辉交代。”


“宝兄弟勿焦虑,他们姐弟两都受过特别训练,而且他们在胶州,协助秦文弟妹工作。”


“噢,吓我一跳。大哥,这次行动结束后要设法联络于辉和游济。不知他们在敌后有没有坚持住啊。”


忽然一名参谋叫道,“快看啦,敌营起火了,特战部队得手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