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洛莉塔

只是一个提纲,还。

一个女人或者是一个女孩:宋离歌


三个男人: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卓。

母亲的情人。文。

老板。夕。

关于她的三个故事。

14岁。暗恋语文老师,并且勾引他,用小孩子一切可笑而且幼稚的手法。然后她终于成功了,将她的身体献给了卓。有一天,卓的妻子发现了这一切,于是卓跪在地上哭着请求他的妻子原谅,并且极力否认一切她和宋离歌曾经的一切。宋离歌突然觉得卓不过是个再普通而又猥琐的男人。她微笑着承认了对于卓的勾引,并且也承认了所有不利于自己而有利于卓的说辞。后来她选择了离开,她并不是害怕人们的指责,只是想要逃离自己。临走的时候,卓悄悄来送她,他说对不起,她微笑着给了他一耳光。


16岁。但凡和离歌母亲有关系的人都会感到莫名确十分巨大的压力。这一方面来自她母亲事业上的巨大成功,更来自她母亲多疑敏感的性格。她的母亲是受到父亲抛弃的,所以她不再信任任何人,即使是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自从离开了卓,离歌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神经衰弱并且一惊一乍的母亲身旁。

母亲的情人对离歌来讲一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母亲重来不在她的面前避讳什么,她亦重来没有让母亲感到为难过。那个叫做文的男人总是亦步亦趋的跟在离歌母亲身后。离歌知道他活得很压抑,母亲身边的人没有不压抑的。文曾经是很爱母亲的,或者现在亦还爱着。

离歌的父亲离开的时候,她母亲还只是一个柔弱并且单纯的女孩子,文从那时起就一直陪在母亲的身边。如果离歌的母亲没有在事业方面的成功,那么他们应该是很幸福的一对夫妻。然而文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他对于离歌母亲的爱本来便是对于她柔弱的一些爱恋,他是以一个强者出现的。然而现在的她已经远非原来那个令她心疼的小女孩了,而成为了一个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文就在离歌母亲逐渐变得强大的同时越来越沉默,现在的他除了跟在离歌母亲身边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可干的事情。他也想过要离开,他对离歌的母亲谈起过这样的想法,然而立刻受到了离歌母亲最歇斯底里的反击。在她的母亲看来,即使文现在并不再是她生存的必要条件,然而他仍同她拥有过的无数东西一样式不可以背叛她的。她对于“背叛”这个词极度的敏感。

离歌和她的故事开展得既相当的偶然又似乎是一种必然。当16岁的离歌回到她母亲身边的时候,文发现,离歌拥有着他母亲年轻时候的所有气质。她倔强并且脆弱,她向他撒娇并且时时需要他的保护……每当文将这些他认为十分优秀的品质向现在的离歌母亲提及,并且打算要回忆、重温一下的时候。她总是表现出一种极端的可笑并且不屑提及的神情。每当此时,文便变得益发的沉默,并且更加关注离歌的一举一动。

离歌自认对于文的心理了如指掌,对于文每次看她时的那种错杂眼神,她也深知其中的意味。然而她并未对此产生太的反感,一方面带着对于文的设身处地的怜悯,另一方面竟抱着一种幸灾乐祸的情感,她想看到她一向自以为是并且神经脆弱的母亲是怎样败在残酷的事实面前。

于是,她和文便理所当然地开始了,没有人提及她的母亲,也没有人对此作出任何的解释,一切仿佛就应当那么理所当然。

这一切终于没有瞒得住离歌的母亲,或许他们本来就没有想要隐瞒什么。

母亲和离歌之间有过一场像模像样的谈判。你不能夺走我最后的东西,她的母亲对她说。

最终促使她离开的当然还是文,他说我害怕你的母亲,我也害怕我自己。


离歌现在和她的老板夕在一起。虽然还只有18岁,但她已经是他的情妇一年有余。离歌从来不以情妇这个词语为耻,在她看来,所谓“情妇”仅代表你们相爱着但不能得到社会的承认。然而社会的承认,恰是离歌最不在意的。

夕是一个值得去爱的人,至少在离歌看来是这样的。四十有余的夕脸上并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身材匀称并且眉清目秀。他总是穿很干净的棉布衬衣和亚麻色的休闲裤,这使他总是给人很清爽的感觉。没有人能够把这样一个温和干净的男子同尔虞我诈商场联系在一起,然而夕恰恰是一个可以在商场里面游刃有余的人。

同夕在一起,是离歌主动的。在情感方面,她总是处于这种看似主动实则被动的局面而不自知的。她不知道,其实夕是早就看上她的。

夕拥有着一个世上最温柔的妻子和一个颇讨人喜爱的小女儿,过着世人所公认的最幸福的生活。然而没有人知道他有着怎样的压力。虽然他颇有经商的天赋,在商场的无数征战中也是越战越勇。然而商场毕竟是商场,有着太多的暗流汹涌,有着太多的不堪与肮脏,他必须随时得保持小心谨慎,他也常常有种身心俱疲濒临崩溃的感觉。但是这一切,他都不可以对他的太太讲,因为他的太太出身名门,对于商场的尔虞我诈没有丝毫的感念;相反如果夕将这些肮脏一一的与她解释清楚,那么她便转而不思饮食成日的为他担心。

总之这一切,时常让夕有一种十分寂寞的感觉。他常常有很多的话想要说,却苦于找不到对象。

离歌的出现正好给他提供了这一选择,离歌的聪慧与睿智常常使他颇为叹服,而她那沉着冷漠的处世态度又常常勾起他对于她的怜惜,因为在他看来她的这些态度的由来必是受了世上许多的苦难,所有女人是应该享尽世上美丽而远离苦难的。

男人一旦对女人产生了怜惜,那么离爱恋也便不远了。所以当离歌以一种主动地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一丝拒绝。

他说,我有妻子孩子的。

离歌说,那都没有关系,我只要你爱我。

他就轻轻地把离歌拥入怀中。


离歌现在就以这样一种状态安然的和夕生活在一起,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夕的妻子会找上门来,但她知道迟早有那么一天。然而在这一天到来之前,她没有任何的打算。

她也曾经想,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谈次恋爱呢?然而,问过之后,也便算了。

4.4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