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二十三章 大战(六)

找爱的人 收藏 6 1
导读: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二十三章 大战(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跟着钱誉的副官一路走关过卡来到了那个大宅院门前,只见在大宅院的右边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满洲国自卫军第四军军部。而站在门口的士兵,见钱誉的副官这么快就回来了,立即笑脸迎了上来,然后色咪咪的说到:“副官,军长要的小妞就找到了。你的动作好快啊,怪不得军长让你给他当副官啊。”

副官没有说话,只是恩啊着,想尽快应付过去。这时另外一个站岗的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突然拦着了邱随说到:“这位兄弟好面生啊,不知道在那里高就啊?以前怎么一直没有见过啊。”

邱随只是微微一笑,而手则拉了下那根拴着拉环的细线,示意副官说话。钱誉的副官突然甩手就给了那个站岗的家伙一嘴巴子,然后大声呵斥到:“你当你是谁啊?TMD,我们军长都不敢说他个个都认识,还靠了你这个看大门的啊。告诉你,这是刚从前面下来的,有紧急事情向咱军长汇报。MD,耽误了事情你付的起责吗?滚,给老子滚远的,别在这里碍事啊。”

两人被骂了一顿,一路嘟啷着离开了刚才的位置,而副官则被邱随他们押着来到了钱誉的司令部门前。

刚进到司令部了,就听见邱随小声吩咐到:“大家都做好准备,等下留两人在门口警戒,其他人跟着我冲进去抓人。”

说着,一手掏出手枪,然后直接押着副官,带着部队就朝里面冲去。来到门口后,有战士一脚将门揣开后,发现钱誉正坐在里面悠闲的品着小酒,嘴里还时不时的哼着,看那样子好像很高兴。这时见门开了,副官是被人给押着过来了,他立即意识到不好,刚准备转身取枪,被邱随后面飞起的一物击中。接着就听见钱誉发出了那死猪般的嚎叫。

见到此,后面的战士将门关上。然后有人立即飞身跑了上去,取出随身携带的绳子将其捆了个结实。见其还在鬼喊鬼叫,邱随顺手操起了桌子上的一块抹布,转身顺手就塞进了钱誉的嘴里。而此时外面已经人声鼎沸了,邱随知道自己的行动已经暴露了,再遮掩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于是押着钱誉走到了外面,此时发现院子里面已经聚集了不下两百人。

见到此,邱随大声喊到:“各位弟兄们,我们是复国军的,这次过来只是为了抓钱誉,所以希望其他兄弟不要多事,否则那我们就只有一起玩完啊。”

大家听到这里,一下都愣住了,就这十来人居然敢直接来抓一个军长,而且现在钱誉正在他们手里,嘴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来,大家谁也听不清楚他要说什么。见那些都愣在了那里,邱随就继续说到:“好了,如果大家想活命的话,那么我给大家的建议就是立即逃命去吧,等下我们的大部队就要打过来了。而且,你们现在身上背着的名声不好听,说是说叫自卫军,其实我看你们就是一群汉奸走狗啊。大家自己多掂量下吧。”

说着,趁那些人还在考虑的时候,邱随指挥着自己的人开始往外面冲,而院子里面的人则站在了那里。

等院子里面的人清醒过来的时候,邱随带领的小分队已经快出村了。听着后面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了,邱随判断追来的人不下一百人,而且人数肯定还在不断的增加,距离也越来越近。见此情况,邱随吩咐前面为一人的尖兵,负责前面开路。在尖兵后面距离五百米的样子,部署一个三人的战斗小组。而后面则是一个五人的战斗组抵挡的追兵,自己和剩下的人则建立了一个环行的防御圈,希望这样可以将钱誉安全的带到自己部队的部署地域。

这一路下来,自己身边的人是越来越少,防御圈也相应的被再次缩小。而追兵也在不断的拉近和自己的距离,邱随知道如果自己抗不住的时候就只有先杀了钱誉,那样的话不旦自己不要想活着出去,就算正个战斗任务也将失败,正想到这里,突然就听见前面传来一个声音:“副队长,副队长。”

这时他听出是自己派出的尖兵,远远的看出,这家伙后面还跟着一大队人马,邱随知道一定是尖兵遇上自己的部队了,不然也不会往后面来啊。走进了邱随惊讶的喊到:“方副团长,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那人听到邱随的喊声,仔细看去,也惊讶的问到:“老邱,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啊,我们两人还真有缘啊。”

邱随略微的喘了口气说到:“方副团长啊,先别说那么多,你先派部队把后面的追兵给我打回去。再和你详细的说啊,我的人真的快抗不住了。”方林听到这里对着后面说到:“一连长,带着你的人,把那些讨厌的苍蝇给赶走啊。”

后面有人答应着带领部队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不一会,就见自己安排在后面负责断后的那些人都回来了,个个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伤。听见邱随嘶哑的说话声,方林从通讯员手里拿过水壶递给了邱随,邱随也没有客气,接过来就是一阵猛喝。

水壶在特战队员手里转了一圈后,最终回到了方林的手里,这时邱随用平稳的口气说到:“是这样,本来是安排我和李队长两人带队来端钱誉的指挥部。但是因为作战需要,李队长不得不带着其他的队员开赴另外一个作战方向,这个任务则落在我的手里了。这不才带着队员将这家伙给抓了回来,没有想到半路上遇见了追兵,这一路就这样打下来,我也不知道这是到那了啊。”

听到这里,方林的瞳孔立即放大了,方林惊讶的带着一脸疑惑的问到:“就你们这几个人能把钱誉给抓了啊?”

听那意思,好像并不相信邱随等人能把钱誉给抓了。邱随随即哼了声说到:“对啊,这又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啊。喏,人不就在这吗?”

说着用脚踢了踢被扔在地上的钱誉,方林听到这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实在无法想象就这十多人居然敢把人家一个军的司令部给端了不算,还把人家的军长给活抓了过来,突然就听见方林喊到:“通讯员,拿通话器来。”

说着有人跑了上来。将通话器递给了方林,就见方林接过通话器说到:“焦师长,焦师长,我是暂一团方林。特战队已经活捉了钱誉,特战队已经活捉了钱誉,我团请求立即开始反击作战,我团请求立即开始反击作战。”

而此时焦敏宏,正在透过观察镜查看着前沿的情况,听参谋汇报到,暂一团团长方林汇报,有人活捉了钱誉,并且请求立即发动反击,焦敏宏立即快步来到通话器前,拿起通话器说到:“方团长,请重复,请重复。”

方林于是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焦敏宏听到这里,大声说到:“好,我同意。你部可以立即对钱誉的部队展开攻击,可以立即展开攻击。”而钱誉在听到焦师长这个称呼的时候,豆大的汗珠开始从额头渗出,而脸也失去了血色,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会关心他的变化了。

接到了可以反击的命令,方林在简短的下达作战任务后,便匆匆的和邱随分手了,看着从自己身边陆续而过的战友们,邱随知道,也许这其中将有一部分人开不到今天的太阳了。想到了这里,心里不由的有一丝难过从心头掠过。见方林带着部队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外了,邱随便也带着部队开始往下面撤。

睡的正香的欧阳明在朦胧中听见反击,立即从行军床上弹了起来问到:“老焦,部队就全线反击了啊?”

见那睡眼朦胧的参谋长听见反击就弹了起来,焦敏宏笑呵呵的说到:“全线反击,估计快了,对了,参谋长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邱随带人已经把钱誉这家伙连同他的指挥部都给端了,刚才是方林请求发动攻击,我同意了。”

听到这里欧阳明略微担心的说到:“老焦,你急了点啊。就算你现在不攻击钱誉部,他们也会做鸟兽四散。而且根据总部情报提醒,我们并没有见到板垣这家伙的增援部队出动,这么说来他的手里至少还有一个半左右的师团,约两万人没有动。而我们呢?成建制的部队也就只有这一个团没有动了。你现在出动了这个团,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意味着,我们将无增援派给前沿了,这样太危险了。”

焦敏宏似乎此时已经听不进欧阳明的劝告,立即反驳到:“好了啊,我的参谋长。我们部队已经打了十多天了,可是小鬼子愣是没有前进一步。而且我估计战斗就会这两天结束,这么多天都过来了,还靠着这两天吗?”说完眼睛看着已经大亮的天空,他知道今天也许是决定命运的一天。

正在洗漱的板垣,在听到参谋汇报说钱誉被抓,钱誉的部队被复国军彻底击溃时,立即勃然大怒。在略微冷静下来后说到:“我命令,第八师团的第三、第五、第七联队立即对攻击钱誉部的复国军发动进攻。务必在两个小时内将攻击钱誉部的复国军给赶出去。命令藤田战车联队在上午九时开始对火石山、霍地房子,烟囱屯发动全面攻击。另外给总部发报,要求总部派部队打通我部与总部之道路联系。”参谋答应着下去了,而此时的板垣似乎已经看见了自己被俘虏的景象。

焦敏宏开始盘算着如何收网了,而板垣则在考虑如何破网。此时的刘兴却在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场战斗胜利后,自己该怎么去整顿部队。因为他知道,这场战役他已经是胜券在握了,而一切只是时间的问题。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再守着这个天云县,那么覆灭也将只是个时间的问题。出于此种考虑,他才命令梁冲的一师对大庆进行攻击,如果这次攻击得手,那么自己接可以不用担心部队的油料供给问题,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获得可靠的钢铁支援。而此时的天空已经大亮了,已经十多天没有休息好的刘兴在思考中不知不觉的却睡着了。

当新的一天来临时,新的一轮战斗也打响了。面对着数倍与自己的敌人进攻,焦敏宏的第四师除开发挥火力的优势外,还不时的对敌发动逆袭,以此来消耗敌人的进攻力量。而当藤田的四式坦克出现在战场的时候,局面开始向有利于日本人的方面发展。

而此时的焦敏宏开始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电话不断的响着,下面的部队不断报告发现敌新式战车出现在战场上,包括二十三毫米四联机炮在被的很多武器都无法对其产生有效的打击,这多少让焦敏宏和欧阳明开始产生一丝不安起来,特别是火石山的频频告急,让焦敏宏开始有点后悔不该叫方林的暂一团对钱誉部发动进攻,以至于现在自己手里只掌握着一个营,而就这一个营也将很快的派出增援前沿。这时有参谋报告说火石山第一、二线阵地被攻破,听到这里焦敏宏立即把电话要到火石山的防御指挥所内,负责在火石山防御的是第四师的第四一三团,其团长为原一营长二连长邓弘,电话接通后,焦敏宏大声问到:“邓团长,你是怎么指挥部队的。居然让日本人连续突破了两道防线,我现在不要你的任何解释。你现在给我听好,立即安排部队进行反击,务必将阵地给我夺回来。增援?多了没有,我只有一个连给你。”

听到这里邓弘说到:“老团长,我的团两千多人,到现在带会喘气的也就只剩下五百多人了。他刘兴凭什么就让他的部队喝汤,让我们来啃骨头啊?那还不是因为我们是后娘养的啊。老团长,不管怎么说,也要给咱们老一营留点种啊。”

听到这里,焦敏宏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然后大声说到:“你小子这叫屁话,什么叫后娘养的啊?你TM当是给刘司令,给我打鬼子啊。告诉你,增援十分钟内到达,你TMD,给我把阵地夺了回来,我什么也不说,你要是夺不回来,你也就别回来了。反正就是那句话,等你的部队填完了,就该老子带着部队亲自去填了。你小子少在这里说那些什么后娘养的屁话啊。”

说完也不听邓弘的解释,啪的一下,重重的将电话给挂断了,然后喊到:“警卫营长,让一连立即去霍地房子,二连增援火石山,三连增援烟囱屯。你就留在司令部把你营部和司令部的那些后勤、文书,还有去医院看下,从里面抽出点守卫部队都组织起来,准备下一次的增援。”

警卫营长答应着下去了,而欧阳明则开始盘算着如何调整部队,正在这个时候,就听见有人喊到:“报告。”

欧阳明和焦敏宏都不约而同的看了一下说到:“进来。”

两人进来后,敬礼先后说到:“特步营营长丘联、七九坦克营营长喻喜奉命前来报道,请指示。”

听到这里,焦敏宏和欧阳明都反应了过来,知道是刘兴安排的增援过来了,四人在简短的聊了会,就见丘联说到:“焦师长,你就下命令吧。对了,刘司令说了要我们带部队先上来顶一会,最迟在天黑前一定会把那套筒给送上来。”

焦敏宏一脸的疑惑,而欧阳明则满脸的喜悦,见焦敏宏还在疑惑着,便解释到:“套筒是我们在那边给ZQ4型火箭筒取的别号,有那玩意在,还能让日本的这破四式坦克逞凶啊。”听到这里焦敏宏知道了为什么欧阳明会在听到套筒这个词语后变的轻松了。

在简短的布置下任务后,丘联和喻喜按照部署离开了指挥部。而此时的前沿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争夺后,最终因为丘联和喻喜的出现,战局再次被扭转了过来。而接到了进攻失败报告的板垣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败了,而且是败的很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