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英雄自古披肝胆 发动在即(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一)

好像有什么虫子在自己脸上爬?

身上也有,是甲克状的?还是浑身毛茸茸的?或者,是还能飞的那种?

想到这里,国民党26团特务连中尉郑涛心里发麻,那些虫子他最怕。按说刀头舔血成日拔枪面对死亡的汉子不应该怕个软体还是甲克的虫子,但是郑涛偏怕,没有理由,想想自己身上、头发里充满了这样的生物,他是连抓也不敢抓、挠也不敢挠了。

我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老子不是一名国军军官么?

这,是赵家镇据点的鬼子监房。这样的监房在据点里面有三间,隔着的是厕所,味道可以想象。不过就算隔壁是餐馆,依旧是一种血腥、汗臭、脚臭、体臭和隐隐死亡的味道。

不过这些算得了什么呢?老子现在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关系几百上千号人的生死!但是老子这话这情报送给谁?

郑涛一阵绝望!

回想起昨日下午那一幕,郑涛就是一种被欺骗的感觉——狗日的情报官何伟!

自己和他带着刘三猛从师部返回,本来是到官堂渡口渡河直接返回团部的,谁知这个何情报官偏偏说要来赵家镇会相好,结果进了据说有关系的那家茶馆没坐下不久,日本人就冲了进来……

就算被抓,老子也算为党国成仁,但是现在老子不能死!

死了,上官团座就完了!整个26团就完了!

(二)

完了?就这样完了?

我就这样被关进不知道是山西还是河南的一个日本人据点?

一墙之隔的隔壁监房,兵工专家赵子骥惊慌地醒来,闻着刺鼻的监房味道,心里默默地问自己。

不是说安全问题有各地的地下组织负责,不会有什么问题么?

摇摇头,听见黑暗中有人往尿桶里面撒尿的哗哗声,他居然回想起慕尼黑的啤酒,那种洋溢着麦香的芬芳。

我就死在这里了?那就太可惜自己的知识了。

渡过黄河,就是胜利。对岸据说是游击区,有无数的八路军、游击队。可惜,功败垂成,昨天下午自己和这一队十几个人刚踏入赵家镇,立刻引起了几个伪警察的注意,不一会儿,一队日本人端着枪就咿里哇啦地围了上来……

此刻,谁也想不到,这间关押了十几个人的牢房中,还有和赵子骥随行一队的一个脑袋也在转动:没有完!肯定没有完!明天日本人单独提审我之后,他们会找个借口放了我们的!和我接受的任务相比,这十几个人有什么值得抓的?!

(三)

鸡叫过头遍了,陆续有人往镇子西头的赵家镇维持会所在地走去,这是每天早上往鬼子据点打扫卫生送水送吃的人。

这项维持会介绍的活儿还是很抢手的,每月能在维持会领两个大洋不说,还能和据点里面的皇军、伪警察混个脸熟,万一有事还能堆笑上前说个话。

天色亮起来的时候,这些人跳水的跳水,蒸馍的蒸馍,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就看见维持会副会长——烧鸡铺老板方德柱进门了。

方老板在镇上是个人物,得尊敬点。于是一干人抽空上前问早。

不过,今天的方老板没有往常那么随和,只是把纸烟往众人散了一圈便走出门去。

过了一会儿,门口冲进6条汉子,手里都端着枪,他们的命令很奇怪——把衣服裤子都脱下来!

吓傻了的这干人还没看见朝阳,没仔细呼吸一口早晨的空气,就被脱下外衣裤子全部关进了柴房。

黑暗中,有位心里打鼓琢磨,事后经常绘声绘色地给乡邻描述:6条大汉啊!早上叫脱衣服?老子当时还以为要搞老子屁眼呢。日本人也没这样干嘛?

说这话的时候,他依旧在赵家镇维持会干,还是给据点的鬼子打扫卫生送吃的。不过,鬼子换了一拨,维持会会长也不是方德柱方老板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