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5—4

“宝兄弟,甘钗来报,李庭芝、姜才从扬州突围,东走泰州。”

“啊,大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八天前,是我军南下打涟州的同一天。”

“有多少人突围?”

“大约五六千。”

“李庭芝就剩下这么点人了?”

“宝兄弟,参加突围的人马是五六千,大部队仍然坚守在扬州城里。”

“噢,路上损失如何?”

“损失步兵千余人。”

“突围出来的都是骑兵吗?”

“骑兵只有两千,其余都是步兵。”

“噢,看来元军围城部队也不是铁桶。这位李大人,既然能够突围,为何不将主力撤走,守着扬州孤城有什么用处?”

“宝兄弟,李庭芝不是弃城不顾,部分军队突围恐怕是为了响应福州行朝相招。”

“啊?他如何过江,这么点兵马如何穿行江浙?焦山水战之后,宋军在长江一线哪里还有战船舰队?唉,福州行朝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李庭芝手握重兵怎么能盲动?铤而走险,很可能招致全军覆没。大哥,现在李庭芝在泰州干什么?”

“加固城防据守。”

“从泰州东走南通州有无安全通道?”

“恐怕没有。四月时元将博鲁欢以重兵围困泰州新城,上个月攻破城池。元军留下大部队驻守之以威逼泰州,守将是个万户,叫乌马儿。”

“这个钉子应当拔掉。大哥,加强对泰州新城的侦察,等范将军回来后制定突袭攻占泰州新城的计划。”

范广奉命到淮安、宝应、高邮等地联络宋军去了。五天后他回来时带来了一个极大的坏消息,扬州守将朱焕在李庭芝突围后十天投降了,现在元军正发兵攻打泰州城。同时,杨无过也得到相同的报告。

范广报告说淮安、宝应和高邮的宋军对我军攻占涟州表示欢迎,而且允许我军借道南下支援扬州,但是无意准许我军进入淮安、宝应、高邮等城池。在扬州守军投降、元军发兵包围泰州城池之后,各地宋军的态度有所改变,表示愿意积极与我军合作,但要求我军进城部队接受他们的指挥。

贾迩冶、杨无过和范广在直属营的保护下用三天时间拜访了淮安、宝应和高邮三地,达成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吃亏的协议,我军以涟州重地换取兴化、盐城两座偏僻小城。

调防行动都在夜间秘密分批进行,使用了较长的时间。五天后换防完毕,盐城只有曹满带着一个步兵连的兵力,主力集中在兴化,船队驶进新洋港口。这时杨无过得到报告,泰州城陷落,泰州裨将孙良臣串通李庭芝帐下小卒刘发、郑俊发起兵变,抓了李庭芝和姜才,打开北门放进元兵。李庭芝投水自尽未死,姜才因背上害疮卧床而束手被擒。

兴化指挥部里贾迩冶有些焦躁,所有的行动都是为了就近支援李庭芝,没想到他帅小部分军队东走泰州,仅十日扬州就落入敌手。更没想到失去扬州主力部队刚十天,部分泰州守军叛变,引狼入室,李庭芝和姜才双双被擒,泰州又丟了。贾迩冶痛苦地思考着解救李庭芝和姜才的办法。

杨无过见贾迩冶似乎失魂落魄,便说道,“宝兄弟,甘钗报告元军有将李庭芝和姜才押赴扬州问斩的企图。”

“大哥,为什么要到扬州斩首,在哪里杀了还不一样?”

“不一样。李庭芝坚守扬州一年多,且积极出战。如在扬州杀之,可以扬元军军威,打击宋军抗敌的信心。”

“噢,大哥,如果元军押赴李庭芝至扬州,冷冰甘钗他们能否紧紧盯住?”

“这没问题。”

贾迩冶思忖片刻,对项飞说道,“项飞,泰州新城还有多少元军?”

“公子,侦察部队报告,泰州新城主力九千余人进入老城,新城守军应当不足一千。”

“进入泰州城的元军总共有多少?”

“三万以上,具体不详。进城的人有许多是宋军在扬州的家眷,元军驱之泰州城下劝降守军,瓦解军心。”

“各位,为了保住淮东的抗元力量,我们必须设法解救李庭芝和姜才,不惜打一个大仗,不惜消耗大量弹药。我们一起合计一下。”

第二天夜里,闵烟团和范广团突然攻入泰州新城西门,一个时辰后又出城向西驶去,从这里到泰州老城只有四十里路。他们在城里没有留下一个元兵活口,连文官也没留其性命,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用分兵看守俘虏。主力西去后泰州新城只有萧德海带领的一个连以及小雨和刘敏的两个情报班在继续清剿残敌和缴获敌产。

无忌团和水军陆战团位于泰州城东两里,他们的任务是阻击泰州老城向新城的援兵,但是直到茗烟团和范广团赶到,阻击部队只是在胸墙后静静的等待。部队开始生火做饭,火光惊动了泰州敌兵。吃过饭后部队休息,一直到东方泛出曙光。

贾迩冶对身边的几位团参谋长下达命令,“按计划执行。”

部队展开向城池逼近,在城下二百米垒砌了胸墙,茗烟团和无忌团在两翼人不离马鞍,范广团和水军陆战团居中立于胸墙后,炮兵在其后做好了发射准备。部队向城下逼近时城墙上发射了一轮回回炮,既有石块,也有火药包。但其有限的射程使其毫无作用。

突然,城门开了,大批元兵从城门涌出。最先出城的二千刀盾手在阵前五十米竖起一道盾墙,二千弓弩手在其后拉弓张弩警戒,随后又涌出二千骑兵向两翼展开,接着从城里推出二十余架回回炮,在城下排成一行。就在元军准备发射回回炮时,迫击炮发射了。第一轮大型迫击炮射向回回炮阵地,彻底摧毁了元军的回回炮,同时四个团的一百六十门小型迫击炮射向元军步骑阵地。三分钟后小炮停止射击,大炮火力射向城墙,无忌团向城门逼近。

大炮向城里延伸射击,进行遮断射击,无忌团攻入城门,闵烟团、范广团、陆战团以及小炮部队相继跟进,大炮仍然向城里延伸射击,只是射击密度大大降低。贾迩冶和几位团参谋长以及部分小参谋们进入城里时无忌团和陆战团已经构筑了一个半径一百米的半圆阵地,闵烟团和范广团徒步登上城墙,并在城墙上向两侧发展,各团的小炮连跟着步兵运动,大炮连在城楼两侧支起了迫击炮。贾迩冶和参谋人员及各团勤务班人员进城后关上了城门。

残破的城楼上架起了高倍望远镜,西门子对贾迩冶说道,“都督,敌军十分混乱,我军可以趁势突击。”

孙谋也说道,“是啊,公子,可以改变一下计划,全军分成几股向里穿插,分割敌军。”

贾迩冶说道,“暂时别急。穿插突击取胜的可能性很大,但别忘了了元军数倍于我军。如果搅在一起混战,我军伤亡必定很大。我们本钱小,大伤亡是承受不起的。即使胜了,也无力再战。还是按计划执行,先在城墙上稳妥展开,只要能展开兵力即可。”

不久,小参谋们报告,大队元军在城中心集结,黑压压的人群,不计其数。同时城北和城南各有两千骑兵出城,向我后方迂回。贾迩冶对孙谋和西门子说道,“传令,立即炮击城中集结之敌群。”

城墙上的大型迫击炮纷纷射击,随着远处传来密集的爆炸声,城楼上小参谋们的欢呼声盖过了炮弹的爆炸声。几分钟后大炮停止射击,两侧的城墙上的闵烟团和范广团开始用小型迫击炮对城外迂回过来的骑兵进行拦截射击杀伤。两路元军骑兵遭到大量杀伤后调转马头逃跑了。

一名小参谋大声报告,“都督,城西有一队骑兵出城逃跑。”

贾迩冶精神一振,“有多少人?”

“大约五百人,还有几辆马车。”

“西门,孙谋,命令大炮不间断射击封锁各城门和打击发现的敌群,各团全面向城里推进,用火力开路,不要吝啬弹药,项飞很快就会送弹药过来的。你们下部队打去吧。”

无忌团和陆战团率先向城里突击,闵烟团和范广团各有一个营在城墙上推进,其他部队纷纷下墙向城里进攻。

一名小参谋过来请求贾迩冶,“都督,让我们也去打吧。”

贾迩冶笑道,“不行,你们注意观察,给炮兵指示目标,要注意别误炸了自己人。”

城里的激烈战斗持续了大约一个时辰,大量元军冒着炮火出城向西逃窜,无忌团和闵烟团的大部分出城追击敌军,其余部队在城里继续搜剿残敌。中午过后战斗完全结束,追击的部队返回城里。杨无过、冷冰甘钗夫妇、寒霜洪玉夫妇和吕铁头的部队进入泰州城,他们在攻城战斗打响时埋伏在泰州至江都的半道上,伏击了押送李庭芝和姜才的五百元军,成功地营救了两人和他们的家眷。吕铁头的部队损失惨重。

这次战斗使贾迩冶增强了对自己的部队的信心,只要弹药充足,尤其是炮弹充足,数倍于己的强敌也是可以战胜的。

贾迩冶下令严密保护李庭芝、姜才和他们的家眷,他衷心感谢元军驱赶宋军家眷劝降宋军的卑鄙行径,否则那些在扬州的宋军家眷是无法保全的。贾迩冶当时并不知道,这些宋军家眷,包括李庭芝和姜才的家眷已经遭受无可挽回的伤害,尤其是女性家眷几乎全部遭受了元军的蹂躏,很多女人羞愤自尽。

两天后无忌团、范广团和陆战团于拂晓突袭江都,他们全歼了逃往江都的五千余元军,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贾迩冶知道了元军对宋军家眷的无耻暴行。

战争中女性往往受到比死还更大的伤害,这就是陷入绝境或冒险突围时将士们狠下心来亲手杀死妻女的原因。造山见到现在网文中有据此大肆攻击古代起义军队者,还有学者根据崇帧皇帝上吊前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的行为断定崇帧有精神病。到底是天真幼稚还是心怀叵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