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人生 第一章 第十八节 金殿告御状

破壶 收藏 0 5
导读:再世人生 第一章 第十八节 金殿告御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1/


第十八节

一排排官兵,拉满了弓弦,对着客栈,只要一有人反抗就会立刻被射成刺猥。

“大胆,什么人在外喧哗,潮都总督李天大人和神使大人在此,不得无理。”郭静的声音不大,但暗用内力,外面的官兵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总督李天?还有神使?”那名标统听着有点发楞,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刚才有人报案,说这边有人刺杀京城大少钱小仓,可把他吓坏了,那可是礼部侍郎的公子,而且他舅舅还是他们最大的上司。

神棍一脸神圣不可侵犯的走了出来,李天跟在他的身后,看着四周的官兵,神棍张开双手,说道:“神的孩子们,放下你们手里的弓箭,在爱的光芒下,神会给你们最美好的祝福,阿拉西加。”

官兵们没见过总督李天,但神使大人他们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一个个都收起弓箭,跪在地上给神使大人请安。

那名标统也赶紧下了马,走上前来,单腿跪地,“巡城标统张良给两位大人请安。”

“伟大的太阳神,您的光芒会驱走黑暗,起来吧,神的孩子们。”

“张标统,刚才本督正和神使大人谈论太子立储之事,没想到竟然有人行刺神使,现在立储大典在即,有人行刺神使,我看是想破坏大典为主,没有太阳神的祝福,就成不了太子,这可是关系到国家兴亡的大事,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你一定要严查,我会把一切都奏明圣上,你现在可以把尸首带走了,一定要查明身份。”先把一可大帽子扣上,看谁还敢来说情。

标统吓的满头大汗,行刺神使,这可真是个大罪,还用查吗,京城恶少钱小仓谁不认识,还是先回去报告上边再说,这可不是他能管了的事。

等标统带着尸首走后,郭静立刻叫人把客栈的前后里外都冲涮一遍,客栈又变的干干净净。

“我说神棍,你也该回去了,我叫人送送你。”

“慢着,你那钻石还没给我呢。”

“咱们可是说好的,你今晚不许暴露身份,你没守约,所以~~”射杀了钱小仓后,钻石自然又回到李天的手里。

“你他妈的别来这套,利用完我就想甩手,别以为我是傻子,还他奶奶的‘二狗蛋’,要是不给钻石有你好看。”看来神棍还真不傻。

“嘿嘿,看出来了,好吧,给你。”说完,拿出钻石,神棍一把就抢了过去,赶紧藏到怀里,这才放心的长出了一口气。

“你就不想知道那冤大头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在京城里,我谁都不怕。”

“嗯,那就好,我还怕到时钱贵问起你,你不好交代呢。”

“切,我怕过谁~~!!慢着,你说谁??钱贵?。”

“嗯,那小子是他儿子。”

“妈的,这次可被你害惨了,那钱贵可是和我关系不错,到时候我可怎么说啊,你惹谁不好,干什么非惹他家,钱贵的小舅子是九城提督,他大哥是西北边陲的兵马大元帅钱富,你吃饱了撑的。”神棍着急的挠着光头。

“哎我说,这可是你下的命令,我好心请人家吃饭,你被人踹了,才叫我的手下杀人的,怎么成我的事了。”李天很委屈的说道。

“我??我什么时候叫你手下杀人了?”刚才的事神棍也忘了自己说的是打还是杀。

“你可以问问我的手下啊,怎么,你怕了?”李天微笑着看着神棍。

“切,我是神使我怕谁。”典型的无赖形象。

“那不就结了,到时侯在金殿之上,咱俩一口咬定,他是在行刺你,我看谁还能把咱怎么着。”

神棍的两个小眼珠一动不动的看着李天,好一会儿才说道:“卑鄙无耻,太卑鄙无耻了,就这么定了,走人。”一场阴谋过去了,杀人,就这么简单。

第二天一早,金殿之上,钱贵和九城提督哭的就象被多少人刚轮过的泼妇。

“陛下啊,你可要为老臣做主啊,呜呜!我那可怜的孩子啊~呜~”

“陛下啊,我的外甥死的冤啊,请圣上做主啊`~”

两个人一阵嚎啕大哭。

文武百官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个人,悄悄的在那里议论纷纷。

“大胆,金殿之上,你两个身为臣子,哭哭涕涕成何体统。”刘东大学士看着两个人这个样子,有失身份。

“两位爱卿,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两个人哭成这样。”皇帝陛下不解的问道。

钱贵早就哭的说不出话来,还是他这个小舅子把事说了一遍。

“陛下有所不知,昨日夜晚,臣的外甥外出饮酒,竟然被杀,跟随的家丁只有一个重伤逃出,其他的十几口人全部被害,陛下,您要为臣做住啊。”说完,跪地不起。

“什么?竟然还有如此之徒,可曾抓住。”皇帝一听,也是大吃一惊,文武百官更是哗然一片。

昨夜铁手何必石受伤逃出,伤的并不重,知道出了大事,怕李天他们逃掉,先报了官,并暗中跟随着来到客栈,把后来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觉得事关重大,赶紧去府里报告给了钱贵,当他把事一说,钱贵当场就晕了过去,何必石是老江湖,马上派人去请提督大人,请的人还没出门,九城提督就匆匆忙忙的赶来。

刺杀神使,扰乱立储大典,这可是灭九族的大事,他可不想因为这个外甥被满门抄斩。

钱贵好不容易醒了过来,愤怒的立刻就要带人去抓凶手,但一听儿子刺杀神使,扰乱立储大典,咣当一下又晕了过去,气的他这个小舅子直接把一桶冷水浇到钱贵的头上,总算把钱贵又激了过来。

“姐夫,都什么时候了,您就别晕了,这事弄不好是要灭满门的。”

九城提督名叫周忠,就一个姐姐,如果钱贵出了事,那他的前途也算完了,而且还要受牵连。

钱贵又急又气又是心疼,他可就这一个儿子,平时当心肝一样惯着,一下子就这么没了,就象心头插了把刀一样难受。

听完何必石说完经过,钱贵恨的咬牙切齿,“李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

两个老家伙一听就知道钱小仓被人下了套,但是这个套要是不解开,他们全家都要跟着倒霉。

“姐夫,这事暂时被我压了下来,但要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钱贵也慢慢的冷静下来,“哼,想搬倒我,凭他一个李天还不是对手,神使啊,我钱贵平时对你不错啊,你竟然如此对待老夫,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来人,飞鸽传书给边关的大哥,叫他有所准备,以防不测,周忠,你派人密切监视李天那小子,别叫他跑了,铁手去召集钱府秘密训练的死士,准备出动,明天一早周忠和我一起上朝,咱们先告他一状在说,哼,他说刺杀就是刺杀了,神使看来也是受到蒙骗,人死无对证,再说神使和我多年的交情,不会落井下石的。”就这样,两个人商量了一个方案,才在金殿之上,告了御状。

周忠跪在金殿上,听到皇帝问话,哭着说道:“陛下,这行凶之人还没有被抓,但被臣手下的人所监视起来,只是臣不能擅自行动。”

按照大安的律法,总督以上的官员,那是要皇帝亲批才能受到刑罚,所以周忠也不敢私自下令抓人。

“哦?为什么不抓?”皇帝疑惑的问道。

“因为他是个朝庭大员。”

“什么?难到凶手就在金殿之上?”皇帝大吃一惊。

“不不,陛下,凶手是个外臣,他就是潮都总督李天。”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一个外派大员,杀了京官的儿子,这事的确有点头疼,但是,这个李天可就不一样了,他那潮都,在京官的眼里,是可有可无的地方,他这个总督,有实无权,谁都不会因为他和钱贵闹翻,所以,文武百官一致要求严惩,以正大安律法。

皇帝陛下大喊一声:“来人,宣李天进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