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五章 拯救庭芝 第十五章 拯救庭芝(三)

HimalayaRange 收藏 1 1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五章 拯救庭芝 第十五章 拯救庭芝(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5—3


天黑前骑兵队伍越过丘陵地带,稍事修整后继续向南行军。虽然战马的蹄子上都裹上了厚厚的麻布和皮革,但将近七千人的骑兵队伍仍然给大地带来震撼。队伍时缓时急,每到较大河流,前锋无忌团都建造浮桥,全部部队过河后又撤去浮桥。天亮前,部队跨过灌河,来到一叫高沟的村镇。部队封锁了村镇,全队在此休息。


马金贵是参谋部马夫班班长,原来是宋军的一名士兵,丁家洲溃败后被门不合收留。他在上次攻打涟州时右腿中箭,流了很多血,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右腿跛了。原来是安排他退伍的,但他死活不愿离开部队,说是一定要跟着部队打回江南。考虑到他在宋军时就是骑兵,精通养马之道,贾迩冶亲自批准将他留在部队,任参谋部马夫班班长。


马金贵来牵贾迩冶的宝马去侍候它,贾迩冶问道,“老马,见到我大哥吗?”


“回都督,杨大人在后卫部队,还没过来,刚才项大人也在找他。”


“噢,知道了。老马,你忙去吧,自己也别忘了吃饭。”


“遵命,都督。”


不久杨无过和项飞一起来到贾迩冶身边,贾迩冶急忙问道,“大哥,后面有尾巴吗?”


杨无过笑道,“宝兄弟,谁长尾巴了?是这样,从东海跟过来五名侦骑,已经收拾掉了,缴获五匹战马。现在后卫部队全部过河,浮桥也撤除了。”


“噢,大哥,部队的行踪还是被察觉了,大部队行军很难做到隐秘二字啊。”


“宝兄弟,大部队行军要想神不知鬼不觉是不可能的。只要速度快,元军察觉了也无可奈何。”


“是啊,大哥说的对。兵贵神速,而不是绝对地隐秘。”


东方泛出曙光时贾迩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忽然被一片嘈杂之声惊醒,吕铁头过来说道,“都督,有一位当地老者要见你。”


“啊,铁头,有请老者。”


老人鹤发童颜,雪白的长须飘飘,怀里抱着个酒坛,坛口盖着个酒碗。“老人家,您要见我?”


老人施礼,“您就是带兵的将军?真是少年俊才啊。将军治军严明,大军进村而不入户。大宋有将军率领的这等军队,乃大宋子民之福啊。”


“老人家,我军乃人民子弟兵,父老乡亲就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姊妹。军与民就如同鱼和水啊。”


“老朽敬佩将军带兵之道,更敬佩将军爱民之心。”老人打开酒坛,斟了一碗酒,双手递给贾迩冶,“老朽敬请将军饮一碗自酿的醪酒,请将军赏光。”


“多谢老人家美意。”贾迩冶双手接过酒碗。


旁边的吕铁头急道,“都督请慢,在下先饮一碗。”


贾迩冶看着吕铁头焦虑的眼神,笑道,“铁头,我们什么时候担心过老百姓对我们不利了?”贾迩冶仰脖一口饮尽碗中之酒,然后咂咂嘴,似乎在品味酒香,又似乎有些凝重。


“老人家,这酒真的是您自酿的吗?”


“是啊,将军品出什么特别之处吗?”


“这酒不是一般用大米酿制的醪酒啊,原料中一定使用了大麦和小米,而且还使用了蒸馏和勾兑技术。”


“啊,将军还是酒仙呐,老朽佩服之至。老朽年轻时在镇江酿制米醋和酱油为生,四年前有幸在扬州品尝过江南东山庄园出产的烈酒甘醇,以后就在此地摸索这种酒的酿制之法。四年探索,终不能酿出那等好酒啊。”


“噢,杜康酿酒,传说镇江最早酿醋的是杜康后人。老人家,就借你的酒,我们同饮如何?”


“哈哈,将军爽快,老朽定当从命。”


两人席地而坐,用同一个大碗,一人一碗地各饮三碗。“老人家,晚辈尝闻江南东山庄园酿酒之道,而且知道彼酿酒之道并非不传之密。”贾迩冶详细地解说了东山庄园酿制烈酒之法。部队开饭时一名勤务班战士端来两盒稀饭,几块干粮和咸菜。贾迩冶邀请老人,“老人家,既同饮,何不同食?”


老人又爽朗大笑,“那就再叨扰将军了。”


饭后不久部队开拔,村民们聚集在道旁相送。贾迩冶辞别老人,上马离去,忽听老人在身后高声叫道,“将军,老朽乃杜康后人,以后将军若闻高沟酒之名,就是老朽所作。”


贾迩冶回头微笑向老人挥手示意,出了村庄后悚然一惊,“高沟酒?难道驰名大江南北的高沟酒就是这样诞生的?”


身旁并骑的吕铁头说道,“都督,你说什么?那老者的烈酒还没酿成功呢,怎么就驰名大江南北了?”


“噢,铁头,那位杜康后人一定会酿出名满大江南北的好酒的。只要你别壮烈牺牲了,一定会尝到他酿出的好酒的。”


“都督,铁头刀枪不入,不会死的。仗要打,酒要喝,还要娶娘子,生儿子。”


部队逼近涟州时放缓了速度,展开成攻击队形,在城下二百米停了了下来,炮兵下马支起了迫击炮。贾迩冶用望远镜观察,城墙上聚集不少元兵。吕铁头看见贾迩冶脸上出现了熟悉的特别笑容,知道炮击要开始了。但是贾迩冶在耐心的等待,几千人的队伍没有人发出声音,只是不时地有些战马发出嘶鸣。


大约半个时辰,城墙上聚集的元兵在城墙上形成了墙上之墙。忽然,架在城墙上的四座回回炮发射了,四群碗口大小的石块成抛物线飞向城外,然后纷纷砸在阵前二三十米处。队伍岿然不动,对飞来之石视若不见。贾迩冶看看身边的几位团长和吕铁头,点头表示赞许,“啊,将军们,你们的训练成绩不错嘛。”。


范广不无骄傲地说道,“都督,大家都清楚回回炮的射程,训练教材里都写上了。”


项飞说道,“公子,可以开始了。”


贾迩冶向他点头表示同意,几位团长策马回到各自的部队。三分钟炮袭开始了,三个团和直属营的七十门大型迫击炮和一百四十门小型迫击炮发射的炮弹将城墙上炸成火海,人的身体在城墙上飞起又落下。紧接着两门炮轰开城门,闵烟团率先冲入城里。


贾迩冶进城后首先登上城墙,身边的人除了杨无过和参谋部的人员,还有直属营的一个排和特种兵司令部所属的两个排的兵力,这种部队是用来登记和甄别俘虏的,以及管理缴获的敌产,成员多是学校培养出来的子弟和孤儿。


城墙上尸横遍地,充满垂死者的哀鸣。贾迩冶和项飞登城的目的是检验炮击的效果,项飞对贾迩冶说道,“公子,用这么多炮,看样子还可以再缩短炮击的时间。”


“敌军还不知道如何防炮。歼灭莒州之敌时敌军学会了挖壕沟并覆盖木料和土防炮的方法。等敌军对我军火炮有了充分认识之后,我们就需要使用更多的炮弹了。项飞,你注意到没有,这些元兵都是装备盔甲的,是敌人的主力部队。”


“公子,我注意到了,而且人员很杂,汉人、蒙古人和色目人都有。”


贾迩冶等人下城后特种兵司令部的部队还留在城墙上,他们在那里打扫战场。没有必要对这些元兵施救,实际上也没有条件救活他们。


晚上贾迩冶和杨无过在兵营指挥部喝酒宵夜,小雨送来了几样炒菜,“杨前辈、大哥哥,请你们尝尝我炒的菜。”


贾迩冶甚感意外,“小雨,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进城的?”


“大哥哥,我进城十多天了。”


“你怎么就进城十多天了,你进城干什么?”


“大哥哥,我们来了两个班,还有冷前辈和洪前辈。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


杨无过说道,“宝兄弟,你忘了吗?小雨是情报部队的一名班长,虽然手下只有四个人,但也是班长呐。”


“小雨,你们是怎么进城的?”


“有的是夜里越墙进来的,有的是白天从城门进来的。”


“噢,小雨,你坐下,会饮酒吗?”


“我不饮酒,我侍候大哥哥和前辈饮酒。”


“小雨,给哥哥说说你们特战班进城做了些什么?”


“好啊。我们两个班将城里的兵力部署,仓库位置等等重要目标都侦察清楚。部队打进来时刘敏班给部队带路,攻打各个目标。昨天夜里我们班的人溜进几个马厩,在草料里加了些巴豆粉。后来又监视几个重要目标,看里面的人往哪里逃跑。”


“你们平时住那里?”


“住哪里的都有。有住客栈的,有的住老百姓家里,有住庙里的,有混在乞丐里的,我和刘敏主要住在官府里。”


“呵呵,不会是人家请你们去的吧?”


“那怎么会请我们?”


“不请自去,恐怕没有好地方住吧。是不是住在厕所里?”


“什么呀,我们才不会住在那种地方呢。”


“难道还有闺房让你们住?”


“住过闺房,但主要是住在柴房和马厩里。啊,厨房也是常去的地方。”


“去厨房恐怕是偷东西吃吧。”


“是啊,总不能天天饿肚子吧。”


“夜里是不是经常要搬家。”


“是啊,有时要搬好几回呢。住闺房最好了,一般一夜都不用搬家。”


“是不是住进去之前要用些迷香什么的薰薰空气。”


“是啊,大哥哥也知道这个呀。”


“城墙那么高,如何进来出去?”


“用爬山虎呀。”


“小雨,你们辛苦了,明天我和大哥请你们两个班喝酒,犒赏你们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