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一章 开赴前线(一)

丁老大 收藏 4 8
导读: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一章 开赴前线(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西安,这个中国大西北的门户曾经是十三朝的古都,秦皇汉武唐宗就在这片土地上策划演绎了一场场惊天动地泣鬼神的英雄乐章,陕西冷娃素以强悍出名,秦王扫六合时那强大的铁骑踏遍六国,成就了始皇帝的一统江山。秦兵马俑阵容的雄壮令世界为之震撼。

三原县,坐落在西安正北约六十公里,这个关中腹部的古老城市在一九三七年七月十八日像过会一样,人流如水,熙熙攘攘,一万三千名三秦将士将从这块土地上出征,走上抗日前线。

三原县是通陕北的咽喉要道,红军到达陕北以后,这儿就成为前线,常年有部队驻扎。

今天在这儿集中的是孙蔚如三十八军下辖的十七师,除过当官的以外,一色的年轻人,年龄最小的十六七岁,年龄最大的不超过二十二岁。一万三千多个头都是新剃的,没有一根头发,脱帽后在太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司马迁在《史记》中谈到关中民俗时写道:“关中沃野千里,从公刘、古公檀父到文王、武王,奠定了这里的农业基础,因此这里的老百姓都有先王遗风,重视稼穑耕作,以农为本,不敢为邪恶。”

司马迁所说的重视稼穑耕作,以农为本确实是关中人的本色,自古以来秦川就是一个富庶的川道,一个大粮仓。关中人的勤劳朴实是真的,但是,要说不敢为邪恶,那是把关中人的思想觉悟拔高了,这么大的关中,还能没有几个作奸犯科的。可能司马迁也是关中人,有点偏爱,却让人怀疑这个结论的真实性。不过,这也说明了关中人的总体价值观。

师长赵寿山有一张黑红色的脸,鼻梁很高,突出在脸上,顶部有酒糟鼻样的红色,颧骨也高,两眼炯炯有神,射出一股犀利的光芒。他站在队列前,望着这一万三千名三秦健儿,心中升腾起一股豪情,站在他身后的是十七师的旅长和团长,还有代表陕西省政府主席、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前来送行的副军长段象武,以及三原社会各界代表。

部队的背后就是绵延数里的北塬,从东到西仰起,苍苍茫茫,像一条巨龙横卧,嵯峨山那高大的影子像龙头回眸,注视着这一万多名在大太阳底下站立的军阵,大背景下衬托出这支威武之师的雄壮。

赵寿山一声“弟兄们,”只见一万三千名健儿挎的一声立正。一个个挺胸抬头,像晴空里一声霹雳,震得大地都在抖动。

赵寿山手一挥,“日本鬼子马上就要打到黄河边上了,我们的家都在关中,都有父母兄弟姐妹,如果让日本鬼子过了黄河,我们关中的父老兄弟姐妹就要受日本鬼子的蹂躏,为了保卫家乡,我们十七师马上就要开往前线,与日本鬼子展开一场血战,用我们的鲜血和生命阻挡日本鬼子,不让他们过黄河,你们说,能不能办到?”

一万三千人一声吼:能。

这一声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是从丹田里吼出来的,挟着风云雷电,动天地,泣鬼神,让天地为之变色。

赵寿山继续说,“我们的脊背就是关中父老的一道钢铁屏障,如果日本鬼子要过黄河,就让他们从我们的脊背上踩过去。有没有决心?”

又是一声吼,“有!”

像群虎啸群山,声裂宇宙!气壮山河,视死如归!

三原县政府准备的几老瓮烈酒就摆在大操场上,酒香扑鼻,准备给一万三千名出征健儿饯行。古代将士出征都要喝酒,唐代一位诗人咸阳桥送别有两句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那是文人的送别,凄凉,伤感,这是为壮士壮行,以烈酒壮英雄胆。

几十口大锅蒸了大米饭和馒头,粉条炖肉,排成一长溜,腾腾的冒着热气,散发出浓浓的饭香菜香。

几十个筐子盛着筷子和饭碗。筷子是普通的竹筷子,碗是烧制的搪瓷,但是,每一双筷子上面都雕刻着“举箸勿忘国难,每饭须念民艰”十二个字。这样一来,分量就不一样了。

三原是藏龙卧虎之地,于右任是三原人,他的书法世界闻名,三原也不乏书法人才,但是,筷子上的书法却不是三原人的,它出自赵寿山的手笔,这几个字要出现在两根细细的竹筷子上,而且有一万三千多双,在一万三千双筷子印上书法,然后用手工雕刻,那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三原人完成了。一万三千只搪瓷碗上,也是同样的字,这是赵寿山为激励十七师将士的斗志而特意制作的, “九一八”事变的时候,赵将军在汉中举办干部训练班培养抗日救国骨干,就赠送部队官兵这种筷子,只是那时候写的是“每饭莫忘国难,举箸须念民艰”。

然后,他们排着队喝酒吃饭,士兵们接过盛酒和剩饭的饭碗,吃饭的筷子,识字的念,不识字的请识字的念,很快,一万三千名将士都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字。

他们依次盛酒,能喝的多盛点,不能喝的少盛点。

一万三千多人喝酒的声音也是激动人心的,瘦高个子的三原县县长一声“举杯。”

一万三千多只碗举过头顶,空中就是碗的世界,

“干!”

像喝水一样,会喝酒的,不会喝酒的,碗都见了底。

在他们吃饭的工夫,戏唱开了,西安易俗社的演员专程从西安赶来,为出征的将士演戏,唱的是秦腔《杨家将》。

西安易俗社是陕西有名的剧团,历史可以追朔到一九一二年,当时叫“陕西伶学社”,一大批秦腔名家就是从易俗社培养出来的,一大批好剧本也是从易俗社写出来的。这个易俗社与莫斯科大剧院和英国皇家剧院并称为世界艺坛三大古老剧社。鲁迅先生曾经给他们题匾“古调独谈”。近期,他们赴北平慰问前线抗日将士,演出大型剧目新编历史剧《山河破碎》、《还我河山》。才回来几天,又应赵寿山之邀,马不停蹄的赶到三原,为出征将士演出。

陕西的秦腔过去是在野地里吼的,没有麦克风,全凭声音大,是从心底里喷出来的天簌之音。易俗社首次把秦腔剧目放在室内演,让秦腔进入了大雅之堂。现在,易俗社又到了野地里,才真正把秦腔的本色演出来了。陕西人喜欢秦腔,就像北京人喜欢京剧一样,年轻人没有不会哼几声秦腔的,杨家将是抗胡的英雄,将士出征唱杨家将,正是激励他们前去奋勇杀敌。

那时候也有对演员的崇拜,十七师年轻的将士们过去都知道易俗社的刘毓中王天民等一些著名演员,见过的却不多。这次不但见了,而且还亲耳听他们唱戏,这对部队的士气鼓舞也是相当大的。

杨家将的戏就发生在中条山,他们把守的边关就是长城和中条山一带,戏文里就有“中条山两狼山动起枪刀……”还有几句戏词,“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啊……那激越昂扬的声音把将士们听得心潮激荡,热血沸腾。

吃完饭,看完戏,赵寿山在队前一声令下,部队开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