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三章 暗战 (上) 暗战 (上)

红色海盗 收藏 4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3/


三章交涉

邢澜站在路边,心中充满烦躁、不安,还有恐惧。

自从前天晚上的袭击以后,小城就处在不安中。各种谣言满天飞。第二天又从前方来了许多逃难的平民来到,谣言就更多了。

跟着难民到来的还有大大小小的治安问题,但更麻烦的是,上面传下的情报表明:有敌人的情报人员和别动队混在难民中进行破坏和心战活动,要求加强防范和抓捕。昨天有迹象表明,有的谣言就是故意传出的。而且抢劫案件急剧增加。幸而还没命案。但小城中,骚乱的迹象越来越明显。

就在今天早上,上面又有新的情报通告:已经证明有两支以上的敌别动队混进难民中,要求一定要严防破坏,并要甄别抓获敌人。情报还指明,敌别动队一般6~12人,有2~4名通晓中国语言的日本人或外籍华人,4~8人的台湾人。主要是在难民中散布各种谣言,在难民和本地人之间挑拨矛盾,扰乱治安。有时还穿着我军制服伪装成我军失散人员袭击民宅制造混乱。并对我军的后勤设施进行爆破破坏活动。同时还通知,下午将有一个团的部队将入驻小城执行防卫任务。要求有关部门配合。

邢澜看看身后,卡车上由警察和武警组成的武装分队荷枪实弹,防暴装甲车上还新换装了大口径机枪,看着很威风,可面对敌人的别动队,战斗力的差别是明显的。再说,要在越来越多的难民中发现并抓捕到敌人,就这几个临时组成,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分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在我们已经通过线人对社会上的有关人员提了警告,出了事先找他们的事,他们就算不为国家,为了他们自己的安全也会帮帮我们的吧。但愿他们不添麻烦!”他看着路上一群群的难民想。


他站在三楼办公室的窗前,毫无表情的看着楼下街道上成群的难民,衔在嘴边的香烟冒着缕缕青烟。

他看不起这些人,在他看来,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家园都不愿意去保护,有了灾难就想着逃跑,那他就没有被同情和帮助的资格。而现在街上的这些人就是那样的。“人必自助,后天方佑之”他已经记不起这是谁说的了,但他的墙上的横幅写的就是这句话。

有人轻轻敲了敲门,但不等他说话,就推门进来了。

“大米,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他不回头,也知道敢直接不经自己同意就进来的就两个人,而其中的一个现在正忙着呢。

“邢大哥,兄弟们就在下面,东西也搞到了,我已经擦好了。”

他回过身,看到自己那个生死相依的兄弟:“辛苦你了,大米。”

被他叫做大米的是个貌不出众的中等个的年轻人。但他知道,谁要是轻看了他,谁就会倒大霉的。他清楚的知道那瘦削的身材里隐藏着的东西。

“大哥,”米修维把手里的提包轻轻放在桌上。

他慢慢打开提包,露出里面的东西。竟然是四支枪,从暗淡的光泽上看的出,还是经过消光处理的军用武器。

他摸着冰冷的枪身,仿佛又回到了在四年前,那海浪,那风,那原始森林的气味,那黑夜的潜伏......

“卡拉”他拉开枪栓,细细的查看枪膛,不放过每个部分。“卡”的一声卡上弹夹,推上子弹,长长吸了口气,抵托上肩,将眼睛凑在瞄准镜上:久违的感觉啊!!

他放下枪,抬头,从米修维的眼中,看到了灼热的坚定。

两只稳定,有力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唯我无敌!!”海军陆战队海蛟特种大队的口号,从两个穿西装的人的口中发出。(抱歉,我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个大队,也不知道有没这句口号。纯属虚构)

他把97式自动步枪放进提包,又把两支军用92式手枪拿了出来,丢给米修维一支。

他脱下外衣,把枪套背带放长,但不是像常规那样斜跨身上,而是先套在右臂上,在从背后绕过套上左臂。枪套正好放在腋下偏前一点,就像肩式枪套一样,穿上外衣后,不容易被发现。米修维也像他一样带好枪。

他边带枪边问:“大米,怎么搞到的?”

“我去了前线,找到了一个偷卖军火的后勤人员搞到的,还搞到了几箱子弹和一些手榴弹,东西太多不好带,现在在我家藏着。”

“他人现在在哪?”

“被流弹打死了。”

“哦~`。”


2楼舞厅里,几十个人带着用敬畏的目光看着从楼梯走下的人,那是他们的大哥邢辰和二哥米修维。

邢辰,28岁,地区“十大青年企业家”“县十大杰出青年”“海盗服饰总经理”“水手夜总会总经理”。

米修维,26岁,地区“十大青年企业家”“县十大杰出青年”“大米粮油集团总经理”。

这只是他们明里的头衔,暗里,却是黑道“蛟帮”的龙头老大和老二。

虽说是黑道,他们却很少做什么引人注目的事,贩毒、制毒一类的事他们全不沾边,不单不沾,在他们地头,也不许别的帮会做。只是做点收保护费或“顺道走私”一类的事,就是收保护费也只是找搞色情服务的酒吧、洗头屋或旅社。或是地下赌场。普通人家的商店根本就不收。其实他们的成员几乎全是他们自己企业的职工。与其说他们是黑道,倒不如说他们是个相互帮助的“兄弟会”。因为他们的职工全是退伍军人。

还有两个秘密是只有几个人才知道的,一个是黑道上只知道他们是俩武功高强的退伍兵,却不知道他们是经常执行特殊任务的海军特种部队中小有名气的狙击组合“夺命双星”.他们本来在部队中很前途.只因为在街上“行侠仗义”,把一个酒后耍流氓的家伙揍个半死。可巧,那家伙是一个要员的公子。结果在退伍分配时,给赶回老家了。

另一个秘密就是,邢辰其实和县刑警队队长邢澜是堂兄弟,邢澜的许多案件就因为有了邢辰的黑道消息,(当然是暗里提供的)才顺利破获的。再加上他们也没什么明显的违法行为,(他们做的那些走私什么的,量不很大。又很隐蔽,再加上他们的企业形势也很好,经济来源不全靠黑道,名声也很好。)有了这些关系,有关部门也就带着你不太过分也就算了的心态,放过了他们。反而在一些问题上对他们网开一面。毕竟,在他们地盘上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案件发生。大家都求个平安无事。

"弟兄们,家里安排好了吗?”

“好了,大哥”大家一起回答。

“大家都找个地方坐下好了,”邢辰自己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坐下“今天叫大家来,是想和大家商量商量现在我们怎么办才好。”这是他和米修维商量好的,虽然大家都是很有义气的兄弟,但是现在和平时的可不一样。

“商量什么啊?大家抄家伙打啊,鬼子再强,他妈的也是人。”一个平时打架最凶的人说:“老大,想法搞点枪,怎么说,我们都当过兵,比那些民兵要强点吧。”

“就是,就是,”许多人纷纷附和。

“老大,预备役通知我我都没去,就等着和你一起干呢。”

“我也是啊,老大。”

“你们说的轻巧,我们现在在局子里多少也挂的有号,再有了枪,就现在这个情况,包不准部队就先灭了我们。”有人反对;

“是啊,再说我们现在也算有家业的人了,还是先不动,看看情况最说。”

“去你妈的小六,家业算什么?现在是在打仗,你那点家业还不够炮炸的呢,你小子现在怎么拉稀了?”

“妈的,老子怎么拉稀了?我是说先看看情况。”

“看个鸟,没国那有家,你也当过兵,这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

“好了。大家别吵,”米修维看也争论了好久了,大家的意见和各人的态度也表现出来了,就敲敲桌子:“大家的意见也说的差不多了。现在叫邢老大说话。”

一群人不在争吵,都看着还在抽烟的邢辰。

邢辰站了起来,走到舞厅的中央。

“兄弟们,现在情况大家都知道。我也不多说。我们兄弟几年来混到现在这个局面也不容易。都也是有家有业的了。别说你们,我也不舍得。不错,我们是混黑道的,可是我们还要记着,我们还是中国人,我们也曾是军人。实话告诉大家,公安局已经警告我了,要是现在出了什么事,就先拿我们开刀。可是我没听他们的,因为我要向他们证明,黑道上的也爱国。现在,大米。”他回头叫了米修维一声,米修维就把手里的一个黑包放在了吧台上。

“这里有些钱,大家拿去安家,一小时后,愿意和我一起打鬼子的,还回来。不愿意的,过了战争,希望还可以一起继续做兄弟。”


一小时后。

邢辰看着整齐的排列在舞厅中央的“蛟帮”兄弟:“兄弟们,现在是我们兄弟为国出力的时候了。为了不引起官方的注意,对外的名义是护厂队。现在就有个任务,我得到消息说有鬼子的别动队已经混进难民里准备捣乱,大家3人一组,想法找到这些王八蛋,还有,注意别的帮会,看有没有想投敌的。注意,有什么发现不要轻举妄动,能通知我的立即和我还有你二哥联系,来不及的就立即通知街上的巡逻队。千万不要自己动手。我们现在还没有武器,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

“老大,还是搞点枪保险啊。”有人说。

“枪会有的,但现在还没有,就是有了,只要我们一拿出来,官方一定会先对付我们。如果我们做好这些事,取得官方的信任,那时再做什么都好办了。好了,现在分头行动。对了,你、你、还有你,带着你的人,先把所有还在城里的职工都通知一下,要他们马上到这开会,你二哥的人也叫到这来。”


邢澜现在觉的自己的脑袋好象一个大气球,一个劲的在发涨。

刚刚得到消息,说“蛟帮”的骨干忽然聚集起来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现在又分散到满城,他们名下企业的职工现在也在“水手夜总会”聚集。其他的黑帮也在做小动作。上面偏偏又要他为下午部队的到来做好安全工作。难民又像流水式的不停涌入,已经有数起打架和抢劫发生,虽然马上就解决了,可为了维护治安和搜索敌别动队,已经用去了全部的警力,连民兵和预备役都停止训练在维持小城的秩序。偏偏现在上面又要求他派人保护政府部门和金融部门。说是预防敌人的破坏。

“妈的,金融部门已经有武装经警了,政府部门也有武警和武装保安,怎么还要人?”他感到心火上冒:“早知道就不接这个什么城防治安队长的活了。还有你个邢辰,现在给我添什么乱???”他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堂弟的为人,也不相信他敢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但作为一个警察,必须防患于未然。

他掏出手机,刚要和邢辰联系,却看到一群统一穿着兰色工作服的人排着队走了过来,来到难民聚集的地方就有组织的分做3人小组帮助值勤的民警和民兵维持秩序,疏导交通,帮助有困难的难民。

他急忙从防暴车里下来,刚要叫人去问问是怎么回事,却被两个穿着西装的人拦着了。

他刚要发火,抬头一看,正是他要找的邢辰和米修维。

他黑着脸,对边上的警察打个手势,又退回车里,邢辰和米修维也不客气的钻了进去。立即有几个穿着蓝工作服的人和警察一起挡在了车前。

“邢老大,你想做什么?”邢澜没好气的说“现在可是特殊时期”。

“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哥们可是帮你来了。”米修维笑咪咪的说,手却拿起放在前座上的城市地图看。

“你~”邢澜伸手去夺,那是标明着警戒点和警戒线的内部地图。

“唉~~~”米修维挡开他的手:“不就是你们的警戒地图吗,范着这么紧张吗?还没我们的严密呢。”

“你~~,放下。”邢澜可真的发怒了。伸手就要掏枪。

"别急啊大哥,”邢辰按着他的手:“我你还不放心吗?”

“放心??”邢澜气哼哼的说:“我正要找你呢,我怎么通知你的?叫你让你的手下老实点,你倒好,先开会,再把你的人分散到全城,你要做什么?要知道现在已经军管了,出了什么事,唯一的处罚就是枪毙。”

“大哥,我们真的是在帮你。”米修维把地图还给邢澜:“那是我和老大商量的,叫我们的弟兄帮你看着点其他的组织,还有,你不是说有鬼子的别动队吗?我们也在帮你找,我想我们这些地理鬼要比你们好找的多。”

“不行。”邢澜吃惊的看着他们:“你们在找死,快通知你的人回来,我该把你们全抓进去。”

“好了大哥,别不相信我们,我们虽然是混黑道的,但也知道什么叫爱国。你也该知道我们的兄弟大多是退伍兵,不比你的人差。还有,我们都是志愿的。”

“可是你们面对的不是黑道上的人,他们是特种兵,有武器的,你们的人被发现了只要死路一条。知道吗!”

“我知道,我的兄弟也知道,所以我才来找你。”

“你们想要武器?”邢澜迷着眼睛看着他俩:“你以为我会给你吗?就算我愿意,我也没那权利。”

“我知道,我只是要求给我们的护厂队发武器,不管怎么说,护厂队也是可以说是民兵啊,再说,我也不难为你,要是我们现在为县里解决点问题,你再派人加入我们护厂队领导,你说县里会不会给我武器?”“

“你想怎么办?是不是你已经和县里说好了?就是县里要给,我也会反对的,我想我这个刑警队探长兼治安队队长兼特警队队长的意见还没人敢不考虑??”

“呵呵,大哥就是大哥。”米修维笑嘻嘻的看着邢澜“说实话大哥,我们两家在县里为难民捐了10吨面粉和2000套保暖衣物,要求就是给我们点武器护厂,县里要我们找你要安全评估。怎么样大哥?帮帮忙好吗?”

“不行,”邢澜马上拒绝“我不会把武器发给你们的。”

“大哥,我不要你的武器,你也不要对我不放心,我也不瞒你,你自己也该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武器比买汽油还容易。我只是要你相信我,我不会做对不起祖先的事!”邢辰不再是嬉皮笑脸了:“你也知道我们俩是特种兵出身,我们早就想上战场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县里招回预备役却没通知我们。所以我们俩就把兄弟们召集起来,想为家乡出点力。我就要求你给我们个安全评估。要是你还不相信我,给你。”他把一张地图给了邢澜:“这是我们所有兄弟的住址和我们所有的势力范围,有了他,我们就全在你的掌握中了。”

“你~”邢澜看看米修维,再看看邢辰,把地图接了过来:“看来你们是铁了心了。”他打开地图,心里不由吃了一惊,“蛟帮”的势力竟然比公安局知道的情报还要大。

“大哥,现在可以相信我们了吗?”

邢澜迷着眼看着邢辰和米修维,一只手在地图的遮挡下抓住了放在坐椅边上的02式9毫米微冲。“蛟帮”的势力范围太大了,在目前的情况下,几乎是个不可预测的力量。他不敢放任这股力量在社会上。虽然邢辰是自己的堂弟,但现在不是平时,不是以往的治安问题。他不想邢辰闹的太过分而走上绝路。他现在宁肯把他们全关进监狱!

“大哥,请你相信我,我知道你要是知道了我们的势力范围,一定想把我们关进牢里去,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兄弟全在夜总会里等着呢,你可以一下就把我们全抓起来。可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因为我的为人你也是知道的,我不会做对不起祖宗的事的。”

“还有,你以为你的上级会让你抓我们吗?这个时候,稳定是第一位的,我们做的事和我们的名声大家都看着呢!”米修维笑咪咪的说。

“你在威胁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抓你?”邢澜眼中有危险的光闪动。放下的地图下露出了02式乌黑的枪口。

“别,别,大哥,大米不是这个意思。”邢辰没想到邢澜竟然立即就反脸了“大哥,我们真的想为家乡和国家做事啊!”他也严肃起来“大哥,以一个老军人和祖先的名誉发誓,我是真心的!”

“相信你?我可以,但国家法律不可以!!说实话,你要不把你们的势力图交给我,我说不定还会把你的人编进民兵,但现在我只能把你们全控制起来,听着,只是控制,等军队开到了我再处理你们的事。我不能把一支我控制不了的力量放到社会上。”

“大哥!我们已经考虑到如果交出我们的底细你会这么对待我们,但是我们还是来了,因为,我们是真心要为国家做点事的。还有,你考虑了没有?你要是手中有了我们这支力量,对小城的治安会带来多大的方便?你只要控制着我们,再有我们去监视别的团伙,那你就可以腾出许多的人手干别的事了。”邢辰急切的说,因为他看到邢澜的手已经放到了警报开关上了。

“大哥,你别激动,我们的为人你也是知道的,我们也是怕我们的势力让你为难才想这么做的,绝对不是要威胁你。真的,我那么说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我们现在的处境。”米修维也急忙分辨,他本来就是想威胁下邢澜,造成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局面。没想到这个退伍的老坦克兵翻脸这么快。“你想啊大哥,按我们的势力和财力,完全可以自己买武器的,但是我们没有,你也知道的,以前我们也只是有几支猎枪,而且还是有枪照的。我们不是也一次也没用过吗?当然,帮你们时是用过。但我们从没用它们给你找过麻烦,不是吗?”他狡猾的带上了自己以前帮警察忙的功劳。

“我知道,要不我早收拾你们两个混蛋了。你们要是早听我的,进了公安系统,我也没这么多的麻烦了。现在你们给我听着,想为国家做点事不难,你们现在在车外做的就是。但是武器我是不会给你的,”邢澜叹了口气“我不想看到你们倒在军队的枪口下啊,实话告诉你们,下午就有军队进驻。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好。把你们的武器上缴了吧,猎枪我就不管了,短枪你们俩可以一人留一支。”

“大哥......”

“别把我当笨蛋,你们找我不就是想把你们刚买的枪漂白吗?黑枪混到正式发的武器里就不再黑了。起码不再引人注意了。”邢澜用枪口指了指邢辰的胸口“别告诉我你胸前是一包香烟,背带式枪套再怎么带也没有肩式枪套隐蔽。现在交出你们的枪,等你把全部武器上缴后我再还给你们俩。毕竟你还是我的弟弟,我不想你们出什么事。但不要逼我!”

“大哥~”

“慢慢的掏,别让我为难!”邢澜的手指稳稳的搭在警报开关上。

“5.8毫米军用92手枪,好东西,比我的9毫92手枪米威力大的多。”看着面前的两支还带着机油味道的手枪,邢澜手中的02式微冲指着邢辰和米修维:“现在你们先坐到后面的隔间去。兄弟,别怪大哥,在你们的武器没有上缴完以前我不能让你们离开我的视线。”

“大哥,你就真的不能相信我吗?”邢辰急了,他没想到邢澜竟然真的要把他控制起来。

“我相信你,但我现在是警察,是保护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警察,我要做的是履行我的职责,兄弟,你也曾经是一名军人,如果你在我现在的位置,你会怎么办?”

“我~”邢澜和米修维无言。

“对不起了兄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