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沉默的子弹

05063940 收藏 61 2076
导读:[center]第一卷 前言[/center] 飞逝的地铁终于停了下来,生硬的电子提示音响起,将睡的迷迷糊糊的丁阳从梦境中唤醒,重新回到现实中。适才他又梦到那阴暗的热带丛林,一个人快速的穿梭在林中,向下一个地点进发…… 丁阳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坐直了身体,揉了下眼睛,看了看已经空荡荡的车箱,苦笑了下,心想:“我还是摆脱不了那热带丛林带给我的厄运,唉……” 随着一声深深的叹息,丁阳站了起来,拎起脚边的军用迷彩包向车门方向走去。 也不知现在是几点了,地铁站内人影稀少,只有了了几个人步出地铁向出口处走去。

第一卷 前言

飞逝的地铁终于停了下来,生硬的电子提示音响起,将睡的迷迷糊糊的丁阳从梦境中唤醒,重新回到现实中。适才他又梦到那阴暗的热带丛林,一个人快速的穿梭在林中,向下一个地点进发……

丁阳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坐直了身体,揉了下眼睛,看了看已经空荡荡的车箱,苦笑了下,心想:“我还是摆脱不了那热带丛林带给我的厄运,唉……”

随着一声深深的叹息,丁阳站了起来,拎起脚边的军用迷彩包向车门方向走去。

也不知现在是几点了,地铁站内人影稀少,只有了了几个人步出地铁向出口处走去。丁阳踏出车门,将手里的包随手丢在地上,用力的伸展了下身体。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又闷在地铁里待了近一个小时,就算是丁阳这种久经考验的人,也有些消受不了。

虽然军营里的生活要比这苦的多,与执行任务时的艰辛更没法比,但这种感觉还是让丁阳有些难受,因为,他所面对的已经不再是当特种兵时熟悉的环境了,这里,对久已没有涉足尘世的丁阳来说,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

潮湿,阴暗,闷热,多雨,蚊虫……那种环境,那才是丁阳生活的一部分,四年半的时间里,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名符其实’的丛林人了。其实,从当兵的那一天起,丁阳的生活就已经发生了改变,从一个哭鼻子的新兵蛋子,脱胎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然后,被选拔进入特种部队,一直伴随他的,只有绿色的军营,飞扬着尘土的训练场,各种复杂的地理环境,还有那阴暗的热带丛林……可是三天前,丁阳告别了驻地,被战友送上了返家的列车。从那一刻开始,他就要永久的告别军营了,在上车前,大队长拍着他的肩说:“小阳,忘了这一切吧,这里不再属于你了。”

“忘了那一切?哼,我能做到吗?那里有我无悔的青春,激情的岁月,铁血的锻炼……我在那里掉过眼泪,流过汗,受过伤……还有太多,太多,我无法遗忘的东西,心爱的狙击枪,缴获的望远镜,偷偷留下的手雷拉环,还有一封改变我一生的书信……这,我都能忘记吗?不,这一切,我无法忘怀,或许有一天,我还会回到那里,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曾经在那里生活过,战斗过……”丁阳的心,再一次飞走了。

突然,一声剌耳的尖叫声,从丁阳侧面不远处传了过来,他警觉的看了一眼,只见几个人影正将一个女孩逼到地铁站中的大理石柱上,让丁阳微微心惊的是,在他们的手里好像握着刀,看到这,丁阳一下子明白了:抢劫。

看清后,丁阳连想也未想,径直的冲了过去。

“住手,放下手里的武器。”丁阳大喝一声。

“哟,这世道还真有不长眼的,还是个傻大兵呢,哈哈,小子,滚一边去,这没你事。”一个小平头捏着手里的刀冲丁阳比划了下,威胁着说。

“傻大兵怎么了?一样可以把你们拿下。”丁阳不屑的说。

“哼,吹你妈的蛋,老子可不吃你这一套,这年头当兵的都是他妈的熊蛋,滚,不然连你也做了。”小平头身边的大个子不耐烦的闷哼一声。

看情况不动武不成了,丁阳的眼睛盯着匪徒手中的刀,寻找着出手的机会,以他特种兵的身手对付三个持刀的歹徒,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要不是顾忌人质的安全,他早就跟这三个匪徒干起来了。

“妈的,你个炮灰是傻X呀,老子只不过想弄点钱花花,关你屁事,想英雄救美?回家玩去吧。”一个脸上有伤痕的家伙指着丁阳的鼻子骂道。

丁阳一下子恼了,心想:“我是当兵的没错,可为什么要受你们这些垃圾的污辱?”

三个匪徒在取笑丁阳时,难免会放松了警惕,丁阳就趁他们不注意,出其不意的发动了进攻,手里的迷彩包炮弹般扔了出去,撞向疤脸用刀逼着女人质持刀的手,右脚抬起,踢向离他最近的小平头。

“砰”

“哎哟……”

刀,掉在了地上,小平头也被丁阳一脚踢翻,人质瞅着机会,从歹徒的包围中窜了出来,向地铁口没命的跑去……

“妈的,找死,哥几个做了他。”大个子怒吼一声,挥刀向丁阳砍来。

丁阳见大个子来势凶狠,退了一步,避开他的刀,左臂一张将他的手夹住,抬起右膝盖就顶在大个子的小肚子上。

“嗷……”大个子惨嚎了一声,双手捂着下身,跪在了地上。

“唰”

一旁的疤脸趁丁阳对付大个子时,举刀狠狠的扎向丁阳的软肋,眼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丁阳抬起左手闪电般切向疤脸的手腕,右手合掌为刀,斩向疤脸的颈部大动脉,疤脸白眼一翻,泥一般瘫倒在地上。

“啪”

一声低沉的枪声过后,丁阳感觉自己的胸口一痛,慢慢抬起头,看见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它,像一只张开了嘴的毒蛇一般对着丁阳的胸口,丁阳愤怒了,伏身去抓地上的刀……

“啪”

又是一声枪响,丁阳的腿一痛,失去重心,向后倒去。

“去死吧。”丁阳大喝一声,将手里的刀甩了出去。

“啪”

胸口又是一痛,接着,耳朵里全是嗡嗡的轰鸣声,视线中,地铁站里的灯光忽明忽暗,丁阳的神智慢慢离他远去……


本文内容于 2007-5-13 23:39:57 被05063940编辑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