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成祖时期的朝鲜贡处女

superyi 收藏 19 28634
导读:明成祖时期的朝鲜贡处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明成祖时期的朝鲜贡女


与明太祖多疑猜忌的闭关收缩政策不同,明成祖好大喜功,采取积极的外交政策。早在成祖还作为燕王驻守北平的时候就与朝鲜来往的使臣有所接触,朝鲜使臣对其也恭谨礼敬。成祖登基后,明朝和李氏朝鲜两国国内政治都渐趋稳定,己正式展开传统而稳定的宗落朝贡关系。根据制浩,二者之君臣关系以忠诚守信,勤守职贡为基本,至于仪制服用则可从本俗。自诩为礼仪之邦的李氏王朝,在与中国的交往中形式上强调“诚心事大”,并且将进献贡物视为“事大以礼”笃实履行小邦义务,对明朝的种种要求都切实履行,力求发展双方的和好关系.


与太祖时宗室“和亲”的政策不同,明成祖向朝鲜提出了献纳贡女的要求:降低要求,根据元与高丽的旧制度从朝鲜的官宦及平民阶层中征选处女,并且不再打着“儿女”的幌子,而是直接为自己选妃殡。这既符合朝鲜遵循元和高丽传统的惯性,而且将政治目的掩盖在个人欲望之下,将国家行为转为个人行为,降低李朝的警惕性,令李朝的统治者不能拒绝,从而间接的达到了明朝加强两国政治关

系的意图,自此以后,贡女成为明、鲜两国延续半个多世纪的邦交事宜。成祖 时 期 从朝鲜征召处女一共三次,分别在永乐六年(1408年),七年(1409年)及十五年(1417年)。

永乐 六 年 (1408年)首次征召朝鲜处女。《朝鲜李朝太宗实录》是年四月甲午条云:“朝廷内史黄俨、田嘉禾、海寿、韩帖木儿、尚宝司尚宝奇原等来,俨宣谕圣旨云:‘慈去朝鲜国和国王说,有生得好的女子,选拣几名将来。’上扣头曰:‘敢不尽心承命。’•一置进献色采女童,禁中外婚嫁。”太宗以议政府赞成事南左参知政事咸传霖、汉城尹孟思诚为提调,分遣敬差官于各道选取处女。并规定处女除公私贱隶外,良家十三岁以上、二十五岁以下全部选取以备筛①相关记述见《李朝太宗实录》卷15,卷16,卷33:《李朝世宗实录》卷31等处。选。①由此可见,除美貌外,筛选处女的条件还有两点:出身和年龄。此次采集共得处女数百名,仅都城中就选得73人。②京内外所选的处女都由黄俨亲自挑拣,而黄俨却因“无美色而大怒”。

七月,朝鲜又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第二轮筛选,“分遣各道巡察司更选处女,又使内官一人从之,名日敬差官”加以监督。③面对朝廷的强制指令,朝鲜民间采取各种方式加以逃避。针对这种现象,政府发布指令“隐匿女子不肯见出或有针灸、断发、帖药多方做谋规避选择,通政以下直断,嘉善以上申闻,并以王旨不从,论职碟收取籍没家产。”④九月,又再次更选处女,入京的处女多达二百余人。甲经过数次筛选,黄俨在众多的候选者中最终选出五名:故工曹典书权执中之女,前典书任添年之女,前知永州事李文命(?-1411)之女,司直吕贵真(?-1410)女,及水原记官崔得霏(?-1428)女,都出身于官宦之家。

诸处女在 其父兄的伴送之下,随同黄俨等于当年的十一月前往明朝,随行的还有从者、女使及火者各十数名。“以艺文馆大提学李文和为进献使,纯白纸六千张赴京。上不欲名言奏进献处女,故使文和若进纸扎然。”朝鲜国应成祖要求,不明奏进处女,以后也按循这一惯例,多以“纯白厚纸”或“药材”为名目,因此在明朝官方文献中始终没有贡女的记载。。

权氏等五位贡女被召入宫后,即蒙皇帝厚踢,且恩及随行的父兄:权氏受封为显仁妃,其兄权永均(?-1424)除光禄寺卿(秩三品)赐彩段六十匹, 彩绢三百匹,锦十匹,黄金二锭,白银十锭,马五匹,鞍二面,衣二袭,钞三千张;任氏被封为顺妃,以任添年为鸿护卿(秩四品):李氏为昭容,吕氏为婕好,崔氏为美人,以李文命、吕贵真为光禄少卿(秩皆四品),崔得霏为鸿肪少卿(秩五品),各赐彩段、金银、鞍马、衣钞,只是等级有差。切此事在《明实录》中也有明确的记载。



。《李朝太宗实录》卷15,丙戌六年四月甲午条。

。《李朝太宗实录》卷16,戊子八年五月巳未条:“上同静妃御内殿亲视处女,

河仑、左政垂石琪等入广延楼下拣阅京中所选处女凡七十三人以启。”

)f李朝太宗实录》卷16,戊子八年七月已酉条.

④同上。

⑥《李朝太宗实录》卷16,戊子八年九月丁未条。

⑥《李朝太宗实录》卷16,戊子八年十一月丙辰条.

。《李朝太宗实录》卷17,己丑九年四月甲申条,同年八月丁未条。




领议政府事

永乐七年(1409)五月,黄俨及海寿等朝鲜籍宦官再次奉旨到朝鲜索取童女。黄俨口宣圣旨,评论前一年所选女子“都不甚好”,以此为由要求“王如今有寻下的女子,多便两个,小只一个,更将来。”太宗因此再次“置进献色,禁中外婚嫁’,。①为扩大选择范围,李朝太宗还将处女的年龄降为十七至十二岁②,于本国在城及各道州府郡县宗戚文武两班并军民之家中广泛搜选,最后确定两名女子申报明朝:一是前朝大夫宜州事郑允厚女,年十八岁。另一个是修义校慰忠佐侍卫司侍领副司直宋琼女,年十三岁⑧。经过筛选,十一月,黄俨、祁保携处女郑氏回京师。俨日:“郑氏非美色,宜更求以待。”④丙午,海寿于龙泉站见黄俨,授以救书。后黄俨曰:“时方极寒,不可以处女行。且待春和,再来迎取,宜善自梳洗。”又日:“宜加选择。”李朝太宗早已预测到这一结果,曾对代言金汝

知说:“中国兵兴,探女岂其时乎!乃佯为舒泰耳,必于中途还矣”。,一语道破“天寒不宜行路”只是一个借口.当时明与蒙古的关系正处于紧张阶段,明成祖发兵远征大澳,这个时候还向朝鲜征求处女,一方面是宣扬自己的信心与实力,另一方面是想从侧面试探朝鲜的“忠诚”,以防朝鲜为故元的后援。直至第二年十月,郑氏与其父及小宦二人,女史四人,才随同内史田嘉禾、海寿回京,郑允

厚被封为光禄寺少卿。.朝鲜专使这次赴京师奏陈选处女一事曾移咨礼部,不过仍用秘语,声称黑细麻布三十匹,白细芳布二十匹,及药单一张,因为黄俨前去索求时曾托辞皇帝有疾求买药物。。

永乐十五 (1417)年六月,成祖又派黄俨、海寿等至朝鲜选采童女。因为事先已让朝鲜归国使臣传过话⑧,所以内宫早已将少女选好,“聚处女黄氏、韩氏等十余于勤政殿,令两使臣择之”,报言“黄氏容貌美丽,故副令河信之女:韩氏。《李朝太宗实录》卷17,己丑九年五月甲戌条。②《李朝太宗实录》卷18,己丑九年七月乙亥条。



⑧《李朝太宗实录》卷18,己丑九年八月甲寅条.

④《李朝太宗实录》卷18,己丑九年十一月辛巳条。

。《李朝太宗实录》卷18,己丑九年十一月丙戌条。

⑥《李朝太宗实录》卷20,庚寅十年冬十月辛酉条;卷21,辛卯十一年四月壬辰条。

⑦《李朝太宗实录》卷18,己丑九年八月甲寅条。

⑧《李朝太宗实录》卷33。丁酉十七年五月壬寅条:“通事元闽生回自京师言,本年正月二十一日,元闺生等入右顺门,内有权婆婆、


太监黄俨等对阂生说道:‘惫回去国王根底说了,选一个的当的女儿奏本上填他姓年纪来’.”蝉娟,故知淳昌郡事永fr之女”皆是大家闺秀。①韩、黄二女到京师后,皇帝同样给与丰厚的赏赐,随行的兄长也获封官职,韩榷(1399-1456)除光禄少卿,金德章归国后被朝鲜国王封为仁宁府承,家属均受赠金银彩币。②

除这 三 次 征采处女以外,永乐二十二年〔1424)七月,成祖让朝鲜使臣回国后再次征寻处女与善火者,李朝依旧例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不料成祖突然驾崩便不了了之。③

明成祖放弃了宗室结亲的策略,转而为自己从朝鲜征选贡女作为妃殡,被朝鲜接受,三次选得贡女八名。朝鲜向明朝进献贡女的模式这时也基本形成:贡女的数量没有规定,且无定期,是由明朝单方面提出,并由宦官一手承办。贡女之事不经礼部等外朝机构,采用密语等秘密方式直接上达皇帝本人;朝鲜方面,政府中设有专门临时机构— 进献色,由议政府主导、组织,并派出内官作为敬差官进行监督,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选拔。选拔上来的女子在年龄、出身上都有一定的限制,但不涉及宗室和皇室。朝鲜将贡女一事视为“事上”、“事大之礼”的大事来办理,上至中央,下至地方,轰动朝野。征选所涉女子至数百人,而牵连人员更是不计其数。

成祖三次征选朝鲜贡女看似为个人需求,其实仍是明朝削弱蒙古战略全局中的一部分。与洪武时期比较,成祖对北部和东北地区的经营更加张扬而急迫。洪武后期,北元陷入了内部纷争,从脱古斯帖木儿到坤帖木儿,五代君主都是在内让中被杀,鬼力赤自立为可汗后,索性去掉国号,恢复鞋P-称谓。这时的蒙古已经没有南下复辟的可能和希望,但是蒙古骑兵时时侵扰明朝边境,也使明朝疲于抵御。

“靖 难 ”之 役后,太祖朱元璋安排的藩王守边的旧局己不复存在。成祖在新一轮削藩集权的同时,逐渐把经营的重点放到北方,他决心亲自坐镇北边指挥对蒙古的作战和防御,因为那也是他起家的地方。最初,成祖继承太祖针对蒙古以守为攻的政策,永乐元年(1403)二月至七月间,两次致书鞋粗可汗鬼力赤,希望通过怀柔使其归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永乐六年(1408)春天,勒粗内证,

次征选的过程见《李朝太宗实录》卷330《李朝太宗实录》卷34,丁酉十七年十二月辛丑条、辛亥条。《李朝世宗实录》‘卷25,甲辰六年七月辛巳条。


知院阿鲁台杀鬼力赤,迎回元朝皇室后裔本雅失里,立为可汗,明成祖立即再致招抚之意,却又一次石沉大海,蒙古不就抚,让他委实不安,决定武力讨伐。永乐七年(1409)明成祖第一次北巡至北京,同年,发动了他登基以来的第一次北征。

明成 祖 在 解决蒙古问题上不仅仅局限于蒙古三部范围之内,他同时着力于东北与西北的经营,使之成为明控制蒙古的两把钳子— 辽东是明朝战略中重要一翼。朝鲜对于辽东地区形势发展有密切的关系,自然成为明成祖不能忽视的部分,一方面,他要防备朝鲜趁其将主力集中针对蒙古而起兵作乱,另一方面,朝鲜的贡马也是明朝征战蒙古所需的重要军备补充。因此,永乐六年(1408)及七年(14 09)明朝对朝鲜的外交活动频繁而主动,两年间先后两次向朝鲜征选贡女,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尤其是永乐七年(1409)进贡的处女于遣送中途折回,充分的暴露出成祖窥测、刺探朝鲜情报的意图,掩饰其背后更为深远的政治军事意图。

另外 , 成 祖即位之初就开始酝酿迁都,北京是成祖发迹之地,也是他控制全国政局的基地。其次,考虑到北方蒙古的压力,在临近隐患策源地建立全国政治中心,有利于指挥调度,灵活反应,及时制止祸乱,巩固明朝基业。同时,北京所处的地理位置,临中夏而控北荒,足以“控四夷创天下”。,便于对辽阔的北方边疆开拓进取,迁都是成祖政治战略和构想中的重要一环。成祖先是改北平为北京,之后逐步提升北京的政治地位,永乐七年(1409)、十一年(1413)和十五年(1417),成祖三次北巡使国家的决策、军事、行政系统逐渐北移,与此同时改善北京的经济环境,大兴土木、逐步修缮北京的宫殿官署。当一切基本就绪,永乐十四年(1416)末,成祖正式对外公开迁都的计划。永乐十九年(1421),成祖正式迁都北京。在这一步步的进程中,朝鲜向背的重要性日益突显出来,因此处理好和朝鲜的关系也显得尤为必要,这也是成祖适时调整“联姻”为“贡女”的政治背景;贡女的实现也终于实现了争取和牵制朝鲜的最终目的。


①《明太祖实录》卷104.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