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陈真 第二卷 第二卷 八方风雨会中州 第十三集 南方的叛乱

新军上将 收藏 0 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7/


时间已经到了六月中旬,虽然在陈真暗中努力下,海军的局面有所稳定,但是孙中山先生和粤军陈炯明的矛盾还是在加剧。


“六月一日孙中山回到广州后,获悉“陈家军”在广州滋意胡为,派捐筹饷,明抢暗劫,极为见孙,先一天离开广州到石龙去了,孙打算召集叶举等当面谈话,解决军饷和移防问题。但是叶举不敢陈见孙中山解决军饷和移防问题。但是叶举不敢见孙,先一天离开广州到石龙去了,孙怒上加怒,曾密令海防司令陈策开炮轰击“陈家军”,又被霍东阁等人劝阻下作罢。”


在广州的戴笠将最近广州发生的事情一件件汇报给了陈真,现在陈炯明和孙中山先生的大元帅府冲突已经不可避免。


当天陈真立即给大元帅府和陈炯明发电,希望以大局为重,“当前正是国家危局,不可以个人冲突而损革命大业”。而且顾不上处理上海事务,立即乘船南下,一同南下的还有安徽宣威副使王亚樵,可惜在船到福建的时候遇到飓风事故,被迫在温州停靠了三日.


6月16日凌晨,陈炯明叶举部开炮轰击了大元帅府,并且扣押了财政部长廖仲恺,孙中山先生在蒋介石、霍东阁等人保护下离开广州,登上了永丰舰。而此时陈真两人才在温州起程。


6月17日,霍东阁率海军陆战队潜入广州,与大元帅府卫队长叶挺部会合,保护身怀六甲的国母宋庆龄离开大元帅府,被转移到了中山大学校长钟容光的家中,庆幸的是在两支队伍的保护下,原本历史上国母7个月的孩子并没有小。同日下午,大元帅府被攻破,留守的五十名战士殉国。财务被抢掠一空,大量文件被烧毁,当晚,得知此事的孙中山先生下令海军降旗志哀,并亲率“永丰”、“永翔”、“楚豫”、“豫章”、“同安”、“广玉”、“宝璧”等舰驶入珠江,向大沙头、白云山、沙河、观音山等处叛军据点发炮轰击。


同晚,陈真王亚樵赶到长州,与孙中山、外交总长伍廷芳会谈。孙中山嘱伍廷芳尽快把广州叛乱的情形设法转告北伐诸军,速回师广州,平息叛乱;再将陈炯明等叛乱内情转告外国驻穗使节,以争取国际上的声援。可惜年逾80高龄的伍廷芳因此悲愤交加,旧病复发,几天后便溘然长逝。孙中山闻迅后悲痛不已。


陈真在与孙中山会面后顾不得休息,立刻与陈策戴笠等人见面,防止海军发生变化,6月18日,陈炯明派人用巨款收买海军,温书德知道海军内部已经分裂,自己可能无法得逞,拒绝了陈的要求,并且通电:“我海军各舰人员,只服从护法之孙大总统。所云服从陈逆炯明,即谓我海军人员弃顺投逆,断无是理。”


接下来几日内,王亚樵与孙中山,蒋介石一起慰问海军官兵,同时陈真通过农劲荪向孙中山提供了百万资金,海军内部暂时稳定下来。王亚樵远赴赣南与当地的北伐军胡汉明、李烈军联系,让他们回师平叛。


接下来的情况看起来对革命政府非常有利,海军稳定了,回师的北伐军已经到广东境内,大家对平定陈的叛乱也十分有信心。6月27日,陈释放了廖仲恺,请钟容光前来和谈,表示已经悔过,愿意放弃分歧,陈真也希望就此结束革命政府分歧,但是孙中山先生拒绝了,要求陈炯明必须为广州的死难革命战士和群众负责,接受法律制裁,双方谈判破裂。


7月1日,陈炯明暗中联络了广东海关的英国税务司的夏利士,开始对长州要塞进行轰击,击伤海军舰艇数艘,长州要塞失守,海军被迫转至白鹅潭,又在英舰逼迫下离开,陈真建议南下用海军陆战队占领琼州,建立新的根据地,但是苏联代表要求孙中山等北伐军回师,7月3日,回师的北伐军发生叛乱,第一师将指挥部包围,李烈君,胡汉明被扣押,只有王亚樵逃脱,沿陆路回到皖南,发电讨伐叛军。


7月4日,温书德自以为准备妥当,召集亲信,假传孙中山命令命“海圻”、“海琛”、“肇和”三大舰升火,不过三舰副舰长拒绝执行,发生内乱,霍东阁出动海军陆战队迅速平息了叛乱,逮捕了温书德等人。鉴于越来越危险的局势,孙中山命令蒋介石,霍东阁率领海军南下琼州,自己和陈真、戴笠奔赴上海,与中共以及苏联代表会谈。


就此,广州的叛乱以孙中山先生暂时失利告终,而叛乱方陈炯明不仅是军事上的胜利者,而且获得一部分舆论的同情。北京在高唱孙中山与徐世昌同时下野的调子,北方的实力派吴佩孚和西南各省的联省自治派,都在或明或暗地支持陈炯明。国民党分子背离他的也不少,尤其是李石曾、蔡元培、吴稚晖、王宠惠等49人联名通电请他下野,南方政府处境日益艰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