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九章反攻哈尔滨 (二)迎击联合讨伐军

ddtt 收藏 8 220
导读:抗战先锋 第九章反攻哈尔滨 (二)迎击联合讨伐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大汉奸于琛征屡战屡败但是并不灰心,他一心升官发财所以不遗余力的为日本人卖命,他的工作劲头可比消极抗日的东北军残部要高的多,单从工作积极性上讲他很是上进,连跟在他身边的日军顾问尾野中尉看着他都泄气。本来尾野中尉是可以继续指挥特种部队的,可惜伪满军实力太次,这次他有要给这群伪军撑腰,可惜自己指挥的兵还是太少,九一八后自己玩命带着伪军打仗只换来中尉军衔,小队长的职位是毫无变化,只是跟伪军出来打仗待遇很高,这些汉奸进全里讨好自己,一路上住最好的客栈找漂亮妓女吃酒席都是不花钱的。

“太君,这次我扩军备战一个月,两万官兵给养充足绝对可以拿下方正等地,让冯占海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吉林省剿匪司令于琛征信心百倍的带着一群前东北军部队从哈尔滨就开向方正地区。

尾野骑在马上走在他旁边,他是中国通能懂的汉语,他听明白了还装不明白,懒得搭理他,其实他心里也有合适的合作伙伴,那就是关东军外籍参谋张学义,这小子在东北最厉害了,在江桥制造了很多麻烦,不过在哈尔滨被占的那天他被抓住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去找冯占海谈判又失踪了,不知道他在那,估计是又回到冯占海部下当官了?关东军拿出很多钱拉拢他,他怎么又回去受苦呢?冯占海部连饭都吃不开子弹也没有他去图个啥呢?

前边一个侦察兵骑马跑到于琛征面前,“报告司令,冯占海部沿着蚂蚁河展开,前锋旅是宫长海、姚秉乾旅。”

于琛征吓得差点没从马上摔下去,为什么呢,因为他被胡子出身的两个旅长吓怕了,在黑龙江只要是汉奸听到这两个旅长的名字没不怕的,宫长海太厉害了,外号宫傻子打仗不要命,本来当汉奸的东北军就不如土匪厉害,别看东北军是从土匪发展出来的,但是东北军高度封建化官僚化,士兵不肯卖命军官全部怕死,把当兵当成发财的捷径,他们根本不是打仗来的是发财升官来的,谁不害怕死呢?多数人听到宫傻子都会吓跑或者投降,活命要紧呢。

“你害怕了?”尾野问于司令。

于琛征笑了笑,“谁怕他们,传令兵,告诉李毓久、崔文林两旅长正面强攻,陈德才、白文清两个旅从左右两翼进攻,杨秉藻、关琛两个旅迂回敌后攻击。”

听完他的部署尾野心想你真他妈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还想包围并吃掉两个旅,这两个旅关东军都不愿意打你还赶打,敌人在方正地区迎击你,你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这里地形是这样的,北边是松花江,东边是从北边转玩南下的松花江,西边是蚂蚁河,南边是一支蚂蚁河的支流奔东南方而去,简直四面都是水,要简单的赶走敌人不如一路进兵,左右迂回也好,背后包抄也好,都是要过河的,你过河敌人就牵制骚扰你然后脱住你消耗你,他也太不要脸的居然地形都不看就这么部署?这不找打么?


无奈东北军技术也不高,冯占海手下两万多人要分散打游击,一个县放一个团玩经典游击战可以累死鬼子和伪军,可他现在部队都挤在一起正好省了鬼子的力气,可以一拳打死一个。可现在冯占海又修阵地又正面接敌,正好给鬼子的炮兵找好了目标。

张学义听到要打仗了急忙找到冯占海,“司令,要跟汉奸开打了,我愿意率领一个连奇袭敌后,其他新兵移驻后方继续训练。”

“好,我喜欢你这样的,有仗不用派都是主动找我来要军令。”冯占海从椅子上站起来,指了一下地图,“这里有鬼子一个小队,人马多于一般的小队,你就打掉他们断掉伪军西归哈尔滨的后路,这里唯一的鬼子步兵,其他六个炮兵中队,各配属给六个伪军旅,你先端掉鬼子垫后的部队,然后跑到伪军后边干掉几个迫击炮中队,这些炮兵中队人可不少呢,一个中队大概一百七十人,他们弹药充足,只要比能干掉一小队步兵,那鬼子的补给线就可能断掉,迫击炮队消耗弹药快,只要补不上炮弹就算帮了一线兄弟的忙。”冯占海用兵还是过于保守,就他那破阵地鬼子要叫来山炮野炮几下就干掉,只是鬼子现在抽不出更多人,所以用专炸战壕的迫击炮对付你的战壕。

“我进量多杀鬼子,端掉他们炮队或者弹药运输队那更好,即使做不到我也搞回一百支枪来证明我骑兵的厉害。”张学义说完看了看地图上标的敌军行动路线,把敌人的位置牢记下来。


“跟我走。”张学义回团部飞身上马,张汉杰问:“去那呀,就一个警卫连一百来人,其他的新兵在大后方呢。”

“我的水平指挥一个营都难,新兵训练好你指挥,现在我就带一连精锐去杀鬼子,我就不信一对一的干不掉他们。”张学义全身披挂整齐就带兵飞马出了兵营,随后警卫连全体士兵骑马跟团长出战,骑兵团警卫连向南开进。

“怎么往南走呀?”张汉杰骑在飞快的战马上追上团长问。“说那么多做啥,你都带了什么家伙?”张学义自己挂着两支盒子炮,背着一支崭新的毛瑟枪,指挥刀挂在要5上十分威风。

“跟你一样那,不过我的马刀在双城战斗中丢了,连砍了十个汉奸一个鬼子,刀就都弯了。”

“不要马刀,在马上双盒子炮比一把马刀更好用,盒子炮比马刀和刺刀都好使。”张学义其实在实际战斗中发现还是用枪好打,没子弹才拼刺刀,子弹杀人多快那。

“知道了,那我以后不要刀了,多整几支手枪。”


金玉带几个亲随连续日夜兼程走了十多天才回到自己的山头,她回到聚义厅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不说话,她爹一看她一个人回来就大概猜道结果了,他坐下来慢慢问:“孩子,他那去了?”

“去省城享福,听说他找了两个日本娘们,我要找他算帐去。”金玉喝了一碗水打算再带点路费继续寻找张学义。

“你别这么想,我看他不是这样的人,现在吉林剿匪军正向哈尔滨方向开,估计又要东进讨伐冯占海部,国家为难之时他肯定也会帮助东北军抗日,我说你要不去冯司令那问问他,他可是在马占山和冯占海手下都干过的,找他的部队打听他,顺便正好你可以帮帮抗日军队的忙,前几天探子就说剿匪军进黑龙江了,你先去那打听吧。”金玉的父亲是很了解张学义的,他猜张学义返回冯占海那的可能性大,毕竟马占山投降了,跟他一起混遭人骂呢。

“好吧,我这就去寻找他。”金玉到家以后也没休息,又拿上装备用衣服的包袱离开山寨,只带了一个亲随就上路了,把大多数保镖都放了假。

“我们的队伍呢?”老头又问。

“让他败光了,跟鬼子死拼拼没了。”金玉从新换了匹好马带足子弹又赶奔方正。


巧的是在三月底金玉正赶路的时候听到由北向南一阵马蹄声,听声音大概有百十匹马,她一机灵带着女保镖骑马闪进树林,随后北面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一支东北军骑兵队穿着冬装继续赶路,骑兵成单列纵队急行。

站在树林里往外看,金玉眼神十分好一眼看到一马当先的那个人就是张学义,她眼睛一亮没跟女保镖说就掏出张学义给他的左轮枪对着天空放了一枪。

“啪”的响了一枪骑兵连就是一惊,骑兵们纷纷带住战马观察枪响的方向,张学义好奇的问:“似乎是左轮枪的声音。”

“团座真是好耳朵。”张汉杰急忙拍团长马匹,他也抓着缰绳坐在马上向树林内观察,就见两匹马跑出树林。

金玉飞马出树林来到张学义面前,“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听说你娶了两个鬼子,在新京过的不错呀。”

张学义一看老婆半道杀出来他激动的话都不会说,“谁,谁说的,我这不是在抗日军中么,我只是被鬼子软禁了一个多月,我十六号就回到东北军中,你怎么来这里,小七和队伍呢?”

“小七自己拉队伍奔洮南没人的地方开辟地盘去了,我没跟他走,我先回了家我爹说你不可能当汉奸让我找冯司令问个明白,这我不是往方正走呢,我的队伍让你和老七拼光了,我就带不到十个人回家,老七和你招的五百新兵剩下一百。”

“他妈的他把我的兵拼光了,我还缺兵呢,他带走我多少枪?”张学义有点不痛快,自己拉起队伍没少筹集粮食钱财,光新补充的枪就五百支,这是大笔财富。

“他自己走的时候人剩一百枪有六百支打捆拿马驮走的。”

“行了,这小子把我那份也拿走了,你现在别去找冯司令了,他派我断鬼子西逃的后路,跟我打鬼子吧,把你的保镖放回家过好日子去吧,打仗太危险,快走吧,我们赶路呢。”张学义说完骑马继续按预定路线向敌人后方迂回。

骑兵连急行军几天已经抵达哈尔滨与方正之间的路上,他们在一处紧靠大路边的山林内隐蔽下来,派出岗哨后张学义靠着大树披着大衣就准备休息。

金玉凑到他旁边,看看周围的士兵离他很远,小声问:“你到底跟没跟女鬼子那个?”

“我说你有完没完,这什么年月了这正打仗呢,你说点别的好不好?”张学义把棉帽子往下一拉继续睡。

“到底有没有?”金玉现在对打仗不感兴趣就想知道这个。

“两个都做了,你想咋地?”

“混蛋。”金玉对他拳打脚踢,“你背着我找别人,我打死你。”

“算了吧,夫人,别计较了,在鬼子监视下那也是不得以。”张汉杰急忙跑来拉架。

“当初是你非找我的,我没保证以后不找别人,前头我娶了四个了,后边多俩不算数的鬼子,你还计较起来没完,不行就离婚,我他娘的没闲心供你,你走吧。”张学义有点烦干脆赶走她,反正打鬼子多她不多少她不少。

金玉打了他一顿出了气反到不走了,走了多没面子,让这么多人看笑话,国难当头还计较这个做啥,看他又混成了正规军团长也算不错,就跟他凑合过吧,打败鬼子在说以后。

张汉杰看他们俩不打了自己赶快闪到一边,免得招来反感,他回到自己的临时帐篷内倒头就睡,连续几天跑路累都要累死了。


“报告”侦察兵跑回来把睡梦中的团长惊醒。

张学义还躺着呢就拔出盒子炮把棉帽子摘下来问:“怎么了鬼子上来了?”

“发现一队鬼子兵,赶着大车似乎装着很多给养,弹药箱也有不少,总共两百多人和十几辆大车。”侦察兵都明白这仗非常好打,报告的时候满脸喜色。

张学义说完立即穿好大衣喊:“全连集合,随我伏击鬼子的车队。”

骑兵连徒步来到离公路很近的山林边上,这些老兵很有经验的卧倒隐蔽,单兵间隔都两三米以上,因为打运输队不用太大的间隔,鬼子没重武器。

隐蔽好了以后鬼子的运输队就开了过来,十几辆马车拉着大麻袋和弹药箱子缓慢的往前走,车轮印留在土路上留下很深的两道车辙。

张学义拿眼睛大概测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山坡距离鬼子运输队走的路有三百多米的距离,鬼子有的坐在马车上有的跟着马车走,前队车全是弹药箱,后队车全是粮食,根据鬼子的编制,普通联队弹药排大概有八十多人,估计就是前队,看车上都是很新的军绿色木头箱子,后队的马车上还拉着很多麻袋,从车上看似乎有麦子和玉米,估计是给前线的马匹带的材料,另外还有装粮食的袋子,应该值得一抢,但是万一是假的运输队怎么办?

再仔细看看,张学义看看鬼子的穿戴和武器,没有掷弹筒个机枪,轻一色的三八大盖,是后勤部队,一个弹药排和一个补给运输队,补给运输连应该是一支一百二十人的队伍,他以前上学那会可爱研究日本军队呢,也咨询过奉军中的军官,用脑子里的资料对比眼前的,应该没问题。


路很颠簸不平,忽然头辆马车的轮子遇到一个石头,马车颠簸了一下,马车的车槽很低,弹药箱子堆的很高,车一不平就容易把东西摔下来,就见几个弹药箱从马车上摔下来,箱子摔到地上呼啦一下撒了一地,一箱子大正十年手榴弹撒得满地都是,弹药排的兵急忙收拾手榴弹,然后把箱子用绳子捆绑起来,又把撒的几箱散落的步机枪子弹都收拾好,车队就在自己面前停了下来,而且让张学义都看明白了,张学义实在是太动心了,张汉杰看到敌人的车上那么多子弹口水都流出来了,现在部队两三万人,最少的才不到十发,多了才二十发,军队缺子弹那,他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

“团长,干他娘的。”张汉杰端着毛瑟步枪瞄准一个正给大车捆绳子的鬼子就开了一枪,张学义从机枪手那里拿过歪把子机枪对着密集的鬼子兵开枪扫射,全连一起开枪射击。


路上的鬼子运输队纷纷下车隐蔽,躲在大车旁边端着三八大盖反击,双方开始展开激烈的枪战,骑兵连当步兵也都合格,这些打过仗的老兵一开火就显示出枪法精湛,鬼子的运输队弹药排没支持一分钟就被骑兵连的步枪给打死大半,随后张学义给歪把子机枪装好三十发子弹又端着机枪亲自指挥冲锋。

运输队没机枪一打就散了架子,骑兵连用了半分钟从山坡上冲下来,当兵的抱着步枪用刺刀把鬼子挑一下然后把鬼子手里的步枪背在身上,心急的从大车上搬下弹药箱子,打开一看是子弹急忙往自己阵地搬。

张学义贼心眼儿可多呢,担心弹药箱内是空的,亲自打开检验一下弹药箱内是否是弹药,检查好一箱子就搬走一箱,等他用刺刀打开第十一个弹箱的时候傻了眼了,里边是鹅卵石,是假弹药箱,他顿时就知道上当了,他大叫一声:“中埋伏了,快撤。”他跳下大车拿起缴获的两支步枪跑了。

他声音刚落土路的两边传来鬼子的喊杀声,三挺歪把子机枪从车队后边打过来,掷弹筒发射的榴弹纷纷落在补给车队上把拉车的骡马炸死。

尾野和白川两人各带五十人从路的东西两头同时向补给车队的位置发动攻击,弹药车就是诱饵,就是要引出藏在山林中的东北军部队,尾野去那找补给队呢?补给队都是汉奸换上鬼子军服伪装的,车队就是伪军自己的车,只是给伪军换了衣服和枪就跟鬼子兵一样,但是战斗力跟鬼子没法比所以一击即溃。

尾野听枪声一完就知道钓到大鱼了,他带一百个鬼子兵两面夹击张学义,张学义比兔子还跑的快呢,带着搞来的武器弹药就回到阵地上,骑兵连全部回阵地隐蔽好了继续瞄准路上追来的鬼子开火。

“把手榴弹和子弹都装进自己的弹药带和弹药包里,快点。”张汉杰知道现在一人一匹马,没多余的马拉弹药,他抱着弹药箱子跑到士兵的身后,见一个人就给一个士兵倒下一些子弹和手榴弹,十箱弹药全部下发给士兵,当兵的一看家底足了放开了打,拿着鬼子的大正十年手榴弹可劲儿顺坡往下扔,鬼子造的手榴弹引信很长,要扔向五六十米的目标必须在手里拿几秒,否则敌人会拣起来扔回来,但是骑兵炸坡下一百多米外的鬼子,根本不用拿在手里延时,直接扔出去,手榴弹顺山坡往下滚,滚到一百米外正好爆炸,把追到坡前的鬼子炸倒在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