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十章 扬眉吐气

富贵不淫 收藏 2 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章 扬眉吐气

“甚嘛?天底下还有我雷老虎顶不住的事情?就是玉皇大帝来了,老子也给他打发回天宫去。”说着话仍是直盯盯的看着丁小乙。

鞑子六儿他们心中都说:“真是天大地大没有雷老虎的嘴大。”

鞑子六儿爬起来,猫腰凑到雷老虎耳朵边上小声说了几句话,那雷老虎猛地跳了起来,这一跳不要紧,如果有标杆测量的话,一定刷新了“大明跳高全国记录”。

“甚……甚……甚……什么?皇上的圣旨?你个兔崽子怎么不早说?”爱冬瓜说道。

“您不是说玉皇大帝来了都不怕吗?”鞑子六儿道。

“玉皇大帝,老子是不怕,你见过他吗?皇上,老子才怕,他是会砍我们的头的。”矮冬瓜简直歇斯底里了,一路滚着跑向郑寅身边。

又是抬胳膊,又是掐人中,几个人忙不迭的收拾着地上的郑寅,其神态之恭敬,就算见了亲爹,也不过如此。

丁小乙还在那里卖弄风情,却见矮冬瓜已是溜之呼也,气得直跺脚,不过看到雷老虎等人焦急的神态又大觉有趣,便也凑过去,看看郑寅究竟怎么样了。

雷老虎一边揉捏郑寅的人中,一边大喊着:“是哪个王八羔子下手这么狠?”

三个人谁也不敢吱声,只顾埋着头帮助郑寅活络身体。

雷老虎气狠狠得道:“这会儿先放着,等蓝大人拿我问罪之时,你们几个谁也甭想跑。”

王景弘看着他们活动半天也不见起色,跨步上前,扶起郑寅成半坐姿态,向刘老汉讨来半瓢水,劈头盖脸的泼了过去。郑寅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破口骂道:“哪个龟儿子泼我?”

王景弘道:“你这才是好心当了驴肝肺呢。”

郑寅听是王景弘的声音,慢慢睁开眼睛,正想再骂他两句,却见矮冬瓜和那三个黑衣军士,排成一排整齐的跪在面前,正捣蒜般的磕头呢,不由得噗哧笑了。问王景弘道:“小王,这是怎么了?我又没死,怎么就举行告别仪式了?”

王景弘笑道:“什么告别仪式?我看人家这是认爷仪式才对。”

郑寅挠挠脑袋,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这是怕了自己了,便突然虎起脸来:“刚才是谁打得我,快说,不然我让你们一个个不得好死?”

那四个人更加急了,边磕头边道:“求马大人饶小的不死。”另一个说:“还望马大人向殿下美言。”雷老虎则说:“都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的狗眼看人低,小的拿着豆包不当干粮……”郑寅听着气就不打一处来,开始还是泰山,接着成了人,最后倒成了豆包,你说可气不可气。

看他们软了,知道他们乃是怕姓马的那位死去的兄弟,他们又肯定误以为自己就是那位马大人,其实他哪里知道,来人最怕的却是圣旨。郑寅更加得理不饶人起来:“你们说,刚才是谁打得我?还有谁搜的我的身?”

鞑子六儿跪爬一步道:“马大人,马大爷,三宝大爷,是我搜的您的身,这是您的三十两银子,小的如数奉还。”说罢捧着那钱袋双手奉上。

郑寅一把抢过来,喝道:“放你娘的狗屁,谁说我就带三十两银子了?我老人家像是出门只带三十两银子的人吗?我的那五百两银票呢?”

鞑子六儿一下子傻了眼儿,这是哪跟哪呀?什么时候又冒出五百两银票啊?两个同伙作证,自己难道还说不清?他连忙说道:“马大人,小的没拿啊,小的只找到了这些散碎银两?他俩可以作证。”

郑寅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看另外两个刚从地上直起上半身来的其他两个人,那两个人看郑寅看他们,便连连摆手,齐声道:“小的没看见,小的没看见。”

郑寅心花怒放,看来这银子是讹定他了,便腾地跳了起来指着鞑子六儿的鼻子道:“难道本大人还会撒谎不成?快说,银票你藏哪儿了?”

后面两个人看着鞑子六儿的脸变成苦瓜,咧着大嘴,有口难辩,心中解气道:“还说都有,都有,原来你自己把五百两银票先藏了起来,却拿那点儿散碎银子唬人。”

雷老虎在地上跪着不敢起来,这时急忙对鞑子六儿喝道:“快说,藏到哪里了?”

“雷大人,我没拿,我真的没拿?”鞑子六儿的还在徒劳得辩解。

郑寅心说我要不加上一点劲儿,看来这银子拿不到手,便一赌气不再理会他了,对着王景弘道:“王大人,你可记得我带的银票?”

王景弘再傻也明白过味儿来了,便应道:“当然记得,我记得有五百两呢。”丁小乙看他们一问一答,也不知道这是演的哪一出儿,只好袖手欣赏,不做言语。不过她听那些人叫郑寅“马大人”、“三宝大爷”便默默思考起来。从这些人的着装来看,自己肯定已经是穿越时空,来到了某个历史上的朝代,但是目前尚无法完成断代,一者那些军士穿的都是黑色劲装,不是正统军服,二者这些穷人的打扮更是无法表明。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不是在清朝,因为清朝所有人都没有大辫子。至于是宋朝或者是元明两朝还要判断一下。那些人管大色魔郑寅叫马三宝,历史上她熟悉马三宝只有郑和,难道他们真的从古船穿越到了明朝不成?还是某个朝代另有其人?学者的严谨作风使她没有妄下结论,而是继续仔细观察。

“雷大人,你带的兵欺君罔上,抢夺燕王内侍,你可知罪么?”郑寅装模做样的沉声问那矮冬瓜道。本来这句话一出,丁小乙即可断定朝代,但是这话由郑寅所说,可信度便大打折扣。再说了,怎么这么一天功夫,他就成了马大人了呢?不得不疑虑。

矮冬瓜只好转接过去:“鞑子六儿,还不快快拿出来还给马大人?”

这回鞑子六儿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只好道:“小的,小的忘记了,请马大人容我一夜,明日自当如数奉上。”

“哎——这就对了,古语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就委屈一下,等你这一夜了。好了,你们还搜去什么东西了,还不给我还过来吗?”

话音落地,手枪,圣旨,腰牌全部物归新主(原主毕竟已经死去矣)。

郑寅一样一样收了起来,收好后,对那个矮冬瓜道:“雷大人,你们回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的手下拿银票来还我。”

“马大人,我雷老虎可不敢把您留在这里,大营离这儿不远,天色已晚,您还是一道跟我回大营,蓝将军自会盛情款待大人。”矮冬瓜坚持邀请。

“去去去,难道让老子去见他不成,你去唤他来迎我,方是正理。”为了怕露馅,郑寅也学起古话来,别说,还算有板有眼。

“马大人说的是,小的这就去请。”雷老虎垂首道。心说你一个阉宦,未免有点太嚣张了吧?蓝大将军也是你可以呼来唤去的?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者人家身上有圣旨,所谓臣子见旨如同见君,岂敢不敬?

“那好,快去吧,这鱼你们就不要收了,这些都是我的舅舅表哥,全当给我个面子不成吗?”郑寅道。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既然是马大人的亲戚,自然是要免了的。”雷老虎连忙点头。

“好啦,你们去吧,我就不留你们了。见着蓝大人绿大人,让他快快来见我便是。”郑寅趾高气扬的道。

矮冬瓜和那些人在黑暗中嘴一撇,心道:狗仗人势。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

一行人偃旗息鼓,灰溜溜的打马而去,留下一路烟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