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四学生沉迷老虎机 4小时输1.6万吓坏老板

小蒋是江苏扬州人,是南京某大学四年级学生。由于临近毕业,完成毕业论文后,小蒋便无事可做。其他同学都忙于找工作,赶招聘会,只有小蒋整天呆在游戏机室,企图“捞一把”,“我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在外面关系广,工作根本不用我操心。”


今年春节后的一天,闲来无事的小蒋一人在街上乱逛。路过三牌楼大街时,一家游戏机室里的喧闹声将他吸引住。游戏机室里热火朝天的气氛,让人兴奋不已,大家玩得不亦乐乎。见此情景,小蒋忍不住迈进了这家游戏机室大门。


然而让他自己没料到的是,这一抬脚,迈进的不单单是一家游戏机室,而是深陷了赌博的泥潭。


“自己还没正式工作,但是也很想赚到钱。赌钱嘛,靠的就是运气,运气好的时候,一把能赚到三四千。”小蒋说,“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试着赌,一下子就赚了两千多块。前后就两三分钟,这样来钱太快了。”


说到这里,小蒋的眼睛里闪出一丝“绿光”。


从此以后,小蒋便一发不可收拾。赌瘾像恶魔缠身一般将他牢牢缠住。“基本上三天要赌两次。每次时间不一定,有时长,有时短。我记得最短的一次就玩了一两把,就闪人。最长的一次七八个小时。”不管时间长短,经常去游戏机室赌一把已成小蒋的必修课,“总体上赢得少,输得多。一般输了两三千就走,有时输上万。”


“刚开始赌的那段时间,我自己的心态还算好,基本上能管得住自己。时间控制在二十多分钟,这样运气不错,我有把握能赢钱。时间一长,就不行了,脑子发昏,越赌越输,就越想捞本……”


赌博成为“必修课”


四小时输掉1.6万元!前晚,大学生小蒋(化名)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后,一屁股坐在赌博机前———傻了。


小蒋是南京浦口区某大学理工科学生,虽然学校在桥北,但他却很少回到学校,一直在南京城区各大电子游戏机室度过。自今年春节后迷上电子赌博机近三个月以来,小蒋先后输掉了5万多元现金。


输得越多老板越怕


4小时输了1.6万


按照游戏机室的规矩,“玩”丢的钱达到一定的数量后,店老板会退给客人一部分钱,作为“盘缠”。屡赌屡输的小蒋当然知道这一点。“我找到老板,提出退我点钱,老板打了个电话后,退给了我800元,并免费给我赌分,让我再试一把。”


得到老板免费的赌分后,小蒋又重新回到了游戏机前,开始了新一轮的“拼搏”。可好运并没有降临在他头上,很快赌分输光,连老板退给他的800元也贴了进去。


输得精光过后,小蒋失魂落魄地走出赌场,懊恼不已,“我觉得自己就像游魂一样在街上晃来晃去。”


没走几步,就碰到几个同学,他们跟了上来,“我见到他们就害怕,因为还欠他们几千元钱。”得知小蒋又输了1.6万后,一名要债的同学给他出了个主意———按照“行规”,老板应该退至少1/3的钱,而不仅仅是“盘缠”,如果老板不退钱的话就报警。


输得六神无主的小蒋,依同学出的主意,再次回到游戏机室。得知小蒋的来意后,老板同意退5000元钱,前提是要小蒋别再赌了,也不要报警。得到小蒋允诺,老板便当场数给小蒋5000元。


然而,接过老板退给的5000元钱,小蒋并没有履行“不要再赌”的允诺,转身又一屁股坐在游戏机位置上,大声叫嚷着,“服务员,加分。”


看着小蒋的豪气,游戏机室老板都怕他了。他心一横,干脆将小蒋赶出了游戏机室。


以炒股为名要赌本


前天晚上,南京灯火辉煌,丰富的夜生活挑动着年轻人的神经。鼓楼区三牌楼大街,一家没有门牌号、也没有名字的游戏机室内,10多人正紧张地玩着各种电子游戏。游戏厅最里面,几台赌博机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赌博机前,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高速旋转的计分骰,“大!大!开大!”空气已经在此刻凝结,不足50平方米的房间弥漫着一股紧张气息。暗流涌动,随着小骰子转动速度逐渐减缓,一切似乎要在瞬间爆发。


游戏机室内,玩家玩的是一种赌分的游戏。玩家用现金在老板手里购买赌分,收到现金后,老板便在游戏机上,为玩家加赌分,同时也可以用手中的赌分,从老板那边换取现金。


“唉!”一声长叹让小蒋显得尤为突出,“又输了。”站在游戏机旁的小蒋,满脸沮丧,目光有些呆滞。脸上略带稚气的他,与周围吞云吐雾的中年人显得格格不入。


小蒋在这个游戏机室“玩”了4个小时,在一次又一次失望后,身上所带的1.6万元现金就输了个精光。


“输到五千块的时候,实在挺不住了。”面对记者,小蒋低着头,一脸的苦色。按照平时的一贯纪录,他不曾一次输掉这么多钱。这一次,着实出乎他的预料。


“我当时脑子乱哄哄的,心想今天手背,不想再赌下去。可旁边的人一直在起哄,再来一把玩玩,也许就能赚回来。我没忍住,又开始赌起来。”这一开始,就没停下来,一直到身无分文。


5万多元,对一个还没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不算小数目。谈到钱的来源,小蒋面带愧色,“我从小就有存钱的习惯,从上小学开始,家里父母、亲戚给的零花钱、压岁钱,我从不乱花,都攒起来。到上大学的时候,有两万多元。”


小蒋自小的理财习惯,使他比许多同龄人要富裕一些。但仅靠这些是不够他赌上一段时间的。至少还有两万多元的缺口。这笔钱从哪儿来?


原来,小蒋在2006年时,便开始炒股。最初的股本是问父母要的,总共是两万元,全部用来买股票。“股票涨得还不错,小赚了一把。现在势头不错,我并不想卖掉,肯定还能涨。”于是,借着买股票的名义,他的手再次伸向父母的口袋。


“我跟爸妈说,最近股票涨得不错,想再多买点,练练手。他们知道我平时不乱花钱,而且去年股票又赚了。一点没怀疑,就直接给了我2万多元。”家境不错的小蒋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把钱要到手。


前天一夜,对于小蒋来说,的确是个不眠之夜。从未尝过失眠味道的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学业、前途、朋友、家庭……很多事情都是未知数,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定要戒赌。


打定主意后,小蒋终于拨通了记者的电话,要把自己的“丑事”抖出来。


“我觉得最对不起的是父母,真的。我现在真想回去看看他们。可我哪有脸见他们呢!”小蒋低着头,声音有些低沉。“不过,与其他的同学相比,我还算是幸运的。由于父母的关系,我工作的事基本上定了。”


说到这,小蒋不免有些优越感。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三牌楼大街,在小蒋反映他输钱的这家游戏机室里,记者看到,不大的游戏机室内,10多个男子正神情紧张地注视着闪着电光的屏幕,不断有人向老板递钱换游戏机牌子。


在游戏机室逛了一圈,记者并未发现像小蒋反映的大户赌徒,只是正常的“玩”游戏。而一天前,小蒋确实是在这家游戏机室赌的博。难道小蒋说的是假话?记者再次打电话给小蒋核实情况。确认就是这家游戏机室后,记者于是报了警。


中央门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见有民警到来,一些玩游戏的男子便纷纷往外撤。民警检查发现,游戏机室内,除了一台破损的老虎机外,并没其他赌博机。


民警找来该游戏机室的老板,老板先是矢口否认游戏机室内有赌博机,更不存在赌博。在民警的盘问下,该老板才说:“以前确实有人在店里摆放过老虎机,但不是我的。”


至于那台老虎机的去处,该老板说,前一天晚上,已被人拉走了。民警问是谁拉走了,该老板称,他也不知道。由于找不到“证据”,警察只好离去。


事后,小蒋告诉记者,由于他前天曾扬言要报警,可能是惊动了老板,于是就把赌博机给藏起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