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37)

辛十三郎 收藏 0 6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波尼回到将军帐,弄醒了饮酒后和衣而卧的罗伊,它咬住罗伊裤腿把他拉下卧榻。醉意朦胧的他在熟睡中被惊醒,还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罗伊挣脱波尼,倒在卧榻下又睡了过去。波尼舔着他的脸,他的眼睛,强行让他清醒,然后咬住他的战袍,拉着他往外走。罗伊来到帐外,迎面扑来的风使他清醒了一些,他贸然想起洛州出事的当晚,波尼也是这样把他从家里拖走的。

“波尼,出什么事了”

波尼把头扬向辕门外面,示意罗伊跟它出去。

“你的意思是……到外面去?”

波尼点点头。

罗伊相信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否则波尼不会深更半夜把他带到这儿。他跟着波尼往辕门走去,辕门哨官挡住了他。

“将军,这么晚还要外出?”

“我到外面散散步。”

“将军为何不带武器?”

“有波尼为伴,我不需要武器!”

“将军,以防万一,小的带几个人跟着将军!”

“不用,我在外面走走就回来!”

“那好,将军要有事,叫一声小的即刻就到!”

“你去吧!”

罗伊打发走哨官,带着波尼出了辕门。在树林中,罗伊见到了白袍将军。白袍将军凭借月光看清来人是罗伊,兴奋地大叫一声:“弟弟!”罗伊一愣,在这个世界里,叫他弟弟的只有一人,名将赵云!罗伊几步抢上前去,仔细看着白袍将军,果然是分别了三个多月的结拜兄弟赵云!这意外的惊喜,使他完全从酒精的作用中清醒过来,他一把抱住赵云:“哥哥,真的是你?!”

赵云也拥抱着罗伊:“松树林一别,我与弟弟分别算来有三个多月了,赵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弟弟!”

“哥哥,快告诉我,这么些天来。你一直在哪儿?”

“守卫边关!”

“为何回到东吴京城?”

“赤壁一战,孙刘联盟,双方议定互派将军,愚兄在一月前来到东吴,今日,吕蒙将军八百里加急文书,命我星夜兼程赶回柴桑!”

罗伊联想到即将发生的战事,赵云在此时被召回,肯定与战事有关:“哥哥知道召回你的原因?”

“军书上写得明明白白!”

“那哥哥为何还要见我?”

赵云长叹一声:“我是身不由己啊……但军情重于亲情!”

“哥哥,此话怎讲?”

“在我与你两军对垒之前,你还是我的弟弟……东吴目前的局势你比我更清楚,何必明知故问?实话告诉你,我己带回东吴守卫边关的四万铁骑,加上京城六万守备部队,你不一定能战胜我!”

罗伊闻听此言大惊,他惊的不是赵云带着人马来到柴桑,增加他取胜的难度;而是与东吴有仇的夏侯、章武,还有一直觊觎中原的突兀卧儿人乘虚而入怎么办?吕蒙为了一己私利,竟然不顾国家的安危!

“哥哥,边关空虚,一旦失守,外寇会长驱直入,东吴危在旦夕!”

“那是弟弟与一班叛逆所造成的!我赞同吕蒙将军所言,我东吴,宁赠外贼,不给家奴!”

“哥哥所言差矣!我护送大乔回东吴,何错之有?东吴有识之士群起讨贼,又何谓叛逆?吕蒙欺君罔上,实属大逆不道……”

“弟弟休要再说!你那讨贼檄文满篇胡言乱语,所列罪名是强加于人,吕蒙将军乃东吴一代功臣,何罪之有?尔等抬出大乔,欺瞒天下,用心何在?”

听了赵云一番话,罗伊感到不解。要么,赵云不明真像;要么,他中吕蒙的毒太深!

“哥哥,大乔是东吴夫人,你就不遵从她的命令?”

“按东吴建制,我在蜀听从诸葛军师,在东吴只听从吕蒙将军之命!再说,大乔失踪己有三个多月,生死未卜,此时会突然冒了出来?”

罗伊气愤了:“难道大乔有假?”

“世上像貌相同者,大有人在!”

“大乔的凤玺可是真的!”

“凤玺本来就是人雕刻的!”

赵云的愚忠,罗伊感到痛心:“哥哥,你变了!”

“我还是我,变的是你!”

“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讲……”

“弟弟,我来之前,还抱着一丝侥幸,说服弟弟放下屠刀……”赵云长叹一声:“看来,赵云只是一厢情愿!那好,我与你的情分已了,三日之内,我与将军决战,请将军会会我亲自调教出来的四万虎狼之师!顺便告诉将军,三十二路诸侯己有半数以上出兵勤王,赵云不是孤军作战!”

赵云说罢,跳上白马,他向罗伊一拱手:“将军,后会有期!”


罗伊回到将军帐,令中军赶快去请庞统、程普、张辽,莫非、公孙武来帐中议事!他待诸将到来后,把他与赵云见面一事告诉众人。庞统脸色凝重:“这是山人失误,事前居然忘记了赵将军!孙刘联盟之后,他是周都督亲自要来东吴训练骑兵的。此人生性耿直,宁折不弯,他所认准的事,九牛不回!”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庞统是奇人不是完人,罗伊请庞统不要自责,当务之急是拿出应付的办法来。他问程普:“普将军,东吴每路诸侯管辖多少人马?”

“不一而论,多者两三万,少者也有一万余人。”

“你看能来多少人马?”

“照赵云所言……有半数以上诸侯勤王,本将推算也就十万左右!”

罗伊在心中盘算,诸侯勤王之师加上赵云与京城守军,总兵力超过了自己。各路诸侯的军队平常各自为政,汇合起来也是乌合之众,虽不足为惧,但需认真对待。他望着莫非:“将军,令你率本部三万人马,立即开往通往柴桑的三条大路守候,三日之内不得让各路诸侯的一兵一卒过境!”

“遵命!”莫非领命而去。

“先生,”罗伊望着庞统:“我军所有粮草只够七天使用,若吕蒙旷日持久地拖下去,对我不利!”

“那就逼他速战速决!”

“怎么个逼法?”

“明日将柴桑围城之后,令士卒广贴檄文,在城下历数吕蒙之罪。吕蒙是个最好面子,且又心胸狭窄之人,必被激怒,这样可促使他尽早参战;最重要的是断他的生路!”

“断他生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