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是我的青春岁月

xuxu落 收藏 4 1064
导读:是大一时候写的了,因此小说中包含有当时许多青涩而莫名的情感。情节涉及到当时认为最讳莫如深的词句:多角恋情、同性恋、自杀。现在读着还有些怀念,文章语言风格不鲜明、但是情节还比较完整。 整体上讲,因为在这里是新来者……所以想要努力挣钱……希望大家喜欢。 ps.为什么我的头像不能换,哪位好人劳烦指点一下。or换头像是需要一定等级的么~汗

你是我的青春岁月

王思思是这样长大的。在她的生活中永远充满的是鲜花与荣誉,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父亲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老总享有不凡的社会与金钱地位,另一方面王思思确实是一个很有才能的女子。对于这一点,王思思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并且她也懂得怎样将她的这些才华怎样发挥的淋漓尽致。所以她总是成功的:在念书的那些年华里她永远是老师甚至于学校的宠儿;而现在,她在这家跨国传媒公司中也很有如鱼得水的感觉。

唯一不如意的是她的爱情,她爱的人叫施锋。

我叫施锋,在一家跨国传媒公司里碌碌无为的过着只属于我的生活。我从来不大声跟人争论什么,也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有具体意义方案,所以对于我现在还能够安稳的坐在这个位置,我是心存感激的。

我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过什么波澜,这也注定了我现在不温不火的性格,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并不是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事情。有时候我会很羡慕同一部门的王思思,羡慕她总是风风火火的步子,羡慕她果敢决断的神情。她从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从多少年前我认识她开始。

王思思在处理和施锋的关系上,总是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她整日的在外奔波忙碌,接触的是形形色色的或奸诈或狡猾的商人,所以她觉得施锋那一湾平静的水面十分值得依恋。然而施锋对于她,从来没有表现过任何多余朋友情谊,如果硬要说有一点,那么便是对于她的敬畏。

这一点敬畏,使王思思觉得十分可笑。虽然从中学时代开始,施锋便一直在王思思的手底下干活:或者是学生会里的一个干事,或者是某场大型活动的助理。王思思当然自觉是一个比较叱咤风云的女生,对于下属的要求从来是一丝不苟,也会因为他们办事不力而出现歇斯底里的状况。然而,对于施锋,她从来没大声对他讲过一句话,虽然施锋并不是一个有才能的人,每次办的事情也总有这样或那样的一点不尽如人意。王思思依旧自认从来没有为难过他。现在,他们在同一个公司,在同一个部门,理应当是平起平坐的。她想不通何以施锋依旧对她抱有那一点所谓的敬畏不放。

这些的不如意,当然只是王思思生活中的一点小插曲,她依旧在她的那一片天地里过得很惬意。


这天王思思要拿下的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她负责这个案子已经一个多月,成败全在这天晚上的一场应酬。王思思一狠心把应酬安排在了一家叫“蓝风”的豪华夜总会,她想我到时候找两个女人时时刻刻的贴着你,量你也不好拉下脸来说个不字。

主意打定,她便去一路去找施锋。她当然知道,去夜总会这种地方,自然是有风险的,搞不好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她想把施锋拉着一起,一方面人生安全上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保证,另一方面能够和喜欢的人多在一起一点自然是没有错的,毕竟俗语有言,日久生情。

施锋没有拒绝王思思,他永远不懂得要怎样拒绝一个人,特别是王思思。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来不表示出任何的个人喜好,不生气也不狂喜,不沮丧也从不得意忘形。

他们到达“蓝风”的时候,重量级的人物已经先来了。王思思为了表示歉意自罚三倍,话音刚落便端起酒杯扎扎实实的喝下去了。对方见此连连笑道“王小姐不愧是女中豪杰啊”,说完大家便一路笑着围着矮桌一一的坐下来。

王思思自然不至于傻到一开始便提合同之事,于是便开始大谈国际形势,天南地北的海扯,王思思带来的两个所谓“公关小姐”当然立马就如粘在了重量级人物身上一般。施锋很佩服他们能够从中朝多方会谈一下子跳到当年乾隆有多少个小老婆,然而他也深刻的感觉到了这绝不是适合他带的地方。

他时不时地抬头看台上唱歌的那个女子,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许涛。

我的名字叫做许涛,很多人听名字时都会认为我是一个男的,其实这个名字本来也应该属于一个男的。我的母亲当时多么希望我是一个男的啊,那样就可以挽留住我那成天在外面鬼混的父亲。我的父亲在得知母亲怀孕之后也很是收敛了一阵,因为他虽然鬼混,但是骨子里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做梦都想要一个男孩子来继承他辛苦创下的基业。然而后来我错误的来到了这世界上,给了父亲最好的抛弃母亲的理由。所以我的母亲恨我的父亲,但是,她更恨我。

父亲离开后,我的母亲变成了一个完全神经质的女人。她在半夜里开着整个栋房子的灯,然后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就这样安静的坐着,什么也不说。有时候,她也会发疯似的摔打房间里面任何可以拿得起来的东西。很多时候,她打我,撕扯着我的长发,咒骂我,咒骂我的父亲,一遍又一遍对我重复“男人是不值得信赖的”。

现在很多关于母亲的细节我都不再能够清楚记得,唯一以永恒的姿态留在我记忆的的东西便是她的那句话。男人是不值得信赖的。

所以我喜欢女人。

我现在在一家夜总会里面唱歌,并不是生活就窘迫到了那样的程度,只是我喜欢罢了。我喜欢看男人们陶醉在我的声音里,我也会和不同的男人回家过夜。并不是受了哪一个男人的欺骗而如此的自甘堕落,就像我之前所讲的一样,我喜欢的是女人。我只是也喜欢看男人为我身体陶醉时的表情罢了。

许涛在台上缓缓的唱着。

when in the springtime of the year

when the trees are crowned with leaves

when the ash and oak, and the birch and yew

are dressed in ribbons fair

when owls call the breathless moon

in the blue veil of the night。

她的声音空灵而迷蒙,脸色苍白,化浓妆。长长的黑发凌乱的垂在胸前。很瘦很瘦。

施锋突然觉得她像一只堕落的黑天使,邪恶但是魅惑,可恨却又可怜。他回头看看王思思他们还沉醉在滔滔不绝的天涯海角中,于是便站起身来“我去一下洗手间”,他轻声对王思思说,声音湮没在王思思他们兴致很高昂的讨论与哄笑声中。

施锋到达后台的时候,许涛刚刚从台上下来,正在卸妆。

你好,施锋小心翼翼的说。

你也好,许涛随即答道,并没有回过身来,依旧对着镜子兀自卸妆,看样子对于找到后台来的客人已经习以为常了。

施锋一下子愣在那里,不知道再要说什么好了。这时,许涛却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子回过头来。“是你”她轻声地自言自语道。随即她勾起嘴角微微的笑了笑,“你们明天还来的么?”

施锋拿不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顿了顿。“我们明天还来的。”他说。他终于清楚的看到了许涛。卸了妆,脸色依旧是苍白的,嘴角微微的向上翘着,给人一种似笑非笑的错觉。晶亮的瞳仁里略带些慵懒的味道。这是一张多么野媚而又惹人怜爱的脸啊。

他突然想起还在外面的王思思,只好道一声,打扰了,便要向外退去。

我每天都是这时候唱歌的,许涛赶紧说,你们明天还来吧?

我们还来的,施锋一边答应着往外走,却没去注意是哪个“我们”。


第一次见到王思思,我便认定她的身上承载了我所有的期待与梦想。

那天我如往常一般站在台上歌唱,只有这个时候,我是属于自己的。

那首歌叫作《艺者之舞》,讲述一个舞蹈者不息的生命力与灵魂。我一边唱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匆匆扫过下面形形色色人物。就这样,我看到了王思思。

她站得离我有点距离,听不到任何关于他们的声音,只是看到她微笑着喝下了三杯不多不少的生啤,然后款款的坐下。我现在都还能够清楚地记起她当时一举手一投足间叱咤风云的气质,我就在这种气质当中渐渐的沉醉,只是不住地望着她。

后来,我在后台见到了施锋。开始我只把他当作又一个想要和我上床的男人罢了。于是我始终保持着不卑不亢却并不热衷的态度。然而,我终于还是想起了他就是王思思身边的那个男人 。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有这什么瓜葛,但我知道,他可以让我和王思思再次见面的,我的预感那么的迫切而又真实。于是我很快地回过身子,第一次认真地看了看站在我背后的施锋。他的脸上尽是些温柔的神色,愣愣的站在那里,并不讲话。雪白的衬衣外面罩着一件格子的毛线背心,那么端庄的样子,和这里格格不入。

幸而,在他离开以前,我终于得到他肯定的答复。他说:我们还来的。


施锋回到王思思这边的时候,合同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双方都没有留意到施锋曾经离开过。在回家的这一段时间里,他已经十分后悔刚才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许涛的请求。他清楚地知道,他绝不可能一个人去“蓝风”的。那么,便不去了吧,又不是交了定金的事情,他想到。然而他又迅速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很快地想到了许涛那魅惑又可怜的面庞。这使他第一次产生想要怜惜某人的愿望。

他最终还是决定到“蓝风”去。叫王思思一起好了,他想,这样便不会有什么不妥了。于是他便也就心安理得的睡去了。

王思思对于施锋的要求很是犹豫并且感到不可思议。然而她最终还是答应了,一来昨天施锋陪她去了,她并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正大光明的拒绝这件事情;二来她始终觉得这是一件很可疑的事情,而要弄清这其中的可疑,明天免不了是要去的。其实她还想,这好歹也是施锋第一次邀请她,无论这件事情怎样的古怪,总算是一个新的开始。

到了“蓝风”之后,王思思很快的就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女人的直觉使她见到许涛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施锋的所有思想。

她突然觉得自己多少年来的所有自尊与骄傲都在瞬间瓦解了,她理所当然的有歇斯底里的权利。然而,她好歹很有教养并且在商场上征战了为数不少的岁月,于是她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甚至于礼貌的朝许涛微笑了一下。你好,我叫王思思,她说,并且伸出手触了触许涛冰凉的指尖。

许涛对于王思思的冷淡并不以为意,反而深深的折服于她冷漠沉着的待人方式上,她何曾知道,这些的冷漠沉着不过单单对她罢了。

这三个不尴不尬的人构成了一幅最诡异的画面,施锋尽量的和许涛说话,以期得到许涛哪怕一点点注意。然而许涛偏不,她从一见到王思思便尽量的讨王思思喜欢,一会说王思思的发型怎样的精致,一会儿又称赞她的脸型长得不错。然而这些热情,对于王思思来讲恰恰是最不需要的。她想,我长得再好,施锋不也看上了你,少跟我跟前卖弄。于是一边虚应着,一边狠狠的瞪施锋。这一瞪,又恰恰看到施锋脸上满脸落寞的神色。

王思思终于觉得拖下去不是个办法,便提议要走。这正是施锋许涛都不愿意的事情,施锋要看许涛,许涛需要王思思,于是两人竟异口同声的答道“再留一会儿吧”。

王思思只道是二人两情相悦,哪里还顾得了许多,心中的那丝丝怒气便一齐涌出来。她说,好,施锋,你就留下来陪这个妓女吧。于是便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去,还没到门口便已满脸都是委屈而又愤怒的泪水了。留下许涛和施锋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许涛想,原来她喜欢眼前的施锋,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喜欢的是你,大可不必把这个男人扯进来的。

施锋却在暗叹自己所有的想法仿佛都已被王思思一览无余了,不禁在难为情上又有些怯懦,他还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违背王思思的事情,虽然他自认为他和王思思从来没有瓜葛,然而,他对于王思思是抱有一丝敬畏的。


这一夜,三人自然各怀心事。

最出王思思意料的是在第二天的公司门口碰到了许涛。

许涛穿着一件些微泛黄的白衬衣,外面罩着一条洗得发白的背带牛仔裙,曾经杂乱的长发被很整齐的束在脑后。整个人看上去不过是一个20来岁的大学生。

这时候正是大家到公司的时间。王思思远远的看见许涛,她一边放缓脚步一边想她是来找施锋的么,也太得寸进尺了一点。

而许涛正是来找施锋的,她在大门口截下了施锋。然后两人信步走进了公司隔壁的西餐厅。王思思见状,立刻毫不犹豫地也要跟过去。

因为这是附近唯一一家兼售早餐的西餐厅,并且味道也还很不错,公司里很多人都会在这边叫一杯热奶茶慢慢享受早晨的时光。这时虽然临近上班的时间,客人已远不如正红火的时候,但依旧熙熙攘攘的全是熟面孔。

许涛捡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兀自坐下,施锋依然不清楚许涛到底要干什么,于是也跟着坐下来。

我来找你的,许涛轻轻的啜了一口侍应才端来的奶茶,然后缓缓地说。

施锋坐在对面,自然不知道要怎样来回答,只好愣愣的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

我想告诉你,我们之间决对不可能的,因为我不可能喜欢你的,许涛顿了顿,补充到,绝不可能。

如果刚才的施锋还沉迷于许涛来找他的一点惶惑与惊喜中,那么这一句话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将他的那一点点惊喜打得无影踪,并且立马陷入了另一种绝望中。他是多么不容易爱上了一个女子啊,而这一点点的希冀便在短短的一瞬间就幻灭了。

我和很多的男人上过床,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许涛继续不急不徐地说。

施锋只觉得悲从中来,抬起脸的时候竟然已经满面泪水,我都可以原谅的,他说。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你前所作的一切我都不怪你,我以后会保护你,再也不受到伤害。

王思思站在远处,她觉得再也不能够旁观下去,施锋竟然卑微到了这个地步。

她走上前去,随手甩了许涛一个耳光。你这个妓女,她说,这么多男人还不能满足你么。



这自然是今天王思思公司里面最大的新闻了。许涛在受了那一巴掌后迅速的离开,依然没有逃过现场人群尖酸刻薄的指指点点。施锋为此和王思思大吵了一架,这是人们第一次看到施锋发脾气。王思思因为施锋的指责委屈的哭了一个上午,这是人们第一次见到女强人王思思流眼泪。

接下来的几天里,公司里开始纷纷流传施锋即将被开除的消息。


王思思在第三天的下午找到施锋。

对不起,我为那天的失态道歉,王思思抢先说。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爱你,施锋,并且希望你能够永远的留在我身边。她说完就静静的等待施锋的回答。

施锋一直垂着头,可是我不喜欢你的。说完他仰起脸来,我想你知道的,我永远不会喜欢你……

还没等施锋说完,王思思便甩了施锋一记响亮的耳光,你毁了你的前途,你知道吗?她说。我父亲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他要开除你,不仅是这里,以后这个行业都不会再有你的立足之地……为了一个女人,就为了一个女人,你何必要这样对我,她便说竟也边抽泣起来。

你考虑好,她最后说。



施锋先前并未料到关于辞退他的传言竟是真的。对于他当前的职业,他虽然没有很高的热情,但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有一天会转投他行。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考虑清楚自己当前的处境。

他当然不会为了工作而放弃许涛,毕竟这是第一个是他动心的人。然而,他想了想,当前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许涛并不接受我。如果她始终不接受我,那么我放弃这份工作便是毫无意义的。如果她可以接受我,那么我便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甚至是这个行业,他下决心似的攥了攥拳头。最后问题还是落在了许涛的身上,他觉定先找到她。

许涛再次见到施锋是西餐厅事件后的第四天晚上。

那天她从台上以下来便看到了立在后台的施锋。

我不想见到你,她说,你总是提醒我关于我的所有耻辱。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施锋说,我只想要守护你,并且给你幸福。

我真的可以幸福么,你真的可以原谅我?许涛脸上浮现出一样的光彩来。

施锋完全不知道这一样的光彩源出何处,但是他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请你幸福,他说,如果别人不能给你,那么请允许我来。

许涛就这样带着一样的流光溢彩靠在了施锋的肩上,脸上画着浓妆,皮肤苍白,很瘦很瘦。


那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耻辱,即使在和母亲厮打者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有这样的痛苦过。我最爱的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我最大的难堪,我听到了身边无说的咒骂声,他们说,妓女,这个妓女……

妓女是我一生中做讨厌的词语,因为我的父亲正是因为一个妓女而放弃我们全家的。然而现在无说多的人指着我说:妓女。我轻易地在那些声音中分辨出她的来,她说,你这个妓女。

我恨她。

恨她不知道我对于她的爱恋,恨她不懂得我为她所做的一切,恨她永远不了解我。然而我又何尝不爱她, 爱她顾盼流离的神采,爱她举手投足间的风度,爱她的一切。然而她却为了一个男人打我。

她后来曾经打电话来警告我,她说施锋注定是她的。她也告诉我施锋是怎样的受挟于她。他会和我结婚的,她最后狠狠地说道。我在电话中哭着哀求她,我告诉她我对于她的所有爱恋,请求她给我最后的机会。

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妓女,没有想到你还是一个变态的妓女,请你不要打扰我和施锋的生活。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中响起的阵阵忙音,我在心中暗暗发誓,绝不让她和施锋结婚,她是我的,不属于任何男人,她要不要奢望能够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

我以我最迷人的身体向上天起誓。


王思思再次见到施锋的时候还满怀希望,她想施锋果真还是不能逃离我的。然而施锋前所未有冰冷的语气立马打消了她的这一丝揣测。

我考虑得很好了,施锋说,对于这个行业我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愿你能够幸福。说完,他便转身离去。王思思在后面大声叫他的名字。你再想一想,她叫道。并没有能够留住施锋离去的背影。她颓然地坐在地上,前所未有的失落感扑面而来。

这以后,王思思再也没能见到施锋。她并没有如她所言叫她父亲开除施锋,然而施锋却真的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了。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看到同事王菲正在鬼祟的看一张喜帖,于是便走上前去抽过来握在手中,准备要同她开一个不大的玩笑。王菲尴尬的表情使她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妥,她将目光移至喜帖。上面赫然写着,施锋许涛大婚之喜,敬请光临。

王思思觉得她曾经明媚的天空现在是一片愁云惨淡,她清楚地知道这一片愁云来自一个叫许涛的女人。这个打击对她来讲无疑是致命的,所以她曾经想到过自杀,甚至花高价在黑市买好了一把自杀用的手枪和三枚子弹。但是当她自习观察那三枚子弹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自杀只需要一颗便够了,剩下的两颗是不应该浪费。一有这个想法她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许涛那张媚人的脸庞。是的,我要杀了那个妓女,她想。


施锋看到王思思出现在婚礼现场的时候,霎那间失去了所有的语言,并且面无血色。许涛对于王思思的出现仿佛早有预感。她缓步走向前,甚至微微笑了笑,你好,思思,很感谢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她说。

她知道王思思必然会搅乱婚礼,然而却并未打算将这场婚礼就此打住。在她看来这场婚礼本就是专门为王思思而精心准备的。她引着目光呆滞却又充满杀机的王思思来到教堂的最前排,这样你就可以看到我们婚礼的每一个细节了,她依旧微微笑着。

王思思于是呆呆的坐在了最前排,她的右手紧攥着口袋里的那把上了膛的手枪,双眼直直的瞪着前面台阶上并排站着的施锋和许涛。施锋因此十分不自在,他的手一直在不自觉地抖。许涛在旁边不时地用小手指勾勾施锋颤抖的指尖。这暧昧的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王思思的双眼,她想,施锋,你何必害怕呢,我又不把你怎样。继而她狠狠地想到,这个妓女,总有你好看的。


看到施锋和许涛交换戒指的时候,王思思自认为时机已到,于是霍的站了起来。她是一个妓女,她的声音不大,却在安静的教堂里响起阵阵的回音。你们知道吗,她是一个妓女,施锋居然喜欢一个妓女,真可笑,她说。

许涛再次听到妓女这个词的时候表现出了她性格里最尖刻的一面,她信步走上前,照着王思思脸就是一耳光,然后扯住王思思的头发说,这是你欠我的,我是那么爱你……没有等到这句话完整的逸出许涛之口,教堂中便响起了一声刺耳的枪声。丝丝鲜血顺着许涛魅惑的脸颊往下淌,在她洁白的新娘礼服上绽开出熠熠的红花,妖艳而苍凉。

当人们尚沉浸在适才的惊恐中时,教堂里很快有了第二声枪响。王思思的嘴角很快溢出了一道刺目的鲜红,她是一个同性恋,施锋。王思思很难再完整地说一句话了,她……许涛……喜欢我……然后便颓然的倒在了教堂冰凉的地板上。人们看到王思思的嘴角微微的向上弯着,仿佛在为她最后的表演谢幕。

施锋用了手枪的最后一颗子弹,他不知道那是不是王思思故意留下来的。他的一生从来没有给人家留深刻的印象,倒是他的死,为世人谈论了很久。当然,一并提到的还有女强人王思思,以及那个鬼魅般的许涛。


我叫王思思。或许所有的人都为我年轻的生命惋惜,我有一片明朗的事业,我有姣好的面容,我有一个万贯家财的父亲。然而我为了一个也总会里唱歌的女人死掉了,这是一件多么不值得的事情。

然而没有人会知道,我是怎样的爱着施锋的。

我的童年并不幸福。因为难产,我的生日便成为了母亲的忌日。父亲在我的童年的记忆中是一个再模糊不过的形象。他总是在忙,忙着应酬忙着赚钱,在他很少的空闲时间里,他总是把我叫到面前。他说,爸爸要让你过得幸福,所以爸爸要努力的赚钱。

可是他不知道,我童年最大的幸福就是和他在一起。

我第一次见到施锋时还只是一个初一的小女孩。因为父亲四地的奔忙,转学已经成为吃饭一样平常的事情。我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走进了施锋所在的班级,冷脸面对所有投来好奇目光的孩子。

施锋是当时的班长,我还记得他总是穿很干净的白色棉质衬衣,笑的时候眼睛很好看的眯起来,脸上永远是一片温和明亮的阳光。或许他不知道,那时的班上有为数不少的女生暗暗喜欢他。

在那个班上的日子并不美好,那时的我因为很少人管教的缘故,嚣张而跋扈,班上的同学多半不喜与我相处。除了施锋。现在想想,他当年所作的那些事情,或许只是一个班长分内的事情罢了,但每当他指责那些对我恶作剧的孩子的时候,我总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王子,洒在他脸上的阳光也分外明亮。另外,他还是唯一一个对我微笑的男孩子,尽管他的笑靥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面颊。我想我也成为了众多喜欢他的女孩子中的一员。

再后来的很多年,我慢慢的成长起来。我懂得了怎样在人群中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也懂得了怎样取悦师长,我渐渐的成为了整个班级乃至整个学校的核心。我虚伪的对待每一个人,除了施锋。

我想,我总有一天要嫁给他的,我生命中永远的王子。

06.4.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