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之魂 第二卷 第三帝国的战争准备 九十五章 惨遭荼毒

nullnull 收藏 6 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3/


从王昭君那里出来后,我独自来到了路易丝-弗里德里希-克虏伯的病房里面。此时伊人正静静地躺在床上,堇色的头发散落在额前,影响中白皙红润的连庞显得那么的苍白,真的是惹人生怜。

此时的我是多么地想把伊人搂入怀中,可是又怕唐突了佳人。于是我只好坐在她的旁边静静地看着她。心里默念到,亲爱的路易丝,快点醒来吧。。。。。。

而此时在帝国保安总局的一间阴森潮湿审讯室里,三个被鞭打的奄奄一息、耷拉个脑袋的日本陆军军官被绑在铁柱上。在他们旁边站着几个十分魁梧的保安总局军官。可能是由于长时间的用刑的缘故,此时这几个保安总局军官都是满头大汗。而在角落里的碳炉里,被烧成暗红色的烙铁看起来面目十分的狰狞。

就在这时候,身穿黑色帝国保安总局局长制服的海德里希突然走了进来。屋内的众人一看是自己老大来了,纷纷站的笔直行举手礼。

海德里希简单的回了个礼之后,一边看了看铁柱上的日本人,一边揉了揉自己脸上的伤,慢慢地向其中的一个日本人走去。。。。。。

威廉大街123号的帝国内务部大楼。此时心中万分焦急的大岛浩正在等待内务部副部长阿尔弗雷徳-罗森堡的召见。只见他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跺步。

不一会,阿尔弗雷徳-罗森堡的女秘书告诉大岛浩说,大岛浩先生,罗森堡部长请您进去。罗森堡与大岛浩对与纳粹的理论有着相同的认识和狂热,基于这一点,这两个人的私交甚笃。两个人经常在私下里研究纳粹的理论。这会儿,阿尔弗雷徳-罗森堡一听说是大岛浩来了,就让秘书让他进来。

大岛浩一见到罗森堡来不及向他问好,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罗森堡也表现的很热心,立即给柏林市警察局局长打了电话询问情况。。。。。。

不一会,事情就弄清楚了,柏林市警察局的局长在询问了下面之后得知,确实有三个日本军官在帝国大剧院里闹过事情,原本他们想羁押一干人等去警署调查情况,后来发现另一方领头的肇事者居然是帝国中央保安总局局长、元首的红人海德里希。于是,事情便不了了之,而那三个日本人也被后来赶到的盖世太保给带走了,这会估计人在帝国中央保安总局的地下室里面享用盖世太保的酷刑呢。一想到这,连向罗森堡汇报情况的柏林市警察局的局长都禁不住浑身一哆嗦。

罗森堡向大岛浩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后,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因为就连他也惹不起海德里希。大岛浩此时更加着急了,他要罗森堡给他出个主意。罗森堡踌躇了一会对大岛浩说道,这个事情只能这么办,让你们的小冢义男大使通过外交部去晋见元首,就说这三个人有外交豁免权,要求海德里希立即放人。

说完,罗森堡叹口气接着说到,大岛君,你也知道,海德里希就像是元首养的一条恶狗,除了元首之外,他谁都敢咬啊。现在法庭已经被解散了,元首的话就是法律。而元首呢又对他言听计从,十分的信任。就连国防军的几个元帅见到海德里希还都要奉承他几句呢,何况是我们这些人呢。因此让你们大使去见元首的时候,态度不要太强硬,最好带点礼物去。还有帝国几个有实权的大佬那里也要去“沟通”一下,以便他们可以为你们在元首面前说说好话,抵消一下海德里希在元首那里的影响力。

大岛浩也觉得这是比较好的办法了,不禁摇了摇头心想这三个混蛋,去惹谁不好偏要去惹海德里希。于是告别罗森堡之后,马上就驱车赶回使馆。

这时日本驻德大使馆内小冢义男已经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一想到这三个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向军部交代。就算军部和大本营不追究自己的责任,关东军也会要自己的命啊。(山本一木隶属于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来德国之前的身份是日本关东军司令部高级作战参谋,此次来德国是为了调查德国特种作战理论的相关情况。松井石根和谷寿夫则是军部派到德国来学习德国陆军的装甲兵建设经验的。)

镜头拉回到医院里,我在路易丝-弗里德里希-克虏伯的床边趴着趴着迷迷糊糊睡着了,这时门外的保镖向我报告说,路易丝-弗里德里希-克虏伯的的家人已经到了,现在正在医院的贵宾休息室。

于是,我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在会议室里,我见到了路易丝的哥哥——阿尔弗雷德-克虏伯和叔叔——沃尔夫冈-弗里德里希-冯-克虏伯。他们见到我,分别向我行骑士礼问好,并感激我及时的解救路易丝以及对我脸上的淤肿表示遗憾。

我立即表示,这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爱上了路易丝-弗里德里希-克虏伯。脸上的这些伤痕就当作是我对路易丝的爱情表白吧。

这叔侄俩一听,感到十分以外。阿尔弗雷德-克虏伯心想,难道外面盛传的元首那个方面有毛病是假的不成?

而沃尔夫冈-弗里德里希-冯-克虏伯却想,让我刚满20岁的美丽纯真的小侄女嫁给一个46岁的糟老头?这可不行,即使这个老头是令人尊敬的元首。

我在旁边看着这两个人奇怪的神情还以为是他们被我给予他们家族的垂青给吓傻了,楞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完全就不知道这两个人的想法居然有这么龌龊。。。。。。

再来看看帝国保安总局的情况,海德里希刚才究竟干了些什么呢?原来他来到其中一个长相稍微不委琐的日本人面前,用凉水浇醒他。然后用带上手套的手拽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提起来问到,你叫什么名字?那个日本人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就是人人畏惧的海德里希阁下?我是大日本关东军大佐山本一木,我现在的身份是外交官,我有外交豁免权,你最好还是放了我,不然势必引起外交争端,到时阁下恐怕也扛不住吧。

海德里希听了一点表情也没有,他不急不慢的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平时是很忙的, 像你们这样的小角色本不应该享受到我——伟大的帝国保安总局局长阁下的亲自审讯的。现在本局长阁下在百忙之中前来看你是给你们三人送上一份大礼,说着,海德里希冷笑起来,那笑声就像来自地狱的催魂曲。

这时只见海德里希把手一挥,竟来了几个身穿白衣的毛头小伙,他们来到山本一木身边,三下五除二,就拿绳子把山本一木的小弟弟(包括子孙袋)绑起来,让血液不流通,自然坏死,然后其中一个小伙拿利刃一刀子下去,疼的山本一木大叫一声(差点把楼板给震塌了),便昏了过去。海德里希在旁边看的真切,真的割掉了(全部喔!不是只有小弟弟)。这几个医学院的学生下手还真恨,够冷血,不愧是卡尔-布兰特的学生,比较适合到保安总局工作。看来帝国保安总局可以从这些人里招募一些作为军医。割掉了以后,旁边的另一个人拿香灰一盖,止血,还从随身的口袋里面拿出一根鹅毛插在山本一木的尿道里。

这时其中一个领头的学生向海德里希必恭必敬的报告说,海德里希局长阁下,您要我们做的手术已经做好了,我们导师卡尔-布兰特教授交代我告诉你,等过了几天把鹅毛拿掉,如果尿得出来,手术就算成功了。要是尿不出来,这个人就算废了,大概最后会死于尿毒症吧。

海德里希挥了挥手让手下带这几个学生去吃夜宵。自己则站在一旁傻笑起来。他心里想,元首真实奇思妙想,这种法子都可以想的出,还让我去找卡尔-布兰特研究一下可行性,最后卡尔-布兰特说这种手术他是没有兴趣的,于是卡尔-布兰特给海德里希派了几个刚刚学过解剖学的医学院的学生来做。可想而知,这几个学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下手不知道有多恨,更惨的是根本就没有打麻药。。。。。。。

想到这里海德里希又看了一下剩下的两个人。这两个人还是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突然他发现这两个人其实已经醒了,可能是被刚才山本一木的惨叫声给吓醒的,因为害怕自己也遭到同样的待遇,故而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原本装的还挺像,可惜的是他两其中的某个人太不够哥们,打了一个响屁,漏了陷。。。。。。(预知他们的命运如何,请继续关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