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7.凯歌齐奏[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京师保卫战始于禁卫师的攻势.可以说YF联军十分有眼光,对这场战争而言,为解放军提供着最大助力得两个城市无疑就是京城和安庆.可是,利弊总是共生着,YF联军的行动必将遭受最大阻力.安庆军械所和西山兵工厂为这两个城市的防御结果增加了可观得成功系数.

但因武器装备来源杂乱无章,解放军的战术配合难免也杂乱无章.习惯,并不只有YF联军吃了亏,解放军因本身习惯问题一样吃亏不小.特别是主力部队与各独立师之间.独立师的热情与精神决不容否定,但因训练与装备原因,与主力部队配合中不断脱节.否则,十数万解放军部队不会让YF联军十天里打到京城附近.这一缺点,原来的小打小闹并不明显,但经此一场大战,各部队核心层看得越来越清楚.

退到京郊的左宗棠在十月三号的廊坊战役中就向大书房汇报:解放军只需五个主力师,西山兵工厂的支持力度更大一些,绝对可以直接将YF联军阻在天津而不能前进.目前,我军阻击部队不是少了,而是多了,应该收拢精兵与先进装备.微臣先为再奏,已进行组织了......

我回信问道:京津原有四个主力师,但第十一师失去了战斗力.第十与第十二师伤亡近半,与禁卫师一起只有两个半主力师不到,兵力是否足够......

左宗棠再奏:虽困难重重,然不得不为.我军精兵强器虽有不足,但YF联军也不敢分散进攻,同时伤亡惨重,兵力已不足六万,可说各有优劣......

我仔细思考很久后发现,这是我的错.

非是个人原因,而是整个清廷.二十多年来政治战略上时战时和的混乱,影响着军事战略也趋向混乱,竟然使很多决不是笨蛋得将领也不会打仗了,这种迷惘完全在于政治原因.

而全力改变这种状况的我只是个伪军迷,对军事战略的认识远远不够.把军队分为一线二线本身很科学,但运用上出现了重大失误.事实令人看到,所谓二线部队决不是侯补军队,而应该是一线部队的补充.一支主力部队,哪怕只剩下十分之一,也应该以原番号,以老兵为基础另组新军.而我这伪军迷没将主次分清,以为在这时代,人多才是关健.

想清这些后,我再回信说明:但请左帅用权,与诸将决议即可,本王定与众将士同甘共苦!

所以,到十月七号,解放军已拼着增大伤亡,阻击任务主要由训练装备比较统一得独立师完成,事实上,这样做地效果并不比一线二线部队混杂着战斗差多少.各独立师高昂得战斗热情,几乎无需任何政治动员.因为,荣誉感渐渐扎根于每个战士心中,这种荣誉感是国家荣誉和个人荣誉相结合得.由于战斗损耗,独立师将士们不定期得被各主立师选中.虽然,主力部队的伤亡比例更高,但从最私人得想法就可解释这一切:残酷得战争中,连完全抱着事不关己态度的人都免不了完蛋,谁死谁活在哪儿都一样.既如此,何不多几个机会杀鬼子呢!

六个独立师用自己的热血使几支主力部队大致调整完毕,当伤亡惨重得二线部队在京城附近转入侧翼防御时,张树声指挥的禁卫师在左,鲍超统一指挥第十师和第十二师在右,于京城东向构成了比较完整得两翼防御.而西山兵工厂的产能虽只有安庆军械所的一半,但由于京城在政治军事上的无比重要性,所生产地武器装备几乎不供应京津以外.所以,经过几天紧急调集,解放军最强防线的单位装备质量之高,决不在YF联军之下.只是因为西山兵工厂可能是吃了我好高务远得亏,一直在发展各式大口径火炮,因技术要求较高与技术储备不足等等原因,使京津守军的炮兵配置比不上三天后击败坎贝尔的陈玉成第八师.但不管怎么说,所谓公平决战最早是在京城保卫战.

但这场公平决战对京津解放军而言却是艰苦无比.一是相对装备质量不如第八师,二是地形相对有利于YF联军,三是YF联军还有五万多兵力,但东线解放军主力只有不到五万人.而做为主攻方的YF联军,攻击中的选择面自然比防御方更大.而解放军六个独立师为了不打乱战术层次,只能紧紧护住京城南北两翼,东面防御完全交给了主力部队.

但这种战况下,解放军也有属于己方的心理优势.YF联军因固有战术,决不能多点进攻,几千军队根本经不起解放军不惜一切得对耗.而几万大军攻击方向的整体转移又不可能隐蔽,张树声和鲍超自然跟着调整.所以,YF联军只要不放弃攻占京城的打算,必需与解放军最强点对抗.

威斯特法论和杜克能看出解放军的战术,但没想出甩开这种战术的方法,因而取得一致意见,即击溃解放军主力部队,趁解放军后续部队混乱之机攻进北京.与坎贝尔所盼望得一样,他俩也只能寄希望于政治原因免除解放军人海战术围困.希望值能有多高,已无法进入考虑范围内.也即是说,此战对YF联军而言,能掌握得最大资本仅在于政治影响力.

YF联军几乎就要成功了.无可否认,兵力装备都稍处下风得解放军在强大压力面前,用尽一切办法也止不住缓缓后退,即便是山海关赶来地五千骑兵加入战团,以大半阵亡得代价也仅仅换到稍稍延缓敌军的攻势.接着,我亲自赶到禁卫师指挥所充当精神军旗,"监国王万岁上了最前线,与我们在一起".这样的鼓励,使将士们的战斗力提高了两成.但是,也只能使YF联军向前得脚步再慢一点而已.

左宗棠和威斯特法伦的嘴上都急出了水泡,原因却是同一个.左宗棠着急YF联军距京城只有十余里了,威斯特法伦却对这最后十里路咬牙切齿,虽然炮弹已经能在护城河边爆炸.但孤军就是孤军,而解放军却有后援.

十月八日上午,威斯特法伦正鼓励着部下再次一鼓作气攻破解放军防线时,刘铭传率第九师赶到了前线.

就在战况正酣得七号,刘铭传咬牙做了一个大胆决定.他断定YF联军将不撞南墙不回头,京城保卫战不会很快结束,因而命令疲惫不堪得第九师过廊坊后休整了十几个小时.刘铭传本人则彻夜不眠,时刻分析着侦察兵提供得战场态势汇报.所以,第九师是在最关键时间赶到了最关键地点.第九师突然间从背后杀出,先打乱了敌军进攻步点,然后稳固了苦战十一天的第十师和第十二师防守地左翼阵地,并使主防御线上的解放军部队在兵力上略超对手,将总体装备劣势抵消.第九师的到来,一举板回劣势,使京师东城攻防战势均力敌了.

威斯特法伦至此还不想放弃,只是调整了战术,进攻方向朝北面倾斜.禁卫师适时随之调整防御重心,没让敌军占到大便宜.但是,左翼主力部队中,第十师和第十二师人困马乏,第九师刚到战场,与禁卫师的配合出现滞后.为防战线不出现空隙,禁卫师不敢追击太紧,因而放部分敌军侵入京城北部防线.

北部防线的三个独立师以最残酷得绞杀战应对,没让YF联军祸害京城的目标得逞,却无法阻止部分敌军贴着防线继续向西移动,于是,YF联军找到了一个泄愤得机会.1865年10月8日19时左右,侵入京城西北方向的YF联军在解放军阻击部队防线构起之前,炮击无法搬走地圆明园.我与众多爱国志士,数年政治军事战略上的努力,但面对一场反侵略战争,终究无法将一切保全.民族的瑰宝,最杰出得皇家园林建筑,最终还是被战火摧毁大半.

是的,没法YY得起来.不论看重生YY小说怎样热血沸腾,但YY代替不了现实.圆明园,其本身建筑,解放军尽了一切努力,也无法避免它被炮弹光顾.但是,圆明园再怎么珍贵,就战争中的一个上位者而言,不过是个小小筹码而已.难道,它能比YF二十多年给国家造成地经济生命损失更大吗?肯定没有.此时此刻,圆明园不过是无数个令将士们继续战斗得其中一个理由.

不知是否注定,也是在十月十号,山西援军赶到,填补了较空虚得西城防御.终于知道此战无望得威斯特法伦命令YF联军撤退.上将先生是抱着脑袋听着手下汇报伤亡数字,YF联军伤亡过半,可以端枪战斗得士兵仅剩下四万了.

杜克中将轻轻摇着头:"总司令阁下,我们将比来时更艰苦!对手不会放过我们的."

"哼,这种姿态一开始就不是表现给清国人看,而是让女王陛下看.我一直赞同斯特伦中将的看法.当魔鬼载斌决定和我们进行战争时,可以打一段时间试试看,但最迟到去年上半年,YF就不该继续打下去了......"

"上将,这就是政治,您没办法!"

"杜克,你能理解我了么?"

"我不得不理解,上将!"

一轮最猛烈得攻势过后,已尽了最大努力,足可以向女王陛下交代得威斯特法伦指挥YF联军突然转身后撤.解放军从来不为防御胜利感到兴奋,所以没有欢呼,但却呆了.没谁愿放侵略者逃走?但撤退得敌军前方却没有成建制得阻击部队.

"YF虽是不请自来,但我华夏古国还是有待客之道的,能留多少就留多少.既然前面没人留客,那就追着留吧!"

曾经得身份,京城保卫战的胜利怎能令我满意.但哪需我多嘴,前沿阵地上,最早明了敌军动向的部队已追出去了.就如鲍超,是跳着脚命令因第九师到来而得以喘了一口气的临时合成部队:"跟上去,揪住龟儿子狠狠打,只要别冲到海里被龟儿子的军舰撞了脑袋!"

一批批解放军将士饶到敌军前方打阻击,刚刚由守转攻地解放军组织上难免混乱,YF联军从廊坊到京城打了五天,撤退只用了三天.但到了廊坊,攻守转换了三天的解放军各部队协调了起来,利用连贯京津两地的坑道,从西南北三面裹住了YF联军.因要防备敌军狂性发作而杀回马枪,不可能用太多部队打阻击,所以对YF联军撤退地东方控制不严.但仇恨支持着解放军阻击部队不打到最后一人决不罢休,照样使敌军不能肆意逃窜.

惊慌中,威斯特法伦犯了一个错误.他为了加快撤退速度,数次舍弃部分军队对追击地解放军进行阻击.可是,在亚洲狂妄惯了得YF联军很少有阻击战经验,而且,威斯特法伦危急中忘记了是在别人国土上.

解放军根本不和YF阻击部队纠缠,只派小股部队牵制.只要敌军主力退却稍远,这些阻击部队就白丢了.威斯特法伦派出了四批阻击部队后才发现这是给解放军送战俘的举动,但上万YF官兵已经白废了.

随着河南与山海关援军加入战斗,YF联军想一个星期内撤到海上的计划破产.纠缠到十月十九日,两支都打到筋疲力尽得军队才互相挟裹着到了溏沽.但八万多YF联军至此只剩下两万四千余人,可侵略者的苦难并没结束,从江南增援过来地第八师先头团于此时赶到.同样是一支筋疲力尽得部队,但将士们在枪炮声中忘却了疲劳,抢在敌军撤退路线上构起了阻击阵地.

八师先头部队不算是生力军,但他们的装备之佳,放到任何一个列强国家都是优秀得.全后装枪,陈玉成又特别配给了八十门迫击炮,使一个团的阻击效果相当于原先的三个团.

两个原因使YF联军免于全军覆没.第一,陈玉成率混成独立师紧赶慢赶,也比先头团晚到战场一天,没能改变双方实力对比,没能给极限状态下的YF联军致命一击.第二,斯特伦中将挽救了已方残兵.

YF在海上,除了舰队以外,还有最后四千以防万一得精锐陆军.就是这体力旺盛得四千陆军和一千多端起枪的水兵从八师先头部队身后突破防线,将威斯特法伦接应出围困.

左宗棠阻止了部队与敌军在海岸线上战斗,他不想再次与YF联军互相消耗,而是命令部队将所有火炮推上前线:"把所有炮弹都打出去......"

临时码头周围一片地域,爆炸声震耳欲聋,硝烟弥漫.斯特伦中将命令舰队推进到岸边压制解放军炮火,但配置疏散得解放军炮兵宁愿接受损失而不与敌舰对射,只坚决轰炸敌登船陆军.令斯特伦中将除了焦急得加大火力密度,催促陆军尽快登船,没有其它办法.

这是半个敦克尔克式的撤退.之所说是半个,是因为主角之一正是YF联军,但另一个主角却不是D军.之所以是半个,是因为解放军没让YF联军的主力撤走,而是最大程度消灭敌人,不给其日后再成敌人的机会.

二十号早晨,陈玉成率军赶到,但只架起小炮打出几发炮弹,最后一艘敌军运兵船离岸了,京津战役就此结束.

此役,YF联军誓要攻克得京城有惊无险,没遭到任何打击.而所有登陆参战的八万两千YF联军,与解放军血战十四天,什么都没得到,最终却只有一万四千人狼狈不堪得被舰队接应到海上.此役,解放军伤亡十一万之众,其中五万将士英勇牺牲.仅从战术来说,京津战役无疑是个平手,或者说解放军稍处下风.

但从战略上评价呢?

京津战役是解放军战史上一次伟大胜利.这次胜利是整个卫国战争取得胜利得基点.此战的胜利,使YF联军再没力量进行攻势作战.此战的胜利,代表着YF联军即便还赖在清国周边,其在解放军心中也不再是一支真正得军队,而是一群流寇了.此战的胜利,开始奠定起天下第一陆军的尊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