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猿杂交?揭开神农架“猴娃”身份之谜

yjlhy666 收藏 0 36
导读:世间总是有一些话题,让我们什么时候说起来什么时候都是津津乐道,比如说野人之谜,在我们国家,比较著名的野人的目击报告,一个是发生在西藏,青藏高原喜马拉雅山地区的雪人,再有一个就是发生在神农架地区的野人目击报告。 应该说,从古至今关于神农架有野人出没的类似的文字记载可以说非常多,即便是建国之后,有报告称,人遇到了野人的遭遇情况也有三四百起了,在这些接触过野人的人当中,有当地的普普通通的农民、干部,也有外来的旅游者,老老少少,什么样身份的人都有。通过他们的口述,我们发现一种庞然大物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看起来

世间总是有一些话题,让我们什么时候说起来什么时候都是津津乐道,比如说野人之谜,在我们国家,比较著名的野人的目击报告,一个是发生在西藏,青藏高原喜马拉雅山地区的雪人,再有一个就是发生在神农架地区的野人目击报告。


应该说,从古至今关于神农架有野人出没的类似的文字记载可以说非常多,即便是建国之后,有报告称,人遇到了野人的遭遇情况也有三四百起了,在这些接触过野人的人当中,有当地的普普通通的农民、干部,也有外来的旅游者,老老少少,什么样身份的人都有。通过他们的口述,我们发现一种庞然大物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看起来一定是灵长类动物,像我们人一样,有头颅、有躯干、有四肢,走路方式、行为方式都很像人,但是全身披毛,也没有说在身上围个虎皮裙什么的,另外不善使用工具,但是力大无穷,箭步如飞,身体状况非常好,冰天雪地都是光着脚丫子满山乱跑。但是这些只是一些目击报告,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所谓更加确凿的证据就是抓一个活的,或者弄到一具尸体来给我们看一看,这也是持反对意见者对持赞同意见者最大的一个攻击的地方。所以这些年来,虽然说三十多年前我们国家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科考活动,但是没有找到相关的证据,可是这三十年来,虽然我们老百姓可能不再在意这个事了,媒体也不关注这个事了,但是还有一群非常执着的人,几乎是年年都进行类似的小规模的科考活动,但也只是顶多有过目击事件,或者找到一点毛发、粪便、睡窝,可就是没有抓到过活的个体,因此能不能找到活的野人,就成为能不能证明野人存在的最关键的地方。


也许有的时候,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另辟蹊径,1997年,似乎这个另辟蹊径的新的道路找到了,因为很多具有权威性的媒体上报了这么一条新闻,中国湖北首次发现了野人与现代人杂交的后代。


在1997年10月出版的《羊城晚报》上,醒目地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








见报当天,这条消息就被多家媒体转载。人们议论纷纷,难道传说中的野人真的存在?他真的是野人的后代吗?




“野人”是一个神秘的话题。它与“飞碟”、“水怪”和“百慕大三角”并称为“四大自然之谜”。在世界各地,流传着许多有关野人的传说:中国的野人、喜马拉雅山的“耶提”、蒙古的阿尔玛斯人、西伯利亚的丘丘纳、非洲的切莫斯特、日本的赫巴贡、澳洲的约韦,还有美洲的“沙斯夸之”,也就是众说纷纭的大脚怪。几乎所有人类居住的大陆都曾经发现过“野人”的踪迹。对于分布在世界各地的野人传说,古人类学家做出了这样的猜想。




袁振新:它这个特征是太像人了,那对于我们研究人类起源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标本。就是它是跟我们平行发展的,虽然它没有进化成人,但是它是人猿超科里头最接近人的这么一个东西。所以它的意义是比较大的。




从猿到人的进化历程早已消失在遥远的过去,而科学家们只能凭借化石,来推测和重现这一过程。但是,由于化石的零碎和不完整,因此在进化链条上存在着缺环。那么,这个缺环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野人”呢?




然而,这个神秘的身影却仿佛总在和我们捉迷藏,很多年过去了,传说中的野人依然还只是一个神秘的影子。对此,动物学家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动物学家冯祚建: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就抓野人,现在不抓活的也打死了,这不是一个很简单一个道理吗?老百姓真的碰到有野人,派公安局十几个人等个三天三夜,有什么难呢?不就是捕风捉影?




究竟是捕风捉影?还是确有其实?传说中的野人会不会只是好事者编造的一个神奇故事?谁能揭开这个梦幻一样的野人之谜呢? 就在人们对野人的存在充满疑惑的时候,1997年,突然冒出的这条消息,让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那么,他会是野人的后代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