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3

鹤鸣悠悠 收藏 1 30
导读: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萧天雄似睡非睡,忽觉腹涨内急,本欲忍些时候,可惜排泄的欲望愈发急切。无奈何,他只得起身去了卫生间。方便之后,惑觉浑身轻松许多。回到座位上,他抬头看看客舱前端屏幕上的航行示意图,飞机已经飞离德国的版图,进入了捷克的领空。航程才刚刚开始,漫长而枯躁的时间只能在睡梦中熬过。

此行欧洲,在罗德的全程陪同下连日奔波,走访了10多个国家的主要城市,对整个欧洲的地毯市场进行了详尽的考察,结果令人瞠目。这些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铺用地毯几乎成为每个家庭崇尚文明的消费习惯,市场容量非常大,每年都能吞销数千万平方米。尤其是近些年欧元的不断升值,导致消费者对物美价廉的中国地毯最为青睐,市场上供不应求。此时,萧天雄才真正理解罗德极力邀请自己飞赴欧洲的良若用心,也深深叹服这位老朋友洞察市场商机的敏锐和决策战略转移的果断!看来,这家伙攫升至今天的高位并非是依仗希尔曼老先生的爱婿情结,也绝非借靠老岳父的威势浪得虚名,而是确确实实具备了商海弄潮的雄才睿智。

当年,罗德只身闯荡德国,虽然母系家族的亲友给予了些许帮助,但主要还是凭借自身的打拼。最初,他勤工俭学,在一家中国歺馆洗盘子,两只手曾经被洗泡得脱了皮。几年后,他学成毕业,通过竞聘加入了希尔曼公司,很快便脱颖而出。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用刻苦勤业的精神和出色超群的才智获得了希尔曼老先生的赏识,同时也赢得了希尔曼老先生的独生女儿梦娃小姐的追慕。当罗德挽着梦娃小姐双双步入教堂喜结良缘的时候,这个曾经靠洗盘子谋生的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了希尔曼老先生的得力助手,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商界暂露头角。从此,罗德乘风扶摇,驰骋商海尤如长鲸善泳,辅佐希尔曼老先生创下了丰硕的业绩。三年前,希尔曼老先生自觉年事己高,奔波商海已感力不从心,又眼见自己的爱婿经过多年的历练大器己成,果断让出帅位,力举罗德担任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老先生自己则躲进了幕后,以董事局主席的身份掌控大局。

这位希尔曼先生是标准的日尔曼老人,身材高大,面色红润,须发银白,那一双幽深湛蓝的眼睛就象莱茵河水一般迷邃清澈,那一口带有浓重德国腔的英语和亮如洪钟的笑声给萧天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说起来也怪,人与人之间似乎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情缘。象萧天雄和吴明两个人,彼此相识共事20余年,平日里称兄道弟亲热有加,似乎应该是情投意合。实际上,两个人在性格、品行、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方面都相差甚远。萧天雄总觉得吴明莫测高深,有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怪异。明明是有目共睹,他却能视而不见;明明是众口非之,他却能赞许有加;看似胸有成竹,却又时常出尔反尔;看似毫无主见,却又多是一意孤行;往往在道貌岸然之际暗存龌龊意图,而在轻松随意的时候又突然义正辞严;看似无章无形,自相矛盾,实质上始终都是在为自己的需要玩弄政治权术。尤其是近些年,他愈发变得有恃无恐;对上,不择一切手段极尽取悦拉拢;对下,明目张胆地排斥异己;连萧天雄都被挤出行政领导岗位,空冠一个副董事长的头衔被高高地挂了起来。结果,企业被搞得一蹋糊涂,开不出工资,债台高筑,生产停工待料,销售屡遭拒付索赔,已经陷入不能自拔的泥潭。同吴明这样的人为伍多年,萧天雄愈来愈感到是莫大的悲哀!反之,萧天雄同西尔曼老先生相距万里之遥,年龄差距甚大,民族各异,又各自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人文社会里,彼此之间仅仅只有罗德充当媒介,平生没有任何渊源,非常奇妙的是两个人却一见如故。

8年前,萧天雄和罗德都敏感地认识到中国劳动力资源的巨大潜力,中国制造的产品将在全球市场上形成绝对的竞争优势。为了谋求中国地毯早期占领欧洲市场,两个人通过Email进行了多次探讨,初步达成共识之后,罗德陪同希尔曼老先生来到中国进行考察。

那是一个金秋十月的季节,北京的天空湛蓝高远,阳光明媚灿烂,秋风习习,清爽宜人。在北京国际机场,当希尔曼老先生握住萧天雄的手,深邃的目光直直地端详着这位女婿时常说起的在中国最好的朋友,脸上的笑容渐渐灿烂起来。他用英语道:

“年轻人,看到你就象享受北京舒爽的天气,我的心情象阳光—样灿烂。”

萧天雄从希尔曼老先生的眼睛里感受到了长者的慈爱和男人之间才有的相惜之意,心中油然产生一种难以克制的亲近之情。他笑着也用英语说:“尊敬的希尔曼先生,现在是北京最好的季节,能够迎来我最好的朋友和最尊贵的客人,我的心情象鲜花一样开放。”

“阳光、鲜花,都是美好的象征。但是,我不喜欢被称作客人。”希尔曼老先生忽然做出孩子般天真率直的模样,用手指着萧天雄说,“从见面的时候开始,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不过,我是德国的老明友,你是中国的小朋友。”

“对,是朋友。”萧天雄被面前的这位日尔曼老人的情绪感染,也不无玩笑地说,“从现在起,我以后就称呼您——德国老朋友!”

“OK!”希尔曼老先生得意地翘起下巴。

初次见面,几句寒暄,彼此之间俨然已经成为了忘年之交。

希尔曼老先生在北京逗留期间,作为罗德的老朋友和东道主,萧天雄极尽地主之谊。他亲自驾车,全程陪同老先生考察企业和市场,并安排游览北京的名胜古迹。当老先生登上长城,远眺峰峦起伏的群山和绵延万里的城垣,激动得高举双手用英语大声呼喊——

“中国,伟大!中国,伟大!”

北京给希尔曼老先生的感觉非常好,东方地毯有限公司的生产规模和技术能力也让老先生十分满意。—方欲营销中国的地毯产品,一方要开拓出口市场,双方的合作意向一拍即合。但是,当谈判进入实质内容的时刻,由于吴明开出一个连萧天雄都感到吃惊的高价,致使双方遭遇尴尬的僵局。

东方地毯有限公司二楼的会议室里陷入难堪的沉黙,长圆形的会议桌仿佛一瞬间变成了不可逾越的柏林墙。—边坐着希尔曼老先生和罗德,两个人都是身着深蓝色西装,领带挺括。罗德两只手不停地敲打着笔记本电脑,象是在紧张地计算数据。希尔曼老先生面色凝重,不时地用手梳理着银白的头发,明显流露出失望和烦躁。短短几天的接触,这位日尔曼老人豪爽的性格和孩童般的真切颇为令人亲敬,而在考察企业和商务谈判的过程中所表现的精明细致和敏感果决又明显张扬着企业家的锋锐,鲜明的个性和独有的风范具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客人对面坐着萧天雄和吴明,两个人并肩而坐形成鲜明的反差。萧天雄高大胖壮,吴明细瘦弱小;萧天雄身穿质地考究的暗灰色西装,领带鲜亮,颇有气质和风度;吴明则穿一件米黄色的休闲茄克,翻敞着衬衣领口,看上去象是退休闲居的老职工。关于吴明这种随随便便的装束,萧天雄曾经有过多次善意的劝告——正式场合应该展现庄重的仪表。吴明却是不以为然,声称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依旧我行我素。萧天雄已经从罗德的口中得知,希尔曼老先生私下里明确表示了不满,认为这位堂堂的总经理先生如此的装束是一种不礼貌的傲慢。

谈判双方隔桌静寂相持,空气仿佛凝固了。萧天雄黙黙地吸烟,表情十分尴尬。作为时任东方地毯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又是这个项目的始作俑者,面对远道而来充满合作诚意的客人遭遇由于自己公司方面突然设置的障碍,致使谈判陷入难堪的僵局,他内心非常不安。吴明却是一副神闲气定的神态,两支手漫不经心地玩弄着一支铅笔,脸上不动声色,皱坠的眼皮下面闪动着老鼠一般机警的目光,不时地偷窥对方的神情。

长时间的沉黙令人感到压抑,萧天雄颇为难堪。一方面吴明的报价是一种无知的贪婪,每平方米地毯30欧元的价格大大高于国际市场的行情,对方肯定不会接受。另一方面自己又不能当场否定总经理确定的价位,最为重要的是绝对不能丧失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合作商机!他缓缓捻灭手中的香烟,详作轻松地扬起笑脸,直接用英语道:

“希尔曼先生,长时间的会谈令人感到疲倦,如果您不介意,请暂回酒店休息,我们明天再谈。今天晚上,我请您去北京非常有名的老舍茶馆,欣赏我们的国粹艺术——京剧。”

希尔曼老先生耸耸肩头,表情夸张地摊开双手,同样用英语回答:“萧,对不起,我们到这里是来工作的。如果工作完成,你就是请我去街上散步,我也会非常高兴。”

此时,罗德似乎完成了自己的计算,轻轻地合上电脑。他望着吴明,象是尽量保持着礼貌,缓缓地说:“吴总,您的报价大大超出中国市场的行情。我计算过了,从原材料成本到生产费用和管理费用再加上贵公司的合理利润,真实的价格应该比您的报价要低20%之多。我们寻求同贵公司的合作是满怀诚意的,当然,我们也需要您的诚意。”

吴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罗德先生,中国的市场行情和中国企业的情况对你来讲当然没有秘密可言,然而,我对欧洲市场也不陌生。实际上,我的报价比欧洲市场的销售价格要低10%。就贵方的诚意而言,赚取10%的利润已经非常可观了。”

罗德侧身用德语向希尔曼老先生翻译。

眼前的谈判场景实在有些滑稽,萧天雄、罗德和希尔曼老先生可以同时用英语交谈,萧天雄同罗德之间直接用中文探讨,罗德和希尔曼老先生则是用德语商议,吴明的在场便必须要用三种语言交替翻译。这位总经理先生既显得多余,客观上又是不可回避——这恰恰正是萧天雄此时此刻的心境。

希尔曼老先生听完罗德的翻译,情绪变得激动,两只手比划着叽里咕嚕说了一通德语。

罗德翻译道:“希尔曼先生说:尊敬的总经理先生,您所知道的欧洲市场行情,那是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价格。我的公司是负责把中国的产品进口到欧洲大陆,然后批发给各大地区的分销商,这些大地区的分销商再批发给各小地区的分销商,这些小地区的分销商再批发给众多的专卖店,如此才能面对消费者。这是一种市场链接,也可以称作产品营销网络。这不过是一般常识性的问题,您身为堂堂的总经理应该是不会陌生。”

谈判的气氛骤然升温,如此谈下去非谈崩不可,必须止住。萧天雄不容吴明做出回应,抢先对罗德说:“伙计,不能这样谈下去了。你向希尔曼先生作些解释,明天再谈。我同吴总再作商议和测算,肯定会有满意的答复。”

罗德会意地点点头,转过脸小声用德语向希尔曼老先生解释一番。看得出,这位固执的德国老头儿并不情愿,却又表现出无可奈何。他悻悻地对萧天雄道:

“萧,我的中国小朋友,你的承诺令人不能拒绝,看来我只能回酒店休息了。不过,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呵!”

宾主纷纷站起身,双方握手告别。

送走客人,萧天雄随着吴明走进总经理办公室,双双坐在了沙发上。 吴明望着萧天雄,一脸揶揄的神情:

“天雄,你这位老朋友不够交情呵。”

“怎么讲?”萧天雄反问。

吴明阴阴地一笑:“太不客气了,价格上咬得厉害。”

萧天雄不以为然地反驳:“朋友是朋友,生意是生意,两回事。再说,你在价格上简直是狮子大张口,事前也不商量一下,现在多被动。”

“我还不是为公司多争利益!”吴明理直气壮。

萧天雄继续争辩:“生意场上的原则是公平,任何强加于人的做法都是一厢情愿。”

吴明不屑地一摆手,明显地表示出不耐烦。他站起身走到窗前,伸展双臂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望着窗外阳光明媚的天空饶有兴致地自语道;“天气真好,秋高气爽呵。”

这就是吴明,理屈的时候马上回避。

萧天雄有些发急:“你老兄别扯闲篇,咱们抓紧时间商量,定下盘子呵!”

“有什么可商量的,你看着办吧。”吴明有些羞恼,“你是常务副总经理,这是你的份内之责!”

这又是吴明,每当遇到头疼的难题,干脆一推了之,还要端着总经理的架子。萧天雄心中明白,吴明又是在借题发泄对“常务”的不满。当年,在老一届领导班子当中,吴明是负责政工的党委副书记,萧天雄担任生产经营的副厂长。老厂长丁磊到站退休之际,选定的接班人是萧天雄,吴明则是接任党委书记。谁知,吴明暗地里走通了上层,当时担任工业局组织部长的曹大明力主吴明党政一肩挑。老厂长丁磊无奈,只是为萧天雄的副职前面争得“常务”二字。为此,吴明还是一直耿耿于怀!

萧天雄见话不投机,心中十分反感,索性顺水推舟地说:“那我就相机行事了。”

言罢,萧天雄快步走了出去。

没有了吴明的干渉,萧天雄将生产成本和各项费用进行了详尽而真实的测算,按照国际惯例以书面形式呈送到希尔曼老先生的面前。这位精明细致的德国老头儿认真审阅之后,马上笑逐颜开了,连声道:

“OK!OK!”

接下来的谈判变得轻松许多,希尔曼老先生十分豪爽地在价格上做出相应的让步,双方最终以每平方米地毯26欧元的价格顺利签订了合同。萧天雄如释重负,这个价格公司可以赢得15%的利润,非常可观!

当希尔曼老先生和罗德结束中国之行即将返程的时候,在北京国际机场的大厅里,这位令人亲敬的德国老头儿又表现出孩童般的热情,张开双臂热烈拥抱了萧天雄:

“亲爱的萧,此行中国认识你是我最大的收获,你是诚实的中国小朋友!”

萧天雄也流露出依依之情,短短几天的接触仿佛相知甚久,彼此之间建立了真诚互信的友谊。他感受着这位德国老头儿的热情,激动地表示:“希尔曼先生,能同您相识合作是我最大的荣幸,你是爽直仁厚的德国老朋友!”

哈哈……哈哈……

双方在欢悦的笑声中挥手道别。

这个项目的运作成功,对于东方地毯公司的经营发展至关重要。萧天雄高度重视,亲自挂帅指挥,加強各道生产环节的管理,严格控制产品质量,严肃合同履约,建立了良好的产品信誉,蠃得了希尔曼公司的赞赏,双方合作非常愉快。多年来,双方的贸易额逐年递增,三年前达到了年出口20余万㎡地毯,创汇500余万欧元的规模,成为东方地毯公司生产经营的主流业务,获得了丰厚的经济效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