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四章 巩固地盘 第十四章 巩固地盘(三)

HimalayaRange 收藏 1 1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四章 巩固地盘 第十四章 巩固地盘(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4—3


四艘战舰搭载开合团和范广团以及吕铁头亲自率领的一个连警卫部队沿海岸线不远处向石臼所航行,舰队到达石臼所附近的海面时是傍晚时间,在船上吃饱睡好的战士们开始登陆,并且连夜向日照城的东门和北门运动。石臼所是一处天然良港。距离日照城只有二十五里路程。


天亮后日照城的元军惊恐地发现东门和北门外突然都出现了一堵胸墙,距离城门只有三十余丈。胸墙是用装了土的麻袋垒成的,墙后面有稀稀拉拉的士兵在警戒。日照城里顿时响起号角之声,很快城墙上出现了大量元兵。城外胸墙后的士兵也多了起来。


贾迩冶和警卫连的位置在东门外,这里部署着开合团的两个营、直属连和炮兵连,还有范广团的两个营(缺一个连)。北门外部署着范广团的两个营、直属连和炮兵连,还有开合团的两个营。部队之所以没有连夜强攻日照城的原因是贾迩冶想折磨元军的神经。


各连的后勤班做好了早饭,并送到前沿阵地,士兵们开始吃早饭。突然城门开了,从城里涌出大量元军骑兵。于此同时,胸墙后约五十米的炮兵连的战士们放下食物揭去各自的迫击炮上的伪装,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先出城的大约五百元军骑兵在城下列队,城门里还在涌出骑兵。突然城里响起锣声,已经出城的骑兵又向城里涌去,城下乱成一片。贾迩冶笑了,“元军认识我们的火炮了。”这时三十门小炮和十门大炮同时笑了起来,城门外顿时一片火海。随着密集的爆炸声,元军骑兵和战马变成各种形状的碎片漫天飞舞,然后硝烟和尘土遮住了贾迩冶的视线。五分钟后,炮声停止了,硝烟和尘土渐渐散去。


城门下一片狼藉,部队没有乘势进攻,在军官的大声命令下,战士们放下手中的武器,从新端起饭盒。战士们吃完早饭后城门才被从新关上,那些侥幸未死的伤兵的哀号既没有博得城外士兵的同情,也没有唤来城里元兵的援救。


炮击时城墙上消失的元兵这时又出现在城墙上,而且比炮击前更多。突然北门的方向传来密集的炮声。按照约定,这次是打击城墙上的敌兵。东门的炮兵也开始向城墙上倾泻炮弹,又是五分钟的炮击。一门大型迫击炮改成平射,一颗炮弹击碎了城门。但是士兵没有得到发起冲击的命令。


过了很长时间,城里的元军用几辆大车堵住了东门,城墙上又出现了士兵,而且渐渐地多了起来。贾迩冶注意到城墙上的元兵仍然是多数人都身穿盔甲,这说明元军主力还没逃走,城防军是没有盔甲的。贾迩冶又笑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北门又响起了炮声,东门的炮兵闻声而动,又在向城墙上倾泻炮弹。五分钟后,炮火开始延伸,射向城墙的后面。一门大型迫击炮发射了两发炮弹,堵门的大车变成碎片。炮击停止后过了半个时辰,城墙上没有人影,城门也洞开着没人管。但是士兵们还是没有得到进攻的命令。


这时这里仿佛不是战场,没有呐喊,没有兵器相接的铿锵之声,城下那些伤兵因为断了气不再发出没人同情的哀鸣。这时南门方向传来了三声爆炸声,那里没有战斗。那里只有半个侦察通讯排。三声爆炸的意思是有三百敌兵逃窜了。开合团的四个骑兵连立即向南门方向奔去,更多的士兵翻过胸前,以连为单位向城门涌去。


贾迩冶对吕铁头说道,“留下一个排,你们也去吧。”


吕铁头带着三个排骑兵没有冲向城里,他知道进城已经没有什么意思,所以他帅队追击逃窜的敌人去了。


傍晚贾迩冶在日照县衙的大堂里和杨无过在喝酒,吃的是马肉。范广来报告,“都督,我军一共缴获八百余匹战马。”


“很好,明天有马匹驮运粮食和弹药了。范将军,坐下喝酒吧。”


吕铁头来报告,“都督,追击敌人的部队都回来了,敌兵跑掉了二十几个。”


“追击部队丧亡情况怎样?”


“只有十几名士兵的战马被敌兵的回头箭射中,士兵从马上摔了下来。我们缴获了二百多匹战马。”


“啊,不愧是蒙古骑兵啊,回头箭练得不错嘛。铁头,坐下喝酒吧。”


门开合来报告,“公子,曹瞒领着直属营的两个连和侦察通讯排来了。原来公子两天前就让他们埋伏在两城镇附近了。”其实这支部队早就进城了。


“你就是来报告这件事的吗?”


“这。公子,我察觉到这里很香,我是追香而来。”


“诚实。那就坐下喝酒吧。记住了,在军中,团长可以喝酒,参谋长不可以喝酒。参谋长必须在任何时刻都保持清醒。”


范广认为贾迩冶说的非常正确,比根据地的有些施政政策还要正确。门开合哈哈大笑,说什么以后坚决不让武小松喝酒,这是公子的命令嘛。


几个人大嚼马肉,大口喝酒,,只有范广细嚼慢咽,却也是大口喝酒。范广若有所思,端起半碗酒一口喝干,放下酒碗后说道,“都督,明天打哪里?留下多少部队守日照城?”


贾迩冶说道,“范将军,这事等一会再说。现在有件事必须处理。开合,你可知你今天犯错误了?”


“公子,我犯什么错误了?”


“真的不知?”


“公子,我没犯错误。喝酒是公子让我喝的呀。”


“唉。”贾迩冶长叹一口气,“犯错而不知错,很危险啊。你得好好反省了。”


“公子,我错在哪里了?是指挥有不当之处吗?公子告诉我吧,我一定改正。”


“部队冲击城池时你的位置在哪里?”


“我冲呀。我,我。”


“你冲在前面了。那是连长和排长的位置。你想当连长还是当排长?”


“公子,我错了,我一定改正。”


“有错误是要处罚的。”


“公子,我接受处罚。”


“明天留下范广团的一个营守日照城,直属营的一个连也留下。开合,你和曹瞒留下指挥守城部队,顺便反省自己的错误。你可不能把城池丢了。”


“这里哪还有仗打?要做的事不就是接管政权,安抚百姓吗?有曹瞒,我操什么心?”


“要是莒州之敌窜到这里呢?”


“那好啊,那就将敌军消灭在城下。”


“莒州之敌势重啊。”


“嘿嘿。公子,战船上不是还有火炮和兵力吗?敌军攻城,我们就用手榴弹炸他们,敌军使用回回炮,我们就用大炮摧毁。敌军逃窜,我们就踢他的屁股。”


“不错,看样子你能当好守小城的营长。”


“是,公子放心吧,我一定守住这里。”门开合喃喃自语,“莒州的元军,你们一定要来攻击我啊。”


众人大乐。贾迩冶暗想门开合的愿望多半不会实现了,莒州的元军现在正被无忌团磨的难受呢,哪有功夫管日照的闲事?不过这是不能对门开合明说的。留下门开合守日照有两个意图,一是再次出击万一不利,就近有个退守之处。二是要考察范广的指挥才能。


贾迩冶对范广说道,“范将军,你看明天我军出击何处为好?”这是范广刚才问贾迩冶的问题,贾迩冶不回答反而问了回去。


范广想了想说道,“都督,此番我军打下日照,解除了元军骑兵快速偷袭我后方腹地的危险。如果我军三个团合力打击莒州之敌,则南线战事可平。故范广以为当打莒州。”


“范将军,日照至莒州道路通行如何?”


“日照距莒州约一百四十里,但多为山路,道路崎岖不平。携带辎重,需要三日可至,但轻骑不需一日便可。莒州敌众,克之不易,我军必须多带粮草弹药。”


“范将军,如果我军主力离开日照,而莒州之敌东犯日照,我日照守军是否有顷刻覆灭之危险?”


“应当无虞。敌军没有我军火炮这等攻城利器,攻城战需要准备多日,如打造攻城云梯、攻城车,人多还可堆土攻城或筑城围困。但这些都需耗费时日。”


“莒州敌众,诸城是否有顷刻丢失之危险?”


“诸城城小,万人以上兵力可筑城堵塞四门而围困之。但绝无顷刻丢失之危险。但被敌军堵塞四门,假以时日,城内弹尽粮绝,终不能保。况且围城之敌可用骑兵偏师快速突袭我后方,我后方必遭惨重损失。无忌团在沭河狭窄处用野战工事阻敌,如有效,可解敌突袭我后方腹地之忧。范广虽不明胸墙壕沟之效力,但知地雷和陷马坑可以消耗敌军,隐藏在草丛和河水中的铁丝网也是克制骑兵的有效工事,尤其跳雷乃杀伤集群兵力之利器。加之我军钢弩可隐蔽远射杀伤敌兵,火炮更是敌之噩梦,只要无忌团弹药不绝,虽敌之兵力为之数倍,但也可与敌周旋。”


“范将军以为我后方之治安部队可否据城阻挡小股敌兵偷袭。”


“应当可以。各城之治安部队虽只有数百人不等,但训练有素,还装备弓弩。且治安部队受参谋部和各地文官双重统辖。范广在参谋部工作了一些时间,知道文官乃军中和辅助部队中有文化者经培训而任文职,都配有转轮手枪,且多数有战斗经验,而且各城都暗藏储备手榴弹以备不时之需。故对小股敌兵犯城,应当不足虑也。”


“范将军,既然如此,是否可以认为我方目前在主要战线和后方腹地暂时都无倾覆之危险?”


“只要敌军没有派出更多兵力,可以这样认为。”


“那么,范将军,我们现在有两个主力团在此,为何不到敌后方折腾一番,使之自顾不暇,无力向前方增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