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 研究之七-、《山海经》与人类起源初探 《山海经》与人类起源初探之二

老张张东明 收藏 0 137
导读:天问 研究之七-、《山海经》与人类起源初探 《山海经》与人类起源初探之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0/



所谓历史,是我们对自己作为一个物种的全部记忆,而就我们记忆所及,在整个“历史”中,人类从不曾面临彻底的毁灭。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区,地球上固然出现过可怕的自然灾害,然而,在过去50O0年中,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确不曾遭逢灭种的危机。

一般学者总是认为,这些神话只不过是古代诗人的幻想而已,不值得当真。学者有没有可能判断错误呢?说不定,我们的史前祖先确实经历过一连串重大天灾,只有少数人侥幸存活下来,分散世界各地,各自求生。难道完全没有这个可能吗?

《山海经》没有成书年代,更没有记载事物的发生年代,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它发生在大陆板块还没有分开的时候,而且是一场大灾难之后,更象是传说中的大洪水之后,上面的人、神其实都不是很多,他们的“国”有的只有十个人。更象是他们刚刚开始繁衍人类不久的状态。可是,我找编了资料也没找到过大陆板块分开的年代的更多的记载。

现代人类究竟何时出现在地球上?对于这个问题,学界至今犹争论不休。有些学者声称,具有I0万年以上历史的人类遗骸虽然残缺不全,但仍可视为“十足的现代人类”。其他学者则认为,3.5万年到4万年是比较合理的数字。另有一群学者提出折衷——5万年。没有一位学者拿出确凿的证据。其实‘智慧人’这个名称所代表的充分进化的现代人类,它的起源在古生人类学上仍旧是一大谜团。化石记录显示,人类经历的进化过程,整个说来大约有350万年之久。为了方便学术研究,一般学者都把1974年在东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发现的遗骸,视为人类化石记录的起始。这副骸骨属于一个身材矮小、用双足行走的原始人——学者替她取名为“露西”(Lucy)。脑容量只有400毫升(还不及现代人类平均脑容量的1/3),露西实在称不上人类。然而,她也不算是猿猴,因为她具有一些显著的“似人”特征,尤其是她那挺直的步姿,及骨盘和后齿的形状。基于这些和其他理由,她所属的物种——学术界将之归类为“天南人猿”(Australo Pithecus afarensis)——被大部分古生人类学家认为是我们最早的直系祖先。

大约200万年前,人类的始祖“巧能人”开始留下头颅和骨骼化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物种表现出明确的进化征象,躯体变得越来越“苗条优雅”,脑容量逐渐扩大。继“巧能人”而起的“直立人”,具有900毫升的脑容量(相对于“巧能人”的70O毫升);大约160万年前,他们开始出现在地球上。往后的100万年间,直到大约40万年以前,人类似乎没有经历重大的进化——至少没有肥化石显示这点。然后,“直立人”开始绝迹;接着,古生人类学家所称的“智慧级”人类开始缓慢地——非常、非常缓慢地出现在地球上:

人类究竟何时开始过渡到比较有智慧的形式,实在很难确定。有些学者认为,这个过渡牵涉到脑容量的扩大和头盖骨的变薄,早在4O万年前就已经开始。可惜的是,这个关键时期并未留下足够的化石,以致我们未能确定这期间究竟发生何事。

会讲故事、创造神话的“智慧人”——现今人类所属的亚种——在40万年前根本就还没有出现。学界公认,“有智慧的人类是从‘直立人’演变而来”;而且,有证据显示,40万年到10万年前这段时期,地球上确实出现过一些‘古代智慧人类’。可惜的是,至今我们仍无法理清这些过渡人种和现代人类的关系。其中最古老的遗骸——一块残缺的头盖骨——被推定为公元前113000年遗留下的现代人类标本。就在这个时期,一个具有明显特征的亚种,西方人所熟知的“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 Man,译注:旧石器时代居住在欧洲的猿人,遗骸1857年出土于德国尼安德塔谷地)开始出现。化石记录显示,从大约10万年前开始,直到4万年前,他们确实是主宰地球的物种。在这段漫长时期的某一个阶段,“智慧人”逐渐崛起;从大约4万年前开始,他们留下化石遗骸,显示他们确实是现代人类。到了大约35000年前,他们完全取代尼安德塔人,成为地球的主宰总而言之,长得像我们的人类,最早出现在地球上的时间,肯定不会超过11.5万年前,甚至很可能不会超过5万年前。我们探讨的那些灾难神话所反映的,如果确实是人类在某个时期经历过的地质剧变,那么,这些灾祸必定是发生在过去11.5万年间,甚至很可能在过去5万年间。

在地质学和古生人类学中,我们发现一个奇异的现象:最后一次冰河时代的开始与进展,和现代人类的崛起与繁衍,在时间上几乎不谋而合。同样令人惊异的是,我们对两者所知都不多。

在北美洲,最后一次冰河时代被称为“威斯康星冰川作用”(WisconsinGlaciation,地质学家研究威斯康星州的岩层因而得名)。根据专家推算,它的早期历史可追溯到11.5万年前。此后,冰冠的推进和消退起伏不定,而速度最快的一次冰雪累积,发生在6万年前和l.7万年前之间。整个过程在学者所称的“塔兹威尔大推进”(Tazewell Advance)时达到顶点——大约在公元前15000年,冰川作用扩展到最大的范围。然而,到了公元前13000年,数百万平方英里的冰原却开始消溶(原因至今未明);到了公元前800O年,“威斯康星冰川作用”整个消失。

冰河时代的全球性现象,北半球和南半球都受到影响,因此,相似的气候和地质情况也出现在世界其他许多地区,尤其是亚洲东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美洲。当时,欧洲出现大规模冰川作用:冰雪从斯堪的那维亚半岛和苏格兰向南延伸,一路扩展,涵盖英国的大部,丹麦、波兰、俄罗斯、德国许多地区,瑞土全境以及奥地利、意大利、法国的大部。被地质学界称为“沃姆冰川作用”(Wurm Glaciation)的欧洲冰河时代,大约开始于7万年前,比美洲冰河时代稍晚,但在同一个时代——1.7万年前——达到顶点,然后迅速消退,在同一个时期结束。

冰河时代的历史具有几个关键阶段:

①、大约6万年前,“沃姆”、“威斯康星”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冰川作用全面展开;

②、大约1.7万年前,在东半球和西半球,冰原的扩展达到最大的范围;

③、继之而来的是长达7O00年的冰川消溶时期。

现代人类的崛起,正好是在这段漫长的地质和气候大变动时期,而这个时期的最大特征,就是严寒的天气和四处泛滥的洪水。冰原持续扩展的几千年间,我们的祖先固然饱受惊吓,但冰川消溶的那7000年,尤其是积雪迅速地、全面地溶化的那些日子,情况想必更可怕。

在地质大变动那段时期,很可能,他们面临彻底的毁灭;学者们不屑一顾、认为不具历史价值的那些灾难神话,说不定记录的是真实事件和目击者的报告。

达尔文在访问南美洲后所说的:面对物种绝灭的现象,没有人比我更感到惊讶了。当我在〔阿根廷〕拉普拉达港(La Plata)发现乳齿象、大懒兽、剑齿兽和其他已经绝种的古生物——它们共同生活在相当晚近的地质时期——所遗留下的骨骸中嵌着一枚马齿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西班牙人把马匹引进南美洲之后,它们在旷野中奔腾出没,繁衍得十分快速,这证明南美洲的地理环境适合马匹生长,那么,本地土生土长的马匹为什么会在相当晚近的时期绝灭呢?

答案当然是冰河时代。它消灭了美洲土生土长的马匹,也使活跃在这个地区的一些哺乳动物绝种。物种绝灭的现象,不仅仅发生在西半球。世界其他地区,由于不同的原因,在漫长的冰河化过程中,不同的时候曾经出现过物种灭绝的现象。以整个地球来说,遭建灭种噩运的许多物种,大部分是在冰河时代的最后7000年灭绝的。这段时期,大约是从公元前15000年~公元前8000年之间。

冰原时而扩展,时而消退,导致动物大量死亡。在这场灾难中,海啸、地震。强烈风暴、冰川作用的突然加剧和消灭,都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达尔文在《日志》(Journal)中指出,这场动乱动摇了“地球的整个架构”。例如,在西半球,从公元前15000年到公元前8000年之间,70多种大型哺乳动物遭逢灭绝的噩运,包括7个科的所有北美洲成员和所有长鼻类动物。在这段时期,暴毙的动物总数超过4000万头,但是,绝大部分是在短短2000年中(公元前11000年~公元前9000年)被灭绝的。相对之下,在此之前的30万年中,从地球上消失的动物大约只有20种。

晚期的、大规模的动物灭绝现象也发生在欧洲和亚洲。连遥远的澳大利亚也不能幸免——在相当短的一段时期,澳大利亚总共丧失了大约19种大型脊椎动物,有些不是哺乳类。

阿拉斯加与西伯利亚:大地突然冻结

13000年前到11000年前发生的地质剧变中,灾情最惨重的地区,要算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北部。环绕北极圈的“死亡地带”,散布着无数大型动物的遗骸,包括许多完整无缺的尸体和大量保存完好的象牙。

“北极生物研究所”(Institute of Arctic Biology)的葛斯瑞博士(Dr.DaleGuthrie)提到,公元前11000年,在阿拉斯加生活的动物种类十分繁多: 各种各样的动物生活在一块:剑齿猫、骆驼、马、犀牛、驴、长角鹿、狮子、雪貂、驼羚。

埋藏这些动物遗骸的阿拉斯加软泥,看起来就像一层细致的、灰黑色的沙土。根据新墨西哥大学奚本教授(Professor Hibben)的观察,冰冻在这层软泥中的是: 扭曲的动物遗骸和横七竖八的树干,掺杂着结晶的冰块和一层层泥炭和青苔……美洲野牛、马、狼、熊、狮子……显然,在某种力量威迫下整群动物骤然死亡……这一堆堆动物或人类的尸体,绝不可能是寻常的自然力量造成的……在不同的地层,学者发现,石造手工艺品,冰藏在地下深处,跟冰河时代的动物遗骸放置在一块。这个现象证明,人类和已经绝种的动物曾经共同生活在阿拉斯加。

强烈的大气骚动所留下的证据。哺乳动物和美洲野牛的尸体支离破碎,扭曲成一团,仿佛被愤怒的天神一掌殛毙似的。在一个地方,我们找到一只巨象的前腿和肩膀,焦黑的骨骼上还轮附着一些肌肉、趾甲和毛发。就像稻草人一样,它们被撕成碎片,遗骸散布各处——尽管这些动物有些体重高达好几吨。跟一堆堆骨骸掺杂在一块的,是一株株歪七扭八、纠结成一团的树木。在一层细致的沙土覆盖下,这些骨骸和树木永远被冰藏起来。

类似的景象,我们在西伯利亚也看得到。约莫在同一个时期,西伯利亚也发生灾难性的气候改变和地质动荡。这里的冰冻巨象坟场,自罗马时代以来,就一直被象牙商人“开采”;据估计,在20世纪初,10年之间这儿就生产出2万对象牙。某一种神秘的力量似乎隐藏在幕后,主导这些大规模的物种灭绝行动。一般学者认为,皮坚肉厚。浑身毛茸茸的巨象能够适应寒冷的天气,因此,我们在西伯利亚发现它们的遗骸并不感到诧异。然而,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人类的遗骸竟然埋藏在巨象身边,此外还有其他根本不适合在寒地生长的物种:西伯利亚北部的平原曾经养育过大量的犀牛、羚羊。马、野牛和其他食草动物;它们是许多种食肉动物——包括剑齿猫——捕食的对象……就像那些巨象,这些动物活动的范围远及西伯利亚北端,直抵北冰洋岸,甚至更往北进入里雅科夫(Lyakhov)和新西伯利亚群岛,那儿距离北极只有很短的路程。

研究人员证实,公元前11O00年大灾难发生之前居住在西伯利亚的34种动物,包括奥西普巨象(Ossip's mammoth)、巨鹿、穴居的土狼和狮子,其中至少有28种只适合居住在温带地区。这一来,我们就必须面对一个令人困惑的事实:越往北走,我们就发现越多巨象和其他动物的遗骸。这跟我们的预期完全相反。事实上,最早发现新西伯利亚群岛(位于北极圈内)的探险家就曾描述,群岛中的几座岛屿,几乎完全是由巨象的骨骼和长牙堆叠成的。诚如19世纪法国动物学家乔治·居维埃(Georges Cuvier)指出的,这个现象证明:“那些地区的气候,以往并不那么寒冷,因为这群动物不可能存活在这样的低温下。显然,这些动物死亡的那一刻,它们居住的土地就开始冻结。”

还有大量证据显示公元前11000年左右,西伯利亚的气温骤降,变得十分寒冷。勘探新西伯利亚群岛时,北极探险家爱德华·冯托尔男爵(Baron Eduard von T0ll)找到“一只剑齿虎的遗骸和一株高达70英尺的果树。这株倒下的树木,完好地保藏在永冻层中,树根和种子都完整无缺。青翠的叶子和成熟的果实仍旧依附在树枝上……今天,在新西伯利亚群岛,惟一生长的树木只有1英寸高的柳树。”

绝种的动物死亡前所吃的食物,也同样显示西伯利亚气温骤降所带来的灾难实在非同小可:“在刺骨的严寒中,巨象一头接一头暴毙。死亡来得太突然,巨象吞下的食物来不及消化……我们在巨象的嘴巴和肚子里找到野草、风信子、金凤花、菖蒲和野豆,全都保存完好,一眼就可以辨认出来。”

不必说,在今天的西伯利亚,这些植物是不可能生长的。公元前11000年,它们却在西伯利亚出现,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在那个时候,西伯利亚的气候一定相当温和,甚至温暖,适合万物生长。在世界其他地区,冰河时代的结束给大地带来新的生机,为什么在西伯利亚这个早期的乐园福地,它却带来永恒的冬天?这个问题,且让我们留待本书第8部解答。这里我们只想指出:12000年前到130O0年前的这段时期中,严寒的天气突然降临西伯利亚,很快就把这块土地变成一片冻原。这使我们回想起伊朗的祆教传说:原本每年享受7个月夏天的乐土,一夕之间,被转变成冰雪覆盖的荒原,每年有10个月是苦寒的冬天。

千座火山一齐爆发

许多灾难神话提到那个气候酷寒、天空阴暗、含沥青的炽热黑雨倾盆而下的时代。一连好几百年,涵盖西伯利亚、加拿大育康地区(the Yukon)和阿拉斯加大部分土地的“死亡圈”,所呈现的想必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在这片土地上,“一层层火山灰散布在软泥中,覆盖着成堆的骨骸和象牙。显然,物种的灭绝和火山的大规模爆发是同时发生的”。许多证据显示,威斯康星冰川消退期间,火山活动格外频繁。远离阿拉斯加冻原的南方地区,数以干计的史前动物和植物一齐沉陷在洛杉矶附近有名的拉勒里亚(La Brea)焦油坑中。那儿挖掘出来的动物遗骸包括野牛、马、骆驼、树獭。巨象、乳齿象和至少700只剑齿虎。考古学家还找到一整副人类骨骼,关节已经脱落,全身被沥青包裹,沥青中掺混着一种已经灭绝的兀鹰留下的骨骸。拉勒里亚地区发现的遗骸,“破碎、扭曲、混杂、纠缠成一团”,显示这一带的确发生过一场突然降临的、灾情极为惨重的火山灾变。加州其他两个地点——卡子特里亚(Carpinteria)和麦基屈克(Mckittrick)——的沥青坑,也发掘出具有代表性的冰河时代晚期鸟类和哺乳动物遗骸。在圣皮德罗河谷(San Pedro Valley),乳齿象的骨骸被挖掘出来时,四肢仍然挺立着,全身被厚厚的火山灰和泥沙包裹住。在科罗拉多州佛洛里斯坦湖(LakeFloristan)和俄勒冈州约翰戴伊盆地(John Day Basin)发现的化石,也是从成堆的火山灰中挖掘出来的。

熔岩,以及大量火山灰和尘土被喷进大气层;往后两年多,全世界的天空都明显地阴暗下来,落日变得特别的红。在这段期间,全球平均气温显著下降,因为火山灰中的粒子把阳光反射回天空。

同时,火山将大量二氧化碳喷进大气中,而二氧化碳是一种会产生温室效应的气体,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当火山恢复平静时,全球气候会有某种程度的回升。有几位学者认为,大冰原的持续扩展和消退,肇因于火山活动与气候之间有如“拉锯战”般的互动。

全球大洪水

地质学家大都同意,到了公元前8000年,北美洲的威斯康星大冰原和欧洲的沃姆大冰原,已经全面消退。冰河时代总算结束了。然而,冰河时代结束之前的7O00年,却是气候和地质变动最剧烈的时期——剧烈到令人无法想象。少数幸存的人类部落,从一个灾祸逃离,马上又得面对另一场劫难,惶惶不可终日,急急如丧家之犬。偶尔大地恢复宁静,他们就盼望噩运从此远离。可是,当大地上的冰川开始溶化时,他们却又得时时忍受洪水的肆虐。以往被数以10亿吨计的冰块挤压到“软流层(asthenospher)的地壳,这时趁着冰块溶化又冒出头来,有时相当急速,结果引发强烈地震,空气中充满可怕的声响。

有时情况特别糟糕。遭逢灭种噩运的动物,大多死在公元前11000年到公元前9000年之间,而这段时期正是气候变动最剧烈的时候。诚如地质学家英柏瑞(John Imbrie)指出的:“大约11000年前,地球上发生一场气候大革命。”沉淀作用加速进行;大西洋表面的海水温度骤然上升,幅度达摄氏6到10度。

造成物种绝灭的另一个动荡时期,出现在公元前150O0年到公元前13000年之间。大约17000年前,“塔兹威尔大推进”将冰原扩展到最大的范围,接着,在往后不到2O00年中,冰原急速地、持续地消溶,使北美洲和欧洲数百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彻底非冰河化。

有些地区的情况很特殊:阿拉斯加整个西部、加拿大育康地区、西伯利亚大部(包括今天全世界气候最寒冷的新西伯利亚群岛),直到冰河时代将近结束之前,一直是不被冰原覆盖的地区。大约12000年前,这些地区才突然变得十分寒冷,结果活活冻死了很多巨象和其他大型哺乳动物。

别的地区呈现的却是另一幅景象。当时,欧洲大部分土地被掩埋在2英里厚的冰层下。在北美洲大部分地区情况也是如此。那里的冰原从位于哈得逊湾(Hudson Bay)附近的中心向外扩展,涵盖整个加拿大东部、新英格兰和美国中西部大部分地区,一路延伸到北纬37度,直抵密西西比河谷的辛辛那提市南郊,距离赤道也不算太遥远了。

根据专家估算,在高峰时期(1700年前),覆盖北半球的冰层总体积达600万立方英里。当然,南半球也经历类似的冰川作用,一如我们在前文提到的。构成无数冰山的水源,由世界的海洋提供——那时的海平面比现在低400英尺左右。

就在这个时期,气候的钟摆猛然转向。冰原的全面溶化发生得那么突然,涵盖的区域那么辽阔,以致学者把它称为“某种奇迹”。以地质学的术语来说,在欧洲它代表的是温暖气候的“波林阶段”(Bolling phase),在美洲则是“布雷迪间冰段”(Brady interstadial)。在这两个地区:

需要4万年时间才逐渐发展完成的冰山,在短短2O00年中就消失无踪。显然,我们不能用寻常的、逐步发生作用的气候因素来解释这个现象(我们通常使用这些因素解释冰河时代)……冰川的迅速溶化显示,某种不寻常的因素影响到当时的气候。根据我们推算,大约16500年前,这个因素第一次出现,200O年后,它就摧毁了大部分——数目可能高达3/4——的冰川。

此外,证据显示,冰川的全面溶化,大部分发生在1000年或更短的时间内。

无可避免地,冰川的全面溶化所造成的第一个后果就是海平面急遽上升——上升的幅度可能高达350英尺。岛屿和大陆桥消失在海水中,低洼的海岸线被淹没。海啸不时发生,吞没岸上的高地。海啸消退后,在陆地上遗留下无可磨灭的痕迹。

在美国,“冰河时代海洋生物的遗骸,出现在密西西比河东边的墨西哥湾海岸上,有些地点的高度达海拔200多英尺”。在密歇根州,研究人员在散布着冰河堆积物的沼泽中发现两只鲸鱼的骨骼。在佐治亚州,海洋堆积物出现在海拔160英尺的陆地上;在佛罗里达州北部则出现在240英尺的高地上。得克萨斯州的位置,在“威斯康星冰川作用”所涵盖的地区的南边,但在这里的海洋堆积物中,研究人员却找到冰河时代的陆地哺乳动物遗骸。另一组海洋堆积物,包含海象。海豹和至少五种鲸鱼的遗骸,散布在加拿大东北各省和北极海岸。在北美洲太平洋海岸的许多地区,冰河时代海洋堆集物扩散到“200多英里的内陆”。安大略湖北岸,海拔大约440英尺的陆地上,研究人员发现一只鲸鱼的骨路;在佛蒙特州海拔500多英尺的地点,他们找到另一只鲸鱼的遗骸;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一魁北克海拔600英尺的地区,他们又发现一只鲸鱼。

世界各地流传的洪水神话一再提及,人类和动物逃到高山上,躲避不断高涨的浪潮。化石记录证实,冰原消溶时这种情况的确发生过,但是,逃到山上的生灵却往往不能幸免于难。例如,法国中部孤立的山丘顶端,岩石的裂缝中塞满地质学家所说的“含骨角砾岩”(osseous breccia),里头包含巨象、长毛犀牛和其他动物的破碎骨骼。法国东部勃良地(Burgundy)吉奈山(Mount Genay)高达1430英尺的山巅上,“散布着角砾岩,里头包含巨象、驯鹿、马和其他动物的遗骸”。在欧洲南端的直布罗陀,研究人员“在动物的骨骸中,找到一颗人类臼齿和旧石器人类使用的燧石”。

英吉利海峡岸边的普里茅斯市(Plymouth)附近,研究人员在巨象、犀牛、马、熊、野牛、狼和狮子的遗骸中找到一只河马的骨骼。西西里岛巴勒摩市(Palermo)周遭的山丘上,学者发现“大量的河马骨骸,场面有如古希腊罗马的‘百牛大祭祀”。

在这些和其他证据的基础上,牛津大学前地质学教授约瑟·普莱斯崔治(JosephPrestwich)做出这样的论断:冰原迅速消溶期间,欧洲中部、英格兰以及地中海的岛屿科西嘉。萨丁尼亚和西西里,好几次被大水淹没。根据他的推论:

洪水逼临时,成群动物撤退到深山中,后来却发现自己被大水围困,脱身不得……无数动物挤成一团,闯进附近的洞窟,后来被洪水追上,葬身水中……山坡上的砂砾和大块大块的岩石被水流冲刷下来,将动物的骨骸砸得粉碎……早期人类的某些部族一定也经历过这场大灾难。

同一时期,中国似乎也发生类似的大水灾,在北京附近的山洞中,研究人员发现,巨象和水牛的骨骼跟人类的遗骸准聚在一起。有几位学者认为,在西伯利亚,巨象的尸骨和碎裂的树木混杂在一块,是因为“一场大海啸将树木连根拔起,把纠缠成一团的动物尸体掩埋在泥沙中。在北极地区,这些遗骸冻结得非常坚实,因此,直到今天,仍然完好地保藏在永冻层中”

南美洲各地,研究人员也挖掘出冰河时代的化石:“平日不相往来的动物(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跟人类的遗骸混杂地堆聚在一起。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范围辽阔的区域内,陆地和海洋生物的化石掺混在一块,埋藏在同一个地层中。”

在洪水肆虐下,北美洲的灾情也十分惨重。威斯康星大冰原消溶时,在地上创造出巨大的、短暂的湖泊;洪水迅速涌入湖中,一路上淹死不知多少生物,然后才徐徐退去,几百年后整个湖泊才干涸。例如,西半球最大的冰河湖泊亚格西兹湖(Lake Agassiz),面积一度广达11万平方英里,涵盖今天加拿大马尼托巴省(Manitoba)、安大略省和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以及美国北达科塔州和明尼苏达州的部分地区。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湖泊维持不到1000年。它的存在显示,冰原突然溶化,带来一场灾难性的大洪水后,大地又恢复安宁。

世界各地的传说提到“大洪水”、“大寒”、“大动乱的时代”这类经验时,呈现出一些显著的共同点。同样的经验被一再讲述。这点不足为奇——冰河时代和它产生的效应毕竟是全球现象。更耐人寻味的是,同样的象征和题旨不断出现在这些神话中:一个好人和他的家庭,神灵的开示,地上所有生物的种子,漂流洪水上的船,抵御酷寒的围场,让未来人类的祖先躲藏的树洞,洪水消退后被放出去寻找陆地的鸟儿和其他动物……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许多神话提到“奎札科特尔”和“维拉科查”包括《山海经》的“炎帝”“黄帝”“帝俊”“颛顼”这类人物。他们是在洪水消退后的黑暗时代来到这个世界,向劫后余生、惊魂甫定的民众传授建筑、天文、科技和法律的知识。

给人类带来文明和教化的这些英雄究竟是谁?

难道,他们只是先民通过想象力捏造出来的人物?

他们到底是神还是人?

如果他们是人,有没有可能,他们以某种方式介入这些神话,把它转变成一种保藏知识、留传后代的工具?异常精确、合乎科学标准的天文资料和数据,一再显现于某些神话中,而这些神话跟大洪水的传说同样古老、同样广为流传。

他们的科学知识究竟来自何方?还有他们主宰日月星辰和呼风唤雨的能力都是古人凭空编造出来的吗?

我始终不相信象《山海经》这样严肃地描述地球山川地理的人,会在人物和神的记载方面道听途说或者是凭空捏造,也不相信那些教会玛雅人异常精确的天文学和数学的人或者神没有真实出现在地球的文明之中。

但是,有一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这些被称为神的人物,他们似乎集中在大洪水之之前和之后来到地球,在后来的漫长的五千年的日子里突然销声匿迹,人们大都是凭着一种宗教或者所谓神话传说相信他们的确存在过,而且曾经创造过这个世界。

全世界有95%的人相信神的存在,但是,几千年以来,没听说过有一个神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世人面前,最多的是某某人是神的使者,某某人是神的儿子,而不象上古时代的人们有机会直接面对神,这又是为什么?为什么全世界范围内没有关于大陆板块分开的记录,甚至神话传说也找不到?人类关于大西州和昆仑山消失的记忆难道被一种特殊的能力删除了吗?

我怀疑,玛雅人的手稿里记载的我们现行世界的起始点:公元前3114年8月13日就是大陆板块分开的时代,只是这里需要科学家的证据罢了。在这一代人类形成之前,地球曾一度笼罩于黑暗之中。新创造出来的人类有黑皮肤的也有白皮肤的,他们离开了图拉这一起源地,在黑夜中焦的地等待着黎明和太阳。接着他们看见了“金星这个太阳的向导与使者,然后燃起了香以表达内心的喜悦。”

现代天文知识的确表明在公元前3114年8月13日早晨,金星实际上是早于太阳而出现于天空的。另外,根据计算,在拂晓之前,也就是金星在它1,366,560天的周期中,首次先于太阳出现之前,昴(宿)星团经过了夜空中的子午线。有许许多多的人认为,古代玛雅人也把昴(宿)星团看做是金星的使者,就像金星作为太阳的使者,宣布一个崭新的现行时代开始那样,昴(宿)星团又反过来宣布现行的金星大周期的到来。

昴(宿)星团与玛雅天神中最强大的伊特扎姆那神密切相关。他被视作玛雅人的众神之首,许多人认为它就是后来库库坎或阿兹特克神昆兹奥考特——中美洲所有文明的创造者——的原型。伊特扎姆那统治着上天,另外玛雅人还认为他是极其重要的地轴之神。

所以我怀疑是伊特扎姆那神动了地轴,让大陆分开的。这个时间同时也意味着《山海经》时代的结束,但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抹去了人们的这个记忆,或许这些资料过去也很多,是我们没有发现或者被恺撒、秦始皇之类的人毁掉了。

我知道这个怀疑太过危险,因为五千多年之前大陆板块才分开的结论,我是没有勇气去下的。当我发现昆仑山不在中国的时候,我当时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如今如果再说大陆板块分开只有五千多年的历史,那么恐怕全世界的人都会说我疯了。

《山海经》上记载了许多金银铜铁的事情,显然他们已经开始进入青铜时代,可是这个时代却有完整没有分开的大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不是地质学家,我没能力回答这问题。

我看到过一份通灵者英格丽特·本内特关于《亚特兰蒂斯回忆大西洋底沉没的大陆——亚特兰蒂斯的生活》

英格丽特·本内特:感谢我们的许多灵魂向导和帮助者。我记录下自己在亚特兰蒂斯的前世生活中的一些记忆和事件,这尤其得到了我的向导——白云和白鹰的帮助。

我看见一个拱顶建筑中一间宽敞的房间。地板是用沙岩砖铺就的。在房间的正中是一块巨大的水晶,它被置于一个黑色基座上的一只圆盒中。它的作用是为城市供给能量。在亚特兰蒂斯的前世中,我知识渊博,被提拔为“水晶护卫”,如果愿意,你也可以把我称作女祭司(这是对我的职位的最近似的解释)。我在这座拱顶建筑中保护水晶,并与其一起工作。我内心坚毅——我很了解自己,这是我所从事工作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其他“护卫”也是女人,此外有一个男人,他充满灵性而富于智慧。他还是我们的保护者。

我的头发很长,并且是金发。头发与金编织物交织在一起,很象希腊时代的样子。头发堆得很高,卷屈地洒落在我的背上。我的头发是由美发师前来为我做的。这是我们每天例行公事的一部分。我们的哲学信奉:“身体是灵魂的庙宇”,我们必须尊重它。这意味着卫生和穿着是第一位的。我穿着一件白色透明长衫,用金叶带在胸前交叉后在后腰打结。男人穿长裙,也穿短裙,有些戴帽子,有些不戴,它们都由同样的白色透明料子制成。它像是我们的制服,但在那时,并无这种分类,穿这些长袍只代表一种成就感,是我们成熟和灵性的一个标志。也有人穿其他颜色但同样透明的料子,但是他们穿有颜色的衣服是出于治疗的目的。这与能量中心失衡有很大关系,特定的颜色具有治疗作用。我没有丈夫。总的来说,在那时人们并没有婚姻关系。如果你想要与某人结合,两个人就举行一个结合的仪式。这种结合并没有法律效力或约束力。结合是基于一种纯粹的灵性基础。性生活很活跃,它使我们保持健康。我根据他人的爱、灵性和吸引力作出与其共眠的选择。在那时,性是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它跟吃饭、睡觉一样重要这是“整个存在”的一部分,而且我们的身体并不显现我们的年龄,我们通常可以活到200岁。也有人与动物性交,或与半人半动物的存在性交,例如一匹马的身体有一个人头,并且有一个很大的性器。那时,他们可以成功地进行移植杂交,有许多人这么做是出于性的目的。人们与动物和自然和谐一致,但是有些人忘了这一点,他们的出发点是性。灵性觉悟的人知道这将导致我们社会的失衡,人们对此极为害怕,但却并未采取措施。这与我们的信仰有很大关系,我们坚信,人有选择的自由,而且一个人不能妨碍他人的灵性成长。以这种方式选择动物的人,精神上失去了平衡,被认为是不成熟的。

我常常将自己沉思中的想法与我的朋友、也与海豚一起分享。我常常去聆听海豚的忠告。它们生活在一个特别为它们建造的美丽的地方,经由大运河与海相连。这些运河延伸至一个大湖区,它们白天在那里游泳、嬉戏。到了晚上,它们回到大海。海豚自由来去。有巨大的台阶通往湖区的水中。台阶的两旁是柱子。这表明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海豚是我们的密友和顾问。它们很聪明,是我们社会和谐平衡的源泉。只有很少数人会去倾听海豚的智慧。我常常与它们一起游泳,抚摸它们,与它们玩耍,并且聆听它们的忠告。它们常常通过心灵感应与我进行交流。它们的能量使我充满活力并给与我力量。

我能凭意念旅行。例如,如果我想去几哩外的田野,我合上眼睛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个地方。会有一种轻微的嗡嗡声,我张开眼睛,我就会在那里。

我最喜欢与麒麟在一起。它们象马一样在田野里吃草。是的,它们头上有一只角!!!象海豚一样,我们用心灵感应进行交流。但比较而言,它们头脑非常简单。我们常常交换思想,比如,“我想奔驰”。麒麟会回答:“好吧”,我们就一起奔驰,我们的头发在风中飞扬。它们是不可思议的平静、安详而又令人起敬的动物。它们从来不伤害任何人,从来没有坏念头或恶意,即使是在遇到挑战时也是如此。灵魂向导告诉我,当世界回到平衡与和谐的状态时,人们彼此接纳、彼此相爱,那时麒麟就会回来。

在亚特兰蒂斯的东北部是有大片花草的田野。这些田野散发淡淡的芳香,我喜欢坐在那里冥想。气味是如此温柔。鲜花应用广泛并广为种植。例如,蓝色和白色的花种在一起。这不仅在视觉上很迷人,而且对振动效果十分必要。这些田野由受过高级训练和知识丰富的人照看。草药师从种子萌芽时就开始照料它们,然后采摘并提取生命精华。在我们工作的环境中,很少有职位低下的人。不管一个人的工作怎么世俗,他都被视作我们社会中的重要一员。尊敬和赞赏他人的能力是我们整个社会中自然的一部分。种果树的人、种蔬菜的人、豆类种植者也生活在东北部。许多人是植物学家、营养学家和其他食物专家。他们负责我们整个文明的供应。

大部分人被指定从事体力工作,例如园丁和建筑者。这使他们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少数人拥有灵性能力,但也根据他们灵性成长的程度。他们认为,做体力工作更有益,这使他们感情上获得平衡。愤怒和受挫的情绪用建设性的方法加以引导。而且,人的身体生来适于体力工作,他们的遗传已证明这一点。

但总有例外;例如:一个女性化的男性或男性化的的女性,最终,智者会指导这些人去他们最胜任的地方。人们将走上灵性之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这是最根本的。亚特兰蒂斯生活的全部是所有部分——植物、矿物、动物和蔬菜——的一个看不见的和谐的集成。每个人是其一部分,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贡献对我们文明的整体运作是必需的。在亚特兰蒂斯没有金融体系,只有贸易。我们从不带钱包或钥匙或诸如此类的东西。很少有贪婪或嫉妒,只有意志力。现在,世界上有这么多人觉得工作很难做,也就不足为奇了。今天,我们的世界的推动力是:做得更好、有一幢更好的房子、一辆更大的汽车、一个报酬更高的工作。这很悲哀。金钱上的富有变得比对我们自己工作的满意感和对他人能力的赞赏更重要。我们有与飞碟相似的飞行器。它们在旋转中起降,与由磁场能量发出的气流有关。这些交通工具通常用于长途旅行。短途旅行则用可乘坐两人的滑车。它有一个象水翼船一样的引擎,工作原理与飞行器一样,也是利用磁能场。象食物、家庭商品、或大件物体的商品,也以同样方法用被称作“sub-bers ”的大车运输。

亚特兰蒂斯是一个庞大的文明,我们用通讯传送各地新闻。很多信息是由智者通过心灵感应接收。他们有特殊的接收能力,这与卫星接收站相似。他们非常精确,并且他们的工作只是坐在那里接收从其他地方传来的信息。与我一起工作的大水晶也是以此方法运行。

HEALING 治疗

在这个文明中,没有严重的疾病。所使用的治疗方法由我们今天单独使用许多治疗方法组成。水晶、颜色治疗、音乐、芳香和草药组合运用,以发挥完整治疗的功效。治疗中心是一个有许多房间的地方。当你进门,一种颜色会被登记在墙上。然后你被引导至一个特别的房间以进行治疗选择。在第一个房间里,受过良好训练、医疗知识广博的助手会找出你身体的振动频率。他们接着会将发现的信息转到另一个房间。在这个房间里,你会躺在一个花岗岩的平板上,其他助手会为你安排适当的治疗方案。房间里随之会充满治疗音乐,特别的水晶会放在你上方。房间里充满淡淡的芳香,最后会出现一种颜色。接着,你将按要求冥想,以让治疗能量进入体内。这样,所有的感觉都已康复,颜色治愈你的眼睛,植物的芬芳治愈你的鼻子,美妙的音乐治愈你的耳朵,最后,纯水治愈你的嘴(当你冥想结束时,你要喝一长管水)。能量非常强大。它就象一束光线,由上而下照到你的身上。每种感觉都已获得满足。治疗技术总是与磁性和以太场有关,同样也与生理和心理有关。

CHILDREN 儿童

当胎儿在子宫中时就给他放声音、音乐,以及我们那个时代的灵性教导。这是给与未来父母的基本指导,在整个怀孕期间,由智者对他们进行帮助和指导。从出生开始,父母就在家中养育、关爱他们的孩子。白天,他们被送至托儿所,在那里听音乐,颜色的振动和有关积极向上的思想和哲学的故事。各地都有育儿中心,在那里教育他们如何成为灵性存在。学会开放思想,让他们的身体能协同工作。在这个发展阶段,智者起到一个巨大作用,他们的职位在亚特兰蒂斯社会中被认为是最高的职位之一。这个位置通常当你活到60~120岁时才能获得任命,这取决于你的灵性成长。这是人人向往的事。

LEARNING学习

所有地区,人们从三岁起就开始接受教育。人们在大楼里接受教育。在学校大楼的前面有彩虹的标志。彩虹标志代表学习中心。我们主要是听和看。人们以舒适的姿势躺着或坐着,这样脊椎不会受到压力。另一种方法是冥想,眼睛用眼罩罩住,眼罩中放映各种颜色。当处于冥想状态,这种视觉教育方法非常有效。也播放下意识磁带。当身体和头脑放松时,知识直接流入大脑的记录部分。这是最有效的学习方法之一,因为它关闭了所有分心的通道。智者照看并且评估进度,对孩子们进行个别指导,以便发现、培养他们的特殊才能。这保证每个人都有相等的发挥他们全部潜质的机会。

积极向上的想法和振动频率是这个学习期间的重点。这使灵魂能够达到它最高的潜力。身体和头脑的振动频率越高,灵魂的振动频率就越高。你的内在意识越积极,它就越反映你外在意识或意识存在。当两者和谐一致,也就会带来积极向上的世界。如果两者无法一致,人们就会沉迷于贪婪和权力。

对于亚特兰蒂斯人来说,控制他人思想的力量是一种野蛮的生活方式,这是不允许的。在我们的史书中,我们曾经是不安的。我们祖先野蛮的性格仍然遗传性地影响着我们当时的社会;即:选择用动物试验。然而,灵性法则严禁干涉他人的生活。尽管我们知道这也隐含着危险,我们不能强制或惩罚他人,因为每个个人为他们自己的灵魂进步负责。在这个社会,不安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安全。这种哲学很好,并且为时人所尊奉,它是我们的保护。

末日的最后时刻

在我生活的时代,我们知道亚特兰蒂斯世界已走到了它的尽头。我们中有些人知道这一点,但是大多数人刻意忽略它,或是对此不感兴趣。物质元素已失去平衡。技术非常先进。例如,空气被净化,气温被调节。技术高度发达,以至我们开始改变空气和水的成分。这最后引起了亚特兰蒂斯的崩溃。四大元素——风、水、火、土是我们星球最基本、最稳定的物质基础。试图合成或改变这些元素触犯了神圣的法律。

科学研究者在亚特兰蒂斯的西部工作和生活,他们对低下的自我让步,为了权利和荣耀而想“控制”四大元素。我们现在知道,这导致了最终的崩溃。他们以为自己在他人之上,他们妄想扮演上帝,要控制这个星球的基本元素。

“末日”预言广为传播。然而只有智者和我们这些严格遵循灵性之路的人知道它的起因。我们文明的终结是由少数人造成的!预言说:“地球将升起,召集它的人民。新大陆将再次升起,人们重新开始奋斗。极少数人将幸存下来,他们将在新大陆四处散布,并将亚特兰蒂斯的故事流传下去,我们将重温过去……吸取教训。”

海豚曾告诉我们“末日”正在来临,我们知道这一刻离我们越来越近,因为我们已有两个星期没有见到它们。它们告诉我们,它们将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它们将照看水晶,直到水晶重新出现的时机成熟。它们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安全地到西方去。

许多人离开亚特兰蒂斯去寻找新大陆。一些人到达象埃及那么遥远的地方,也有人在“末日”前几个月就乘船离开亚特兰蒂斯,到达版图上没有标明的新大陆。 这些大陆并不是我们文明的一部分,因此也不受我们的保护。许多人沮丧地离开我们积极向上而又安全的环境。亚特兰蒂斯因而几乎没有探险家。然而,少数人旅行至“奇异”的大陆后,又安全返回。这至少给了我们一些有关亚特兰蒂斯以外的生活和国家的知识。

我选择留下来,以保证能量水晶完好无损,直到最后。水晶供给城市能量。在最后几个星期,它由未知材料制成的透明罩保护。也许有朝一日它也将被发现,并且被再次善意地运用。当它被发现时,它将证明亚特兰蒂斯文明的存在,并且会揭开几个世纪以来许多其他不解之谜。我记得这最长的一天、最后的一天、最后的一刻……天塌地陷、地震、火山爆发、火灾。地球板块剧烈冲撞(星占家能通过在特别的行星间连线进行察看)。地球在崩溃,水晶拱顶内的人们的态度是接受它的到来。我们很平静。大楼在上下颠簸,震荡起伏。我被一个人拉至壁架上,我们互相抱住。我希望我会很快死去。天空浓烟滚滚,我看见大地岩浆喷发,烈火染红天空。屋内充满烟雾,我们俩感到窒息。我昏了过去,接下来我只记得我正飘向光明。我向下看到陆地正在下沉。海水汹涌而至,吞噬一切。人们四处逃散,但不是被大水吞没就是跌入火坑。我仍能听到嘶声尖叫声。地球就象一只沸水翻滚的巨大开水壶,仿佛一只饥饿的野兽在吞咬它的猎物。海水淹没了大地。

现在到了我们理解并学习这个失落的文明的时候了。用我们已学到的知识在未来加以运用。我们正在再次走向自己的末日。我们从过去学到什么了吗?我们是否已走得太远?我们必须如何做才能使世界保持平衡?我们必须发现自己真正的自我,并且平衡我们的内我和外我。提升我们灵魂的振动频率以使我们更具灵性。如果我们要与宇宙中其他文明及宇宙外文明联络,这是我们的必修课。控制和评判将不再重要,我们要与所有其他存在变得真正平等。当我们理解这一点时,我们就会生活在爱与和平之中。当我们自己保持和谐时,我们也将与其他人和谐生活。愿伟大灵光在你之内照耀,这种永恒的爱正是你们生活的力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