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 研究之三-《山海经》记载的人物与中国上古帝王的联系 颛顼考

老张张东明 收藏 0 324
导读:天问 研究之三-《山海经》记载的人物与中国上古帝王的联系 颛顼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0/


颛顼考

《海内经》:“流沙之东,黑水之西,有朝云之国、司彘之国。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韩流。韩流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取淖子曰阿女,生帝颛顼。”这个地方很清楚,在南美洲。

在《史记·五帝本纪》中有这样的记载:“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

译文:“黄帝有二十五个儿子,其中建立自已姓氏的有十四人。黄帝居住在轩辕山,娶西陵国的女儿为妻,这就是嫘祖。嫘祖是黄帝的正妃,生有两个儿子,他们的后代都领有天下:一个叫玄嚣,也就是青阳,青阳被封为诸侯,降居在江水;另一个叫昌意,也被封为诸侯,降居在若水。昌意娶了蜀山氏的女儿,名叫昌仆,生下高阳,高阳有圣人的品德。黄帝死后,埋葬在桥山,他的孙子,也就是昌意的儿子高阳即帝位,这就是颛顼帝。”。

《大荒东经》:“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吴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这个地方明明在非洲,可后来把这地方说成中国。东非大陆和马达加斯加岛、澳洲、印度尼西亚和合成的大峡谷,此时海水没进入,澳洲和新西兰岛、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群岛也没有漂移,这个大壑更象现在的红海,当时海水没有进入。

上古时代“一昭(东方)一穆(西方)”、“一幽(北方)一明(南方)”的培养、选拔接班人的原则,少昊(居东方)之后,应由其弟、居西方的昌意的大儿子颛顼接任帝王位。

传说颛顼在位78年,享年98岁。12岁时离开若水,到中原向伯父少昊学习政事。20岁时,黄帝驾崩,颛顼继承中央天帝之位,开始统领四方部落。他沉静稳练而有机谋,通达而知事理。他养殖各种庄稼牲畜以充分利用地力,推算四时节令以顺应自然,依顺鬼神以制定礼义,理顺四时五行之气以教化万民,洁净身心以祭祀鬼神。他往北到过幽陵,往南到过交阯,往西到过流沙,往东到过蟠木。各种动物植物,大神小神,凡是日月照临的地方,全都平定了,没有不归服的。

颛顼一生崇尚文治。主要功绩是:文治方面,始建中央(国家)统治机构,设立九州,规范宗教事务,始以民事纪官;教民耕种,创制历法,定婚姻,制嫁娶,整顿社会秩序。武功方面,平共工,征九黎,定三苗,初步完成了华夏的统一。

有人说,黄帝年纪大后,曾命其子昌意征讨九黎部落。昌意将九黎驱逐至今云贵川一带,自己也就屯兵在川西。这期间,他娶蜀山氏女昌仆为妻,生下颛顼。

在河南,不知道什么依据,农历3月18日民间传说是颛顼帝的生日,这一天众多的海外游子和全国各地的人士便会前往河南内皇县祭拜颛顼。又有人说,颛顼帝就出生在四川雅安市荥经县六合坝的洪庙沟一带。六合坝人长期以来一直供奉颛顼帝,在坝的街口还建有颛顼帝牌楼,至于该牌楼最早建于何时,已不得而知。颛顼帝出生在六合坝,为了避免这里再出帝王,封建统治者便将坝南东西两头的两条小溪改名为打虎溪和磨刀溪,意为东边打虎如打王,西边磨刀杀凤凰。两溪旁的两座山头因溪而得名,至今仍叫做打虎溪和磨刀溪。看来只凭这里的人祭祀颛顼帝和一些传说,就断定这里是颛顼故里似乎草率。

颛顼出生在若水,这已是公论,古人意为西方之水,其实是真正的西方——南美。

而中国人传统认为若水是在哪里呢?在民国版的《荥经县志》中,清末举人汪元藻在其所作的序中说:“若水在严道。”而严道就在今天的荥经县。汪元藻的理由来自汉朝的《水经注》:“黑水、青水之间,若水出焉。”他认为,荥经县东有青衣江,即青水;西有大渡河,其上游称为泸水,泸即黑色,因而泸水就是黑水。 蜀山又在哪里?《世界最大国家森林公园——瓦屋山》中记载:“瓦屋山古称居山、蜀山……”另外,《山海经》中也说:“居山生若木,若水出焉……流沙以东,青水以西,为若水也。”有人考证,若木正是生于瓦屋山中的一种被称为活化石的由远古时期存活下来的树木,在其他地方极为少见。荥经县的位置正处在流沙河以西,青衣江以东,瓦屋山以北,经河又发源于瓦屋山,这都与《山海经》、《水经注》等史籍中所说的若水相吻合。依此有人推断,颛顼的母亲昌仆即为荥经人氏。蜀山怎么这样就成了“瓦屋山”?显然是一相情愿的夜郎自大的做法。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朽木换歹】涂之山,青水穷焉。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黄本,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有国曰颛顼,生伯服,食黍。有鼬姓之国。有苕山。又有宗山。又有姓山,又有壑山。又有陈州山,又有东州山。又有白水山,白水出焉,而生白渊,昆吾之师所浴也。”昆吾:传说是上古时的一个诸侯,名叫樊,号昆吾。这里可以看出颛顼的国家在南美洲、中美洲。

《海内经》:“流沙之东,黑水之间,有山名曰有不死之山。”


《大荒南经》“有不死之国,阿姓,甘木是食。”甘木:即不死树,人食用它就能长生不老。


《大荒西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人焉三面,是颛顼之子,三面一臂,三面之人不死。是谓大荒之野”。


《海外南经》“不死民在其东,其为人黑色,寿,不死。一曰在穿匈国东。”大家注意,颛顼有后代是黑人。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有渊四方,四隅皆送,北属黑水,南属大荒。北旁名曰少和之渊,南旁名曰从渊,舜之所浴也。又有成山,甘水穷焉。有季禺之国,颛顼之子,食黍。有羽民之国,其民皆生毛羽。有卵之国,其民皆生卵。”


《海外南经》“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


羽民国在灭蒙鸟的东南面,那里的人都长着长长的脑袋,全身生满羽毛。另一种说法认为羽民国在比翼鸟的东南面,那里的人都长着一副长长的脸颊。


“有神人二八,连臂,为帝司夜于此野。在羽民东。其为小人颊(小孩脸)赤肩。尽十六人。”有叫二八的神人,手臂连在一起,在这旷野中为天帝守夜。这位神人在羽民国的东面,那里的人都是狭小的脸颊和赤红的肩膀,总共有十六个人。 《海内西经》“洋水、黑水出西北隅,以东,东行,又东北,南入海,羽民南。”

《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现美国阿拉斯加),有山而不合(指有群岛),名曰不周负子(阿拉斯加山脉),有两黄兽守之。有水曰寒署之水。水西有湿山(麦金利山),水东有幕山(落基山山脉,威尔士王子角)。有禹攻共工国山。有国名曰淑士,颛顼之子。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

《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赤水之西(北美洲),有先民之国,食谷,使四鸟。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有芒山。有桂山。有【摇扌换木】山,其上有人,号曰太子长琴。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是处榣山,始作乐风。”老童:即上文所说的神人耆童。传说帝颛顼娶于滕■氏,叫女禄,生下老童。祝融:传说是高辛氏火正,名叫吴回,号称祝融,死后为火官之神。


“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


《大荒西经》:“有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栖为吉。不寿者乃八百岁。西海陼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弇兹。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枢也。吴姖天门,日月所入。有神,人面无臂,两足反属于头山,名曰【口虚】。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有先民之山。有【上般下木】木千里。有叔歜国,颛顼之子,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有黑虫如熊状,名曰猎猎。”


《大荒北经》“西北海外,流沙之东,有国曰中【车扁】,颛顼之子。有国名曰赖丘。有犬戎国。有神,人面兽身,名曰犬戎。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厘姓,食肉。有山名曰章山。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阴山、洞野之山,上有赤树,青叶赤华,名曰若木。有牛黎之国。有人无骨,儋耳之子。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即钟山、阿尔卑斯山脉、阿特拉斯山脉)。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烛龙。”(烛阴即是烛龙。)颛顼的后代出现在北美中美洲,也说明了颛顼的活动范围。

《大荒北经》“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厘姓,食肉。有山名曰章山。”传说苗民长着翅膀。


《海内经》“有人曰苗民。有神焉,人首蛇身,长如辕,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飨食之,伯天下。”


有一种人称作苗民。这地方有一个神,长着人的脑袋蛇的身子,身躯长长的像车辕,左边右边各长着一个脑袋,穿着紫色衣服,戴着红色帽子,名叫延维,人主得到它后加以奉飨祭祀,便可以称霸天下。

《海内经》(西北):“北海之内,有反缚盗械、带戈常倍之佐,各曰相顾之尸。伯夷父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是始生氐羌,氐羌乞姓。”


伯夷父:相传是帝颛顼的师傅。伯夷父生了西岳,西岳生了先龙,先龙的后代子孙便是氐羌,氐羌人姓乞。值得大家注意的氐羌也曾经是中国古羌族的先人。

《海内南经》“氐人国在建木西,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氐人国在建木所在地的西面,那里的人都长着人的面孔却是鱼的身子,没有脚。


《海内西经》“大泽方百里,群鸟所生及所解。在雁门北。雁门山,雁出其间。在高柳北。在氐国西。高柳在代北。后稷之葬,山水环之。在氐国西。流黄酆氏之国,中方三百里;有涂四方,中有山。在后稷葬西。流黄酆(f5ng)氏之国,中方三百里,有涂四方,中有山。在后稷葬西。”


流黄酆氏国,疆域有方圆三百里大小。有道路通向四方,中间有一座大山。流黄酆氏国在后稷葬地的西面。后稷是帝俊之子。


《大荒西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人焉三面,是颛顼之子,三面一臂,三面之人不死。是谓大荒之野。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开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此天穆之野,高二千仞,开焉得始歌《九招》。有互人之国。炎帝之孙名曰灵恝生百互人,是能上下于天。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及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


这里说颛顼死了以后就立刻复活,这里的蛇变成鱼,这显然是和他师傅伯夷父学的能力。


中国有现代学者宫玉海先生很爱国,说颛顼复活后来到中国了,而且说埋葬在中国的吉林省,说扶余县是颛顼之领地和归宿。务禺山、鲋鱼山与此同为一山。附、务、鲋,皆古字通用。那就让我们看看鱼妇、附禺、务隅的地方在哪里吧?

《海外北经》:“禹所积石之山在其东,河水所入。拘缨之国在其东,一手把缨。一曰利缨之国。寻木长千里,在拘缨南,生河上西北。【足支】踵国在拘缨东,其为人大,两足亦大。一曰大踵。欧丝之野大踵东,一女子跪据树欧丝。三桑无枝,在欧丝东,其木长百仞,无枝。范林方三百里,在三桑东,洲环其下。务隅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一曰爰有熊、罴、文虎、离朱、【丘鸟】久、视肉。平丘在三桑东。”前面说过了这个地方在北美洲。

《大荒北经》:“东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爰有鸱久、文贝、离俞、鸾鸟、皇鸟、大物、小物。有青鸟、琅鸟、玄鸟、黄鸟、虎、豹、熊、罴、黄蛇、视肉、璿瑰、瑶碧,皆出卫于山。丘方员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竹南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这里出现了竹林,显然不在中国东北,而是竹子生长的地方。

《海内东经》“岷三江,首大江出汶山,北江出曼山,南江出高山。高山在城都西,入海,在长州南。浙江出三天子都,在其东。在闽西北,入海,余暨南。庐江出三天子都,入江,彭泽西。一曰天子鄣。淮水()出余山,余山在朝阳东,义乡西。入海,淮浦北。湘水出舜葬东南陬,西环之。入洞庭下。一曰东南西泽。汉水(出陕西武汉入长江)出鲋鱼之山(中国陕西秦岭太白山),帝颛颁葬于阳,九嫔葬阴,西蛇卫之。【氵蒙】水出汉阳(福建浦城)西,入江,聂耳西。温水出崆峒山,在临汾南,入河华阳北。颖水出少室,少室山在雍氏南,入淮西鄢北。一曰缑氏。汝水出天息山,在梁勉乡西南,入淮极西北。一曰淮在期思北。泾水出长城北山,山在郁郅长垣北,北入渭。戏北。渭水出鸟鼠同穴山,东注河,入华阴北。白水出蜀,而东南注江,入江州城下。沅水山出像郡镡城西,入东注江,入下隽西,合洞庭中。赣水出聂都东山,东北注江,入彭泽西。泗水出鲁东北,而南,西南过湖陵西,而东南注东海,入淮阴北。郁水出象郡,而西南注南海,入须陵东南。肄水出临晋西南,而东南注海,入番禺西。潢水出桂阳西北山,东南注肄水,入敦浦西。洛水出洛西山,东北注河,入成皋之西。汾之出上窳北,而西南注河,入皮氏南。沁水出井陉山东,东南注河,入怀东南。济水出共山南东丘,绝钜鹿泽,注渤海,入潦阳。【上虍下乎】沱水出晋阳城南,而西至阳曲北,而东注渤海,入越章武北。漳水出山阳东,东注渤海,入章武南。”以上这段是后人加上去的,显然不可以作为凭证。

关于颛顼的死亡地点,我想着不需要再讨论什么了了,但是,我发现宫玉海关于颛顼是不是耶稣的原形,讨论起来很有趣味:他认为首先颛顼出生地点和耶稣一致。说,其父是“降居弱水”的昌意,这倒是《山海经》上的记载。史书说:(昌意)“娶蜀山氏之女曰昌仆,是为女枢,……生帝(指颛顼)于若水”。


根据专家研究,“若水”即为“西方之水”(如《山海经》和其它古籍所载:“若木”即“西方之木”)。


由此可见颛顼生于西方。后来他的领地封在扶余,为高阳之国,方圆三百里。这和基督教所称耶稣生于巴勒斯坦的伯利恒是一致或至少相似的。

“三王来拜”是历史上欧洲画家们屡画不厌的题材:来自“东方”的三位国王(有时也作“博士”、“贤人”等)因见到了奇异星象,知道“救世主”已经降生人世,乃赶去朝拜,结果发现是耶稣降生于马厩之中。这三王,会不会就是中国人说的三皇?


有人颇为认真地去考证东方为何处:这里很明显是非洲阿拉伯地区,而和中国无关。这个故事发生的年代必须特别提出,出于某种原因被撰写者推迟了3000年,真正的耶酥出生年代可更早,是后人以他为原形,是把基督说成了他。把传颛顼教的人当成了颛顼。

其次他找到语言学上的证据:颛顼即耶稣,他认为,语言是考古的活化石。


从古代语言学的角度看,颛顼和耶稣其实是同一个名字。一方面,根据古汉语中“四通”之法,“颛顼”又读作“瑞须”;而“书”、“稣”也读作“须”;所以“颛顼”又可读作“瑞稣”。另一方面,“耶稣”在古希腊文中为Jesous,翻译成汉语为“约书亚”。


宫先生在“中华文化中心说”中论证古希腊是颛顼之子“伯鲧”的封地,所以伯鲧和其后代对先王颛顼尊称为“颛顼爷”,也是很自然的。如人们现在仍尊称“开天劈地”的盘古为“盘王爷”,尊称关羽为“关老爷”。在古音中,“亚”、“爷”读音相通。如伯鲧的儿子是治水的大禹,他生于西方(古希腊),封地在山东。现在的山东方言中仍称“读书”为“读须”。所以“颛顼爷”与“约书亚”其实是一回事。因此,从古代语言学的角度分析,古希腊语中的“约书亚”(耶稣)其实就是颛顼。

按照上古时代“一昭(东方)一穆(西方)”、“一幽(北方)一明(南方)”的培养、选拔接班人的原则,少昊(居东方)之后,应由其弟、居西方的昌意的大儿子颛顼接任帝王位。

还有,他认为颛顼死而复活与耶稣复活故事一致。

“死而复活”在事情,颛顼与耶稣身上都曾发生过。而据考证,在世界历史上,“死而复活”的著名人物只有颛顼;宗教史上也只有耶稣一人。


《山海经。大荒西经》里这样记载:“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及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

“风道北来”是说传教者从北方而来(当指颛顼)。“天乃大水泉”,“天”即“天方”,指西方。上古时中国人的方位称呼是:西方为“天方”(今天人们所熟知的《天方夜谭》里的天方,即是西方),东方为“人方”;北方为“鬼方”;南方为“兽方”。“泉”指源泉。这两句话说的正是《圣经》中所说的大洪水的故事,是说洪水是从西方发源的。“蛇乃化为鱼”,是指当地居民由蛇图腾转化为美人鱼图腾。“鱼妇”按古音与“以埽”相通,“以埽”即以色列:“鱼妇”也可以看成是美人鱼。我国长江中就有“美人鱼”(《梦溪笔谈》等古书记载),而美人鱼图腾是波兰人(即古籍中的“亳人”)的图腾,犹太人也来自于“亳”,所以很可能也是以美人鱼为图腾的。这句话是说犹太人从东方西迁之后,统一为以色列国,并由蛇图腾转变为美人鱼图腾。最后一句则指颛顼“死而复活”无疑。

他还认为,耶稣并不是基督,耶稣教非基督教。按玛雅历及《外纪》等中国古籍的记载,黄帝应生于5120年前(公元前311年),10岁有国(封地),寿命110岁。其子少昊在位84年,应为94岁以上:“颛顼十岁佐少昊”,20岁继帝位,在位78年,享年97岁。以此来推断,颛顼应生于4946年前,卒于4849年前。也就是说,他生于公元前2948年。生于西方的颛顼,10岁到东方建立了自己领地,20岁继帝位,30岁又往西方传教。颛顼在时间上之所以相差了近三千年,是因为基督教并非真正的耶稣教。耶稣是创立耶稣教(颛顼教)的人,也就是颛顼;而基督则是一位名叫“叔达”的传教士。后世的基督教是在继承古代耶稣教的基础上,进行重新改造形成的。据中国古书记载:“舜举十六族”,“高阳氏有才子八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正因为政教合一,所以不能把“总揆百事”(管理行政事物)和“布五教于四方”(到各地进行传教)截然分开。据<左传>记载,高阳氏的“才子”八人中,有一人名叔达(又写作叔得、季达、子都)就曾在世界许多地方留下足迹。他就是“基督”。因为“叔得”之“叔”古读为“基”,“得”也读“督”:“叔得”也就是基督。“子都”的含义是“有德行的美男子”。

4500多年前,埃及王朝时代初期,太阳城(Heliopolis)的祭司特别敬仰法力无边的“九神”(Ennead);同样,在中美洲,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也都崇奉由九位神祗组成的一个全能的神权体系。后人可能是为了“世济其美,不陨其名”,才在修建“九丘”以为崇敬和纪念。在这里已发现了古代留下的七座金字塔(按《山海经》中的记载,应有九座金字塔即“九丘”),其中之一的“叔得之丘”,就是为了纪念叔得(基督)而建。


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名字也来源于基督(叔达),这是印第安人带去的;巴西的里约热内卢港口高七十多米的石像也是为纪念他而建。另外,西方把基督奉为新教的创始人,并且认为基督是一位“有德行的美男子”,也和中国古代所标榜的“子都”的内容也是一致的。


其实在西方,耶稣的存在与否及生卒年也没有搞清。公元一年左右,在宗教革新的浪潮中,耶稣教改为基督教(是为新教)。为适应世俗需要,宗教改革者在对旧的教义做了大幅度修改的同时,并把2900多年前的往事拉到近前,此举为了抓住人们“事情发生的年代越近就越可信”的心理,“新瓶装旧酒”,重新定义、重新解释了古耶稣教即“颛顼之教”的教义。

另据《扶余县志》和当地考古资料证实,当地发现了五六千年以上的古墓葬群,从新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均有文物出土,其中还有黄帝时代的彩陶。其实,这只能证明有人从白岭海峡过来,并没有确定出其具体归属颛顼,我觉得是伏羲的后代可能性更大,因为,现在的南韩还认为八卦是他们的文化。宫玉海怀疑这是颛顼和扶余人留下的,我看这基本没有依据。他说,世界著名神学家、德国的霍尔根。凯斯顿在其《耶稣在印度》一书中坚信:耶稣“复活”之后,经过克什米尔逃到了印度。宫玉海认为,耶稣(颛顼)“复活”后回归东方是可信的,但不是到了印度。因为他“复活”之后最大的可能是回到中国。这就让人觉得过分了。中国的扶余现,为什么不能是后人的命名?

颛顼让我想其古代美洲的一个传奇人物,一个皮肤白皙、满脸胡须、名叫“奎札科特尔”(Quetzalcoatl)的神祗。以下内容根据英国葛瑞姆汉卡克《上帝的指纹》整理: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乘船渡海而来,登陆墨西哥。传说中他发明先进的数学公式和历法制度,传授给玛雅人,使他们能够计算出“世界末日”来临的时间。在容貌上,奎札科特尔酷似那位皮肤白净,在“黑暗的时代”来到安第斯山帝华纳科城,将文明和教化带给当地百姓的神祗——维拉科查。


但是更为奇特的是古代墨西哥众神中的主神奎札科特尔,在各方面都跟这位蓄着胡子的安第斯山神祗如此相似。奎札科特尔“皮肤白皙,脸色红润,颏下留着一绺长胡子”。另一则神话把他形容为“皮肤白净的男子,身材魁梧,额头宽广,大眼睛,长头发,脸上蓄着一绺浓密的大胡子”。还有一个传说把奎札科特尔描述成:神秘的人物……皮肤白皙,体格健壮,额头宽阔,眼神圆大,胡子又浓又长。他身上穿着一袭曳地的白长袍。他谴责杀人祭神的制度,主张用鲜花素果供奉神祗。百姓管他叫“和平之神”……据说,别人请他对战争发表意见时,他立刻伸出两根手指塞住耳朵。传说“睿智的导师”奎札科特尔:搭乘一艘无桨小船渡海而来。他是一位身材高大。满脸胡须的白人,教导百姓用火来烹调食物。他为百姓建造房屋,提倡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那时的人喜欢吵架,他就劝导他们敦亲睦邻,和谐相处。

维拉科查周游安第斯山区时,一路上曾经使用过好几个不同的化名和外号。奎札科特尔也不例外。在中美洲部分地区,尤其在奎契族(Quiche)玛雅人部落中,他被称为古库玛兹(Gucumatz)。在其他地区,例如奇真伊札古城,人们管他叫库库尔坎(Kukulkan)。把这两个名字翻译成英文,我们发现它们的意思完全相同:身上长着翎毛(或羽毛)的蛇——Plumed(or Feathered)SerPent。而这也就是“奎札科特尔”这个名字的意义。

中美洲还有一些神祗(尤其在玛雅人部落),身分跟奎札科特尔紧紧结合在一起。其中一位是伟大的导师佛丹(Votan)。传说中,他的皮肤也非常白皙,脸上蓄着胡子,身上穿着长袍。他的名字究竟蕴含什么意义,学界至今犹未有定论——不过,他的图徽却跟奎札科特尔一模一样,也是一条蛇。跟奎和科特尔关系密切的另一位神祗是玛雅人的药神——身穿长袍、脸蓄胡子的伊萨玛纳闷(zamara),而他的图徽也是一条响尾蛇。

研究中美洲文化的学者都同意,上述这些现象说明一个事实:西班牙征服中美洲期间,西班牙史学家搜集的墨西哥神话和传统,由于长久以来口耳相传,已经变得混淆不清。然而,这些东拼西凑的传说背后,毕竟隐藏着一个坚实的历史真相。 首屈一指的玛雅文化学者西凡纽士·莫尔礼(Sylvanus Grlswold Morley)指出:玛雅人尊奉的大神,“羽毛蛇”库库尔坎,相当于阿兹特克人奉祀的光明、学术暨文化之神奎札科特尔。在玛雅众神中,他被视为伟大的组织家、城市的建立者、法律之父和历法专家。他的个性和一生事迹充满“人”的色彩,以至于我们不得不相信,他极可能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他以法律学识和组织能力造福社会,死后深受百姓追思,逐渐被尊奉为神。

所有的传说都明确地指出,奎札科特尔/库库尔坎/古库玛兹/佛丹/伊萨玛纳当初是从远方(渡过“东海”)来到中美洲,然后又伤心地离开,扬帆远去,返回他来自的地方。传说中,他曾对百姓庄重地许下诺言: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维拉科查不也作过同样的承诺吗?这难道只是纯粹的巧合?


读者想必也记得,在安第斯山区流传的神话中,维拉科查的离去是一项神迹——他踩着波浪消失在太平洋中。奎札科特尔离开墨西哥的过程也充满神秘色彩,据说,他是搭乘一艘“群蛇交织成的筏子”离去的。

拥有相同的蛇形图徽,显然是属于同一个“家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许多墨西哥和玛雅传说都明确地提到,奎札科特尔/库库尔坎/伊萨玛纳来到墨西哥时,身边带着一群“随从”或“助手”。

古代玛雅宗族典籍《奇兰巴兰之书》(BookS of Chil am Balam)的一些神话就提到:“犹加敦半岛的最早居民是‘蛇神的子民’。”他们乘船从东方渡海而来。这群人的领袖是“东方的蛇神”伊萨玛纳。据说,他医术精湛,只消用手触摸,病人就会豁然而愈,甚至连已经断气的人都能复活。

另一个传说则指出:“库库尔坎带着19个伙伴前来,其中两个伙伴是鱼神,其他两位是五谷之神,另一位是雷神……他们在犹加敦居留10年。库库尔坎制定公正明智的法律,然后扬帆而去,消失在日出的地方……”

根据西班牙编史家拉斯·卡萨斯(las Casas)的记载:“当地土著传说,远古时代,库库尔坎率领20个手下来到墨西哥……他们身穿长袍,脚趿凉鞋,脸上蓄着很长的胡须,头上不戴帽子……库库尔坎劝导百姓和睦相处,建设家园……”

另一位西班牙编史家胡安·迪托克玛达,记录一则非常特别的古老传说,提到那群追随奎和科特尔来到墨西哥,相貌十分威严的外乡人:这些男子身材挺拔,举止优雅,穿着体面的亚麻布黑长袍,敞开胸口,没有披肩,领子开得很低,短袖子只遮住上臂……他们都是奎札科特尔的门徒,学识渊博,精通各种技艺。

奎札科特尔仿佛是维拉科查从小失散的孪生兄弟。就像那位皮肤白皙、满脸胡须的安第斯山神祗,奎札科特尔把各种技艺和知识引进墨西哥,为当地百姓创造文明的生活,给他们带来一个文化上的黄金时代。


传说中,他教导中美洲土著使用文字,替他们制定历法,把建筑知识和石砌技术的奥秘传授给他们。百姓尊他为数学、冶金学和天文学之父。


据说,他曾经“测绘整个地球”。他改善当地的农耕,提高生产;当地百姓传说,玉蜀黍——古代中美洲地区人民的主食——就是他发现并且加以推广的。身为医生和药师,他奖励医疗事业,赞助占星艺术,“向老百姓揭露植物中隐藏的奥秘”。此外,他远被中美洲土著尊奉为法律的制定者、工匠的保护者、一切艺术的赞助人。

这样一个温文儒雅、深具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不能容忍他在墨西哥看到的邪恶祭典;掌权后,他立刻下令禁止杀人祭神。他离开墨西哥后,当地土著又恢复这种充满血腥的仪式,而且变本加厉。


尽管如此,连中美洲历史上最热衷杀人祭神的阿兹特克人,也对“奎札科特尔时代”充满怀念和向往。阿兹特克部落流传的一个故事提到:“他是一位导师,劝诫百姓切莫伤害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他晓谕百姓,祭典不应杀人,应以鸟雀和蝴蝶取代人为祭品。”

奎札科特尔为什么要离开?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流传在墨西哥的故事,为这两个问题提供了答案:一个名为“泰兹喀提波卡”(Tezcatipocaca,意为“冒烟的镜子”)的邪神,推翻“羽毛蛇”奎札科特尔的仁政,结束他的开明统治。泰兹喀提波卡要求恢复杀人的祭典。于是,正、邪两种势力在古代墨西哥展开惊天动地的大决斗,最后,邪恶的一方赢了……

这场大决斗的舞台,据说是在今天名为图拉(TUla)的地方。图拉这个城市,其实并不特别古老——历史不超过1000年——但是,环绕着它的神话和传说却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在史前时代,此地名为托央(Tollan)。所有的传说都同意,就在托央这个地方,泰兹喀提波卡打败了奎札科特尔,迫使他离开墨西哥。

图拉/托央城这个地方跟奎札科特尔和他的死敌——浑名“冒烟镜子”的泰兹喀提波卡——关系十分密切。传说中的泰兹喀提波卡既年轻又拥有无边的法力,但他代表的却是黑暗邪恶的势力,而他的图腾是一只尊贵的美洲虎。他“倏忽出没,冷酷无情,有时如同一道阴影飞闪过人们眼前,有时则化身为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在中美洲神话中,他经常被描绘成一个怒目而视的骷髅头。


据说,他拥有一个神秘的法宝“冒烟镜子”;通过这面魔镜,他可以躲在远处窥伺人类和神祗的活动。学者推测,它可能是一种占卜用的黑曜石水晶球:“对墨西哥人而言,黑曜石具有特殊的神性,祭司使用的法刀就是用黑曜石打造成的……伯纳尔·狄雅兹(BernalDiaz,西班牙编史家)提到,墨西哥人管这种石头叫‘泰兹喀’(Tezcat)。黑曜石打磨成的镜子,被巫师用来当作占卜的器具。”

传说中,代表黑暗和淫邪势力的泰兹喀提波卡,和光明之神奎札科特尔展开殊死决斗。在漫长的征战过程中,双方打得难分难解,互有胜负。当这场惊天动地的大决斗宣告结束时,邪恶战胜正义,奎札科特尔被逐出托央地区。此后,在泰兹喀提波卡的邪教影响下,杀人祭神的旧俗又在中美洲各地死灰复燃。

传说中,奎札科特尔战败后逃到海边,搭乘一艘“蛇筏”离去。根据一则传说的记述:“他把他那栋用银子和贝壳装饰的房屋烧毁,将财宝全都埋藏起来,然后在化身成一群鸟儿的随从引导下,扬帆而去,消失在东海中。”

据说发生在科札科洛斯(Coatza.coalos),而这个地名的意思正是“蛇神的避难所”。临别时,奎札科特尔向追随他的百姓许诺:总有一天他会回来,推翻泰兹喀提波卡的邪教政权,开展一个新的时代——那时,诸神将不再享用人血,改而接受“鲜花素果的祭品”。

《水晶头骨》提到,英国通灵师安·沃尔克《梨石》一书中,她提出这样一种观点:埃及文明和中美洲的古代文明一样,也是由大西洲人建立的。大西洲人还帮助这两地的人们设计并建造了金字塔。实际上,考古结果表明,古埃及文明和欧梅克文明以及以后的玛雅和阿兹特克文明一样,并不像我们所知的人类社会一样,走过了漫长而艰难的发展道路,它们倒像是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的。


的确,即使是在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建立了人们公认胜过古埃及文明的中东文明的苏美尔人,也有传说说在遥远的过去,从海里升起的“睿智的人”帮助他们建立了文明。这些奇怪的两栖人像是人和鱼共同的后代,只是“被上天赐予了理智”。他们给土著居民带来了知识,使他们得以建立起文明。这些两栖人会不会就是安·沃尔克深信的帮助建立中东和埃及文明的大西洋人呢?


《山海经》上说:“风道北来,天及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很显然,颛顼就成了两栖人!

如果颛顼是耶酥的话,那么维拉科查、奎札科特尔、古库玛兹(Gucumatz)、库库尔坎(Kukulkan)就该是同一个人。身上长着翎毛(或羽毛)的蛇。

塔巴斯科省维雅艾尔摩萨市有个非常精致的浮雕。考古学家管它叫“蛇中人”(Man inSerpent)。根据专家的解释,这幅浮雕描绘的是“一个奥梅克人,头上戴着冠饰,手里握着檀香袋,整个身体被一条羽毛蛇缠绕住”。这幅图像雕刻在一块4英尺宽、5英尺高的花岗石上。图中那名男子坐着,伸出双脚,仿佛在踩前面那块踏板。他右手拎着一个形状像小水桶的器物,左手似乎在操纵某种交通工具的排挡杆。他头上戴的“冠饰”形状怪异,结构复杂。依我猜,它不仅仅是一项仪式用的礼帽,应该还有某种实用的功能——虽然我也说不上它到底有什么实际用途。在这个冠饰上——或者更精确地说,在冠饰上方一根支架上——雕刻着两个X形十字架图形。这幅浮雕的另一个主要角色——“羽毛蛇”。它描绘的是一条身上长翎毛或羽毛的大蛇。羽毛蛇是奎札科特尔的象征,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奥梅克人也膜拜(或至少接纳)这位神祗。


学术界的共同看法是:中美洲人民对奎札科特尔的膜拜,起源于史前时期;尔后,在各朝各代不同的民族和文化中,它都有大量信徒。

巨大的奥梅克人头雕像是诗人卡玛拉从拉文达废墟抢救出来的。它呈现出一个老人的脸庞,鼻子宽阔平扁,嘴唇肥厚,露出两排坚实、整齐的牙齿。老人脸上的神情显示一种古老的、深沉的智慧。两只眼眸凝视着永恒,无畏无惧,一如蹲伏在下埃及基沙的那只狮身人面巨兽。它是用一整块玄武岩雕凿而成,圆周22英尺,高几乎8英尺,重达19.8吨,整张脸孔鲜明地呈现出“具体真实的种族特征”。毫无疑问是属于黑人的。这些体格健壮、相貌堂堂的非洲男子如何出现在3000年前的中美洲,学者至今仍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阿尔班山废墟西南角落好几十块石碑,上面雕刻着黑人和白人肖像,前平起平坐,后平躺在这儿。这些雕像,如果真的属于一个已经被时间湮没的伟大文明,那么,从它们描绘的人物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文明是讲求“种族平等”的。拉文达废墟出土的黑人头像,脸上的神情是那么高贵威严、充满自信,我们实在很难相信,这些人物生前曾经当过奴隶。我们在拉文达看到的那些脸孔瘦削、额下蓄着胡子的白人肖像,也同样流露出一种尊贵的气质。这种人是不会轻易向人屈膝的。

然而,阿尔班山废墟的雕像,记录的却似乎是这些尊贵人物的陨落。两地出土的雕像,显然不是同一批工匠的作品。比起拉文达雕像,这儿的雕像显得粗糙得多。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不论他们是谁,不管他们的作品有多低劣,阿尔班山的雕刻家所呈现的人物,正是我在拉文达雕像上看到的那些黑人和留着山羊胡子的白人。拉文达废墟出土的雕像,充满活力和威权。阿尔班山雕像所描绘的却是一具具死尸。雕像上的黑人和白人,全都赤裸着身体,其中大多数曾经遭受阉割去势。有些蜷缩着身子,宛如胎儿,似乎在躲避敌人的追打;还有一些伸开四肢,仰天躺在地上。

考古学家认为,这些雕像显示的是“战俘的尸体。”


哪一场战争的俘虏?在哪里被俘呢?


这儿是哥伦布出生前的中美洲,位于西半球,然而,阿尔班山雕像描绘的战地死伤惨况,却不见一个美洲土著,死难者全都是来自东半球的白人和黑人。这不是挺诡异的吗?

犹加敦半岛乌斯马尔(Uxmal)废墟坐落在帕连克废墟北方700公里的一座金字塔。这座塔十分陡峭,呈椭圆形,而不是一般的正方形;底部长24O英尺,宽120英尺,塔身非常高耸,达120英尺,俯瞰着周围的平畴旷野。“魔法师的金字塔”(Pyramid of the Magician),有时人们也管它叫“侏儒之家”(H0use ofthe Dwarf)。阶梯两旁装饰着华丽的图案——19世纪美国探险家约翰·劳埃德·史蒂芬斯(J0hn Lloyd Stephens)把它称为“雕刻的镶嵌拼花图案”。


诡谲的是,尽管“魔法师金字塔”的兴建是在西班牙人征服中美洲之前好几个世纪,这儿的镶嵌拼花图案,却一再出现类似基督教十字架的符号。事实上,这座金字塔上镌刻的“基督教”十字架有两种:一种是12、13世纪“圣堂武士团”(Knights Templar)和其他十字军组织崇奉的宽掌十字架,另一种是圣安德鲁(Saint Andrew)的X形十字架。


在神殿周围的台阶上歇息一会儿。从这儿望下去,我看到更多十字架图徽。在安第斯山帝华纳科古城“普玛门”四周的巨石上,我曾经看见一些十字架图徽,那是古代工匠在哥伦布出生前镌刻的。拉文达废墟出土的奥梅克“蛇中人”雕像,上面也镌刻着两个X形十字架;据专家考证,那是耶稣基督出生前的作品。

脸上留着胡子的神秘客——有羽毛的蛇—十字架符号,这些奇特的象征,一再出现于不同的历史时代、相隔十分遥远的文化。这难道真是意外的巧合吗?为什么这些象征会如此频繁地被表现在艺术品中,镌刻在建筑物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