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 研究之二 大西洲与昆仑山 大西洲的传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0/


一)、大西洲的传说

世界上关于沉如海底海底的文明的传说可不只是昆仑山、钟山,还有著名的阿特兰提斯岛——大西洲,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指的同一个位置,但我知道他们都被描述成四面环水,而且同样都有金字塔。

大西洲文明在美洲土著人的口头历史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玛雅的拉古纳·飘布罗人,塞内加人、切诺基人和其他一些部落也有许多关于湮没的大西洲文明的传说。人们都对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深信不疑,但却认为口头的历史和传说不可信。实际上,在口述传说故事的时候,讲述者很注重保存故事的完整性和真实性。这些故事不是‘瞎编’的,它们是一个民族的历史,不能因为没有文字记载就认为它们是假的。西方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能追溯到希腊、罗马、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而许多其他民族的口传历史却可以追溯到更早的年代。比如美洲土著部落塞内加人的传说中就有“讲给大地的孩子们听的故事”,这些故事是有关“两条腿动物”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开始前的世界的。

各个大陆的传说之间还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南美洲的传说里有大西洲文明的故事,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苏美尔人也有文字记载的大西洲文明的故事。也许关于大西洲文明的最早的文字记载是在欧洲发现的。2400年前,著名的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其著作《提缪斯》(公元前350年左右)中记叙了雅典的执政官索伦去埃及的经历。他在公元前350年写的两篇对话录《克里斯提阿》和《泰密阿斯》中写道:“传说12000余年以前,有座阿特兰提斯岛(大西洲),建立在岛上的阿特兰提斯王国曾征服过埃及与北非地区;在与希腊人作战后,阿特兰提斯人退回了自己的国土。后由于火山、地震的突然爆发,仅一日一夜的工夫,这块陆地便沉入了海底。”据传,这块大陆靠近北非洲和欧洲交汇的直布罗陀,面积比亚洲和利比亚合起来还大。这里曾有一个经济文化相当发达的国家——阿特兰提斯王国。岛上气候温和,森林茂密,风景优美,资源丰富,人民生活在和平安乐的国度里,整个社会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王国由许多小国组成,首都座落在岛的中央,交通四通八达,商业活动兴盛,建筑物布局宏伟壮丽,色调配置和谐。市中心的海神庙宇,以金、银、象牙为饰,金碧辉煌,灿烂夺目。

柏拉图记述的有关的传说,是从他的表弟柯里西亚斯那里听来的,而柯里西亚斯又是从其曾祖父卓彼得斯那里听来的,而卓彼得斯又是从当时雅典著名政治改革家和诗人梭伦(约公元前638~559 年)的口里听来的。梭伦任满去职后,曾用了10年时间,漫游于埃及、塞浦路斯、小亚细亚等地。回国后,他幽居简出,想把他在埃及听到的有关大西洲的传说写成一篇长卷的叙事诗留给后人。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完成这一写作计划便与世长辞了。到了柏拉图的时代,关于大西洲的故事已广为流传,几乎妇孺皆知。

据说,柏拉图为了证明其真实性,曾亲自到埃及去作过调查访问。他请教了一些有名望的僧侣、祭司,但是也只是听听传闻而已,并没有找到他所需要的有分量的材料。

在一个叫塞斯的地方,索伦与一个祭司会过面。祭司说,与埃及人相比,希腊人对他们的重大历史事件只有一些非常粗浅的认识:“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很多次大水灾,但你们雅典人只记得其中的一次…你们是大水灾的幸存者的后代,然而你们却对此所知甚少,这都是因为你们的先人们没有留下文字记载。”

然后他解释说,很久以前,大西洋中曾经有过一块很大的陆地:“在你们叫做赫喀琉斯的砥柱(直布罗陀海峡在希腊文里的叫法)海峡对面有一个大岛,比利比亚和亚细亚加起来还要大。从那里人们可以去其他的岛屿,从那些岛屿再到达对面被海洋包围着的一整块陆地。”

不管他们所提到的大西洲文明是否存在,这段记叙表明古埃及人早就知道美洲大陆的存在。柏拉图还描述了大西洲文明的强大:“在大西洋洲上出现了一个强大的王朝,有几代国王统治过全岛和许多附近的岛屿及部分大陆(美洲大陆?);此外,他们还把疆域扩展到海峡以内(即地中海)的利比亚直到埃及边界和远至欧洲的第勒尼海(在意大利图斯卡尼)!”古代大西洲文明似乎一度控制了包括欧洲和美洲部分大陆的广阔的疆域,它向东扩张的欲望非常明显。“我们的历史记载了你们的城市(雅典)如何阻挡了这个强大帝国野心勃勃的扩张。这个帝国以大西洋洲为根据地,向欧洲和亚洲的城市发动进攻。那时人们已经能在大西洋上航行了。”但这场大战突然结束了:“后来发生了强烈的地震和严重的洪水,昼夜之间你们(雅典)的战士全都被大地的裂缝吞噬了,大西洋洲也被海水淹没,直到现在(公元前350年)这一地区仍然无法通航,因为海面下很浅的地方有沉没的岛屿构成的暗礁。”

有些考古学家说,柏拉图所指的可能是克里特岛的米诺安文明。这个岛据说在公元前1400年左右遭受了一次由附近的圣托里尼岛火山爆发引起的大海啸的袭击。不过克里特岛实际上是在地中海中部而不是在“赫喀琉斯砥柱的海峡对面”的大西洋里。

柏拉图在另一本著作《克利提亚斯》里说,这些事情已经过去9000年了。如果事情果真如此,至少是公元前9500年左右的事了。远远早于希腊和埃及文明兴起的公认年代,更不用说克里特岛的米诺安文明了。就算古老的埃及文明最早也只能推算在公元前3000年到4000年之间。所以传说中的大西洲文明的确切地点至今仍是个谜。

不过,有很多证据能够证明大西洲文明的存在,至少能证明在欧洲和美洲大陆之间的大西洋里的确曾经有块陆地。因为从现已发现的一些古代地图来看,在美洲现在的海岸和非洲、欧洲大陆之间的确曾经有一块陆地。这些地图中最有名的是前面提到过的皮里雷斯地图,是1929年在君士坦丁堡(也就是现在的伊斯坦布尔)的帝国图书馆里发现的。绘图日期早于公元1513年。图上有注解说明此图是根据几幅其他地图绘制而成,其中有些地图的绘制日期在“公元前4世纪甚至更早”。而这些地图又声称曾参考了更古老的资料,也许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呢。

有资料显示,新罕布什尔州基恩大学的哈普古德教授研究了最早的一份参考地图后说:“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公元前4000年古人就对整个地球作过测绘,其技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但当时的测图样至今还未被世人发现。”该图的“精确数据”被后人“世代相传”。哈普古德教授说:“我们有证据表明这些地图曾被收集在(古埃及的)亚历山德拉大图书馆,古代的学者曾经研究过它们,后来这些地图又在历史上最擅长航海的米诺安人和腓尼基人那里留传了数千年。”但是这些地图最初是谁绘制的呢?这个“迄今为止尚未被发现的地图测绘水平相当高超的文明”究竟是什么样子呢?难道是传说中的大西洋人绘制了这些“精确”、“详尽”的地图吗?

大多数地质学家会说,美洲大陆板块从非洲和欧洲分离开是几百万年以前的事,而不是在最近1万2千年内发生的。这个时代具有文明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传说中说后来小行星撞击地球时正好撞在这个位置,这块大陆就这样消失了,同时大西洋的中部还出现了现在的那个深洞。不论事实是不是事实,他的解释至少与柏拉图的记述最为贴近。但也许大西洲文明遗址并不在大西洋中部,而是在靠近欧洲或者美洲的地方。

有些作家在中美洲和大西洋文明之间发现了一些联系。十九世纪美国作家伊格纳修斯·唐纳利在他的《史前世界:大西洋文明》一书中,通过比较共同词汇和语言以详细的证据证明了大西洋洲和中美洲的联系。“根据腓尼基人的传说,在世界的最西方是金苹果乐园,亚特拉斯(ATLas)就居住在这个乐园中。我们都知道,亚特拉斯就是大西洋(ALAntiS)王…在希腊神话中,亚特拉斯被描绘成一个‘站在大地的西端,肩膀扛着天的巨人’,‘太阳在希腊沉落之后在他那里却永远照耀着’……“再看看非洲海岸,有座山也叫做亚特拉斯(ATLAS),美洲海边有个城市叫做亚特兰(ATLAN);非洲西、北海岸生活着亚特兰特斯(AtLantes)人;中美洲的亚兹特兰(AZTLAN)有一个民族叫做阿兹特克(Aztec),美洲和欧洲两块大陆之间的大洋叫做大西洋(ATlantic Ocean);神话人物亚特拉斯把地球扛在肩膀上;还有一个岛上的失传了的文明叫做亚特兰蒂斯(ATLAntis,即大西洋文明)。”

在今墨西哥城附近古城图拉的“亚特兰蒂斯建筑”,有些墙上的装饰物就是石刻头骨。现代住在危地马拉高原上的玛雅人把他们那里的一个大湖叫做“亚蒂德兰(ATiTlan)”。我的想法和唐纳利一样:“难道这一切纯属巧合吗?”大西洋洲实际上是在中美洲海岸附近呢?现在加勒比海中有很多岛屿。弗烈德里克.米歇尔一黑吉斯认为伯利兹和洪都拉斯附近的海岛可能就是古代大西洋文明的边域。还有一些人如吉尔伯特和哥特莱尔认为,加勒比群岛可能曾经是陆地上的山峰和高原,或者是一系列更大的岛屿。众所周知,现代中美洲东海岸附近和加勒比海群岛附近的海水非常浅,特别是在古巴北面的大巴哈马群岛地区。

吉尔伯特和哥特莱尔指出,柏拉图确定的大西洲发生巨变的年代——公元前9500年,与现在通常认为最后一纪冰川纪结束的年代非常相近。一般认为在最后一纪冰川纪期间,冰山要比现在大得多,因此海平面要低一些。大量的水储存在冰川和冰山里,所以岛屿和陆地比现在要多。当冰川纪结束时,冰山和冰川开始融化,海平面则开始上升。古代大西洲文明的主要城市很有可能聚集在沿海地区,所以最先被海水淹没。吉尔伯特和哥特莱尔说,大西洲的难民们坐船逃往中美洲地势较高的陆地,把他们的文化、习俗和信仰,带到了中美洲。到达中美洲后,这一小批幸存者与当地的土著居民通婚,繁衍出了欧梅克族和玛雅族,另外泰奥提瓦坎族、托尔特克族以及阿兹特克族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后代。有很多人相信古代玛雅人以及其他的几个中美洲部落起源于大西洲。

整个美洲都有关于来自东海的“智者”、“文明使者”的传说和神话。很多南美洲部落,包括秘鲁的古印加人的传说中都有个叫做“维拉科察”的人物,在一场大水灾之后,他从东海来到美洲。这位传说中的智者与玛雅传说里的“库库尔干”和阿兹特克传说里的“凯哲克托”——“一条身披七彩羽毛的大蛇”有很多相似之处。虽然有些玛雅和阿兹特克的传说说这位智者是从天上来的,但是所有的版本都说在他教授他们知识、建立起文明之后,便和他的朋友们乘舟东去了。这些“智者”、“文明使者”在中美洲文化中是“光明”、智慧和知识的化身,甚至是圣人或是更高的存在。他们会不会是在大西洋文明没落前后来美洲的大西洋洲人呢?

大家知道图拉城的金字塔——有名的“晨星神殿”或者叫“亚特兰蒂斯神殿”,它的每一根柱子都与天体一一对应。在亚特兰蒂斯神殿的后面有一堵墙,它就是考特潘提里,或者叫做蛇墙,很显然,它以前曾经环绕着整个金字塔。墙上装饰着石刻画,看起来好像是蛇,但是每一条蛇都有人的头骨作为头。每一个头骨都表现为张着大嘴,似乎是要咬住或吞掉前面那条蛇的尾巴。

这一建筑至今仍然让考古学家们迷惑不解。它很明显是献给“亚特兰蒂斯人”的,但是他们是谁却不得而知,以及为什么这些墙上的石刻要把中美洲最原始的神——昆兹奥考特的形象与头骨联系在一起。传统的表现手法是把昆兹奥考特刻画成一条飞行的蛇,或是一条彩虹色长着羽毛的蛇,但是这座建筑却很明显地表示出在这位神、一群神秘地被称为“亚特兰蒂斯人”的人以及人的头骨这三者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阿兹特克传说里讲道,在目前的太阳之前有一段极为黑暗的时期。有两个名叫泰库西兹泰卡托和南阿提金的人使现在的太阳能够放射出光芒。他们就在这座城市里做出了最初也是最终的自我牺牲:把自己从金字塔上扔下去,扔到“神圣的火”里。结果他们飞上了天空,分别变成了太阳和月亮之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