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四章:冥王降临 第一节:苦命的少年(1)

醉长生 收藏 5 6
导读:大地男儿 第四章:冥王降临 第一节:苦命的少年(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一条不太热闹的马路边这家小酒馆,快五十岁的老板夫妻二人看起来一脸和气。老板站在炉前翻舞着大勺,老板娘身材有点发福,热情的招呼过往行人到店里吃饭,也不管面不面生的都是一口一个‘老客’的叫着。

修辟邪、熊无疾和白少虎都脱了军装就坐在这家小酒馆里开怀畅饮。哦,应该是修辟邪和熊无疾这俩酒鬼在开怀畅饮。白少虎不喜欢喝酒,只是象征性的陪了一点。三人的身份相差悬殊,去大饭店太惹人注意,想平没事时聚一聚也就只能去这样的小地方了,好在这家小店老板的手艺还真是不错,吃得挺高兴。

一个十几岁的黑瘦少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老板的大炉子前,身材单薄,衣衫破烂肮脏不堪,脸上都脏得快看不清五官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板锅里炒的菜。

老板娘端起前一个客人吃剩的半碗饭,把剩菜拨在里面递给少年。少年接过,蹲在一边狼吞虎咽的用黑糊糊的一双手几下扒完。也不说谢谢,竟拿起碗到一边小店的洗碗槽,连一大盆脏碗都洗了个干净。回来又站在老板的炉前看老板炒菜。老板娘正给修辟邪这桌上菜,不自主的叹口气,“可怜的孩子。”

白少虎瞧了少年一眼,饶有兴趣的问道:“这小乞丐吃完了还洗个碗,倒是知道劳动吃饭的意思。”

“这孩子在周围游荡几天了,我一开始看他脏,怕影响到客人食欲就赶他走,他倒也听话,但等没人的时候就又来,看着剩饭剩菜的样子挺可怜的。我想剩了这些也是倒泔水桶里,见他饿得慌就都给他吃了。这孩子也懂事,每次吃完了还动手帮我做点小事,看这份上我也不赶他了。这不,现在晚上了,到了差不多客人都走了就又来了。”老板娘有点嘴碎,倒也看得出是个好心人。

“我看你店里生意不错,这小乞丐也算勤快,何不干脆就请他做个小工跑堂算了。”反正那俩醉鬼正勾肩搭背的在胡说八道,白少虎也插不上话,权当是和老板娘聊天了。

“唉,老客说的是。如今这世道不太平,不是天灾就是战祸,逃难的人见天的增多。这孩子好象是个哑巴,也不会开口说话,那能让他招呼客人呢。我这小店也是本小利薄的,挣两个小钱也就刚够我们一家子糊口的,也实在是养不起人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乞丐,给他钱他也摇头不要,只是要点剩饭吃。没准家里没遭难时也是个有教养的人家呢。”

“还有这样的乞丐?给钱也不要的。”白少虎一乐,转头冲小乞丐招了招手,“哎,小鬼,过来。”

少年看了一眼白少虎,不理。

白少虎掏出两张十块面值的钞票拿在手里又喊了一声。少年看了眼钞票,摇摇头。白少虎乐了,“看来你还真是有点小骨气呢。”

老板娘担心道:“老总,这也是个可怜孩子,不懂礼貌,您就别和他逗了。”

白少虎笑道:“你看我象是欺负穷人的坏人么,放心吧,去催催你男人,叫他上菜快点。”

“哎哎哎,您稍侯。”老板娘转身出去。

“来,小伙子,我请你吃饭。”白少虎见这少年真不要钱,起了点好奇之心,也不真把这少年当乞丐看,加上也有些微酒意,居然客气的拍拍身边的板凳,叫少年落座。

少年疑惑的向周围看了看,不相信是喊自己。

“对,是你,来,小伙子。”白少虎笑着招招手。

少年望着一桌子没怎么动的食物,咽了口唾沫,走上前来。门口老板娘一把抓住少年胳膊往外推,“你这孩子真不懂事,人家老客是逗你玩的,你身上这么脏,去去去。”

“别这样,没什么的,我们这些当兵的都泥里来土里去惯了,没事。”白少虎走出门口拨开老板娘的手,拉起少往里。

少年一听白少虎说自己是当兵的,再一看白少虎黑色的军裤,突然慌张的要挣开。

白少虎拉着不松手笑道:“放心,我没有恶意,就是请你吃饭。”

少年看了看白少虎笑盈盈的眼睛,也没觉得这个英武的笑容背后有什么会对自己不利,也就跟着白少虎进了店堂。

白少虎让少年坐在自己旁边,递他一双筷子一指满桌的菜道:“这俩酒鬼喝酒都不吃什么菜的,这都还没动过,来,随便吃。”

少年感激的瞟了眼白少虎,夹起几大片牛肉就往嘴里塞,左手已经抓起了一个馒头。

白少虎笑道:“别急,当心噎着。你是那儿人呢?”

少年警惕的瞧了眼白少虎,突然不动了,塞了满嘴的牛肉和馒头也不咀嚼,低头坐着。

白少虎一怔:这有什么不能说吗?算了。“吃吧,我不问你了,别噎着就行。”少年这才又吃起来。

修熊二人已是醉眼朦胧摇头晃脑,熊无疾拍着修辟邪的肩膀叫兄弟你。修辟邪居然还答应道:哥哥有什么事只管说,看上那个马子我替你去泡!要是这俩人的部下们看见他们这样,恐怕跌破的不只是眼睛,眼珠子都掉得出来。

熊无疾醉醺醺的没注意,再一转眼桌子上怎么多了个脏不拉叽的家伙坐在他对面大嚼,“这是……呃……谁啊?”

“路边要饭的小孩子,我看他那样子也饿得厉害,反正你们也不吃什么,我请他吃的,免得浪费。”

熊无疾打着酒嗝看了少年一眼,鄙夷道:“年纪轻轻,有手有脚的要什么饭,嘁。”

少年听见熊无疾这样说,刚刚夹了一条小鱼的筷子顿时悬在桌上不动,低头不敢看人。

“嘿~,还有点小脾气呢。要饭的说两句连饭都不吃了,哈哈。”

修辟邪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呃……我说这个……呃……也是受难的穷人,别说了,熊哥……”

少年一听这个黑家伙姓熊,刚才怎么说他都没反应的眼睛突然射出一股极深的厌恶投在熊无疾脸上。

修辟邪俯身在少年肩上用力的拍,“小哥……呃……没事,他喝多了,我请你吃!呃……使劲吃!”再一动把放在旁边凳子上的军装碰落在地,修辟邪弯腰捡起军装往肩上一甩,站起身尤自喃喃道:“你吃!……我上厕……”,‘咚’,一只拳头已勾在他下巴上,修辟邪咕咚一下就躺地上不动了。

少年在修辟邪一甩军装的一瞬间突然瞟见了军装上的廷卫军臂章,想也不想的就一拳把修辟邪勾倒。

白少虎和熊无疾惊讶的张大嘴巴,修辟邪的身手甚至都不比白少虎差,虽是喝多了,也能被这少年一拳打晕?熊无疾愕然的从地上收回视线,手指少年道:“你……”,‘咚’,才发了一个音,熊无疾脸上也挨了一拳,和修辟邪做伴去了。

白少虎这才从惊讶里恢复过来,打向熊无疾的一拳因为有张桌子的阻隔没能拦到,此时一把抓向少年的胳膊怒道:“你干什么!?”

少年二话不说,左手一拳向白少虎面门袭来,毫无花巧,却是速度奇快。

白少虎左手拦在面前一把抓住少年的拳头,蹬的被冲得向后退了一大步。‘好家伙!好大的力气!’白少虎心里才一惊,少年的右手也握拳呼的破空直冲他脸上打来。白少虎大怒:“我好心请你吃饭,你怎地无故打人!”少年的拳头已马上就要打中他鼻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条件反射的一弹腿,正踹中少年的肚子,直接将少年踹得飞出小店大门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