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致命赌场

妙心幻玉 收藏 0 3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致命赌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原本挤满赌客的巨大赌场,此时已经变成巨大的坟场。

满目森森白骨,血水横流,就连屋顶上也被喷溅上鲜血,散发阵阵腥臭,似乎还有热气上升,可见这群人才刚刚死。

隐玉已呕吐不止,胃里早已空空如也,她的脸色苍白得比白骨还吓人。

第五长醉面色凝重,只听他沉声道:“我们中了圈套,要想洗脱恐怕不太容易。”

隐玉扶着门框,此时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到处都流淌着鲜血,厚厚的鲜血上面还漂浮着几张巨额银票。她惊恐得连声调都变了,道:“是谁杀了他们?”

“瞬间死了这么多人,我竟毫无察觉,看来此人的功夫定在武林四绝之上。”

“你想到是谁了?”

“目前还没想到。”

“那个老头呢?一定是他杀的。”

第五长醉在白骨中间小心地走动,寻找一切有可能留下来的线索,最后站直身体,道:“这些人不像是被某个人所杀,倒像是被野兽咬死后分食肉体。”

隐玉忍不住一寒噤,她早已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头皮发麻,仿佛正有一个铁箍紧紧勒在她头上,不断往里收缩,使得她毫无思考分析能力了,她颤声道:“长醉,我们离开这儿吧。”

第五长醉看向门外,道:“现在走已经太晚了。”

随着他的话音,寂静的院子里突然灯火通明,人声嘈杂。

隐玉像活见了鬼一样,惊叫一声冲到第五长醉身边,紧紧拽住他的胳膊。

此时此刻,第五长醉在她心中,俨然就是她的保护神。

大开的门口已经挤满了人,个个惊恐万状,见到屋中的惨相都不敢再往前一步。

这时,只听一人朗声喝道:“第五长醉,你竟如此狠毒,残害无辜百姓!”随着话音,门口拥挤的人群分立两边,从中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目光如刀,令人不敢直视。

第五长醉却紧盯着大汉的眼睛,忽然叹了口气,道:“是谁告诉你他们是我杀的?”

大汉喝道:“还用谁告诉吗?满屋的死人,只有你俩活着。”

“我俩活着就能证明他们是我杀的?”

“不要巧言狡辩,想这世上除了百变葫芦,还有谁能在瞬间杀死这么多人?”

“百变葫芦虽厉害,但却从未杀过人。”

“没杀过人的是你师父,不是你。”

第五长醉又叹了口气,摇着头,道:“好吧。随你怎么想。”

大汉冷笑道:“你是承认了。”

“我不想承认也不行,这本来就是为我设计好的圈套。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大汉一挥手中长剑。

“只要检查这些尸体,就不难判断他们的死并非人类所为,而是被野兽撕咬分食。”

“我当你要说什么呢,谁不知道你第五长醉擅用酒逼入人体,再控制他们的意志,替你杀人,而你却落个从不杀人的好名声。”

第五长醉朗声大笑,道:“这到是个好办法,我怎么从没想到过呢?”

“别再装了,刚才我们分明看见一群野兽狂奔出城外,所经之处无不散发浓重的酒味。”

“果真有群野兽。”第五长醉皱了皱眉,像是自言自语。

大汉冷哼一声,道:“武林中擅用酒杀人的,”他挥起长剑,直指第五长醉,“只有你一人,你还想抵赖?”

“凡是我做过的事情,我都会承认,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我没做过的,也绝不允许别人冤枉我。”

“你杀了这么多人,还厚颜无耻说冤枉你,兄弟们今天定要为死去的冤魂讨回个公道。”大汉挥舞着长剑,他身后那群人也都跃跃欲试,个个挥起手中的武器。

“看来理是讲不清的,事情已经出了,既然各位咬定是我,好,我也不争辩,各位想怎么解决?”

“算你还是条汉子,既然你要讲理,兄弟们就带你去个讲理的地方。”大汉回手向身后一指,站在院中的人群立刻分立两旁,让出中间一条窄窄的过道。他盯着第五长醉,接着道:“第五大侠,请吧。”

第五长醉没再答言,大步向门口走去。

隐玉拽着他的胳膊,紧紧跟在他身后,此时她已吓得全身肌肉没有一块不打颤,要是没有第五长醉在身边,恐怕她早已晕过去了。

在南山,她练武十几年,自认为武功高强,可自从下山后,但凡与人动手,无不是以她的失败告终。

此时师父赫子修在她心里早已不再是她敬畏的那个师父了。

师父把她养大,传授她武功,可十几年来从没让她与任何一个人真正比试过,十几年中她惟一的练习对手就是师父。而且,师父严格禁止她走出清幽草堂,只准在屋中活动,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鸟类,她所见过的小鸟,全是落在窗口边,只要师父一进门,小鸟们立刻一哄而散。

十几年后,师父告诉她,她的武功已经练成,可以下山报仇了。

但是,当她进入皇宫,见到第一个真正的对手时,她却如此不堪一击,甚至就连东方珊瑚都比她强,都能被她的惑心术迷住心智。

今晚,满屋的森森白骨,来势汹汹的大汉,被他们冤枉的第五长醉,被人设计的圈套,也已令她惊慌失措,不知对策了。

她开始恨师父,他为什么要骗自己?这一切她都想不明白,但有一件事很清楚,这一切都跟宝藏有关。

这时,她的耳边传来第五长醉的声音,他轻声道:“隐玉,你在想你师父吗?”

隐玉哆嗦着嘴唇道:“是,我恨他。”

“你想过这群人的来历吗?”

“我想不出来,我师父什么都没跟我说过。”隐玉就快要哭出来了。

“他们都是武林中人,好打抱不平,行侠仗义,不知是谁告诉他们这里将发生惨案的。”

“难道赌场中那些人,就是这个真正的凶手所为?”

“可能。”

“那会是谁?难道是皇上?还是花筱莹?或者……是我师父?”她说最后一句话时,腿都软得快站不住了。

“能控制那么多野兽来残害人,我实在想不出会是谁,竟有如此高的本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