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学生当搓澡工”说起

thunder78 收藏 0 21

前阵子国务院在京召开2007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讨论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他们竟然对“大学生当搓澡工”这种匪夷所思的事表现得如此从容淡定,无一丝汗颜,有道是“不服不行啊!”。那些当上搓澡工的大学生的感受如何,我们不得而知,说不定还为澡堂老板没以“专业不对口不予录取”感恩戴德着,很厌恶别人对其叽叽歪歪说三道四,但我声明我说的没有特指性,勿对号入座。

“大学生当搓澡工”不知道算不算文明的进步,让国际人士听去后会有什么感想,中国澡堂评星级了?搓澡也需大学文凭,这阵容也太豪华了吧?!尘土尚在普通民众敢接受服务吗?衣冠楚楚的与会官员们心安理得吗?

真的“没必要大惊小怪”吗?这世上就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谁家愿意培养搓澡工呢?站着说话的那位,你愿意把你的孩子培养成“一代名搓”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一种传统美德,双重标准就缺德。中国老百姓是世界上少有的善良人群,最能理解国家的“难处”,在政府对教育投入占GDP的比例排名世界倒数第二的情况下,毅然勒紧裤带支援国家教育事业。天地良心,中国的百姓太苦了,站着说话的那位,务请您高抬贵口,千万别这样告诉他们:“你那倾家荡产正在全力培养的孩子,毕业后可能在搓澡界工作”,我想人世间最残忍打击莫过于此。

严峻的就业形势牵动着社会各界的神经,教育部学生司负责人认为,结构性矛盾是当前大学生就业难题的症结所在。不可否认,现在社会上确实存在着“有人没事干,有事没人干”的现象,可是老盯着现象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的,导致结构性矛盾的根源又是什么呢?冥思苦想后,我的结论是:政府让太多不该上大学的孩子上了大学。

不要惊诧,也不急于砸砖,有理没理,先听我说说看。大学生俗称“天之骄子”,意即人群中稀世珍宝。然而,当今由国家调控着的大学录取率完全忽略了“骄子的稀缺性”的重要特点,调控至70%,相比不到1%的八十年剧增了69个百分点,显然失去理性了!要知道:人与人之间永远存在差别的,虽然时代在发展,但发展不会把同代人之间的相对差别缩没的。这般无视客观实际、史无前例地扩招,终要酿成苦果。高校并轨实际上预示着国家已经没有能力分配工作了,因为那会国家正遭遇下岗分流,能够提供的正式工作岗位越来越少。另一方面,达到就业年龄的人口汹涌而至,受“铁饭碗”观念的影响,人们更愿意把孩子送到“正式工作岗位”就业。僧多粥少,家长们宁愿冒着喝不到粥的风险,也要送孩子上大学,他们认为如果孩子没上过大学,连汤都会喝不到。正当人们捧着各种来源的钱“热情高涨”地送孩子上大学时,政府也很合时宜地放开录取率迎合人民,图啥?乐得清闲啊,大批即将就业人口瞬间就地转化为学生蛋,能不狂喜吗,对失业率的计算也是天大的利好。高校也乐呵呵地数着大把钞票打开校门广纳“灾民”。国家把大批不具骄子资质的孩子变成“骄子”,似乎实现了完美的多方共赢,但如果政府仍然自顾享受清闲,不能在这些孩子就读期间发展经济,为他们准备好正式工作机会,或者加强“社会主义社会,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就业观念教育,恶种终究生恶果,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将去搓澡。社会的需求本来就是多样化、多层次的,既需要搞原子弹的,也需要搓澡的。这与大学生与生俱来的对工作的较高要求产生了强烈冲突,骄子的形式特性决定他们对低层次工作的排斥,这些工作也与家长的期望和学校的允诺格格不入。恶果到来之时,政府本能反应就是推卸责任、指责人们就业观念不正确,号召人民自己解决问题。

物序流转,各安天命。如果把搞原子弹潜质的和搓澡潜质的统统拉来上大学,他们的能力水平基本按比例增长,毕业后他们的就业格局是不会有大改变的,基本还是按照各自的潜质确定工作岗位(注:本人无意宣扬读书无用论,确实教育不能消除人与人的相对差距)。如果搓澡潜质的攻读的不是搓澡专业,那么对搓澡工作没有积极作用,上大学对这些孩子而言也只是浪费学费和时间。痛苦在于他们受过所谓的大学教育后已经不再是愚民了,要改变志向了,不服现实了,但现实是不允许你不服的,仍然安排你去搓澡。

至今教育部的某些同志还在厚颜无耻地宣扬:“孩子不上大学,就业压力更大”。拉赞助也要讲公德的,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不厚道的,恰恰是由于政府让太多不该上大学的孩子上了大学,使原本有序的人力配置被破坏,导致了结构性就业矛盾。大学生就业难,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政府每年都会开一次这样的讨论会,会议中心意思就是指责大学生就业观念,叽里呱啦说完就散,一点新意都没有,更别提实际措施。原因在于政府和教育部门已经把教育发展成一种产业了,他们都是这个产业的既得利益者,缩减招生规模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