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十九章 大战(二)

找爱的人 收藏 4 5
导读: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十九章 大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双方分宾主落座后,刘兴先是给宾岩和焦敏宏做了介绍,然后又把目前的情况做了一个大概的说明,当宾岩听到日本人即将发动大规模的进攻的时候。宾岩立即站了起来说到:“既然情况紧急,那就请司令直接下达任务吧。至于你说的那个轮训,我想等打完这战再说也不迟啊。”

见宾岩这么积极,刘兴实在不好再推迟了,便说到:“那好,请宾主席请跟我去作战室。我把你们下一步的任务给布置下。”

宾岩等人跟着刘兴和焦敏宏来到作战室的地图前,刘兴指点着地图说到:“你的部队,将布置天云县到大庆这一段上,你们的主要目的是打击日本人的后勤运输系统。对于凡是从你们眼皮下过的,你们都可以进行无所顾忌的进行攻击,如果能适当的拖住敌人的一些进攻部队,那就可以有效的减轻焦敏宏部正面防御的压力。”

听到这里,宾岩点点头说到:“好了,对于任务我已经清楚了。一个是和小鬼子打游击,这是我看家的本事,还有一个就是带着小鬼子游山玩水,这是我最拿手的本事,司令你大可放心,我保证在我的部队到位,我不说让一粒粮食过去,但是小鬼子百分之六十的作战物资我都可以毁了他的。司令,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这就回去布置部队向那个方向进行运动。我保证在两天内将部队运动到那个方位。还有啊,刘司令,以后别宾主席、主席的叫,如果你老刘不嫌弃,你就直接叫我宾岩或者叫我老宾也行啊。好了,我先走了。那些朝鲜士兵我就交给你们了。”说完,宾岩带着人离开了作战室朝外面走去。

第二天,刘兴正在地图前分析着日军下一步的主要进攻方向,电讯室的主任急忙跑来说到:“司令,刚截获的日军电文。”

刘兴接了过来,就见上面写到:部队集结完毕,请求执行Z行动。看完后,刘兴意识到日本人就要动手了,可是到现在还不知道日本人的主攻方向。正在着急的时候,黄厚杏出现在司令部内。

见到他,刘兴急忙问到:“黄部长,日本人的动向搞清楚了吗?”

黄厚杏喝了口水说到:“一切都已经搞清楚了。日本人这次可真是花了大本钱啊,集中了关东军的四个师团,由关东军三杰之一的板垣征四郎率领着。另外还有一些五色军,他们被临时编成一个军,由一个叫钱誉的家伙率领着,日本人这次带五色军总共出动了十五万人,计划分三路对天云县进行扫荡,主攻方向是在西北方,也就是我们与基地通道这个方向上。其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切断我们和基地的联系,然后一口吃掉我们,这着够狠毒的啊。他们行动代号Z计划。”

而此时焦敏宏正从外面走来,突然听见黄厚杏说到:钱誉。焦敏宏插话到:“黄部长,你说这次五色军是由谁率领啊?”

刘兴回头看了下焦敏宏,然后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到:“钱誉啊,怎么拉?不会又是你老焦的熟人吧。那你老焦这次可真成司令了啊。”

而焦敏宏却站在了那里没有动,嘴巴重复着:“我总算遇到这个***了。我总算遇到这个***拉。”

刘兴听着焦敏宏在那里嘟啷着,连忙跑了过去让焦敏宏坐了下来,让焦敏宏喝了口水,这才恢复过来,刘兴和黄厚杏连忙问到:“怎么拉?这个钱誉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啊?”

焦敏宏说到:“就是这个***偷着给日本人把北大营的大门给打开。在日本人屠杀我们东北边防军的时候,这个***却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将那些军官家属给全抓了起来,让日本人在杀了边防军官兵后,还任意的欺负着那些军官家属,当时我的这个营因为临时有任务逃脱了,但是我和我这个营所有军官的家属却全部~~~~~”说到这里焦敏宏的脸上开始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刘兴听到这里气愤的将手重重的敲打着桌子说道:“既然来了,那他就不要想再回去了,老焦你放心,这次我活抓了那家伙,交给你亲自处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副官,给第四师前沿指挥部发报,命令其四一二团一、二两个营立即向天云县的西北方向运动,在霍地房子周围建立防御工事。以防止日本继续向我天云县前进。”

副官答应着刚准备出去,焦敏宏把眼泪擦了擦说到:“不用了,刘司令,反正我也要归位指挥了。好了,我先走走了。”说着焦敏宏向刘兴敬礼后就离开了司令部。

战役最终还是在日本人的主动攻击下拉开序幕,正在司令部内踌躇满志的板垣征四郎想着这场战役结束后,他肩膀上就又该加一个星星了。面对着司令部的嘉奖,同仁们的嫉妒,他想象着在那镁光灯闪烁的时候,他板垣征四郎在司令部大声的回答着各国记者的提问。

一声报告把板垣从美好的梦想中给拉了出来,板垣见进来的是自己的参谋长井上殉一,便问到:“前沿战况如何?”

井上回答到:“各个方向进展都很缓慢,看来这次我们遇见了真正的对手。特别是在烟囱屯和龙安桥的争夺战中,我们已经付出了将近两千士兵的代价,但是阵地到现在仍然还在敌人手里,而根据我们事先的侦察,在这里防守的也就是所谓的复国军一个连和一些地方武装而已。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们的战斗力就那么顽强。”

板垣想了想说到:“命令负责进攻烟囱屯和龙安桥的把六师团的第三联队立即从上面撤下来,让第七师团的第四联队进攻烟囱屯,第十师团的第六联队负责进攻龙安桥,我就不相信一个这两个地方是铁打的。对了,井上君,钱誉的自卫军在那里。”

井上殉一说到:“目前钱誉的第四军,因为有两个师被抽调进行防守重要地点的安全。而钱誉的另外一个师已经在前日到了进攻位置,估计在今天下午完成一切准备后,就会发起进攻。”

板垣微微的恩了下说到:“命令第三空军联队,立即对三兴、东风、火石山等三个地方进行轰炸,命令武田的装甲联队在飞机轰炸后,对以上三个地方进行出击。”井上答应着出去了,而板垣征四郎则开始思考起在自己的对面到底会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在守着阵地?

战争在预定的时间内打响了,而基地答应给予的支援却迟迟不见来,这多少让刘兴开始不安起来,毕竟每天的弹药消耗相当惊人。而自己手里现在的储备,按照现在这么消耗下去就只够三天用的了。

三天后,自己将拿不出一发炮弹和一颗子弹给战士们去杀敌,想到这里,他开始心里有点发慌了。正在这时,就见有人喊到:“基地的增援来了啊。”

只见一个挂着中校军衔的军官走到刘兴的面前敬礼说到:“报告司令员,复国军第一支队奉命押运补给前来报到。请指示。”

刘兴见到此人个子在一米七五左右,瓜子脸、一身军装突显出一股特别的气质。刘兴问到:“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啊?”

那人立即立正回答到:“报告司令员,因为清理仓库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宝贝,所以搬运这些宝贝多用点时间。具体的参谋长在信里会对您进行说明的。”

听到这里,刘兴微笑着说到:“这个老彭,老大不小了,还玩这手啊。好了,汇报下你带来部队的情况吧。”

那人见刘兴问起部队情况,立即说到:“报告司令员,我这支部队为一个加强营,内编有一个特装步兵营和一个七九坦克营。另外我还带来了一只修理部队,至于什么原因,参谋长说等你看了信就会完全明白的。”

刘兴说到:“那信呢?你到是把信给我啊。”

中校答应着把信交给了刘兴,刘兴在看了信后,满意的点头说到:“连这东西都能给我翻出来啊,看来老章还真行。好了,你把特步营和坦克营都安排在城内,让修理连立即带着那宝贝分别去火石山和东风。东西安装好后,武器指挥权归前沿各部,知道了吗?”中校答应着安排部队去了。

面对着敌人在空中事无忌惮的进行着轰炸,下面的战士可憋着一股气,在阵地上防守的是第四师四一二团一营的战士。他们在这个已经监守了八个小时了,在这八个小时中,他们共打退敌人不下十次的集团冲锋,虽然可以时不时的获得师部炮兵团的炮火支援,但是那也只是一阵阵的,你急着要的时候,他反而是没有了。地面上的敌人还好说点,但是空中的飞机,地面的步兵就彻底没有脾气了。

见了它们飞来了,在战壕中只留一两个负责观察的,其余人员全部进工事内进行躲避。在打退敌人又一次进攻后,大家都退回到工事内,这时炮火响了起来,大家知道敌人的又一轮进攻开始了。而此时负责前沿观察的三步两步的跑到了营部内说到:“营长,后面有一批人抬着一些大箱子正朝我们这里来,我们是不是去接应下。”

营长想了下说到:“李参谋,带两个班把他们给接应上来。”李参谋答应着下去了。不一会,就见李参谋一人回到营部,营长正奇怪,李参谋说到:“营长,你快出去看下吧。是基地修理连的。”

营长一听到这里,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说到:“司令部这些家伙是不是没有事情做了,这个时候把修理连的给我派上来,就算给我增援也不用派修理连的吧。”

李参谋插嘴到:“他们正在外面忙活着,好象是在组装某种武器,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家伙。”

营长好奇的问到:“是吗?那走出去看下。”冒着小鬼子的炮火,营长在李参谋的陪同下来到了一个组装现场上,随着一些部件的逐步被安装上去。

营长脸上不由的笑了起来说到:“还真是好家伙啊。李参谋,命令步兵一连、步兵二连和步兵三连三个连分别向左右两翼运动,把正面让给小鬼子,等我的命令包小鬼子的饺子。我到要看下小鬼子到底是人还是魔,就算是魔,我也要他下地狱去。”

三个连接到让开正面,向两翼的命令还在这里纳闷,营长是不是有毛病啊,这守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让开正面啊,这不是让小日本得便宜吗?但是命令还是要执行啊,所以三个连长们纷纷带领部队开始往两翼撤。日本鬼子负责进攻的部队,在冲破第一道防线正面后,就感觉不对劲,但是发现其左右并无部队,再加上自己空军和炮火的轰炸掩护。

在他们的思维中,防守部队不是主动撤退,而是已经被打回去了,于是小日本便在各自部队长的带领下开始朝第二道防线,当小鬼子占领第二道防线后,便开始狂妄的认为这里已经安全了,通过观察镜看着小日本动向的营长一边抽着香烟,一边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到:“狂,你只管狂,等会儿,我看你还有这么狂不。”日本人一边给总部报告说已经占领了第二道防线,一边继续朝前面进攻着。

当他们快接近第三到防线的时候,已经组装好的武器被迅速的拿下了伪装,随着四个管子轮流不断发射出的炮弹,那动静加上那炮口的火焰,让在下面观看着的新战士惊讶不小。

一个新战士在小声的嘀咕着:这是什么武器啊,你看那管子肯定不会低于二十毫米啊,还四根装一起,乖乖,这下够小日本喝一壶了。刚才还狂妄不已的小日本被这突然而来的打击搞的不知所措起来,不过他们的训练有素很快在各自部队长的指挥下,或就地爬下还击,或干脆退到了下面的防御工事中进行整理,准备再次进攻。

也就正在这个当口上,进攻小鬼子的后面又响了枪声,顿时小鬼子如无头苍蝇一般乱串起来。这边正打的舒服,那边突然有人说到:“飞机,小日本的飞机来了啊。”

就见武器操作者立即停止射击后,将武器射界迅速抬高,就听见有人迅速的报出了敌机方位。话音刚落,那武器的就已经把敌机纳入了瞄准范围,再一看随着那咚咚声的不断发出,敌机最终或是拖着尾巴坠落,或是被打的凌空开花。大家见到此纷纷叫好,这时李参谋问到:“营长,那到底是什么武器,好大的威力啊。”

营长小呵呵的说到:“这啊,在我那边叫二十三毫米四连装机炮,原来是专门对空的。在经过几次战役后,我们发现,这家伙对地的威力比对空的不会弱,所以现在我们一般都是把它用在防御战上。司令部这个时候给我派这东西上来还真是看的起我们营啊。”

营长边说边在这里高兴着,李参谋则听的是满头雾水,不过他还是听清楚了这武器叫什么,是做什么用途的。这时有人高喊到:“坦克,小日本的坦克上来了啊。”

营长一撇嘴,然后满脸不屑的说到:“就小日本那玩意,还能叫坦克,充其量就算是包着铁皮的破车啊。有那玩意在,才不怕。命令一、二、三炮继续对空,其他各机炮给我把日本的那破车给打爆它。”

李参谋半信半疑的跑了下去,等他传达完命令再回到营部,他发现山下刚才还在进攻的日本坦克部队,已经在丢下一堆堆燃烧着的铁皮和满山的尸体后退出了战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