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梦的岁月

我是大汉雄风 收藏 2 84
导读: 今天在校友录上,无意之中看到了高中母校的一个姓王的校长去世的消息,心中说不清是喜是悲,只是有一股淡淡的伤感,在心头环绕着。 这个王校长(我在这里不想再提他的名字,虽然我在这十多年来一直记得,而且刻骨铭心)对我的一生影响极大,但我现在说不清这种影响是好还是坏。有时候我常常想,如果当初没有他,我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但过去的经历已不可能重新来过,只有在梦中,我才会去对自己的过去作一番重新的假设,来安慰我心中永久的遗憾。 1991年我如愿考上了市重点高中,而且成




今天在校友录上,无意之中看到了高中母校的一个姓王的校长去世的消息,心中说不清是喜是悲,只是有一股淡淡的伤感,在心头环绕着。


这个王校长(我在这里不想再提他的名字,虽然我在这十多年来一直记得,而且刻骨铭心)对我的一生影响极大,但我现在说不清这种影响是好还是坏。有时候我常常想,如果当初没有他,我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但过去的经历已不可能重新来过,只有在梦中,我才会去对自己的过去作一番重新的假设,来安慰我心中永久的遗憾。


1991年我如愿考上了市重点高中,而且成绩在当时的新学校中名列前茅,这个消息让我的家人很是兴奋,我也似乎已经看到了大学的曙光。进入高中后,我学习相当刻苦,各科成绩也很尽人意,尤其是物理,我当时担任着班上的物理科代表,是我们物理老师面前的红人。我们邻班有一个女生,自进校到毕业从来都是年级部第一名,后来也如愿考入了北京大学,但她的物理从来就没有考过我一次。有一次物理老师找到我,说学校要成立物理课外兴趣小组,利用课余时间进行单独辅导,将来要参加全国奥林匹克竞赛的,让我从班级中找两个物理成绩好的同学,我向她推荐了两个,她说:“你们班找一个就行了,你是一定要参加的。”由此可以看出我当时的物理成绩有多么好,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将来我会不从事物理学的学习与研究。


但我对物理的钟爱与学习,却被这个王校长给粗暴地打断了,我的人生道路,从那时起也有了一个根本性的改变。


1991年山东省进行了高考制度的调整,决定高考实行“3+2模式”,也就是说除语文数学外语三科必考外,文科加考历史政治,理科加考物理化学,地理与生物不再参加考试,但学生必须通过各科的会考考试,才拥有高考资格。当我们高一学生结束了高一地理的会考以后,学校因不敢确定以后还会不会加考地理与生物,所以决定先成立一个地理课外班,每周上两节课,以防万一,报名自愿。我们班主任找到了我们几个同学,告诉了我们学校的决定,并劝我们报名,他说:“你们几个不是死学的那种,一周两节课耽误了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但如果以后高考再加上了地理与生物,你们就有很大的优势。”我们几个同学被说动了心,于是便报了名。


转眼间高一结束了,我的期末考试成绩依旧如我想象的那样,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很好,但历史政治很差。想到高二分班以后我就可以永久摆脱那些枯燥无味的历史政治词语,整个暑假我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但高二新学期开始后,学校刚上台的一个姓王的副校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的第一个命令,就犹如晴天里的一个霹雳,打破了我所有的憧憬。他让所有地理课外班的学生必须学文科,其余没有报名地理的学理科,而且不能随便调动,不容说情。我同班的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也特别喜欢理科,而且他的姨夫是我们县的教育局长,他信心十足地告诉我们几个同学,他要去找他的姨夫,一定会回到理科班去。我们也抱着很大的期望,但最后却失望了。据说那个王副校长对教育局长说:“你要么把我撤了,让他回到理科班去,要么就不要再说情了。”结果我们就这样进了文科班。


有谁能理解我们当时的心情,说句不夸张的话,当时自杀的心都有了。我不敢想象我如果不学习物理,以后会怎么样。一想起那些令人头痛的历史政治,我的心就冰凉冰凉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当中,我一直提不起学习的兴趣,结果在期中考试中,我的成绩一下子落到了班级的三十多名。


我们新文科班中有十多个理科成绩特别好的,而且也有几个社会关系很硬的,但总会传出某某又在王副校长那里碰了钉子的消息,渐渐的,我也绝去了回去学理科的心,经过近一个学期的学习,我已经比理科班的学生少学了太多的东西,现在再让我回去学理科,我也没有了任何的优势。于是我不再想有关理科的任何东西,只是静下心来,好好地补一下我已经落下的文科成绩。慢慢地,我的历史政治成绩有了提高。


高考结束后,我考入了一所普通的本科学校,毕业后进入现在的这家单位,过着一种平静而普通的生活。偶尔想起高中时期的日子,也只是作为一种生活的调味剂,每每想起自己曾经受过的不公正的待遇,我便会对自己说:“其实我不是最亏的,我们当年文科班的班长,高一期末考试数学物理化学都是满分,不也一样学了文科么?”这样我就平衡了。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了对那个王副校长的恨,也没有对母校的任何情感。


时光已远,故人已逝,我不知道自己心中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以前我常想等到我混好了以后,我一定回去当面与王校长说清楚这件事,让他明白自己当年的一个独断专行的决定,改变了多少人生命的规迹,影响了多少人今天的生活。但现在我不想回去了,一来是由于他的去世让我没有了机会,二来这十多年来的社会生活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世间事难遂人愿者十之八九,没有必要都去认真。”但是我从这其中还明白了:“作为一个管理人员,在行使自己的权力时,一定要谨慎从事,否则一不小心就会给他人造成遗憾,有时候可能是致命的伤害。”


前几天回了一趟老家,特意到母校看了看,没有找要好的老同学,也没有去看望当年的老师,只是独自一个人在美丽而广阔的校园中走了走。十多年来,校园模样变了不少,但假山清水、红花白杨,却依旧是当年的模样。人工湖平静的水面上,偶尔会有柳枝掠过,荡起一圈圈的波纹,仿佛老树干上的岁月的年轮,记录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与那些早已远去的人影。


忽然想起一首诗:“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