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驳从《出师表》看诸葛亮其人

Saint-Xu 收藏 1 251
导读:从《蜀相》开始,诸葛亮为人称颂,至《三国演义》登上神坛,千百年来为人所景仰,直到了神的地步,成了智慧的化身,忠义的代言人(这一点甚至可以和关二哥有得一比)。然而正史之中,诸葛亮也不过尔尔,什么定三分、烧赤壁、借荆州、气周瑜(其实气周瑜一节,虽然小说作者想借此事来突出诸葛亮的大智大勇,但却弄巧成拙,让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卑鄙无耻,龌龊奸滑的小人,而民间更是有蜡烛封棺闷死周郎一说,如果真有其事,那么千载之下,也就只有韦鹿鼎公的石灰洒眼,钢刀剁脚可与之一比了)等都是小说家言,不足为信,其可称道的也不过是白帝受托、六

从《蜀相》开始,诸葛亮为人称颂,至《三国演义》登上神坛,千百年来为人所景仰,直到了神的地步,成了智慧的化身,忠义的代言人(这一点甚至可以和关二哥有得一比)。然而正史之中,诸葛亮也不过尔尔,什么定三分、烧赤壁、借荆州、气周瑜(其实气周瑜一节,虽然小说作者想借此事来突出诸葛亮的大智大勇,但却弄巧成拙,让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卑鄙无耻,龌龊奸滑的小人,而民间更是有蜡烛封棺闷死周郎一说,如果真有其事,那么千载之下,也就只有韦鹿鼎公的石灰洒眼,钢刀剁脚可与之一比了)等都是小说家言,不足为信,其可称道的也不过是白帝受托、六出祁山以及前后两篇出师表了。


诸葛亮千百年来为人所景仰,是“智慧的化身”,这是他的民间形象,又没人说这是他的历史形象,我们这些稍研究三国的都知道他在历史上其实也并不很优秀,所以当然不这么认为,而大众却不同,不喜欢这个历史的就只想要这个历史的民间形象。所以,你可以拿一个人物的历史形象和他的民间形象做对比,但却不能批评你不支持的形象。例如诸葛亮,你支持他历史形象,不支持他的民间形象,你可以拿来做对比,却不能批评他民间形象怎样怎样,难道你想把历史形象强加在民间形象上,让世人不要民间形象??作者可能受了那个党校教授的影响吧,这个教授也无聊,先不说他说得怎么样,反正友盟主页也有,就说他这行为,典型的“要把历史形象强加在民间形象上,让世人不要民间形象”,诸葛亮的历史形象到底怎样你在学术界(或者三国的相关论坛)说就行了,居然搞得沸沸扬扬的,你怕人家不知道你是谁啊。人家易中天还三种形象一起说,并且不明确说自己支持哪种形象,因为没必要和大众说,说了还搞不好引起“公愤”,要说也只是跟喜欢三国历史的人说。






然而在我看来,白帝托孤也是出于无奈,此时蜀汉草创时期的老人已去了十之八九,唯一可以托付的也就只有孔明一人了,不托他还托谁?至于六出祁山,更加大可诟病:以当时三分之势,虽然蜀汉最弱,但各方面的综合实力已达一个平衡,若此时不是急功近利,而是凭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天然地理优势,外连孙吴,内抚百越,养精蓄锐,静观其变,凭着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力量积蓄,未始不能“兴复汉室”,却偏偏要不自量力地“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结果弄得劳民伤财,生灵涂炭,最终兵五丈原,不仅身死,还虚耗国力,至于到了“蜀中无大将”的恶果,却得不到任何战术战略上的优势,实在可恶之极。而两出师表中,最可感人的大概也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一句话了,但这后出师表,却又被认为是假冒的。


即使关张、法正在,托孤中也一定有诸葛亮。。因为他内政超强,而其他人却不怎么样,如果关张、法正在,他们是打前线的,你不托孔明,谁搞内政?具有“托孤大臣”这几个字和没有是有差别的。再讲,皇帝托孤会没喊丞相??“凭着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力量积蓄”,呵呵,你积蓄别人就没积蓄的,你基数本来就小,你积蓄会比魏快??再快也只能和魏一样,这还高估了先。就像中美一样,中国年增涨率是美国的数倍,但由于基数小,其实还是相等的。就像我是100,你是500,我增涨率为20%,你为4%,100*20%=20,500*4%=20。并且蜀汉也没可能以一州发展得和魏九州一样快。既然差距会越来越大,并且你也讲了,人已去了十之八九,益州偏僻,人才补给慢,那你会还等没??而诸葛亮又是抱着要“兴复汉室”的目标,所以非打不可,但是有一点值得肯定,打得有点多。





所以,如要评价他,以他评价曹操的一句话来用诸其身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其名汉相,其实汉贼也”。而最能看出来的,也就是慷慨陈词的前出师表了。


此表开头便道:“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敝,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好一个“危急存亡之秋也”,形势的确很严重,但实际上也没严重到这个地步。这句话说出来有没有错呢?如果是对你对我说的,那没错,我们绝不会关心他蜀汉是否存亡的;如果是对刘备说的,那也没错,因为刘备还是有点才能的,至少有点斗志,这样的话,恰好能激起他的奋斗之心,所谓“生于忧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此之谓也。可这句话偏偏是对这个胆小怯懦,没有成事之才,却有败事之能的阿斗说的,那可就大错而特错了。本来就没有什么胆的刘惮,听了这话,别说激起斗志,只怕连原来有的一点斗志,也吓得荡然无存,龙庭也坐不安稳,只想找个洞钻进去躲将起来了事了。那么诸葛亮不知道小主的这种性格吗?非也,也就在这表中,他就劝阿斗:“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他对阿斗是知道得很清楚的,也对他在这种性格下所会做的事有所知悉。明明知道这个阿斗不能吓,不经吓,却非得一开口就拿这么重的话去吓他,意欲何为?其一,不过是提醒一下小主,现在的江山是我们帮着你老爹打下来的,你老爹已挂了,要想守着你的江山,也还得靠我们,你就多亲近一下我们这些“贤臣”多听我们的话吧;其二、则是提一下自己的功劳了,为自己争权了,不信?下面马上就来:

还没“危急存亡之秋也”啊?你上面都说啦人才没几个了,国力又弱,魏国那么强,你认为形势没严重??心态不同,所以看法也就不同,为什么你非那么认为而不这样认为呢?:主公,现在你父亲死了,我们的国力太弱小的,必须要加强,但是你也要有信心,我们会帮助你的。





“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此时此地,侍卫之臣和忠志之士以谁为首?当然是受命监国,出将入相的诸葛老臣了,眼下这批人就是你江山的保证,没了他们你只怕马上就龙庭不稳了,而这批人又是以我为首的,该怎么对我,你应该明白的了?还不忘了提醒一句,我们现在这么卖力,不过是看在你爹的面子,先前他尊重我们,给我们的待遇好,福利高,我们才为他卖命,现在轮到你了,你就别以为“先帝之殊遇”真的能让我们老老实为你卖命了,拿出点实际行动来“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吧,否则的话……好一个“盖追”啊,只不过想起而已,万一有时想不起了呢?危险!


但是还有尽忠的大臣将士还有不少,我们并不是为了争夺什么,想要什么,只是你父亲对我们有恩,现在他走了,我们就把这份恩报答在你身上。“盖追”是“想起”之意??还有,刘备有德,那诸葛亮叫阿斗“光先帝遗德”,也就是使刘备的德不流失,有什么不对??前面说是诸大臣是因为要报刘备的恩,而诸葛亮叫阿斗“光遗德,恢弘气”,也就是要阿斗发扬德、气,使他们效忠于阿斗不在是因为刘备,而是因为自己,这难道也不对??






说了这么多话,现在开始教皇帝怎么做皇帝了:从“诚宜开张圣听”到“可计日而待也”都是教训皇帝的话,包括如何赏罚如何用人,如何治理朝政,可谓是面面俱到,就连皇帝的家事都管到了:“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不宜异同”啊,是不是皇后犯错也和臣子有误一样打板子?嘿嘿,臣子教皇帝怎么做皇帝,不如你自己来做吧?不好,为什么?一来,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自己本来也没什么功劳,臣子们不一定服他,虽然他自称是“侍卫之臣”和“忠志之士”之首,但也仅仅是之首而已,同僚们万一真正的“追先帝之殊遇“那可怎么办呢?其次,大家应该还记得鲁肃对孙权说过的话:我们做臣子的可以投降,但主公你不能降,我们降了照样做官,至不济也不过回家种田而已,主公你能么?英雄所见略同啊,所以,处于”危急存亡之秋“时的人,做臣子是最好的,保证自己已有的权位是最妙的,而不是却做那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乐的皇帝,聪明人啊!

为什么你们都把“宜”和“不宜”看成是教训的话呢??我到想问问,诸葛亮说“开张圣听”等是正确的吧,那么如果不要“宜”和“不宜”,那么用什么字来代替???阿斗平庸,这些事情诸葛亮不教他谁教他,连诸葛都不配教他,那谁还配,难道阿斗会自己做到??“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这是说,不要因为你我的原因而有所不同,做错了就是做错了,之后诸葛亮杀马谡就是这样。不要认为诸葛亮不配,如果阿斗是明君,当然会“不宜异同”,但阿斗平庸,平庸而且年纪小,诸葛亮又是托孤大臣,并且在帮自己打江山,如果丞相府里有人犯法,你认为阿斗不会从轻发落??





在教训了一顿皇帝之后,开始自吹了:“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三顾臣于草庐之中。”我本来只想着隐居起来,老死山林的,不,是老死闹市的,大隐隐于市嘛,可是你老子却三番四次地来找我,我却之不过,才出山的,你老子都要给我三分面子,我的来头也够大的了。而且功劳也不小:“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在你老子最困难的时候,我可帮了他不少,他才有今天这个基业,要不然,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蹲”呢。还有一点就是:“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你还别忘了一句话:“彼可取而代之”记得是谁说的没有?嘿嘿,有心计啊!!!


还是那句话,心态不同,看法不同。我本来是农民,只想在乱世中保留姓名,不想在诸侯中建树,可你父亲却不在乎我是个农民,三次屈身来我的草房请我,对我有恩,所以我才出来帮助他。后来他临崩了,托你给我,叫我帮助你保住基业,我当然会尽心尽力,不会有什么企图的。刘备是军阀出身,他当然知道军权的重要性,他死后,诸葛亮要保他的基业那肯定要掌握军权的(即使不是全部),权力大啦难保无异心,曹操就这样,,所以他当然要“彼可取而代之”来试探诸葛亮啦。。






未了,大话还是要说说的:“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明明这“讨贼兴复”是自己建议的,偏偏却说是请皇帝托给自己的,那么后面的“不效则治臣之罪”不就是说说而已了?你皇帝要办的事,我给你办了,办不好,不是因为我无能,而是因为“其不可为”,是你皇帝对形势估计错误,要治罪,请先从已起,这就是这句话骨子里的意思了,还怕不保险,后面又说了一句:“今当远离,临表涕泣,不知所云”,今天我要出征了,说了一些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这是想为自己前面说的话开脱吗?非也,对皇帝说的话,皇帝认为你说错了,要治你罪,再怎么开脱也是无济于事的,孔明是聪明人,他自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句话与其说是例行公事或者说是为自己开脱,不如说是威胁:“今当远离”,你别以为我是一个人远离的哦,我可是手握大军,一起出去的,国中精锐,已尽在我手中了,所以前面的话,你给我记住了,我给你办事,“兴复”你的“汉室”,你也少来给我找碴,要不,今天我“不知所去”,明天火起来,说不定说不知所为了。


“虽名汉相,其实汉贼也”,果然说的没错,实至名归!!!!

刘氏集团本来的目标就是“兴复汉室”,刘备走了,当然轮到阿斗啊,诸葛亮说“托臣以讨贼兴复”又有什么错??我想不同作者从哪里可以看出是“要治罪,请先从已(阿斗)起”??“不知所云”,是“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OK?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哎,作者的心态可“太好”啦,虽然我的意思不可能是正确的,但至少不能从坏的方面来看,我可以从正面看,你可以从反面看,既然有两面,那何必用其中一面来肯定呢??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