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午睡觉的时候下了雨,好大好大的雨,大到让我遗憾为自己没有起来看到的雨。只听到轰隆隆的雷声,倾盆的雨声,迷糊中还知道天色很暗。好久没见过下这么的大雨啦,外面的草坪堆满了积水,却没有发现传说中空气和树木的清新。

可能是由于天色的缘故吧,灰沉沉的,没有给我全新的感应。上Q的时候朋友们也都问我这边有没有下雨。说他们那边也下了很大。一直在下。于是我就以为天下此时就只有一种天气了,全世界都在下雨。

于是到了晚上,雨就又下起来了。打在树叶上,啪啪作响。由小而大,再小,再轻。像是雨对树叶的问候,树叶对雨的细语。夜色之中看不看得到雨呢?或许只可以听,只可以感觉。就知道了雨在这黑暗里下着,穿透着黑暗,冲击着黑暗,撕裂着黑暗。然而,苍黑无力,空有余恨。黑夜的雨再大也只是徒劳的挣扎,像严重的车祸中垂死的人。

像满弦发出的利箭无矢乱射。如此凶狠,如此猛烈,但,在这黑幕中却无从着力,在黑暗的包裹中无能无为力。一股郁闷的力量无处可发,被残忍地压抑着,像秃笔翁遇上令狐冲的独孤九剑,甚至要把自己给逼爆,看着自己血肉模糊,自己的血腥充斥黑暗。



又像是无数银色的巨针根根有力地往下刺,却让人看不到针的银,只有夜的黑,一切只是在夜中回响。仿佛一切又不是发生在身边,是那么的,那么的远。渐渐的,自己也好像被黑暗所埋没了,消失于黑暗之中,只又明明知道确确实实存在于当中。身体,灵魂,开始飘渺,在这黑暗的夜、无数的银针缝隙间。却又被黑暗所埋没了,终于无声无息,一切的挣扎和嚎叫都归结于茫然,黑夜的默然。

伴着丝丝入毛孔的到肉到血液的不知从哪个方向而来到感应到的身体的后面而去的黑色的夜风,雨还在淅淅地下,不再掉在叶子上,落在了地面上,看不见却想像得到粉碎的露雨滴,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然后,粉身碎骨,留下的是一瞬的白色的血。我紧闭起全身的过毛孔,卷缩我的身体,抵抗着夜风的侵袭,对抗着黑夜的寒冷,亢抗着黑夜的可怕,享受着雨的淅沥,铃听着雨滴粉碎的声音。

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上一口,长长地吐出来,吐尽心中吐不尽的怅惘。烟,灰白的,立刻隐在黑暗的背后,在黑暗中随风寻找它的归宿,到处都是的归宿,占有的却只是黑暗的空白。弹掉烟灰,找到黑暗中唯一的红光,心中唯一凄凉的温暖。在黑暗中,与烟为伴,一个人的夜雨,一个人的孤独,一个人的怅然,一个人的浪漫。

没有可以思念的人,也不需要思念。孤单地寻找烟的归宿,寻求雨中一个人的雨夜孤独的浪漫。

“有杕之杜,生于道左。彼君子兮,噬肯适我?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深沉悠远的男声来自我的主人俞伯牙。他身着一袭白衣,坐在这个漫溢着青雾的山谷里,身后琥珀一般拥着翠柳的溪水随乐音时缓时急。他的手指捻抹拢挑勾勒出掠过诗人衣袖间的疾风,怒吼迸散的江水及盘桓不去的愁绪。成片水气随风飘落,挽起不知何去何从的乱云擦着主人的鬓发飞过,他闭上眼睛,心神仿佛化作了鸾鸟,逐霓而去,直上九霄。

我是主人檀木矮几上萦绕着凉烟的古琴,我的名字是白玉。

我问主人为什么要到这荒山野岭来演奏。京城里的乐师尚无人能听懂弦外之音,这里的莽汉村姑又如何能明白?

便作弹与高山流水听罢。主人的语气是一样的沉静,主人的眼底是一样化不开的孤寂。他的手轻轻一抚,一注清泉自腕间流出,绕着山岩转了几转,清越的吟唱震碎了兰芷上的露水,突听得有人声:“此乐志在流水矣。”主人手指微微一颤,水声刹那幻化为风鸣,飞沙走石,扶摇直上,高远无限。那人又道:“此乐志在高山矣。”

白玉是一把琴,白玉孤独地歌唱了数百年,一直在寻找能听懂我心声的知音。追着风的脚步,寻着梦的踪影,一次一次,他却如水般从我银弦里滑落,变成一缕轻烟,无可挽回地重回太虚幻境。每寻一次,希望就渺茫一分,以至我认为他永远不会出现了。

这个人居然是钟子期。

他一定是跋涉了很远,才从主人和我无数个飘渺的梦里走到现实之中。

主人跟子期聊了很久很久——用音乐交谈。我也不知疲倦地唱了很久很久,从前只有我和主人才能欣赏的歌曲,现在终于有了听众。

我愿唱到弦断玉碎。

可是主人却必须离开。

既已觅得知音,相聚便不在久长。主人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沉静,主人的眼里流泻出光芒。

肩头红药香似梦,水里落花胭脂融……

我们谁都猜不到,子期会那么急着回到梦里去,

主人从不流泪的,但这一次他哭了,那种晶莹的液体带走了他一闪而逝的狂喜,填平了他脸上蓦然出现的沟壑。

我只是一把冰冷的玉琴,我不会用水来宣泄感情,可是我也会悲伤。一个形体,没有灵魂,要来何用?子期是我追了一生的梦啊!说碎就碎了。连一片云烟都没有留下!

主人在河边找到一块青石,拂拭干净,颤抖着举起了我,他的泪像砯岩的河水一样崩散,我恍惚中仿佛回到了子期所在的山谷。

“知音不在,琴亦无用!”

对!摔碎我,砍断我,毁了我!让我的灵魂从这个牢笼里解脱出去,或许还来得及为子期高歌一曲!

“有杕之杜,生于道周。彼君子兮,噬肯来游?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玉碎绯然,人道琴亦泣血云尔。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