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九章反攻哈尔滨 (一)重归抗日救国军

ddtt 收藏 6 43
导读:抗战先锋 第九章反攻哈尔滨 (一)重归抗日救国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这位是新来的团长张学义,是汉帅的干亲。”冯占海把张学义叫到一支所谓的骑兵团前面,张学义拿眼睛大概一扫才不到两百人,最多是一百八十人,怎么这也算一个团。

士兵们热烈欢迎,张学义尴尬的看看一百多人回头问:“冯司令这是一个团?”

“当然那,这是最好的一个骑兵团,无奈我们新兵没招好,战马损失严重所以就剩这点老人,一要有本事就尽管施展,现在部队没断粮就算不错的了,部队给你了你可以自己好好经营,作战计划报备就行,我不干涉你。”冯占海说完走了,他这是考验张学义,如果他有本事,三个月内可以重新把队伍拉起来,要没本事就让他指挥这点人,再不多给一兵一马。

刚穿上东北军军服的张学义站在一群没马的骑兵面前,看看大家军服破烂衣服不整齐,他走到一个佩带中校军衔的军官面前,“你是团参谋长还是团副?”

被问的这个人笑了笑,“您来之前我还代理团长一职。”

“士兵现在弹药有多少?”张学义心说先摸摸底吧。

“每人十几发子弹吧。”团副面带难色,他是发现新团长是个毛头小伙子,是汉帅的亲戚估计也没什么本事,现在他的士气比当兵。

“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团长,卑职张汉杰,汉帅即位那年从东北讲武堂骑兵科毕业,今年二十五岁。”张汉杰立正站好大声回答,他本以为可以震住这个毛嫩的团长。

张学义围着他转了两圈,“同宗兄呀,二八年毕业,毕业前你也吃了几年兵粮,毕业后一年晋升一级军衔,妈个了巴子的还很有‘本事’,十六七岁入伍混了几年就爬这么高,我二八年从家里出来自己带队伍,中原大战我一连灭一团,熬上中央军的上校还混成委员长的侍从,你打了几天仗,九一八那天你杀了几个鬼子,我在江桥边跟鬼子数万人玩命时候你还没参加过大仗吧?我在双城团山子救宫长海、姚秉乾你在那呢。好了说正事,我宣布几条新纪律。”他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及红军的三大原则、三大任务基本换了个说法当成新军令亲自传达给士兵,随后把张汉杰单独叫到团部里说话。


“小子,想不想发财当官,想不想自己部队兵强马壮?”张学义回到团部盘腿坐在炕上问张汉杰。

“怎么不想,没钱根本提不起士气。”

“大家军事素质如何?”张学义又问。

“鄙人讲武堂毕业,练兵一向认真,请团座放心。”

“好,部队行我就有底,咱们现在子弹太少咱们带几个人去搞点,全团还有多少马?”张学义从炕上走下来,挂上自己的日式指挥刀和手枪戴上帽子就准备走。

“就三四十匹马,还都是笨马,怎么搞子弹去。”

“管不了那么多,就带有马的一个连,四十个人足够,现在我带你去搞枪支弹药和钞票,顺便招点兵,部队的武器人员马匹辎重必须齐全,不全怎么打仗,跟我走,一切听我的我见了汉帅多说你好话就是。”张学义现在可以用他大哥拉拢人,东北军可是旧军队,跟红军不一样,对东北军军官搞反封建反官僚教育太难,只能用官和钱拉拢。

“好,我跟你干。”张汉杰感觉攀上高枝得到团长许诺,高兴的背上双盒子炮和步枪马刀出去集合队伍。

张学义心想冯占海,你缺兵、钱、粮、弹,我可什么也不缺,他骑上一匹好马就带了一个只有四十人的骑兵团警卫连出发了。

“团座我们去那?”副团长张汉杰也不知道开离驻地要执行啥任务。

“先保密,不过你先告诉我周围那没东北军驻扎,有自己人的地方我不去。”

“大部队全在方正,嘉信子(村镇地名)就没自己人,但是估计有侦察兵。”

“好,我们就去那。”张学义一打战马骑马就奔南边跑了,张汉杰带兵急忙跟上,不过他也一脑袋迷糊不知道团长怎么发财。


“前边就是嘉信子。”张汉杰骑马跑到一个小镇外先停下马来。

“好,派三十人包围最大的那家财主家,然后带十个人跟我进去,我要征粮去。”张学义骑马就进了镇里

部队到了一家地主家的大门前停下,“团座,他们交了抗日捐了。”

“没让你跟我说这个,跟我进去。”张学义跳下马带着张汉杰以及十个警卫全进了地主家的院子,因为在这里没鬼子所以财主放松了警惕,东北军一向跟他关系很好所以他一点没防备。

“您是那位,怎么随便闯进来了?”地主家的管家带着几个护院把几个穿装的后生挡住。

张学义一把抓住管家的领子,“叫你家主人带所有人集合,否则我不客气了。”他说着把王八盒子手枪拽出来。

“团座,不能这么粗鲁。”张汉杰企图阻拦。

“你把家伙拽出来,一会他们的人出来我看着,其他人进去搜查,我要全部的人全集合。”张学义开始按照以前的工作方法发财,先是跟地主要然后是释放仆人做自由人,其次是烧借条发地契分土地,最后打死财主。

张学义指挥调度十分熟练,张汉杰一看他那一套立即知道他是老胡子,老土匪出身,说话那么利索瞬间就把地主的护院给解除了武装,马上缴获十支毛瑟98K型步枪和四支崭新的盒子炮,地主不舍得平时让手下打枪所以枪新子弹多,没几分钟时间高利贷的借条在财主家大门口当着看热闹的百姓就给烧了,随后把土地分给没地的农民,最后张学义看了看地主交出来的钱和枪,“妈了个巴子的,你他妈的不杀穷人不富,你的钱都是剥削乡亲的,你要想活把剩下的钱都拿出来,金子银子我都要,国难当头你他妈的积攒钱财粮食送鬼子呀。”

被捆绑起来的地主被劫后有气无力的说:“真没钱了。”其实他想活下来然后找冯占海告状去,不过张学义不给他机会。

张学义把看热闹的穷人全叫来,“乡亲们,你们帮我的兵把他家给我刨一遍,再找出的钱我对半分,警卫班,进去给我搜,拆房子推墙挖地你们随便,找到钱晋升一级,发双饷。”

张汉杰一看这是抢劫,明火案,他胆子太大了,想劝说但是看到从财主家搞来的钱和子弹他也什么不说了,有钱有枪日后前途无量,在地主家墙外墙上警戒的东北军也发现新团长果然有手段,一下搞到这么多钱,从九一八到现在都没发过军饷,看来这次可以赚回自己的那份钱,当兵的自然不反对,反正穷苦出身的兵看见打土豪分田地不但不反感而且还有赞同的意思,都想什么时候带团长回自己家去,把欺负自己的地主也干掉了也分点田种。

地主被张学义气的当场死过去,地主婆也被气死,张学义走到几个保镖护院的家伙面前,“你们吃财主喝财主的,放你们的生肯定你们要报复,因为你们没了生计,你们可能去冯占海司令那告发我,或者当汉奸拿到枪找我麻烦,按我以前的规矩财主家的人一律全部枪毙,保镖护院全部枪毙,斩草除根,可是现在国难之时我想招兵,但这么做你们混进我的军队万一当了我手下之后打我黑枪怎么办?我看为了防止报仇必须杀你们,有本事心黑了我也不要。”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几个保镖磕头求饶。

张学义问看热闹的穷苦百姓:“说软话找活路那,他们这些人平时依仗财主和他们的枪做过欺负大家的事么?”

“有,绝对有,仗势欺人的那都有,看这是他给我打的。”一个穷农民跑出来脱掉棉衣露出身上的伤,“求长官做主那,天下那有不欺负穷人的地主和爪牙,天下乌鸦一般黑那,请长官为乡亲报仇,长官给我们分地帮我们免了高利贷,我们终身不忘长官恩德。”请求杀掉恶奴的声音占了主流。

“天意是什么,是民心,看懂了没。”张学义扭头说教了张汉杰几句提着日式指挥刀连续把几个保镖和地主家的人给宰了。

“长官英明,为我们报仇还赐予我们土地,大恩大德终身难忘。”杀完地主老财恶奴家丁后一群穿着补丁落补丁的穷苦百姓立即给张学义、张汉杰磕头。

“布都分给你们这些穿破衣服的人了,回去做套新衣服,好好种地,不兴当汉奸那,谁当汉奸我回来收他们的地杀他们全家,回去好生过日子去吧。”张学义今天发了横财,搞的钱一分没给穷人花,搞来的粮食布匹分给困难群众一部分没多分,毕竟现在部队缺钱,在这里钱可以通神。


打劫以后张学义带了几辆地主家缴获的大车,拉着粮食,手下警卫班的人换上新毛瑟步枪,得意的骑着马继续行军,粮食布匹送回大营。骑兵团从九一八后到现在拖欠的军饷也发了,多余的钱上缴冯占海一点堵他的嘴,换下的旧枪用来接济其他兄弟部队,骑兵团士气大增后张学义不知疲惫的连夜带兵去了中和、庆阳。

现在做的跟今天一月份干的一样,只是助手换成职业军人张汉杰,第一笔生意做的时候张汉杰怒气冲冲说他败坏法纪有损军人形象,第二笔生意做好了以后张汉杰多拿了一年的军饷,等于团长把他的工资按正团级工资发到三二年底,打地主的时候张汉杰不再阻拦发怒而是表情冷漠看热闹,第三笔生意做成张汉杰拿到笔跟班小费后他表情变的木纳,对团长的胡作非为并不看也不管就站一旁,第四笔买卖做完他腰包鼓的要破的时候他脸色也变好面带红润之色,高兴的跟团长谈天说地,打地主时候一马当先,枪毙地主和保镖时候积极主动。

他们行军的队伍后边跟的新兵也多起来,包括冯占海三个旅的辎重营也跟着他们,等搞到粮食各自送回本旅以解燃眉,骑兵团的人枪也全换成新缴获的毛瑟步枪,班长以上全部指挥员换上崭新的德国造大镜面,才不用国产的自来得盒子炮,马也逐渐连抢带买的换成好马,士兵的身上不见了补丁全是一色新军装。


三月底张学义、张汉杰带着一千多人的骑兵团返回司令部驻地见冯占海。

“报告司令,我回来了。”张学义腰带上多了两支枪牌撸子,见了司令满脸堆笑。

“你笑个屁,告你的人有一个连了都。”冯占还正在思考如何应对前来围剿的伪军,可张学义一连给他捅了一堆马蜂窝很多人在告他抢地主家的东西。

张学义把一布包金条拿出来放桌子上,“司令,我拿着怪累的,您拿去买枪弹粮食发军饷吧,我背来一躺也怪累的,我坐下了。”他厚着脸坐在炕边上很随意拿杯喝茶水。

冯占海一看是几十个小金砖大金条,眼睛都睁的牛眼那么大,怎么回事,这是钱,你见过这么多钱?反正冯占海没见过,根据三一年春天的价格,他面前的一包金子足够卖十个县长当的,这是很多的钱,要在三一年前有这么多钱他可以买个最肥的镇守使当,可以升中将,东北军的成分主要是官僚式的军官,那有几个清廉的,爱国是爱国跟清廉没关系,马占海还抽大烟去小老婆五六个,冯占海现在缺军费,这钱可以解决大问题,至少购买粮食的话可以让一万人吃到今年底,九个月的军粮全解决了,钱是好东西那谁不喜欢,为国家玩命这么久该有钱奖励自己,他顿时不提张学义抢劫的事,脸上立即阴转晴露出笑容,“不要欺负百姓就行,听说你把田分给百姓,对百姓一点冒犯没有,国难当头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人,你招的兵训练的如何?”

“正在加紧操练,我想争取三个月时间训练他们,可以参战的部队只有一百人,其他老兵抽去训练新兵,不知道司令是否愿意?”张学义不想驱使什么都不会的爱国青年送死在他们成军前决绝带他们参战。

钱可以通神,冯占海看着金子脑袋都不转,“好,你带一百老兵参加就可以,新兵不用参战,你下去休息吧。”

张学义偷着乐了一下从司令部跑出去,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的团部。


骑兵团的新兵宿舍里,直接被提升成排长的老兵正在给一群刚穿上东北军制服的农民子弟兵讲武器使用以及军队内部的制度,另外老兵根据团长的意思,也讲述官兵平等、军民互助、瓦解敌军这三条政治原则,以及军事民主、政治民主、经济民主等三大民主,另外不准打骂士兵禁止战地以外枪毙逃兵等事项也讲给新兵,还包括不拿群众东西等八项注意,全部灌输到新兵脑子里,只要这样训练张学义的部队以后绝对是跟自己站在一边的,只有用新的纪律新的思维才可以训练出新的军队,可以训练出红军那样能打的部队。

张学义围着宿舍转了,张汉杰跟在他身后,听了听夜间讲座他提醒道,“团长,这不会让上级说是搞赤化吧,这可是杀头的。”

“那句话是赤化了,我讲的三大民主是民国的民主主义的延伸,是国父倡导的三民主义,官兵平等才能拉拢人给你打仗,你把兵当成用人下人奴才,人家凭什么为你死,凭你欺负过他?不讲军民互助那就四处抢穷苦百姓的东西?好容易熬成富弄再被我们整穷了,这缺德不?杀地主是因为他们欺负人,而且不行仁义,他们不是错在有钱,很多乐于做慈善事业的地主我动他根儿毛了?再说了军饷和菜金我都公开了,基层军官没机会捞钱我另外有合法奖金,在我这里喝兵血吃空额行不通,贪污也不行,老子就是崇拜包黑子和张居正,你看不惯带上你的钱滚出爷爷的地盘。”张学义讲完道理居然还拿砸张汉杰饭碗的威胁他,他可是从中得了巨大经济利益的。

张汉杰知道,搞来的钱虽然团里大把大把的花钱,但是大头还在团长手里,即使花光了只要有他在钱就有的是,现在自己站在摇钱树下,说什么也不能离开这个摇钱树,“是团长说的是。”

“你别拍我马屁,我非职业军人出身,很多地方的事你该做,训练主要给我抓拼刺刀、投手榴弹、步枪射击、规避炮火这四大技能,现在马还不多,先把他们练成步兵再说。”张学义说完甩袖子走了,他才不放走这个武秀才呢,有他在自己至少不用抓军事训练,只抓管理就可以,自己就忙于培植亲信,其他的让他管去。

骑兵团的形式逐渐好转,发了拖欠半年多的军费老兵无不愿意为团长卖命,新兵训练工作正常展开,可黑龙江省的局势逐渐恶化,汉奸于琛征,也就是第一次攻打哈尔滨的和在双城团山子伏击宫长海的这个吉林剿匪军司令,再次带兵向冯占海部杀了过来,汉奸的军队可比抗日的军队多,所以敌人有绝对兵力优势包围冯占海部。


' ;&,"vIE' ;&,"0
回复主贴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查看原帖 铁血首页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款国产军事模拟刚刚曝出就被美日封杀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