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三) 《1》

腾飞的欲望 收藏 0 0
导读:旧日帝国梦 (三)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这任永道为何坚持不肯让郑武国加入他的队伍呢?真可谓冤家路窄。原来他是当年军阀毕端成的外甥。毕端成虽是跟袁奎仁部队交战,但整个战役都是郑武国一手指挥的,而且毕端成不得全尸而死。任永道便将仇恨都集中到了郑武国身上。他当然不能容留自己舅舅的仇人在自己的队伍里。当然这些他不能说出来,就只好找种种理由来拒绝了。 郑武国一路上想:现在当务之急是抵抗日军的入侵不必将时间浪费在加入什么党派上。但又要 用什么方式抗日呢?仅靠自己单枪匹马显然是不行的。对了,东北那不是有抗日救国军之类的队伍吗?既然其他途径行不通,自己何不到农村也组织建立起一支抗日队伍来?

现在日军占领了东北三省,要抵抗日军,最好到与东北三省交界之处找机会。但是,自己与当地民众互相都很陌生,如何打开局面?他们会信任自己吗?但转念一想,当前这样的局势,各地民众都很痛恨日本人的入侵,自己再用一番言语加以鼓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主意既定,郑武国就乘火车北上直到热河省。在热河东南部的一个小县城下了车后,他就朝县郊外走去。在一条大路上走了一个多时辰,才见到一座满大的村庄。此时郑武国感到很有些累了,口也很渴于是他来到一座小院前敲门。少顷,门开,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长得高大健壮的小伙子出来问道:“先生,您是谁?有什么事?”郑武国道:“我是路过的。我口很渴,讨碗水喝。”那小伙子打量了郑武国片刻,似乎在判断对方的品性,之后他往旁一闪道:“请进。”

进入院内,才看清这小院不大,一堂两厢,两偏屋,周围筑土为墙。进入堂屋,那小伙子请郑武国先坐下,就叫道:“翠姑,砌两杯茶来!”不一时,有个女人端了两杯茶出来。小伙子待郑武国喝了几口茶后,问道:“先生贵姓、怎么称呼?”郑武国见这老实厚道,便道:“我姓郑,原名鸿仕,后改名叫郑武国。”小伙子听后思索了片刻惊讶道:“您就是郑叔叔吗?”“你认识我?”郑武国惊异地反问道。“我虽不认识您,但常听家父提起您的名字,不知是否就是您。对了,请问您二十几年前是否救过一个被洋人追打的种菜农民?”郑武国沉思了一会儿,道:“恩,是有这个事。他叫王永平。难道他就是你父亲?”“正是,王永平就是家父。我叫王祥,我还有个大哥叫王瑞。”小伙子激动地道。郑武国听了点点头又问道:“那么令尊``````”我这就请他出来。”小伙子激动地说道。

不久王祥和一个老汉走了出来。只见那老汉一副农家打扮,步履矫健。他紧行几步道:“郑兄弟,是你吗?真的是你吗?”郑武国忙站起来道:“是我,王哥。”

双方落座后,王永平感慨道:“二十多年了,我时常想起兄弟你,想受你恩德未报,心里总觉得不安。不料,今日兄弟你凑巧来到舍下,真叫我高兴啊!”郑武国道:“是啊,我也觉得很巧,竟在这见到王哥你。哎,我记得你当时不是打算搬到南方去吗?怎么现在反倒更往北了?”王永平道:“嗨,也不知是托了你的福还是怎么的。我当时是打算到南方去的,但刚出发没多久,碰巧遇到我的一个老乡。他那时在开平做官。他问了我原委后就让我随他到开平弄个小差事干干。我到了开平后觉得自己吃不了官家饭,还是自种自吃塌实些,就又操旧业,种菜卖。后来有了些积蓄,便在此置地建房定居下来了,这里叫小屯村。我的大儿子王瑞倒在开平做着个不大不小的官,我也说不清叫啥官。孩子他妈想大儿子,十几天前去了开平,说要住在那,不回来跟我受苦了。现在我在这自种些庄稼,大儿子又不时寄些钱来,日子倒也悠闲自在。”说完这些,王永平又叫道:“翠姑,你出来一下。”

那叫翠姑的女人出来,王永平对郑武国道:“这是我的二儿媳妇叫翠姑。”他又对坐在旁边的王祥道:“祥儿,快起来,你们两口子给恩人郑叔叔见礼!”王祥马上起来和翠姑一道跪在郑武国面前。慌得郑武国立刻将他们拉起来道:“别这样,快起来!”他又对王永平道:“王哥,你这是干什么?都二、三十年了,那点小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行如此大礼?”

王永平问道:“兄弟你因何到这山乡僻壤来?”郑武国用三言两语说了一遍自己的经历。最后道:“说来让王哥见笑,我这单枪匹马的到这人地生疏之处是准备抗击日本人的。”王永平叹道:“这有什么可笑的,这是一种悲哀。那些当官的都是自私的,从不为国家和民族考虑,徒叫欲思报国的志士空怀壮志而英雄无用武之地。在义和团时,我也领教过这种感受!”

时已是中午,王永平让郑武国先吃了午饭再说其它。不大会儿工夫,翠姑就将饭菜摆上桌来。众人及从村小学回来的王祥的儿子一起吃完了饭。王永平和郑武国两人又叙谈起来,王祥陪坐一旁。

王永平问道:“兄弟你说你来这是想打日本鬼子?”郑武国道:“是的。当今时势危急,日本人已占领了东北三省,以他们的野心,必不会满足于只得到这几个省。国民党政府又抱不抵抗主义。日本人必会得寸进尺,继续侵占中国领土。这热河省当然就首当其冲。所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得做好准备抵抗日军的入侵。”王永平想了片刻道:“可我们这些庄稼汉一没有武器,二不懂打仗,要跟日本人打,能行吗?”“首先我们要先苦练杀敌本领。武器可先打造些刀械。然后偷袭日本人,夺得一些枪支弹药,再跟他们打,如果打胜了又夺得一些武器。似此下去,队伍逐渐壮大,还不能抗敌吗?”王永平点头同意他的说法。郑武国又道:“我倒是更担心,我一个外地人村里人会不会对我心存疑虑,对我的建议丝毫不理会?”王永平忙道:“这个我倒可以帮上忙。我来到这二十多年了,跟乡亲们已经非常熟悉,平时相处得也很好。我到时可以帮着你说说。”这时王祥也插话道:“郑叔叔您不要担心。我们村里人都很痛恨日本人的入侵,尤其是年轻小伙子都咬牙切齿的的想去杀敌,但缺一个合适的头领。现在您来了正好,象您这样的军界前辈众人定会十分欢迎的!”

郑武国精神一振道:“是真的?”“是真的!”“那太好了!”王永平道:“兄弟你以后就住在这吧。”郑武国道:“谢谢王哥。只是此后就多有叨扰了!”“别说这样的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