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寡妇门之初露锋芒 第五节 女子别动队的由来

wanhexing 收藏 4 114
导读:寡妇门 寡妇门之初露锋芒 第五节 女子别动队的由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松本倒下了,士兵们欢呼起来,他们拥上前去抬起木英,然后抛向天空。木英真正赢得了人心。如果被解救的战俘开始时是因为木英的身份和救命之恩而听命于她,那现在木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征服了他们。这是一个强权的社会,自从大清朝被推翻,几十年来各种军阀势力轮番统治着多灾多难的中国,谁有实力、谁更加强横,谁就能统治一切,谁就能征服一切,没有信仰的人们不管是官、是兵无论是富、是贫、是贵、是贱都会依附他,听命于他,这种依附并不是真正的信服,人们只是想争取更大的利益或保住即得利益。

兵营里安静下来。谷口的伪军也没有任何反映,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木英没有急于攻击谷口的伪军,她需要先稳定部队,处理好女兵们。她有条不紊的安排善后事宜。警戒监视谷口的伪军、看押俘虏、审讯伙夫。女兵们被带回了自己的营房,男兵们对她们充满了敌意和蔑视,押送她们回访的几个士兵态度十分恶劣,大声吆喝训斥她们。木英还没有想好如何安置她们。为了防止男兵们伤害女兵,师太不放心地跟去护送女兵。一切就绪,士兵们忙碌起来。

慧慈师太回到木英身边,示意她有事要说。两个人走进了松本的房间,点亮了油灯。松本的房间是里外套间,外屋摆放着宽大的办公桌,墙壁上悬挂一张“武运长久”的横幅,北墙边摆放着一个保险柜。

“齐大少,下一步你有什麽打算?”慧慈师太翻看完办公桌上的文件和一摞线装本的书,表情严肃地询问木英。木英不解地看着一本正经的师太撒娇地说:“娘,只有咱们两个人,你还咋这样称呼人家。下一步怎麽办我也不知道,反正先出谷再说。我估计出谷是不成问题的。我现在唯一不知道,怎样安置这帮女兵,张华他们可以自寻出路,但我不知道怎麽妥善安排这些女兵。”

“英子,这几天我也看清了,我也想明白了,你这几天与在双泉庵时完全变了一个人,这才是真正的木英。也许你天生就是带兵打仗的命,佛家讲究因果,任何事不可强求,你千里迢迢回到关内,你父亲本来希望你远离杀戮,过一种安逸的生活,可是造化弄人,你现在不仅家破人亡,而且又被卷进战火中。我原来打算帮你救回金娥,咱们一起回到双泉庵过那种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可是我也为这帮女兵的出路发愁,让她们自己投亲靠友,不说她们说不清自己的遭遇而要被人看不起,就是有人收留,日本人会放过她们吗?如果再次落入日本人的手里,她们不是被杀死就是重新变成日本人的工具。你曾经说过她们如果做了日本人的走狗,那将有多少中国人要被祸害。”慧慈师太理了理思路又说:“佛家讲究缘分,这些女兵也许就是佛祖借助日本人之手帮你训练的帮手。天意,躲避已经没有意义。有她们做帮手,你就可以替清水湾的惨遭蹂躏的妇女报仇了,我早就看明白了,你一天不替那些屈辱死去的妇女报仇,你的心就一天不能够平静。心里埋藏着仇恨,你又怎麽能够快乐起来呢?报了仇,咱们再慢慢帮她们安排出路吧!你现在还得以‘齐大少”的身份面对他们。打仗还是要依靠男人。女人是很难服众,在男人眼里女主事就是‘牡鸡思鸣’,就会坏了大事。如果那些男人知道你是女人,他们就会轻视你,慢慢会背离你,甚至背叛你。我当土匪时,对这点就深有体会。现在先要找个地方安置这群女兵,慢慢收服她们,让她们死心塌地地效命于你。为了防止一不留神说走了嘴,以后我就叫你‘齐大少’。你好好想一想。”师太不再打扰木英。

“娘,我该怎麽办?我只想救出金娥,然后,咱们三人回双泉庵过日子。我想,咱们没有能力保护那些女兵,等安全了,我就把女兵们交给张华安置,金娥咱们娘三就返回双泉庵。”木英没有野心,她觉得这样的安排最为妥当。

“傻丫头。千万必要把女兵交给张华他们安置。你没看到,男兵们队女兵们十分仇视。你把女兵交给他们安置,女兵即使不会有生命危险,她们的命运也会更惨。当兵的哪有好人?孩子,听我的话。你应该担起责任,暂时拉住这支队伍。这样才能保护好那些女兵。当然,救出的男兵也不能放走,打仗还得靠男人。现在他们都听你的话,现在,拉队伍最合适。”师太压抑已久的雄心开始复苏,她是一个经过风浪见过世面的女中豪杰,出家当尼姑只不过是当时的无奈之举。为了胜似女儿的木英,师太替她规划未来。

“娘!我没带过兵,不知道咋管他们。我看,咱们还是回双泉庵吧?”木英还有些犹豫。

“不会可以学,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带兵打仗。再说,你今天的表现,就像一个将军,筹划得当,指挥若定,男兵都服你。”师太见木英还再犹豫,就有点威胁地说:“你没有退路。不把两拨人合在一起,大家都会有危险。女兵可能会被男兵卖掉,以她们的遭遇,他们会被卖到妓院,你忍心看她们再受罪吗?再说,鬼子如果找你报复,你手里没兵没抢,你怎麽自保?还有,你一直想替清水湾人报仇,可如果没兵,你又怎麽报仇?”木英不是没有担待的人,听了师太地分析,决定暂时拉起队伍。


从小养成的习惯很难改变,师太的眼光盯在保险柜上。她轻轻走过用手抚摸密码盘,然后从兜里掏出工具聚精会神的研究起来。“哒”的一声,保险柜的锁打开了,师太长出一口气,她掩饰不住喜悦轻声地自言自语:“日本人的东西也不过如此,没有难得住我的锁。”说完不好意思地瞟了一眼木英,见她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伸了伸舌头,马上收起笑容,打开保险柜的铁门翻看里边的东西。

“英子,不,大少!你看,这都写得是什麽?也许会对你有用。”慧慈师太从保险柜中拿出几个写着日文的本子。木英接过来一看,见一个本子上写着《寡妇门》副标题是《女子特别行动队的构想及训练》,另几个本子上写着《组织、训练纪要》,其他的本子则是记事本。木英始终不明白鬼子为什麽要训练这些女兵,好奇心驱使她想从这些本子中找到答案。

木英打开副标题为《女子特别行动队的构建及训练》的小本子,只见扉页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胜过三千毛瑟枪”。里面的内容分为五部分:《中国寡妇的社会地位》、《女子行动队的作用》、《怎样组织、训练女子别动队》、《女子别动队如何实施谋略、谍报》、《女子如何做男人的“归顺”工作》。

木英看到松本鬼子在《中国寡妇的社会地位》中写了这样一段话:苦难深重的人类中,妇女是最苦难者。苦难深重的妇女中,中国寡妇是一切苦难者中的最苦难者。中国男人不强迫寡妇自杀,但他们用贞节牌坊的方式诱惑寡妇们自己选择自杀。不自杀的中国寡妃比殉节的寡妇更苦,她可以不死,没人强迫她。她是自主的,她可以自由地选择生或死。不自杀的中国寡妇比自杀的中国寡妃更惨,她活着,但她是“未亡人”,是活死人。她们被打上不吉祥的烙印,成为婆家做牛做马的奴仆。在社会上也不再享有一般已婚妇女的各种权利和待遇,她们几乎无权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参加婚礼、祝寿等一切喜庆大事都因为避忌而备受冷落与排挤。她这么年轻,就必须忘记自己的性别,过一种无性的生活,但其他人却没有忘记她的性别,她必须抵抗别有用心男人的挑逗和女人永不休止的猜忌与谩骂。当然有些寡妇也会改嫁,一部分没有子女的寡妇的族人为了侵占财产也会逼迫她们改嫁。另一部分寡妇是因为生后所迫,她们必须独自承受的生活压力,也必须直接解决自己所面临的生存问题,比如农作物的耕种。家中没有男人,妇女在农业生产上所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的,她们还要:抚养年幼的子女、赡养公婆、管理亡夫遗产,这些对于她们来说也是十分困难的。公婆处于自身养老的需要,可能会允许自己的寡媳招夫,或者为了财产逼迫寡媳改嫁。无论招夫或是改嫁,虽然生活有所改善,但是“克夫”、“扫把星”的罪名将永远压在她们的心头,她们一辈子都很难抬起头做人。 “寡妇门前是非多”,更加令人难以承受的是社会舆论的压力……

木英对寡妇特别是生活在农村的寡妇的处境了解很深,但是她不明白松本鬼子研究中寡妇的目的,因此又翻看《女子行动队的作用》部分。松本在这部分写到:中国人深谙“以夷制夷”的方略,军部和关东军为了加强对占领区统治,和进一步占领中国,他们不断采取“以华制华”的方略,不断培植亲日势力和训练特务力量。但大部分亲日势力和特务出身于旧官僚和地痞流氓,他们办事拖沓效率低下,忠诚度有限,能力低,素质差。无法真正地为日本人服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