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终生遗憾:当兵八年越境两次未能参加一次战斗

风声水影 收藏 43 19400
导读:[原创]终生遗憾:当兵八年越境两次未能参加一次战斗

终生遗憾:当兵八年越境两次未能参加一次战斗

如果有人问我,你有什么真正值得遗憾的事情吗?------我肯定会回答:当兵八年却没真正轮到一次为国效命的机会,这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从小在部队长大,除了喜欢听老一辈们讲他们打鬼子,打老蒋的事情之外,最能吸引我的事情还有两件,一是到枪械所去玩枪,二是偷偷的把玩老爸的勋章和其他大大小小的军功章。在我们那个年代里,在“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哪个不想象父辈一样成为战场上的英雄啊!

终于,16岁的我穿上了军装,成为了军人。发枪的那天,地方上来部队慰问演出,我主动要求留在营房值班,其实我就是想和自己的枪多待一会儿(“6020139”,这是我的枪号)。大家走后,我一个人在寝室里自己给自己下口令,对着镜子练“预备用枪”动作,把自己练得满头大汗。也在值班的副连长在门外静静的看了我好一阵,后来他对连长说“要是在大比武那两年,七班那个小新兵蛋子准是块好料”。-----确实,我当时心里“潜伏”最深的想法,就是当一辈子兵,超过老爸,扛着比老爸更高的军衔回家!

第一次到国境线上值勤是在鸭绿江边,江对岸就是朝鲜的满埔镇。江那边远远的有一座大山,岩壁上写着两个大大的朝鲜字(老同志告诉我,那是“朝鲜”),山下,驻扎着一个朝鲜的高炮营,据说是个女兵营。好奇心很强的我,老是想过那边去看一看,可是部队纪律很严,要是过去肯定会挨处分,于是,我和几个弟兄就想“鬼点子”:冬天,鸭绿江封冻了,我们就到江面上去踢足球,当然,前提是不能穿军装,几个哥们都是绒衣绒裤,假装不小心放了一个大脚,把球踢过江面中心线。鸭绿江不宽,往往这样一脚就把球踢到了朝鲜那边的江岸边,然后我们就跑过去把球再踢回来。好在那个时候两国关系还可以,朝鲜的小青年也经常到江面上踢球,也经常越境到我们这边来捡“越位球”,大家都不以为意。不过这样的“国际越位球”,我只踢过一次。第二年夏天,我和几个战友到江里去游泳,我又有意的顺着水流游过了“江心主航道”,在朝鲜那边往下游游了一百多米。就这样,我算是两次到过了我们的“友好邻邦”朝鲜,可惜的是-------我一步也没敢踏上他们的土地。

第二次在国境线上值勤是在黑龙江边的逊克县,对岸是苏联,当时我们国家正和“苏修”关系紧张,“珍宝岛事件”才缓和了三年,因此,我们前值分队都是配发的实弹。由于时刻准备打仗,大家都很紧张,到前线之前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每个人的“小包袱”上都写上了家庭地址和父母的名字,重新化验了血型写在领章后面,剃了光头。除了巡逻和夜间潜伏之外,上级还给我们连队派来了两个特招的“俄语系”大学生,教我们对苏军的战场喊话,什么“缴枪不杀”,“举起手来”之类。当然,还要对苏军进行“政治攻心”-----“界哩多利呀~坷依达亚,涅~泼拉~达哇依界,诺维赫~恰列依!”,意思是“这里是中国领土,你们不要为新沙皇卖命了”!值勤小半年,平安无事,除了隔着滚滚的黑龙江水在高倍望远镜里看见过苏军的装甲车、直升机和坦克之外,直到今天,我也想不起苏军士兵的模样,留在记忆中的,只有影影约约的苏军身影!相反,倒是咱们自己国产的“超小型直升机”------蚊子和“小咬”(蠓蚊)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尽管每次巡逻或者潜伏之前,我们都抹上很多“万金油”,但是脸上、脖子、手,凡是身体暴露的部位都遭到这些小虫子无穷无尽的轮番轰炸,咬得又红又肿,痒得挠心!

第三次在国境线上值勤的时候,我已经是班长,是团里为数不多的老兵了。当时的值勤地点是在内蒙阿尔山口一个靠近乌拉牧场的地方,离我们值勤点十多里远就是“蒙古人民共和国”。也就是在这里,我第一次和副连长及全班的战友们“集体出国”,到蒙古国“溜达”了一圈。

那天,我们的任务是沿着国境线由西向东巡逻,全程约20公里。上午10点,副连长带着我们班出发,刚走了一个多小时就刮起了大风,那个风刮的那个大啊,卷起的沙尘暴遮天蔽日,开始还能看见褐红色的太阳,后来就象天黑了一样,七八步远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怕大家被风刮散了,我们都一个拉着一个的武装带斜着身子和大风叫劲。开始,大家还合计着停止巡逻,回到连队的值勤点去,可是强大的西北风使我们放弃了这种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想法-----尽管大家尽量靠拢抱团,可还是被大风推动着踉踉跄跄顺风小跑,身边一团又一团的“猪笼草”飞过,黄豆大的沙砾打在脸上让人根本睁不开眼-----就这样,我们也不知道被风逼着走了多远。直到下午5 点左右,风才略微小了一点,影影约约的,我们发现前边有几座房子,还有灯光。我们大喜过望,总算是有人家了,可以避一下风了歇口气了!副连长带着我们跌跌撞撞的向房子走去-----突然,副连长压着嗓子喊了一声“卧倒”!大家听见副连长紧张得嗓音都走样了,赶紧趴在地上。我们一下子都明白过来了:狂风卷着沙砾扫平了国境线上的一切标志物,我们已经在风中挣扎了7个多小时,谁能说清楚我们现在还在自己的国土上吗?!如果误入别人的国土,我们可是荷枪实弹的军人啊------绝对是真正的“武装入侵”!大家顿时都吓坏了。副连长和我,副班长一起商量了一下:先让大家往后爬,离房子越远越好,先隐蔽起来。副连长带着我和战士小李往前爬,去侦察一下情况。一旦发现我们三个出现意外,大家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往反方向撤离,向部队首长紧急报告。说实话,当时我心里紧张极了-----爬到房子跟前,副连长让我和小李警戒,他自己一个人沿着一条土埂向前靠近,趴在窗口上向屋子里张望。不一会,副连长爬回我们身边,示意我和小李“快撤”!我们三个开始还是趴在地上爬,爬了一阵,副连长一挥手,我们就猫腰小跑到了战友们隐蔽的地方。副连长连汗带土抹了一把脸,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妈的,我们跑到别人的地盘上来了”!见大家灰头土脸的看着他,副连长又说了一句:“那房子里是蒙古兵”! 大家趴在地上,一下都傻眼了,怎么办?祖国在哪个方向?(这个时候,“祖国”两个字是那么的清晰亲切)。还是我聪明,我问副连长:刚才你注意没有,他们房子的门是向哪个方向开的?副连长一下就懂得了我的意思:在北方高纬度地区,房子的门和窗户一般都向南开,好更多的晒到太阳------门对着的方向就是我们自己国家的方向!

于是,我们在副连长的带领下,向南,向南,斜扛着风头又开始一轮“奔命”式的狂奔,谁也不敢掉队一步!水喝光了,干粮咽完了,大家都不敢停下。直到晚上8点多,风停了,我们才从几个骑着马出来找羊的老百姓那里知道:我们已经实实在在的回到了中国的地盘上!

下半夜两点多,出来寻找我们的部队和边防民兵才和我们联系上,用拖拉机把我们这一帮累散架了的兵送回了连队驻地。团首长和几个作战参谋拿来地图让我们回忆这次“巡逻”的路线和经过,最后得出结论:我们被狂风和沙尘暴卷离了原来的巡逻路线,至少进入蒙古国境内10到15公里!

妈妈的!现在想起来都还后怕-----要是让一阵风给刮到别的国家去当了“侵略者”,那不是太冤枉了吗?英雄当不成,弄不好还白白搭上一条小命,亏不亏啊?不过还算好,由于我们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对方也没发现,上边调查了一阵也就不了了之~~~

唉,后来,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前10个月,我离开了我心爱的部队,回到了地方。84年,我留在老部队的几个战友到老山前线参加“轮战”,我专程赶到云南前线去看了他们,喝了一顿大酒-----可惜,我已经不是军人,失去了冲锋陷阵,为国效命的资格!

遗憾啊,当兵八年,没能赶上一次参加战斗的机会。我想,要是下一辈子还有可能,我还会参军扛枪,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再当一次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