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九章:敌人之路(四)

红色猎隼 收藏 10 20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九章:敌人之路(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黄昏时分的孟买,美丽而显得有些忧郁。此刻她往昔如印度纱丽般的繁华已经被刚刚过去的金融风暴无情的撕去。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只是她的满目创痍而已。依然在运作的电视台里反复播放着那些仿佛在昨天还鼓吹印度经济奇迹的经济学家们“事后诸葛亮”的见解。“印度的经济是一个薄弱环节。它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经历着过热,7%的通货膨胀率已经相当接近于GDP增长速度。过去两年,印度主要城市的土地价格涨到了原来的3倍。孟买的房地产价格两倍于上海,但印度的人均收入只有中国的一半。孟买股票市场的市净率达到了5倍,是所有新兴市场均值的2倍。印度存在着巨大的资产泡沫。”

在刚刚过去的金融风暴之中,一直被视为印度经济主要动力的软件行业一落千丈。在那些欧美企业对印度软件人才趋之若鹜的时代里,在美国硅谷2000多家新崛起的移民高科技企业中,有近20%是由印度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创办的。如今已有许多印度理工学院的毕业生跻身于美欧电脑、金融等领域,并在一些跨国公司执掌权柄。许多学生还未戴上学士帽,就已被国际大公司抢先“预订”,大多数学生手上都捏着好几家公司的邀请信。但此刻他们却不得不面对失业和破产的危机。许多一度鄙视硅谷,放弃在欧美高薪职位的人,叫嚣着要将印度建设成为世界软件业中心的IT精英们此刻也不得不到处奔走,以谋求着一个去海外谋生的机会。

不过显然为时已晚,不仅是在印度国内,大批在海外效力的印度IT人此刻也已经陷入了困境,屡屡在全球到处碰壁。以至于媒体惊呼印度海外IT人才在全球范围内,正开始遭到当地政府、员工和工会组织的联手排挤和歧视。一场针对印度IT人才的全球性的冬季正在逐渐到来。

不过夜总会里却依旧灯火辉煌,在昏暗的灯光下失落的印度富豪用纸醉金迷来摆脱残酷的现实。既然他们和印度的未来都已经变得不再光明,那么就在这个国家毁灭之前,尽情的享受活着的乐趣。数十位身着纱丽的女孩在迷幻的灯光下放浪着形骸。喝的烂醉的印度富豪们隔一会儿就漫天撒钱,只见灯光下满天都是花花绿绿的卢比,如天女散花般飘落,而他们面前跳舞的小姐们纷纷蹲下捡钱。比起丢进印度股市之中血本无归的身家,这些钱至少还能博的佳人一笑。

此时一辆出租车在夜幕下的街头飞驰着,霓虹灯已不再眩目,此刻点亮孟买夜空的是一团团由“湿婆军”操纵的暴民到处施放的劫掠之后。车在一条冷清而黑暗的大路旁停下来,片刻之后在幽暗的街角里转出一个瘦削的皮条客,向车子里的客人兜售着紧跟在他身后的三个女孩。无力的路灯之下,只能看出三个女孩身材不一,肤色也有深有浅。唯一相同或许只是那眼眸之中流露出的迷茫和稚气而已。

车子里的乘客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还是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几张崭新的卢比递给一脸献媚的皮条客,随后拍了拍司机的坐椅,车子便继续向前奔驰而去。最终抵达了他此行的终点—曾经不可一视的印度工业帝国—塔塔集团的总部—孟买大厦的门前。此刻这座一度风光无比的大厦和孟买这座城市一样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荣光。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从每一个楼层的里散发出来,宛如墓地中的幽灵鬼火。疲惫的客人从出租车上下来,抖擞了一下自己有些萎靡的精神,向着属于自己的领域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几个留守的保安晃着手电来到了门前,他们以为又是那个被辞退的员工不甘心离去,想回来靠着搬走公司办公用品来应付明天的生计。但是当手电的光束照射在这个不速之客的那熟悉的脸旁时,他们几乎在刹那之间都愣住了,他们看见了什么?或许是那微弱的希望之光吧!大门为他打开,大楼内所有的灯光也在瞬间点亮。重新恢复了生气的孟买大厦仿佛一座灯塔照亮了孟买这座正坠向深渊的港口城市。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上帝的话,那他终于回到孟买。

突然点亮的灯光,让正在顶层的办公室里正享受着堕落的欢乐时光的贾姆.塔塔倍感不快,借着酒精的作用他粗暴的推开了埋首在他双腿之间为他带来快乐的那个宝莱坞的当红女星。胡乱抓起桌上的电话,在几次失败之后,才接通了保安部门的电话。“你想一样被炒鱿鱼吗?谁让你开灯的,我已经说过了,除了过道之外给我把所有的灯都关上。”贾姆.塔塔用咆哮的音量对着电话释放着自己的不满。但是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保安部经理支支呜呜的回答,还没有等贾姆.塔 塔听清楚对方究竟在说些什么,他面前的办公室大门却意外的打开了,而缓缓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他朝夕思念的亲哥哥、塔塔集团真正的掌门人—赖斯特.塔塔。

“哥哥!你,你回来了!”在这个刹那,依旧接通着的电话话筒从贾姆.塔塔的手中迅速的滑落。惊讶和喜悦如一阵温暖的海风扫尽了在金融战场上战败的所有阴霾。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变化?印度和孟买的明天是否会真的毁灭?这一切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亲人在这里最终欢聚一堂,塔塔的双子将并肩而立,迎接所有的风雨的洗礼。

“你先回去吧!我想跟我的弟弟单独聊聊!”赖斯特.塔塔对着仍趴在弟弟脚边,赤裸的展示着自己诱惑身材的女星微笑着说道。这种充满信心的微笑此刻在孟买和印度的大部分地区已经再难寻觅了。当送走了这个令人过目难忘的女孩之后,赖斯特.塔塔依旧微笑着拉过一张凳子在弟弟对面坐下。“不好意思,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对于弟弟在金融风暴中的一系列决策和最终的失败赖斯特.塔塔显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他并没有任何责怪贾姆.塔塔几乎毁灭了自己家族五代人辛苦创立的百年基业的行动,相反他更多责怪的是自己。如果当时自己在孟买,或许这一切本可以避免。

“不,是我的错!”贾姆.塔塔痛苦的回避着哥哥诚恳的目光,在金融风暴之中他筑下的大错此刻或许已经难以避免了,此刻塔塔集团已经失去了80%以上的流动资金。而在全面的萧条和国际制裁的影响之下,集团旗下91个企业,包括信息及通讯、工程、材料、能源、消费品、化工品及服务业7大类领域的所有的公司都面临着全面的赤字。贾姆.塔塔不得不采取“休克疗法”来拯救自己的家族王朝,他一方面开始大范围的裁员,一方面在国际市场上抛售公司在扩张阶段所持有的国际生产企业的股票。但即便如此,塔塔集团的未来仍不容乐观。特别是最近新德里政坛的变数正成为压垮塔塔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

印度国家紧急状态委员经济顾问团的首席经济学家—贾达夫博士正在阿卜杜尔.卡拉姆总统兜售他的印度经济振兴方案,而第一刀便将落在塔塔集团等家族大财团的身上。贾达夫博士建议印度政府以行政的手段全面无偿接受这些家族财阀旗下的企业,将其专为国有经营。这样作虽然之一种杀鸡取卵的极端行径,但是却可以保证印度经济在目前的危机中仍能正常运转的唯一办法。依靠着这些财阀数代的积累,印度政府仍能维持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顺利转入下一个阶段的战争或者国家经济恢复期。虽然贾姆.塔塔也曾试图用塔塔集团常年维系的政府人脉来阻止这一法令的实施,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切都已成定局。在阿卜杜尔.卡拉姆总统的政府之中,已经没有了财阀们所支持的政客的身影了。

“其他家族的情况怎么样?”赖斯特.塔塔对一切都表示出空前的冷静,他取过弟弟办公桌前的酒瓶为自己和贾姆.塔塔各倒了一杯酒,闲话家常般的继续问道。“还能怎么样?软件业的股票一落千丈时,普莱姆基便已经声誉扫地了,他在班加罗尔的公司已经垮了,现在可能连房租都付不起。”被英国BBC广播电台称为“印度的比尔.盖茨”,《时代》杂志“全球最有影响力100人”、印度第三大软件服务商、维普罗技术有限公司(Wipro)董事会主席阿齐姆.普莱姆基曾经因控制着这个价值53亿美元的软件巨头84%的股份长期盘踞于《福布斯》杂志全球富豪榜中。但那些财富此刻已经蒸发成了股市中的水气。

“安巴尼兄弟现在正全力支持着议会里那些政客们作最后的一博。一旦曼莫汉.甘地倒台。他们的情况比我们还要糟糕。” 印度市值最高的私营家族财团—信诚集团的拥有者,号称“印度的洛克菲勒”的安巴尼家族,曾以庞大关系网总左右着印度政府的政策。安巴尼家族总能准确掌握印度高层的喜好,甚至是生日、结婚纪念日等特殊日子。这使家族企业顺利从纺织拓展至石油化工、电信、能源、生物技术等,并迅速成为各个行业的领导者。但是面对阿卜杜尔.卡拉姆这位总统他们显然束手无策,此刻只能依靠和他们利益悠关的议员们在议会大厦负隅顽抗来死中求活了。

“股市垮了,印度的房地产也垮了,辛哈现在因为涉嫌银行诈骗而被孟买警方拒捕了,据说他从银行里挪用了数十亿的资金用来炒作孟买的房价,现在估计他只能作好将牢底坐穿的打算了。” 作为印度地产业代表,印度地产大亨,74岁的辛哈所拥有的地产开发公司DLF凭多个等著名开发项目成为业界巨头。辛哈在正式加入商界之前曾是印度军队的一名军官,1971年,当他加入了岳父的地产开发公司DLF时候,公司业绩开始走下坡路。因为根据1957年的德里开发法,所有的地产开发项目必须通过德里发展局的特批。土地开发逐步由国家垄断,DLF的一些早时通过的工程被禁止。但是辛哈加入后,他的军方背景令事情迅速有了转机,他通过向农场主大量收购土地,DLF甚至在德里郊外完成了庞大DLF城开发项目,成为了目前亚洲最大的私人拥有的城市。他的口头禅是:“眼光和视角固然重要,但真正具有决定意义的是要勇于做看似不可能的冒险。这种冒险精神给予了他无比辉煌的成功,但此刻也将他送入了地狱。

“好极了!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历史机遇啊!”赖斯特.塔塔耐心的听弟弟讲述完每一个印度富豪和财阀家族所面临的危机。当一切最终停止的时候,他竟痛快的将手中的美酒一饮而尽,有些兴奋的说道。这种突如起来的变化,令贾姆.塔塔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哥哥是不是有些神经失常。面对弟弟质疑的目光,赖斯特.塔塔只是报以一个神秘的微笑。“你难道没有看到没有人将在这场变革之中获利吗?如果这样的一场变革只是依靠军队的武力在强行推进的话,那么当军队的支持不复存在之时,这场变革也将最终无疾而终。当然也许贾达夫博士那个白痴,以为自己的变革将会获得那些贱民支持,但我们要让他知道贱民拥有无法主导印度的历史。”赖斯特.塔塔的笑声在孟买大厦顶层的办公室里回荡着。“哥哥,你这些日子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我觉得你正变的让我感到陌生和恐惧呢?” 贾姆.塔塔充满疑虑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亲人,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哥哥在拉贾斯坦的沙漠里被地狱的恶魔所附体。“我遇到了一位天使,不,准确的说是一位公主。” 赖斯特.塔塔的回答仍然是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欢迎来到我的父辈们曾经统治过的沙漠!我高贵的塔塔之子!”当赖斯特.塔塔被陌生的武装驼队敌意的包围之后,这无疑是他听到的最为友善的讯息。这个宛如天籁一般的声音来自于骑在一头洁白的单峰骆驼之上的一个女子。虽然漂亮的真丝纱丽蒙住了她俏丽的脸颊,但是那曼妙的身材依旧让在沙漠中一度无望的赖斯特.塔塔为之倾倒。

“您确信您认识我吗?”虽然感觉到一阵欣喜,但是赖斯特.塔塔仍然有些不敢相信的在这片荒芜的沙漠之中竟然会有人认识自己。他小心的注视着那些身背自动步枪的骑手们,努力镇定自己以便从这些鹰隼一样锐利的眼神之中读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当然!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在《时代周刊》上见到过您的照片,凭心而论,你穿这样的运动服装比那些呆板的西服还好看很多!”赖斯特.塔塔的质疑引来了对方银铃般的笑声。

“我叫萨金娜!来自于久德普尔,是当地土邦的公主,西瓦吉家族的后裔。这些骑士都是我的卫队,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在轻松的调侃完赖斯特.塔塔之后,骑在白色骆驼上的萨金娜公主终于开始自报家门了。虽然自己对历史并没有太多的钻研,但是赖斯特.塔塔对的拉杰普特的土邦贵族还是略知一二的。对于那些这里诸多的土邦贵族后裔的骄傲也有所耳闻。但是在他的印象之中,却一直认定这些土邦的贵族老爷们在经济上已经日薄西山了。很难相信其中还有象萨金娜这样拥有武装驼队的公主存在。

独立前的印度是一个土邦林立的国家,565个大小王公控制着印度1/3的土地,他们有生杀大权,拥有大量财富,生活穷奢极侈。虽然在1947年印度独立后,废除土邦政权,全国统一。但实际上这些大小王公们仍然拥有着种种的特权和大片的土地。在经济上他们依旧可以过着富足奢华的生活。但是在20世纪70年代年之后,印度政府剥夺的这些王公的特权,将他们的资产大多充公。至此,所谓王公贵族的时代在印度就结束了。30多年后的今天,王室后裔的生活也变化万千:有人穷困潦倒,有的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继续印度政坛,而有些人则利用自己的气质更成了宝莱坞的偶像明星。

“看样子您需要帮助!”萨金娜驾御着自己的骆驼趾高气扬的走到了疲惫的赖斯特.塔塔的身边,在落日下眨着明亮的双眸笑意盈盈的说道。“不!其实我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糕!”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萨金娜的高贵和神秘无一不在吸引着他,但是赖斯特.塔塔的理智依旧提醒着他,所有美丽而浪漫的邂逅背后似乎总是潜伏着一头随时能将自己撕碎的怪兽。

“是吗?我只是想提醒您,在日落之后这里将是野狗和匪帮的猎场!你的车子如果还能发动,就快点找个城镇吧!在这片荒原上你的财富并不能保护您!” 萨金娜依旧微笑着,但是一阵阵的无助和恐惧还是令赖斯特.塔塔作放下了矜持,他不得不开口向萨金娜寻求帮助:“我的车子发动不了了!能将我带往下一个城市吗?”

听到赖斯特.塔塔的请求,萨金娜并不没有急着作出回答。在真丝纱丽之下突然传来一声呼哨,她跨下的白色骆驼顺从的快步奔跑起来,而就在赖斯特.塔塔回过神来之前,萨金娜已经从自己鞍桥之上伸出了自己纤纤的玉手,借着骆驼奔跑的冲力,她轻易的将高大的赖斯特.塔塔拉上了自己的坐骑。在拉贾斯坦邦的荒原之上,一男一女乘坐着白色骆驼全速的奔跑着,在他们的身后扬起的沙尘之中数十名骑手正驾御着各自的骆驼,在落日下放声高歌着。

在那被提上骆驼转瞬的刹那之间,赖斯特.塔塔感到自己的心灵第一次被这个女人的飒爽英姿所深深的震撼了。而当两人同乘一骑之后,狭窄的鞍桥之上那一阵阵传来的弥漫在咖喱味之中淡淡的体香以及颠簸之中难免发生的肌肤之亲,更令赖斯特.塔塔为之神醉,直到走出好远之后才恍惚着想起来自己的行李和所有联络工具都被遗忘在了那辆越野吉普车里。

不过懊恼和悔恨从来就不会产生任何的作用,赖斯特.塔塔不得不顺从的坐在萨金娜的身后,享受着难得的离开了城市,第一次真正走进了沙漠深处的奇妙之旅。在骆驼背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这支驼队来到沙漠中的一处无名的小村庄,沙漠中的孩子像是从地底下冒上来,向这些异乡来的旅客讨要食品。无法想像人怎么能够在如此贫瘠的沙漠地带生存下来,还建起了颇具规模的村落。世间一切动物中,大概人是最有生存能力的吧。

萨金娜友善的要求自己的卫队将多余的食物分给这里的孩子,而她自己则驱策着骆驼走上在一个小山丘上欣赏着落日最后的一抹余辉,陶醉在红日西沉、彩霞满天的美景中。站在众多的忙碌着安排营地的卫士和当地百姓中间,赖斯特.塔塔第一次感受到忘记财富、商业和地位一切没有必要的杂念之后,全神贯注的去欣赏美景的快乐。他甚至不再后悔自己相信了那两位占星大师的预言来到这里,因为这片刻的感动已经胜却了人间无数。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