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狼王 第一章伪军争利显“狼”名 (二)

火山王 收藏 0 30
导读:铁血狼王 第一章伪军争利显“狼”名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9/


(二)

天色已经黑下来,警察所是郝铭传的住所,“洪兴馆”叫来得八凉八热的酒席已经摆好。王朗一回来就被推上了首席,头三轮酒喝过,王朗正等着听郝铭传开始说事。

“王兄,我郝铭传跟你不生分。当年你在五十堡三拳打残恶霸姜老虎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多第兄,那时我可是帮你看住姜老虎得手下,我们应该说都是替穷乡亲们出气的。那时我就想和你结交,可是那时我还不成气候。后来我当了乡校的教练后,结拜了一帮兄弟,我知道我这两把刷子比你差远了,想找你时联系不上,心里遗憾的要命。我进城后听到你的消息,那可是真高兴呀!今天能请到你,是神灵保佑,你对我的请客方式可别有什么误会。今天在座的是我的七个磕头兄弟,让他们认识一下王兄,也让他们知道武林高手的样子。”郝铭传说着一摆手又举起了酒杯,那哥几个嘴里说着‘久仰``````’的话纷纷端杯敬酒。

王朗喝完这杯酒说道:“郝兄,客气话别说了。我是一个穷人,这次我妹妹病要治好要花你二百来块大洋,我每年做点小买卖只能养家糊口,一时半会儿还不起。人情不是白来得,郝兄你说要我王朗怎样还,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我王朗能办到的话,决不推辞!”

郝铭传听到这里说道:“那我也就直说了。王兄的功夫身手我现在了解的很清楚,我们哥几个从心里佩服。今天兄弟几个想跟王兄换帖子结拜成兄弟,王兄的岁数肯定比我们大,我们愿意跟着王兄一起干一番大事!”

郝铭传这个人办的事王朗早有耳闻。此人也是穷人出身,以前替富人到乡校(乡校,是韩复渠在山东农村办的自卫团,属于地方上防土匪的武装)顶差,后来当上了教练,拉了一帮人,凭着乡校的枪支形成一百多人的地方势力。77事变后,跟随蓬莱潮水镇有名的乡绅周拥鹤(原共产党员)起义,加入了三军二路。周拥鹤时任三军二路总指挥,郝铭传任第二大队大队长。周拥鹤是革命投机分子,当乡绅时帮共产党作了不少工作。当跟着队伍来到山里后,又受不了革命军队的清苦,特别是党对这支成分复杂的军队进行整顿时,不可避免的处理了一些流氓投机分子。其中有个是周拥鹤的亲戚,他认为这是共产党夺他的兵权。

周拥鹤当乡绅时认识不少关系,他就准备拉队伍去投靠总部在青岛地区的国民党秦玉堂部,他煽动郝铭传叛变革命队伍。1938年9月日军、伪军刘桂堂部从昌邑向东进攻,北海的八路军五支队主力部队到平度、掖县阻击。国民党蔡晋康部、秦玉堂、陈煜部趁机大举进攻蓬莱,周拥鹤趁此机会叛逃。临走时让郝铭传先占蓬莱城,等他站稳脚跟再联络。这也是周拥鹤为抬高身价留的后手,因为国民党各杂牌军对人枪都感兴趣,自己这点队伍拉过去很快会被收编,那时就是光杆司令。索性留在蓬莱,自己去讨价还价,当有了职位和编制就可以在蓬莱老家发展队伍。

这期间,在烟台的日伪军配合向东进攻的日伪军顺烟潍路向西进攻,国民党各顽固派倒也消极抵抗。郝铭传名义上投靠了烟台伪道公署任命的蓬莱县长张余三(兼警备大队长),在蓬莱城站住了脚。日伪军派从东北跟过来的熊瞎子当副大队带一个排的伪军来管辖蓬莱,郝铭传排在熊瞎子后面,当第二副大队,当然不服,又不能明着火拼。想出这个法子来赶走熊瞎子。

王朗想到这里,接着郝铭传的话说:“郝兄,我王朗出身贫寒,身份上配不上你们。再说你现在是日本人的警备副大队长,我更是高攀不上。我从小一听日本人就浑身难受,现在看到日本鬼子恨不得吃了他们。你救了我的妹妹,虽然我被除籍了,但是我领你得人情。你痛快的说我怎样还这个人情,让我当小日本的狗腿子,你干脆剐了我!”王朗说完将杯中的酒一口喝下,不再言语。

八虎高大章听完这话,一拍桌子说:“你妈的穷鬼,给你脸不要!你骂谁呢?找死呀!”说着掏出匣子枪对准王朗。

“老八!把枪收起来。我当大哥的还没说话呢,你要干什么?滚出去!”郝铭传发了火。高大章讪讪的收了枪出门。

郝铭传看到王朗一言不发,坐在那里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笑着说道:“好!骂的好!王兄,我好久没痛快的骂日本人了。我和你一样心里恨透了日本人,我现在在蓬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呢!我不瞒你,今天请王兄来就是商量怎样对付日本人。你不肯和我拜把子不要紧,对付日本人王兄不会拒绝吧?”

王朗听到这里,抬起眼看着郝铭传说道:“好!你说让我干什么?”

郝铭传坐下给王朗筛上酒“来,王兄先干了,听兄弟跟你细说。”郝铭传放下酒杯后说道:“今天在座的都是我的兄弟,我今天也正好给大家交一交底。我郝铭传是乡校出身,是正宗国民党山东政府主席韩复渠组织的保境安民的队伍。虽然小日本来了,韩复渠逃跑了,但我们还是中国人,怎么能和小日本一条心呢?我从乡校拉起队伍后,吃的是蓬莱民众的饷,保的也是蓬莱民众的平安。后来听说共产党对老百姓好,跟乡绅周拥鹤投奔了共产党。去年小日本和汉奸周东华占了蓬莱城,共产党的八路军要攻打蓬莱。我当时在三军二路当第二大队长。攻城时可没有含糊,在今年三月我领弟兄们第一个打进蓬莱城。后来共产党和国民党蔡晋康、秦玉堂部争蓬莱的地盘,老子在蓬莱保卫战中也出了大力。可是共产党不给奖赏不说,还要整编老子的队伍。今年十月共产党派兵围了周拥鹤和我们,捉了周拥鹤,把我们分别整编进八路五支队55团和61团、63团。兄弟之间打架无所谓,共产党还是国民党都打日本嘛!可是共产党整编了我们不保蓬莱,听说要放弃蓬莱城。派我们西去平度、掖县阻击日伪刘桂堂部东进,这样也行,怎么说也是为中国卖命!可是共产党不发枪弹,让我们拿着这百十支老套筒、土枪和大刀长矛去对付日本人的三八快枪,这不是摆明了借日本人得手除掉我们吗?我的手下可都是蓬莱子弟,我不能眼睁睁的送他们去死。幸亏几个弟兄和我一条心,拉出这些人来占了蓬莱城。我是看出来了,这个年头共产党还是国民党谁也不能相信,只有靠自己拳头硬才行。我早就跟弟兄们说了,我们自己发展维护蓬莱的秩序,不管什么党、什么人只要敢沾手蓬莱那就是跟我过不去。”说到这里郝铭传停下来看着王朗。

王朗没有立刻说话,他沉思了一会儿问道:“这么说郝兄是为了蓬莱人着想了?可是现在的伪县长张余三可是日本人委派的,你投靠他难道不算是投靠日本人吗?”

“好,王兄果然是明白人,问的好!我郝铭传名义上是在蓬莱帮张余三,可是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相信王兄的为人,在座的更是信得过的弟兄,我把实底交出来。

我占了蓬莱城马上联系了国民党的蔡晋康,他答应给我三十条‘中正’步枪,不再来抢蓬莱城,和我成为犄角守蓬莱,怎么说他也是国军国民党蒋大总统统帅的部队。我心里也放心不下他,原东北张作霖大帅部的张宗援跟随日军进了山东,张宗援手下的主力赵保原有一万五千人马,在胶县反正。据说国民政府今年大年过后就要委任他为莱阳、海阳、平度等六县十三区总专员和保安司令,据说还要封他当国军少将师长。他是蓬莱六区南大赵家人,我派人和他联络了,他让我蛰伏静等时机。另外他告诉我蓬莱的乡亲于学忠是东北军的司令,马上要到山东担任苏鲁战区的司令官,于学忠将军是我们的老乡,我派人去联络了还没有回话。于学忠将军是少帅张学良的部下,张学良是总司令蒋介石的把兄弟,你说我能背叛他们做日本人的走狗吗?再说我们蓬莱老乡吴佩孚大帅现在是光杆司令,可是死活不给日本人办事,蓬莱的祖辈明朝的戚继光、大清朝的毅军首领宋庆是专杀倭寇的,我郝铭传再不肖也不会投靠日本人。

我跟张余三说了,张余三也答应向日本人要枪给我,并且保证支持我不让日本人踏进蓬莱。我领第兄们混的不容易呀,要保境安民可是还要有枪有炮吧?现在日本人弄个熊瞎子来蓬莱,欺男霸女的,我早看不上了眼了,可是日本人东占了烟台离我们蓬莱一百里路,西占了龙口、黄县离我们五十里路。我手里的枪也比不上日本的三八大盖,不能和他们硬来。我听赵保原的蛰伏待机,不能和他们明着冲突。日本人让我换警备队的招牌,可我还是用保安队的名字。我要用日本人的枪保蓬莱人的安,熊瞎子是外人是来祸害蓬莱人的。这才两个月,他们一伙把兄弟轮奸了三个女人,各说了三房媳妇,是硬逼的。你说我能容下他么?我们中国现在国不象国,家不象家,我只能靠自己发展实力保蓬莱平安。我谁也不信,只信自己的拳头,我感觉得学吴佩孚大帅那样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来保境安民。说实在的共产党北海专署于仲叔、三军二路的政委于眉是老乡,他们也给我捎来信让我去投靠,我反出共产党队伍,不可能再回去了,但和他们还都有蓬莱的老乡情面,我答应他们身在曹营,待机起义,共同对付日本人。可是他们——我知道也是想着我手里的枪呀!

现在熊瞎子来祸害我们蓬莱人,我就想干掉他,赶他走,还不能让日本人踏进蓬莱。我不能和他火拼,要不日本人肯定出兵。熊瞎子觉得他是武林高手天下无敌,非常狂妄,我想打倒他让他滚出蓬莱。蓬莱的事我们蓬莱人说的算,王兄的功夫好请你来帮忙,挤走熊瞎子不让任何人糟踏蓬莱。我保证事成之后,我向高老爷子出钱买地,你家租的地就是你家的,你当我们的大哥领我们干!你要是共产党也不要紧,我们都是对付日本人,对得起祖宗。我郝铭传不说二话,跟王哥交底了,你看怎样?”

王朗听郝铭传一席话,还真不好反驳。自己认识于庄宋天文先生,知道他是共产党,也知道共产党的理念,让天下的穷人翻身解放,觉得是穷人的出路。心里早决定了把命卖给共产党。可是郝铭传这番话好像有道理,总觉得哪里不对,却不能反驳。现在没法请教宋先生,要是对付日本人,宋先生应该支持。索性先还完这个人情,脱离后再向宋先生请教。说道:“好!我帮你对付熊瞎子。这是为蓬莱人做事,我王朗大字不识几个,更不是共产党和那些国民什么党。我不要你买什么地,我早被家里除籍了。我只还你救我妹妹得人情。这二百大洋我卖命还,整不了熊瞎子你另请高手。我王朗尽力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