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七十二章爱发牢骚爱偷懒的飞行员

ddtt 收藏 3 1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七十二章爱发牢骚爱偷懒的飞行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侦察任务完成了,雅茹把详细的报告发回总部,还接到总部的命令,允许她提前回大陆,还能得到一个不短的假期。

她十分高兴,看完电子邮件,把浏览记录全部删除,然后关掉笔记本电脑,舒展的躺在床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林盛知道老婆心情好是有原因的,估计是可以带他一起回大陆了。

“告诉你个好消息,明天我们就能回大陆。”雅茹拿出箱子,收拾着自己的衣服。

“哎,你为什么喜欢这么危险的职业呢,我真怕你暴露身份,你换个工作吧?”目前对林盛来说,最不放心的就是老婆是个职业特工,还是给国家打工的,上边让去那就去那,真是麻烦,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知道了,你就会说这个,不能说个别的,我回去就换。”


偷渡船总是去台湾带的人多,回大陆带的人少但是带的货多,货物里有色情图书、影碟、电子游戏,还有台湾出版的繁体字的书。

林盛和雅茹坐偷渡船到达福建后,在一个小码头上了岸,坐长途车,像自助旅游者一样。在回绥州的路上没少进旅游景点,一路玩着就回到了老家。

在长途车站下了车,雅茹背着旅行包,戴上太阳镜,问:“你先是和我去我家,还是先去你家?”

“先去你家吧,我出去一年多了,如果突然回家,不太方便。”林盛估计回家后会被家人修理,有点不想回,他已经估计到家人知道他给鬼子设计武器的事了。

“那就去我家。”雅茹拉起他的手,向等客的出租车走过。

上了车,雅茹把旅行包放在身边,拿出镜子,打扮起来。

“你别打扮了,我一直觉得你不化装也很好看。”林盛闭着眼睛坐在车上,感受着车窗外吹进来的暖风,好久没回老家,还是这里的空气最熟悉。


坐在出租车上睡了一阵林盛听到老婆的说话声,“醒来了,快下车。”林盛拿着自己的旅行包爬出出租车,看看午后疲惫的太阳。

“我给你父母买些什么礼物不?”林盛揉着睡眼问。

“不用买了,你就是我给他们的礼物,你多陪我爸说说话,他退休早,闷的慌,喜欢聊天。”

“啊?是这样呀?”林盛站在原地发呆。

“走拉。”雅茹拉着他走进一个住宅小区。

这个地方林盛以前就知道,这是单位的宿舍,每套房子都120平米以上,是市政府和还有公安局了什么的国家机关的家属区。以前他假期打工时候骑过三轮车,帮人家拉装修材料,这里刚盖好的时候装修队很多,他骑着三轮车拉着地砖水泥沙子什么的天天来这里。

这里已经建成5年多了,小区内的地也硬化了,还有花园草坪,以前这的地上都堆着沙子什么的,没现在这么漂亮。他被雅茹拉着走进这个小区。他四处张望着,或许能碰见一个以前的顾主,不过这不太可能,谁会记的那个为生计奔波为学费操劳的学生呢?

5年多了,他已经不是那个饿着肚子上学的穷学生,不再靠卖力赚学费。有回到这个自己工作过的地方,心里多了一丝莫名其妙的伤感。


林盛被雅茹牵着手,领到一个防盗门前,他还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雅茹按下门铃,站在门前,等父母开门。

雅茹的父亲打开防盗门,“你回来了,快进来吧。”她父亲见女儿安全完成任务回来总是很高兴。

“我把他带来了。”雅茹把林盛拉进客厅,随手关上门,“我跟你们说了很多次,这次把他带来了。”

她把林盛推到父母面前,林盛见陌生人总是不好意思说话,红着脸像罚站似的直直的站在那耷拉着脑袋。

“小子,原来我女儿找的是你呀,你还认识我么?”雅茹的父亲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小子就是当年骑着三轮车拉地转和水泥赚学费的穷学生。

林盛抬起头,客气的说:“叔叔,您好。”他认得这个曾经的顾主。

“快坐吧,好久没见你了,怎么又一见面你成我女婿了?我在网上看到你的简历和照片,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她父亲请林盛坐下说话。

林盛依然谨慎的坐在那,低着头不说话。

“你怎么还这个样子,你现在是著名设计师,应该大方点,现在混的不错吧。”她父亲找着话题聊着。

雅茹向父亲眨了一下眼,然后轻轻的摇头,意思是不要提林盛的工作,因为林盛很不愿意别人说他为鬼子设计武器的事。

她父亲假装没看见,继续闲聊着,“你设计的那东西真不错,我还去模型店里卖一个回来,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粘起来,你可真行。当年你假期打工的时候还带着书,我问你这么爱学习以后做什么,你告诉我想做一个设计师,然后我也笑了你也笑了,今天看来,你真说到做到,我很佩服你,这个年代的人太现实,太胆小,像你这样敢于追逐梦想的年轻人比熊猫都少。”

“来喝茶吧。”雅茹的母亲听雅茹说过,这个小子喜欢喝茶,今天她特意准备了碧螺春。

“谢谢阿姨。”林盛双手接过茶水。

“还叫什么阿姨,你该改口了吧,难道非要等到那一天我给你红包你才改口。”

坐在林盛旁边的雅茹轻轻的掐了一下反应迟钝的林盛,林盛才认真的说:“谢谢妈妈。”

他改了口,雅茹的父母才高兴的笑起来,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女儿会喜欢这个有点呆的小子,反正女儿选择好了他们也不便说什么,倘若说些什么把女儿惹了,那才得不偿失。看面相这小子像个老实人,女儿和这样老实巴交的人在一起过一辈子,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这小子不但有学问有本事,钞票也是蛮多的,有几个人23岁前可以赚到100万美圆,靠这些钱,小两口啥都不干,也能活的比其他人好。希望这小子不会因为发了财而变坏。现在有好多大款是穷小子出身,修地球的出身,一有了钱,找情人包二奶,逛窑子,最后弄一身病。希望林盛不是这样的人,至少雅茹的父亲对他信心十足。


在雅茹家吃过中午饭,雅茹拉着林盛出了家门,非要去林盛家拜访一下林盛的父母,林盛知道回家肯定父母没好脸色给他看,他及不情愿的把她领到自己家。


走到自己家门口,林盛不敢敲门,只是指了一下自己的家门。

他家在一栋很旧的居民楼里,楼道里满是尘土。

“怎么了,你去敲门呀。”雅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去敲门。

“你敲门吧。”

雅茹有时候很难以忍受他这种性格,怎么胆子小的连家门也不敢进,他去国民党总部大楼杀日本特工的时候肯定不是这个样子,逃离日本时候杀日本警察的时候也不是这个样子,有时候他很坚强的。

雅茹亲自敲门。

林盛的母亲打开门,没看到藏在雅茹身后的林盛,就问:“请问你找谁呀?”

“我把他带回来了。”雅茹无耐的把林盛从自己身后拉出来。

“死东西,你还有脸回来,滚出去给鬼子当狗吧。”林盛的母亲咆哮着转身回家里拿擀面杖,没几秒就重新跑回到家门口,拿着擀面杖就打林盛,林盛很害怕,但是并不敢躲。

“您这是干什么?”雅茹也没想到是这个样子,她马上把林盛母亲手里的凶器抢过来,她会徒手搏击,但是不能打自己未来的婆婆,只好先把凶器抢走然后再劝说。

“死小子长本事了,会给日本人干活了?我今天打死你个败类,我们家不出你这样的人。”林盛的母亲愤怒的扑上来,还要动手打。

雅茹两只手紧紧的抓住林盛母亲的双手,不让她再打,不过林盛的母亲并不罢休,“混小子,你忘了你太爷是怎么死的,你忘了是谁害死你太姥爷的,你这个败类,我家怎么出来你这么个东西。”(林盛的太爷是八路军,死于抗战,他爷爷早早的成了孤儿,林盛的太姥爷是地下党,死于日本宪兵的监狱里,所以林盛的父母见不得他给日本人干活。林盛的家人也看报纸,一个小报上曾经刊登过林盛做日本武器设计师的事,所以他家人非常恨他)

“别打他,他已经知道错了,我不是把他好好的带回来了?”雅茹大声劝说着,想让他母亲恢复平静。

“你是谁?”林盛的母亲停止打骂,上一眼下一下,打量着雅茹,上上下先来回看了十八眼。

“我是他老婆,是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弄回中国,路上日本特务和警察追杀他,我好不容易把他救出来,你还打他,他又不是自愿给鬼子干活儿的。”雅茹假装生气的看着未来的婆婆。

“你不是自愿的?”林盛的母亲问他。

“我是被他们从美国绑架到日本的。”

说清楚之后,林盛的母亲才原谅了他,让他进了家门。

林盛也没想到家里人发这么大脾气。

进了家门,林盛先给先人的牌位上了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雅茹看了一眼灵牌,上边写着两个名字,灵位牌旁边还供着两张发黄的纸,这纸上写着的是繁体字,好象是个证明文件之类的东西,上边好象写着追授某人革命烈士称号什么的。雅茹没敢仔细看,就回到林盛的房间。

“外边供着的是谁呀?”她好奇的问。

“供着一个阵亡的老八路军战士,他是我太爷,另一位是我太姥爷,他是当地的地下党,被鬼子打死了。”


海军航空兵S1基地,98团三分之一的飞行员正进行着战斗值班,另外的飞行员都在进行训练。

一中队的飞行员今天不值班,也没进行实飞训练,上午都在模拟器上训练,下午进行体能训练。对荣波和苏剑这个俩新来的飞行员来说,这样的日子就不错了,模拟训练比实飞训练轻松,但烦人的体能训练他们俩有些受不了。

当飞行员以前他们没预料到战斗机飞行员如此辛苦,每天照样跑五千米,照样有体能训练,感觉和最辛苦的特种兵没啥区别,每天累了就总感觉自己还在军校学员班。逃避训练是荣波和苏剑最爱讨论的事情,他们在一起讨论最多的就是如何击落幻影2000和F-15C,其次就是讨论怎么在训练中偷懒。

比如练仰卧起坐的时候,他们俩故意抱错数字,一边做一边报数,总是报的比做的多,只要没有上级军官在,一律这么办,做俯卧撑什么的也如法炮制。

荣波一边举杠铃,一边说:“团长总是说,美军也重视体能训练,他们的飞行员可以连续11个小时驾驶战斗机远程奔袭,说不搞体能训练不行,我们其实根本不可能在机舱内呆11个小时,即使可以空中加油,我们在天上飞我们打谁呢?敌人就在眼前不需要奔袭。另外即使能空中加油,空中能加氧气和弹药么?”

“就是,美军是为侵略服务,才需要远程奔袭,我们是国土防卫作战,不需要美国飞行员那样的身体,我们要学习的是以色列的飞行员,我们需要的连续出击的能力,但是我军的树形指挥系统效率低下,我们能每天飞4架次以上,上边也做不完4架次的作战计划。”苏剑说到一半,看见团长的身影从窗户前经过,吓的不敢说了,免得挨团长批评。

带着伟大的梦想,迫于团长的压力,苏剑和荣波只好继续‘努力训练’,等团长巡视完体能训练室,荣波继续发牢骚:“什么时候轮到我升空作战呀,最好能打下来一架SU-30MKI,再打下来一些F-15C、幻影2000,像F-16那样的低档机我拿机炮就能干下来。”

“你吹死牛了,能捞到F-1、IDF和AT-3教练机打就不错了,倒时候别拿无线电叫我掩护你。”苏剑郁闷的时候喜欢和他斗嘴。不过荣波的确是全团倒数第一的飞行员,空战的时候他只看前不看后,只顾头不顾腚,通常是击落一架敌人飞机自己也被打下去。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