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血染金子楼》---5.霸王餐

五五二十六 收藏 93 205
导读: 我是很怀念刚认识二战他们两口子的日子的!那个时候好啊,想想乱走穿的多少啊!现在想看也看不到了!端起球球的专用碗,我准备喝一口烧刀子继续回忆从前,可是当我把碗端到嘴边的时候,我赫然发现碗里没酒了.抬起头,我才看到整个酒瓶子已经空了,至于花生米,更是一粒没剩!兄弟,这就是肝胆相照的兄弟!一袋花生米我只吃到3粒,一瓶烧刀子我只喝了一碗!这就是兄弟,这就是朋友.怕我的牙吃坏,怕我喝酒烧坏了胃,这些东西他一个人承担了!你还别说,我这个义兄还真不是对我一般的好! 唉,饭菜吃不着了,睡觉总可以吧,可当我

我是很怀念刚认识二战他们两口子的日子的!那个时候好啊,想想乱走穿的多少啊!现在想看也看不到了!端起球球的专用碗,我准备喝一口烧刀子继续回忆从前,可是当我把碗端到嘴边的时候,我赫然发现碗里没酒了.抬起头,我才看到整个酒瓶子已经空了,至于花生米,更是一粒没剩!兄弟,这就是肝胆相照的兄弟!一袋花生米我只吃到3粒,一瓶烧刀子我只喝了一碗!这就是兄弟,这就是朋友.怕我的牙吃坏,怕我喝酒烧坏了胃,这些东西他一个人承担了!你还别说,我这个义兄还真不是对我一般的好!

唉,饭菜吃不着了,睡觉总可以吧,可当我走向那本来属于二战的床时,我发现床上不是二战,而是乱走的心肝宝贝--球球!,而球球的狗身下面,只有一张薄薄的毯子."对不起,打扰了"我对球球鞠了一躬说.既然二战没在属于他的床上,那么他一定会在球球的窝里!当我转身看到二战的时候,我才知道,他竟然是这么的聪明!球球的那张狗床,至少垫了6床褥子,除了二战身上盖的2张被子以外,至少还闲着3床被子!走了过去,我踢了二战一脚,"里面点,给我留点地方!"我边说边往那张狭小的狗床上挤!

"你干嘛踢我,人家还没睡着呢!"二战此时有些半梦半醒半疯癫的状态

"我日%^^&&*&(%^!"我骂了一句,这小子敢说自己没睡着?没睡着他打甚么呼噜呢?

躺在狭小的狗床上,脑袋枕着二战的肚子,你还别说,还真不是一般的享受!至于二战,已经被我踢到了狗床边上,开玩笑,让他睡狗床?那不是难为他了!二战可是大侠级别的人物,传出去睡狗床,那还得了!这种事当然得我这个在江湖上没有名气的人来做!不过我也很照顾二战了,至少给他留了2床被子呢!

伤心客.一想到这个名字我就烦,为什么一定要选中我呢?我并不是一个有钱的人啊!为什么一定要选我来为他付小姐的嫖资费呢?生活落魄?不应该,伤心客虽说不是大款,但是我也听说过他的风流史,经常是一夜挥豪千金不皱眉头!难道说是因为我比他更猥琐,让他妒忌?也不可能!要知道在水区城,比我猥琐的更是大有人在!不想了,想也想不明白,车到山前没有路,不行扒带卸轱辘!两天后我去了杨老大的肉店见他,不就什么事都明白了?睡觉的时候想他?我还不如想想我嫂子乱走呢!那身材,那相貌,这个时候要不是用来意淫,绝对是对不起咱们的猥琐大神范坚强同志!想着想着,我原本放在胸前的手就越来越往下,越来越往下......

这一宿我睡的还是很踏实的,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睡在狗窝里是最踏实的!难怪二战有的时候吃狗屎呢,看来以后有时间我也得尝尝!正当我以为自己睡得最踏实的时候,我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睁开眼,我看到二战对我摆了摆头.

"走!我们出去吃饭!然后我们去杨老大的肉店!"

"现在几点了?"我问道

"水区时间下午17点69"二战看了看他手上那块已经停了的表说

出门来到北国渔狼大饭店,二战带我进了雅间就对漂亮的女招待说"两杯caishen1990,再来20张芝麻饼!"我一听二战要的这些东西,我知道这是一顿霸王餐.不多时,女招待把两杯caishen1990和20张芝麻饼送了上来,二战看了看caishen1990和芝麻饼对我眨了一下眼,说"开始吧!",我没说话,因为我已经开始把那20张芝麻饼上的芝麻用内力全部的震了下来,直到饼上没有一粒芝麻我才停止!随后我和二战开始扒在桌子上舔芝麻,舔的干干净净.然后我们俩每个人吃掉了8张饼,最后我们俩拿起那杯属于我们的caishen1990喝了起来.注意!请注意!我们俩喝,绝对不会喝光,至于为什么,你往下看就知道了!杯子里的caishen1990喝到快见底的时候,二战从兜里拿出了两只看上去已经怀孕的苍蝇扔进了酒杯里!当然是一杯一只!然后,二战从容的把女招待喊了进来!

"美女!你让你们的老板来一下好嘛?我想和他谈一点生意!"二战说的很正经

"请您稍等,我们老板正在厨房刮鱼鳞呢,我这就去给您喊!"女招待并不知道二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转身去了厨房!

"饱没?"二战问我

"凑合吧!为什么今天要去杨老大的肉店?伤心客是让我明天去啊!"我用牙签边剔牙边说

"今天去,一是看看环境.二是至少能让你少替伤心客交点票子!三是他要是不在肉店,那我们俩就先吃肉,然后把一切的消费算到伤心客的帐上"二战很有经验的说着.佩服,这就是我最佩服二战的地方,在分不清是敌人还是朋友的时候,他的做法绝对可以让你知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帮你付吃肉钱的,肯定是你朋友,找你算帐的,那不用问了,就是你的敌人!

正当我们俩谈话的时候,雅间的门开了,进来了一位上身光膀子,下身穿着大花裤衩子的男人!他的目光有些呆,头发很乱,让人一眼望去就知道这是经常性苦闷造成的.说明一下,我说的是经常性,苦闷!请大家不要误会!

"你们好,我是这里的老板我叫山城隐士,请问是哪位要和我谈生意?"男人有些疑惑

"您好,尊敬的老板,您是我见过的众多商人中,最具有个性的一个!请允许我来为你做一下介绍!"我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微微的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到他坐了下来,我继续说道"这位是"我用手指了一下二战"这位是我的合伙人,汤姆克鲁斯•战二代时!对您这里来说,他可是一位尊贵的客人,要知道代时先生可是在遥远的铁血帝国荣获过'逃兵'勋章的子爵!至于我,我的名字叫一三五八八,您可以叫我八八,先生两个字请免了吧,因为我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听了我的介绍,山城隐士有些疑惑,但是还是礼貌的站起来和二战握了握手!

"不知八八先生和代时子爵光临,招待多有不周,还请多包含!"

"唉...隐士先生还是有些外道,我刚才说了,请叫我八八,因为我实在是不太喜欢先生这两个字,这是可以疏远朋友距离的两个字!要知道,我和代时子爵是带着一万分的真诚来与你合作的!"我假装有些不愿意

"走!"二战用略带傲慢的语气说完就站了起来!

"两位请坐,有话慢说,有话慢说!"山城隐士有些急了

"城兄,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因为你这个城字,让我觉得您是一个真诚的朋友!"我开始恭维他起来

"不敢当,不敢当,八八您过奖了!"嘴上这样说,可是山城隐士的眼睛里已经开始让我们见到笑意了

"城兄,事情是这样的,请您来看看这个!"说完,我拿起了一张已经没有芝麻的饼

"这个是?"山城隐士有些疑惑

"饼!是一张带有芝麻味道的饼,您品尝一下"我将那张没有芝麻的饼递到他面前

"嗯...嗯...味道和我们店里的一样!"山城隐士边吃边说

"恩!那么请问老板你店里的芝麻饼每张成本多少钱呢?"一直没有说话的二战这个时候说到

"嗯...这个请原谅我不能向你们透漏"

"没关系,但是请你相信我们带来的饼,成本要绝对低于你们店里的芝麻饼的成本!"我有些信心十足的说

"哦?此话当真?"山城隐士一听我这样说,一脸的不相信

"刚才您也品尝了我们的饼,味道和你们店里的丝毫不差,而你们店的饼,只是比我们的饼多了一些芝麻.可是我想问您,来您这里的顾客,是来吃饼?还是来吃芝麻的呢?"二战连忙见火添油

"那还用问,当然是来吃饼的了!我开店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光吃芝麻的呢!"

"那么我再请问老板,他们吃你的芝麻饼的时候,是不是都夸你的饼好吃,而不是夸你饼上的芝麻好吃呢?"听二战说这句话,我心里就开始笑,二战的谬论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嗯嗯嗯!确实是这样,很多人来我店吃饭,就是因为我这里的饼好!夸也是夸我的饼好,还真没有人说我的芝麻好的"山城隐士听完二战说的话,在回答的时候也有些自豪

"就是这样了!你的饼,好是因为城兄你的手艺好,而不是因为芝麻好!"我连忙开始恭维起山城

"嗯,八八你说的对!别人来这里吃饼,而是冲着山城的手艺,绝对不是冲着饼上的芝麻来的!"二战也开始对山城隐士进行海夸

"两位过奖了,我的手艺可是我们家几代相传下来的!要说做这芝麻饼,在水区城我任第二,还真没人敢任第一呢!"山城隐士在我和二战的糖衣炮弹攻势下已经开始飘飘然了.

"可是城兄有没有想过......"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起来

"想过甚么?八八快说!"山城的胃口已经充分的被我调动起来

"嗯...是这样的,不知道城兄有没有听过‘芝麻饼改革论’呢?"我突然问到

"没有,请素我冒昧,我确实没听说过!"山城隐士一脸疑惑

"是这样的,这‘芝麻饼改革论’由代时子爵提出的,因为遭遇到了饮食界保守派们的强烈攻击,所以这本来可以成为饮食界的新纪元的书一直未能出版!而今天,城兄您很幸运,能与代时子爵做零距离接触.试问城兄,您是一个保守的人吗?您忍心看着您的几代家业,在您的手里毁于一旦吗?"我的语气,完全可以让任何一个智商为零的人热泪盈眶

"我不是一个保守的人,我更不会让我祖宗的家业在我手中毁于一旦!"山城有些沸腾了

"那就好,那接下来就让代时先生和您好好谈谈吧,毕竟我在这方面不是权威人士!"我知道是该我唱配角的时候了!

"对不起,我的山城朋友,我的时间不多,请让我们来长话短说吧!"二战现在明显开始端起文人骚客的架子了"我先来问您几个问题,一,您愿意不愿意赚更多的钱呢?二,您想不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芝麻饼面点师?三,您想不想在您成为尘土以后,芝麻饼被后世人称为'山城饼'或者是'隐士饼'呢?"

"想啊!"山城连想都没想就说了

"那么,您应该在您家传的芝麻饼上开始进行改革!请你再尝尝我带来的饼"二战看山城隐士吃完了一张饼又开始接着说"您吃出来和您做的饼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没有!除了没有芝麻,我还真没吃出来什么!"山城隐士已经被二战绕的进了圈套

"请您好好回想一下,您吃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有些凉?饼有些发艮??"二战问到

"嗯...嗯...确实是您说的那样!"山城回想了一下说

"这就是我的饼和你的饼的不同!你的饼,是热呼呼的,而且软软的!你想一下,现在来你饭店吃饼的人是不是比以前少了很多?"二战继续下着套

"嗯,确实是这样,比以前少了很多顾客!"

"要是让你天天,顿顿吃着这样一种味道的芝麻饼,你会吃吗?"

"当然不会,我绝对不会吃的!时间长了,我甚至会见到芝麻饼就吐!"这个时候我突然说

"我的朋友,这就是你要改革的地方!你现在只卖一种饼.可是在不久之后,你卖两种饼.一种是原来有芝麻的芝麻饼,另外一种是没有芝麻的芝麻饼,你说你卖哪种芝麻饼合适呢?"

"当然是没有芝麻的芝麻饼合适了!"这回山城隐士变得聪明了!

"嗯!你很有商业远见!那么你再想想,每一名顾客的口感都不一样.两种味道上基本是一样的芝麻饼,可是细细的体会一下,就不一样了,一种热呼呼的,软软的!而另一种则是有点凉,吃起来艮啾啾的!吃了你的两种不一样的芝麻饼,他们会是什么感觉呢?会不会让他们觉得在芝麻饼上有了自己的选择权力呢?"

"嗯...您说的确实是这个道理,可是我没有你说的那种没有芝麻的芝麻饼的配方啊!"

"不要紧,您没有,不代表代时子爵就没有!"我说

"那...那代时子爵先生可以将这配方转让给我吗?"山城隐士心里有些没底,毕竟那是人家的东西!

"可以是可以,不过....."二战把话说了一半不说了

"子爵先生快说,需要什么条件?"山城开始有些着急

"哦!是这样的!这个配方我本来打算要和我的'全身无力口服液'一起出售的!"

"全身无力口服液?这是什么?"山城被二战弄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嗯...还是让我来解释吧,您请看这杯酒!"我拿起那杯放了苍蝇的酒杯

"这个不是落了苍蝇的酒吗?这酒我认识,这是我自己酿制的caishen1990!"山城疑惑的看着酒杯

"错了!这不是一般的苍蝇,这是一只怀孕的苍蝇!我先不说它会起到什么效果!我问你,如果是你喝了,你会不会吐?"

"当然会!而且会吐到一干二净!"

"那么你想想,来你这里吃饭喝酒,而且是一个人来的那种风骚女人,在她喝多了的时候,你给她喝上一杯这样的'全身无力口服液',你说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吐到全身无力?"

"嗯嗯嗯,当然会!"

"那么再她吐到全身无力的时候,可以把她带进你自己的房间...你说她还有什么力气抵抗呢?嘿嘿嘿"我淫笑着指点山城隐士,因为这个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完全在意淫了!

"这个...这个多少钱一杯?"山城为了自己的幸福,已经完全疯狂了!

"嗯...如果是城兄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和子爵先生说说,8枚金币卖给你一杯,但是只能卖你一杯!可以不?"

"啊?那可不行,要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迷途的姑娘等着我去拯救,一杯哪够啊!子爵先生,我出10个金币,你把你面前的那杯也一起卖给我吧!"山城已经开始抓狂了!

"这...这不太好吧,城兄与子爵先生都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好意思让子爵先生赚城兄您的钱呢!我看时候也不早了,我和子爵先生也该回宾馆去休息了!"我站起身来,假装要走出雅间的门

"请等等...请等等,八八,我出12个金币,不不不!15个,您就再卖给我一杯吧!"山城拼命的拉住我的手

"唉!好吧!城兄我不得不说您是一个会做生意的商人啊!用这么低的价钱,就轻易买到了两杯'全身无力口服液'!至于芝麻饼的配方,我想我和子爵先生过几天再登门拜访和您详谈吧,您看如何?"

"太谢谢你们的慷慨了!您们什么时候来?提前通知我一下,我可要好好准备准备,来回报我们之间的友谊!"山城隐士边说边从花裤衩的裤裆里掏出一个钱袋,拿出了15枚金币,交到我的手里.

出了北国渔狼的大门,山城隐士一直目送了我们好远才回去!你们问我为什么女招待不收我们饭钱?开玩笑,如果你看到你老板比送爹还亲的送我们,你会不会和我们要饭钱?

而我和二战,则一路慢慢悠悠的向城西的杨老大肉店走去......



本文内容于 2007-5-13 16:07:59 被五五二十六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